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三十一章 遇到熟人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三十一章 遇到熟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漆黑夜幕完全吞噬了白天的暮色,一辆出租车停在南宫医院住院部门口,座在出租车里面的绯如花伸手打开出租车车门口,手上提着准备好饭盒走进住院部,乘坐的电梯来到3楼住院部,走出电梯,走向的韩云飞所在病房,快到病房的时候,正好遇到从病房走出来的韩伯父和韩伯母,原本是想悄悄躲进其他病房里面的,又想到早晚见面,就微笑着迎面而上。

    刚出病房的韩伯父一转眼就看到提着东西的绯如花,就狠狠白了一眼绯如花,又想到现在儿子之所以会躺在病房里面,为了这个女人差点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又想到儿子现在这种样子也全部都是因为绯如花,就在心里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绯如花笑着无视韩伯母对她不好看的表情,上前走了几步跟韩伯母和韩伯父打着招呼:“伯父,伯母。”

    韩伯母一眼就看到绯如花提在手中的保温盒:“你来给云飞送晚饭吗?”

    绯如花低头看了看提在手中的保温盒:“是的。”

    韩伯父看着站在眼前的绯如花,伸手扯了扯还想说话的妻子:“恩,花儿,云飞现在精神好点了,你快去病房里面看看云飞吧!”开口赶紧催促着绯如花。

    “谢谢伯父。”绯如花看到伯父和伯母两个人小动作。

    她真的很感谢韩伯父,以前在整个韩家除了韩爷爷还有韩云飞对她非常好之外,就只要韩伯父,韩伯父在她记忆当中出来没有因为她天天追在韩云飞身后,而讨厌她,在她印象中,以前她刚刚和爸爸妈妈还有奶奶刚刚搬到城市里面居住的时候,韩伯母开先对她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两位长辈自从安宁出现后,而她和安宁之间的关系也随着关系越演越烈,直到发生了六年前的时候,她在韩伯母心里面形象就一落千丈,在韩伯母眼里她就是韩家灾星,在外面韩伯母对她还是会有所收敛的,比如现在整个医院住院部过道里面只剩下她和韩伯父和韩伯母在,如果刚才不是韩伯父拦住韩伯母的话,现在估计要再次听着韩伯母阴阳怪气的问题来。

    绯如花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已经快走到电梯门口的韩伯父和韩伯母夫妻两个,或许韩伯母对她误会真的很深,其实韩伯母这种样子也不能全部怪韩伯母,要怪就要怪她小时候任性完全没有考虑到后果弄成了这种样子。

    绯如花伸手扭开了病房的门,走进病房里面后,见到韩云飞正在躺在病床上面玩着手机,精神比早上的时候好了很多,面上已经有了一点血色。

    “既然进来,就不要站在通道门口。”韩云飞摆弄着手机说道。

    绯如花望着座在病床上摆弄手机的韩云飞,把手中的保温盒放在移动式饭桌上:“你今天才刚刚醒来就玩手机,你也不怕手机上辐射会影响到伤口愈合。”一边数落着受伤的韩云飞一边把保温盒打开。

    韩云飞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绯如花,淡笑收起手上手机,就闻到了属于食物的香味:“肚子好饿啊!”就像一个小孩子摸着已经饿得咕咕叫的肚子。

    绯如花完全不理睬如孩子模样对她撒娇的韩云飞,把从家里面带来的筷子和勺子放在清水下面冲洗了一遍后,转身走到病床前看到,床头上放着关于护理和饮食情况,饮食必须要流食,才发现今天她准备的饭菜除了排骨海带汤可以吃,其他东西都吃不了。

    躺在病床上的韩云飞见到绯如花又把饭菜收了起来,不明白的看着花儿,接着才想到肯定花儿是看到了的床头护理和饮食的情况,撑着还有微微痛的身体从床上下来,走到花儿身边,伸手抓住要把饭菜收拾进保温盒里面的绯如花。

    “你也没有吃饭吧!”韩云飞伸手抓住绯如花的手腕:“既然你都把菜全部都做好,我可不想在错过这次机会。”说完,徒手拿起保温盒里面的菜心放入口中。

    绯如花见到韩云飞完全不顾及现在的身体情况,拿起一根菜心就吃进了嘴里,急得直掉眼泪,并焦急的说道:“韩云飞,你不要吓我,赶紧把菜心吐出来。”说完,眼眶里面眼泪吧嗒吧嗒流了出来。

    “你很担心我吗?”韩云飞望着眼前为他流泪的女人。

    “都到了什么时间,你还在意我是不是在担心你。”绯如花哭着望着眼前完全不知道什么轻重缓急的男人:“放开我,我赶紧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韩云飞没有放开绯如花,反而紧紧把绯如花拥入进怀里,让他能感受正在为她担心不已的花儿,这六年来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我没事的。”韩云飞拥着绯如花,轻轻安慰着担心不已的花儿:“医生说尽量吃流食,是可以吃蔬菜的,不过你辛辛苦苦炒得牛肉我看我不可以吃了。”

    在韩云飞怀里的绯如花听到韩云飞的话,才明白她被韩云飞给骗了,主要她现在被韩云飞囚禁在怀里,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如果不是,她一定会好好教训韩云飞一次,真的不知道难道韩云飞欺骗她真的很好玩吗?

    “如果你不想另一只手臂也被咬伤的话,你最好主动放开我。”绯如花见到韩云飞几乎油米不进,正好见到韩云飞穿着病号服手臂上在向纱布外面渗血,没有办法只能出自下策。

    “如果我不放呢?”韩云飞流里流气注视着绯如花说道。

    绯如花望着流里流气的韩云飞,真的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她真的要被气死,她从来没有想过在别人眼里冷峻的韩云飞,会有一天在她的面前露出不一样表情出来,她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好好了解过眼前的男人的,还是她被眼前的男人骗了好几次?

    韩云飞望着怀里气呼呼的绯如花,看起来他的开玩笑有点玩过头,他是不是把花儿逼的太紧,也慢慢放开了花儿。

    经过一场小小闹剧后,韩云飞重新躺回到病床上面,而绯如花则是继续气呼呼把炒羊肉收拾起来放在一边,等会离开一起带着回去。

    韩云飞是第二次吃着花儿亲手做的饭,第一次对于饭菜充满了疑虑:“你是从什么时候学习厨艺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