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不知道的事情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五章 不知道的事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被那次都吓到以后,对一些灵异小说中或者鬼故事更加的是深信不疑,她和韩云飞经历过那种可怕事情,她也从小养成了比任何人怕鬼的敏感,每天睡觉都是开着灯睡得,最终爸爸和妈妈见到她这种样子,才慢慢把她纠正过过来,韩云飞为了让她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事情过去了三天后,韩云飞独自一个人重新的往那条路上走着,让她想不到的是这次韩云飞平安回来。

    这些事情她是长大后从爸爸妈妈嘴巴里面知道的,只可惜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她和韩云飞两个人关系到达了冰点的时候,有几次她很想拨通韩云飞电话或者发短信给韩云飞,可每当短信都已经编辑好了迟迟没有放松过去,无奈她就把心中很想说的话,全部都用笔写在信纸上面,可惜这些信始终没有寄出去。

    绯如花这次没有排斥韩云飞,反而紧紧伸手搂住韩云飞的背脊,感受着韩云飞身上熟悉的感觉,或许让她和韩云飞暂时忘记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吧!

    病房里面只剩下了两个彼此呼吸的声音,绯如花闻着熟悉的味道,不由自主慢慢闭上了眼睛,安静着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没有啼哭,没有任何吵闹的情况。

    在黑暗中,韩云飞低眼看着在怀里已经熟睡的绯如花,看到现在安静的绯如花,就像看到八年前的花儿,也是在遇鬼那天,当天晚上他和花儿回到了家里面后,绯奶奶见到花儿着实吓得不轻,立马走进厨房去按照乡下驱邪做法,把晒干的艾草放进铁锅里面熬成水给花儿喂下,在用煮烂掉艾草擦拭着花儿的身体。

    那一晚上他和爷爷都座在堂屋里面,看着好心村子里面来帮助的人,他座在靠背凳子上面脸色不好看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一直忙到三更半夜,所有村子里面来帮忙的人都各自回家了,花儿房间里面,绯奶奶一直在床边座着照顾着花儿,嘴里面振振有词说着,座在堂屋外面的他,他可以明显听到花儿楠楠私语。

    他座在堂屋里面,听着房间里面因为受到痛苦折磨花儿呢喃的声音,除了对花儿心疼,更多的是自责,如果不是他为了贪图路程近,可以早点回到村子里面,花儿就不会害怕成这种样子,而且还发起了高高烧,他站在堂屋外面可以明确听到花儿在喊他名字。

    回忆八年前那个时候他真的很恨自己,恨他自己是一个男人,最终他和爷爷都被村子里面过来帮忙的人赶出了房间,那一刻出了自责,他甚至还出现无力的情况,他重来没有想过那种特殊的感觉,现在仔细想起来,他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感觉任何无力的事情和情况,唯一一次无力的就是在花儿被病痛缠绕导致昏迷不醒,他真的很恨自己是一个男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后,夜也已经深沉,座在堂屋里面已经听不到狗吠的声音,只能听到田间中虫鸣的声音,证明外面村子道路上面已经没有人在行走着,而主动来帮助的村名也陆续回去了,整个房间里面只剩下了绯奶奶和高烧昏迷不醒的花儿。

    座在凳子上面的爷爷觉得天色已经不早了,站起来透过房间墙壁小窗看向房间里面,不由的叹息了一声,看了看一直在为花儿担心不已的他后,又看了看年岁已经很大的绯奶奶,又抬起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马上就要的天亮了,爷爷朝房间走了去。

    当他看到爷爷走进房间后,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满脑子想的事情就是为什么爷爷进去房间里面?不是说这种情况不能让男人进内吗?但是见到爷爷走进房间里面,他也跟着爷爷一起走进了房间,后来花儿完全康复后,他曾经悄悄问过爷爷,爷爷说他那个时候进去完全是看见他焦急的样子,而且法事以结束男人就可以进去的,后来他反应过来原来是被爷爷给骗了。

    走进花儿房间后,见到绯奶奶正用煮烂掉艾草轻轻擦拭着花儿脖子、耳朵后面还有手指虎口上面,绯奶奶一双眼睛变得通红不堪,绯奶奶见到他进来后,放下手中艾草,让出位子来给他座下,叫他用煮烂掉艾草擦拭着花儿每个部位,他认真听着绯奶奶在一边讲解着,一边用煮烂掉的艾草为花儿擦拭着。

    用艾草擦拭了一整天,天边的一丝亮光冲突了黑幕照射在大地上面,外面的公鸡也在打鸣着,整整一晚上花儿高烧一点都没有退下去,天快亮的时候,发现花儿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甚至出现不同程度抽搐的情况,还发生瑟瑟发抖的情况,看到这种情况他几乎想都没有想,把鞋子脱掉躺在床上伸手抱住瑟瑟发抖的花儿,在花儿耳边一直不断说着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昏迷不醒的花儿好像能听得到他说话一样,花儿对他的话还是有反应的,身上也不在抽搐着,折腾了一夜的花儿也慢慢睡着,那个时候的花儿就像如今一样,安静的躺在怀里一动不动的,完全就像一个小婴儿。

    第二天起来后,伸手摸着花儿额头还是持续着高烧,高烧一点没有退下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绯奶奶和爷爷和他抱着高烧不退花儿座村子的面包车来到镇上,在镇上输液后的花儿高烧在症状也消失不见,输完液后,拿着医生开着退烧药回来,当天晚上花儿再次高烧不退,无论吃了多少退烧药一点效果都没有,晚上瑟瑟发抖,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让他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看到花儿如此痛苦的样子,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鞋子重新脱下来后,躺在床上抱过瑟瑟发抖的花儿。

    白天在输液的花儿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一到晚上就才发起了高烧,一连几天如此都是一样的。

    这天天彻底亮起来,阳光照射进房间后,一直抱着花儿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走进房间里面居然会是一位穿着奇装异服的老人,老人一走进房间里面很惊讶看着他,他也弄得不知所措了起来,他能明显看到放下的帘子外面有很多双腿,不用想也知道外面站满了很多人,他真的那一刻十分庆幸外面的人没有进来,要不然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

    ------题外话------

    一朝睡死,她穿越到楚国尚书府嫡女苏凉身上,一个本该是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却在寺庙中苟延残喘的可怜人儿,她想过悠悠闲闲混吃等死的小日子,却不想各种阴谋诡计都朝她蜂拥而来,。既然如此,就且看她如何排除万难,扬名九州!

    不过谁来告诉她,面前这个人是传说中那个声名狼藉,风流成性,背负着断袖之名的靖国皇子?

    “喂,你你你…你脱衣服做什么?”咽了两口唾沫,她杏眸一瞪。

    “娘子,夜深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