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情况惨烈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二十四章 情况惨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放开我。”绯如花用带着哭音跟韩云飞要求道。

    韩云飞望着情绪激动的绯如花,也只能默默放开绯如花,也不在强求着绯如花,让绯如花下床,一直看着绯如花离开了病房。

    下床后的绯如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在打开病房房间一刹间正好碰到早上来查房的慕辰,不小心迎头碰上慕辰,眼含泪光抬头看了一眼慕辰后,哭着离开了病房。

    做了一夜手术的慕辰和刘思婷座在病房外面的凳子休息着,一夜没有睡觉的慕辰见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正好见到医生过来查房,跟来查房医生聊了几句昨天手术遇到问题后,毕竟这次的手术不是在市人民医院做的,这次是在南宫家旗下私人医院,他也是为了救韩云飞不得已怎么做的。

    来到别人地界上面,而且也没有征求外科主任的意思,等他做完手术后,走出手术室后再想起来,南宫医院外科主任也是一名出色外科医生,他在没有得到人家的同意,就在别人地盘上面手术,真的是于理不合。

    跟眼前来查房外科主任轻微解释了一下,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色已经大亮了起来,也让他想起来现在这个时候韩云飞身上麻药已经过去,就跟着医生走进了病房里面,还没有等他看清楚里面,就被绯如花撞着正着,等他反应过来后绯如花已经离开了房间。

    他是不是看错了,他好像看到绯如花是哭着跑了出去,站在门口就可以看见睡在床上的韩云飞已经醒了过来,不仅是醒了过来,手臂上面还多了一个伤口,这个伤口上还不停流着血,手臂上血液流在洁白床单上面。

    慕辰率先走进病房里面,站在病床床边,带着一丝玩笑笑容看着韩云飞杵在病床手臂:“很疼吧!”说完,慕辰恶作剧用手捏了捏韩云飞受伤的手臂。

    跟着进来的外科主任见到韩云飞手臂上重新受了伤,略显得大吃一惊了起来,立马叫跟在身后的护士上面去给韩云飞处理着手臂上的伤口。

    韩云飞白了一眼站在说话不腰疼慕辰,重新把身体躺回床上:“思婷,是不是去追花儿了。”见到人群中唯独是少了刘思婷,开口询问的着慕辰。

    “是啊!你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你还是好好休养吧!”慕辰也恢复正经神情看着韩云飞:“花儿那边有思婷照顾着。

    在处理伤口的护士无意间看到韩云飞古铜色而强壮身体,处理伤口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拿着棉球的手不小心弄疼了韩云飞。

    “对不起。”护士一边用沾了酒精棉签处理着韩云飞手臂上的伤口一边害羞道着歉。

    韩云飞出神望着眼前病房洁白的墙壁:“没事,继续吧!”

    站在病床旁边的慕辰望着在想事情出神的韩云飞,也只能默默摇着头,以为通过这件事情云飞能跟花儿重新在一起,看到绯如花刚才的事情,真的发觉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容易,他一直搞不清楚就是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六年来几乎是成为横在他们之间鸿沟,他们这些局外人都看的一清二楚,难道韩云飞会不知道吗?

    南宫医院的电梯里面,刘思婷一直追着绯如花进了电梯后,只是拿出放在衣服口袋里面纸巾递给韩云飞。

    “花儿,擦擦吧!”刘思婷拿出纸巾递给流泪不止的绯如花:“你在这种哭下去早晚要哭瞎掉。”望着不争气的绯如花。

    靠在电梯上面的绯如花抬起一双眼泪朦胧眼睛看着也许生气的刘思婷:“思婷,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争气啊!”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着脸颊的眼泪。

    “是。”刘思婷也忍不住说了她心中的想法:“虽然我不同意你和韩云飞两个人在一起,但是我的心情和滕泽学长是一模一样的,希望你能得到你认为的幸福。”

    绯如花听到刘思婷的话后,又想起昨天晚上滕泽一个离开酒楼,也停止了哭泣:“思婷,你打电话给阿耀问问滕泽学长怎么样?”

    “你到现在才终于想起来吗?”刘思婷望着现在才想起滕泽的绯如花:“放心吧!刚才阿耀已经打电话来跟我滕泽学长没死,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调整你自己,毕竟现在面对在你面前的是韩云飞,滕泽学长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韩云飞认清自己的内心,如果你真的还喜欢或者还爱入骨,就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刘思婷看着眼前对感情已经是模糊不清的绯如花,她真的必须开口提醒着绯如花,对于现在的韩云飞可以说真的认清楚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不代表韩云飞真的可以把六年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清,而现在的花儿也是在感情的问题上面左右摇摆着,其实她明白为什么花儿会左右摇摆着,在她认识花儿的时候,就知道花儿是一个特别心软的人,只要别人对她好点,就受不了,就更不要说滕泽学长为了花儿做出了那么多事情,说真的连她都非常的感动,就更不要说一向心软的花儿。

    看到这样的花儿,她真的有必要提醒着花儿,时刻让花儿明白对韩云飞是什么感情?对滕泽是什么感情?她刚才见到花儿从病房跑出来的时候,见到花儿嘴唇和牙齿缝隙上面有血迹,不用想也知道刚才在病房里面花儿和韩云飞肯定是经历过一场大战,这些事情她就不想再跟花儿说什么。

    电梯里面在想事情绯如花和刘思婷见到电梯已经听到了一楼后,电梯打开后,发现住院楼大厅已经有来来往往的人,有些人手上分别提着餐盒离开大厅朝外面走去。

    刘思婷和绯如花看到如此,才想起来从昨天到今天早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几乎没有吃过东西,就不要说韩云飞。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刘思婷站在住院部门口说道:“我估计现在你还有上面哪两位肚子早饿,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折腾我们几个人是心疲力竭的,还是去外面买点早餐给这两个男人提上去,对于韩云飞喜欢吃什么早点,你在也了解不过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