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三十七章 放开我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七章 放开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已经走得很远的慕辰转身回头看向还站在病房门口发呆的护士们,心中只能无奈回想了一个字‘哎’摇了摇头后得继续朝护士站走了去,只能把自己想的事情告诉护士站,韩云飞真的是为了让绯如花留在他身边,真的是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可以不要的人。

    如果不是这次韩云飞耍小孩子脾气,为了让红颜留下来擅自把病房总开关给关了,他还不知道这次韩云飞身体的恢复非常快,他真的替韩云飞捏了一把汗,这次韩云飞真的福大命大,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身体恢复速度还能如此的快。

    他对于韩云飞身体情况才不清楚过,韩云飞的确惊人恢复能力,但是这次手术过后也未必太快了吧!这次韩云飞受了如此严重外伤,到底是怎么弄成的?难道绯如花真的是韩云飞的良药吗?在没有见到绯如花之前看到韩云飞那么宠爱着安宁,他一直认为韩云飞真心爱的人只有安宁,真的见到绯如花的时候,他才发现韩云飞对安宁宠爱和绯如花来比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现在看到韩云飞跟绯如花在一起他们这些做兄弟应该是开心的,只不过他心中并不高兴,心中始终能感觉到要隐隐出事。

    天空颜色再次变幻着,白天再次代替夜晚,窗外的阳光通过没有拉严实窗帘照射进病房里面,一丝阳光调皮照向床上相拥睡着的一对人身上,被温热阳光刺痛的男人微微动了动眼皮后,睁开一双锐利的黑眸温柔看着怀里女孩,又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亮了起来。

    韩云飞微微动了一下身体后,想伸手拿起放在床柜上面遥控打开病房的窗帘,看到睡在身边的绯如花轻轻动了动脑袋后,接着继续埋在枕头里面睡觉着。

    绯如花再次醒过来是被病房外面过道上面来来往往走路的声音给吵醒了,有些起床气的她很不满意说了一句脏话,等把脏话说完已经完全醒过来脑袋才想起来她昨天晚上好像没有回家,猛的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中的白白一堵墙的,她的后背明显能感觉到韩云飞强烈心跳声音。

    啊!绯如花心里面崩溃大喊着啊!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到底昨天晚上到底吃了什么**药居然没有任何挣扎睡在了韩云飞身边,她到底应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在身后的韩云飞,难道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吗?

    韩云飞感觉到绯如花呼吸声音有点不一样,放开抱着的绯如花:“既然已经醒了,就不要装睡了。”

    装睡的绯如花听到韩云飞这句话,也不在装睡着,睁开了眼睛,转过身来看向旁边的韩云飞,结果见到韩云飞眼中带着一位玩味目光看着她,那一瞬间她真的有点后悔,早知道她就继续睡着,省的醒过来两个人都非常尴尬。

    绯如花再也受不了猛地座了起来,眼睛看都没有看旁边一只看着她的韩云飞,她真的觉得特别丢脸,只想赶紧离开这个病房里面,一座起来就寻找着床边鞋子,慌张的终于在床边找到了鞋子,正准备穿上鞋子的时候,瞬间觉得好像有什么在扯着她的手,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韩云飞重新压倒在床上。

    “你就怎么想迫不及待离开我吗?”韩云飞把绯如花困在他和病床之间,一双冷锐的眸子盯着绯如花紧张小脸看着:“如果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滕泽你还会那么快离开吗?”

    “你乱说什么啊?”绯如花听着韩云飞的话简直是莫名其妙:“放开我。”眼睛不时的望向病房门口。

    真的希望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有人进来,千万不要是熟人,要不然她真的有嘴都说不清楚,昨天晚上她也不知道脑袋里面到底想了什么,就在韩云飞躺下,根本没有过多思考,她真的在心里面深深责怪自己,为什么每次遇到韩云飞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明明很生气,难道这种就叫一物降一物吗?

    韩云飞没有放开绯如花的双臂,反而手上力度越来越紧,几乎让绯如花是动弹不得的的,那双如鹰一样锐利眼睛包含着怒气,他真的很讨厌现在的花儿那样迫不及待的离开他,难道现今的他难道身上有瘟疫吗?让花儿这种想逃离,难道这六年来真的可以改变一切事情吗?他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

    韩云飞缓缓低下头,像以前一样把额头抵在绯如花洁白的额头上面:“花儿,我们之间真的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吗?六年来我一直在欺骗自己,不愿正视自己的内心,可是现在我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如今你却不稀罕。”

    绯如花听着韩远飞如此告白的话,猛咽口水,把头偏向一边:“六年前的事情如果你愿意多相信我一点,你觉得我们这间会发展成这种样子吗?答案否定,六年前你心里面是不愿意相信的,可是你为了让你自己相信居然出事那天晚上去了袁嫂和袁叔哪里。”

    捏着绯如花手臂的韩云飞愣住了:“我们之间有必要在纠缠着六年前的事情有必要不放吗?”

    “有。”绯如花也不在逃避韩云飞,正视看着压在自己的身上韩云飞:“云飞哥哥,你现在摸着你的胸口说你真的可以忘记六年前在你面前楚楚可怜的安宁吗?”

    韩云飞再次听到安宁的名字,甚至看到绯如花不屑的表情,再次刺激到她心中最后的底线:“你有什么资格来说安宁的不是。”说完,韩云飞手上慢慢加大了力量。

    绯如花望着眼前如此暴怒的韩云飞,完全都感觉不了手臂上的疼痛,心中的痛比起手臂上疼痛更加强千万陪,手臂上面的疼只是一个小事情而已。

    绯如花没有任何感情,冷冷的说道:“放开我。”说完,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力量狠狠推开压在自己身边的韩云飞。

    绯如花赶紧座起来看着被她推到床边韩云飞,理都不想理床上鞋子,也顾不得女孩子仪容,就离开了病房,她一分钟都不想待在病房里面,为什么昨天晚上她会有一种感觉,韩云飞重新恢复到了六年前的云飞哥哥,她真的太笨了,笨到估计错了安宁在韩云飞心中的位子。

    走在楼层过道里面的绯如花很不争气哭了起来,为什么到底什么地方不如安宁?在安宁未出现前,可是安宁一出现什么事情都变了,变得让她都不认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