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二十九章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插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二十九章 你们两个最好不要插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绯承站在别墅门口,望着已经最近别墅的女儿和妻子还有母亲,他现在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要那么冲动,他昨天晚上看到韩云飞那种的样子,又想到女儿这些年来在韩云飞面前到底受了多少委屈和伤害,作为一个父亲看到女儿受到了委屈,现在好了不仅是女儿怪她,现在妻子和母亲见到女儿这个样子,也在怪他,现在好了弄得他里外都不是人。

    绯承叹息了一声后,也转身走进家里面,一走进家里面,来到客厅后发现客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听见楼上传来妻子的声音,赶紧跑上楼一看,结过看到母亲和妻子都被女儿拦在卧室里面,无论妻子和母亲怎么叫喊,卧室的门都没有打开。

    “绯承,怎么办啊?”王瑛焦急看向跑上来的丈夫:“我真的有点担心女儿的情绪。”刚才女孩身上全部都有血迹,原本想跟女儿说,让女儿脱下裙子把裙子给她好好洗一下,谁知道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出来,就被女儿拦在外面。

    她发现这次女儿精神状态很不好,真的害怕女儿这次真的会撑不住,她以为女儿见到韩云飞可以连生命都可以不要,现在韩云飞也没有事情,女儿是高高兴兴的回来,毕竟女儿为了等待韩云飞,已经整整等到了韩云飞十年,这十年韩云飞和女儿经历了很多事情,如今韩云飞真的看清楚了自己内心,为什么女儿脸上没有一丝开心,反而快要精神崩溃的样子。

    绯承被妻子怎么一说,也弄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才好,正在他和妻子干着急的时候,就见到母亲杵着拐杖慢悠悠的离开女儿卧室门前。

    、“妈。”绯承出声喊住要走的林雪儿。

    林雪儿停了下来,慢悠悠转过身体来看着绯承和王瑛说道:“我劝你们,还是给花儿一个私人空间,现在花儿已经彻底长大,有很多事情我、她不想讲或者不想对我们讲的事情,我们就不要追在她的身后问东问西的,花儿的已经长大不在是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的孩子,所以有些事情你最好彻底放手,让花儿和韩云飞两个人去处理。”六年前的事情无论她怎么对绯承说,绯承就是要插手那件的事情,如果绯承不插手那件事情的话,韩云飞和花儿绝对不会这种情况六年间都相互折磨彼此,为什么倒现在绯承还没有认清六年前事情弄到今天这种情况,绯承要付出很大部分原因,为什么绯承到现在都没有好好反思一下。

    站在卧室外面的绯承和王瑛听到母亲的话,又看到母亲离开的背影,又看着紧闭着房间门,王瑛现在满脑子想着全部都是妈妈在临走前对他们所说的话,也瞬间明白为什么会让他们不要管,也准备转身下楼,走着走着回过头发现丈夫还站在房间门口,皱眉重新上楼拉着不愿意离开的丈夫离开二楼卧室。

    回到卧室的绯如花没有立即进卧室卫生间洗漱,而是很疲累座在单人沙发里面,拿出昨晚就已经没有电的手机,从柜子里面拿出手机充电器给手机充电。

    又重新座回单人沙发上面上,望着窗外已经冉冉升起来的太阳,太阳身上热度染了周边的云彩,六年前事情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是不是她真的做错了,六年前的她不应该被嫉妒冲昏头脑,让安宁离开韩云飞身边,这些话她在心中不止问了自己多次,多次结果都是无欲而终。

    绯如花再次从梦中醒来,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下午太阳在向西边落下的时候,再次染红了太阳周边的云彩,都市和街道也被太阳给染红的,夕阳西下的城市给人一种错误的感觉。

    躺在床上的绯如花伸手拿过放在床上的手机,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后,已经是晚上7点半了,重新换上一件休闲的衣服后,快速下楼,见到爸爸和妈妈也在家里面,而且就座在客厅看电视。

    在客厅看着电视的绯承和王瑛听到有下楼声音,转头看向楼梯口,见到女儿好像没有看到座在客厅里面他们,而是直接走进厨房里面。

    绯承转眼看着座在身边的妻子:“你进去看看女儿,看看女儿到底在厨房干什么?”现在都没有到吃饭的时间,整个厨房里面只有今天才新过来报道保姆,厨房里面只有保姆一个人在弄晚饭。

    “算了。”王瑛看着女儿走进了厨房:“或许母亲有些话是对的,现在花儿已经长大了,他们这些年轻人也有着不大不小的私人空间,阿承你都没有想过六年前的事情就是对我们和花儿报应。”要不然花儿和韩云飞的事情也不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简直是可以说是一发不可收拾。

    “你乱说什么啊?六年前的事情本来对女儿就不好,如果我不插手管那件事情,现在离开出走的人是我们女儿。”绯承望着也知道六年前内情的妻子:“反正我绝对不容许任何一个人伤害我的女儿。”

    “我知道,当初的事情我们也是出于正当防卫。”王瑛望着眼前已经像一个火爆龙的丈夫:“但是结果是什么?结果是让花儿更加的痛苦,花儿和韩云飞的事情整整就像幽灵一样围绕在花儿和韩云飞身边,这六年来花儿受到伤害远远超出了一切。”这些伤害中让花儿最致命就是韩云飞。

    绯承和王瑛争吵的声音的影响到了在厨房里面找着煲汤所用着材料的绯如花听到声音的绯如花放下手中的材料,来到客厅里面,看到爸爸和妈妈好像在对峙着什么?样子好像是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爸爸,妈妈,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再为这些无聊的事情来争吵。”绯如花无奈看着在客厅争吵的父母:“我现在不在听到六年前的事情。”说完,也不想在理睬始终纠结六年前对于错的父母。

    说完后,绯如花转身重新走回厨房,在放着煲汤材料橱柜寻找着可以用煮海带排骨汤的用料,没有了刚才专心致志,剩下都是魂游太虚,她不是聋子,在厨房自然而然也听到母亲说起六年前的事情,其实有一句话母亲说的非常对,六年前的事情会永远像一个幽灵包围在她和韩云飞身边,而韩云飞会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她是多么可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