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二十三章 拐上床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二十三章 拐上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滕泽无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座在凳子上面,轻轻抬起眼皮看着他:“这次来我不是跟考论六年前的事情,这次我来找你,主要是我想让你摸着自己内心没有任何隐瞒告诉我,你对花儿难道一丝感情都没有嘛?”说完,就正眼看着他。

    那一分钟他的心就像满了半拍一样,也就在那一分钟整个帐篷内只能听到他和滕泽呼吸声音,他同样跟滕泽对视着,希望能跟从滕泽眼睛里面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可惜在那一分钟他并没有从滕泽眼里看出什么可疑来,而滕泽也没有从眼中或者脸上看出什么不好的情况来。

    他也知道滕泽如果没有事情,绝对不会来这种情况来找他,可是现在滕泽来找他,滕泽这次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是不是对花儿真的没有一丝感情,前面关于六年前的说辞完全就是想试试他对花儿感情,要不然他绝对不会跟他说起这件事情来的。

    “你是不是想跟我聊花儿事情?”他一眼戳破了滕泽来这里的原因:“你不是也很爱绯如花吗?难道你这次来是想跟我和解吗?还是你认为你真的没有资格作为我的情敌,还是你真认清花儿不可能属于你,有时间我真的很佩服绯如花。”

    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滕泽隐忍和敌意,其实在说话这句话的时候,他真的出于赌气,他一直认为肯定是绯如花让滕泽过来试探,又让他想到绯如花居然什么话都跟滕泽说,一想到这里,他真的无法去冷静思考着为什么滕泽会突然出现这里?滕泽出现在这里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滕泽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韩云飞,你可知道今天我来找你,到底是为了事情吗?”放下二郎腿,脚踩在实地上面,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他也同样冷笑看着滕泽,看到滕泽向他走过来的时候,他甚至发出不屑冷哼出现,反正他也早看不过滕泽。

    滕泽忽然在床面前停了起来,动作快速抓起他领子上:“如果不是为了花儿,我绝对不会来找你,你知道今天晚上东方家和绯家两家会在云客酒楼要商量我和花儿订婚事情。”说完,狠狠把他摔在摔在床上。

    正在生气的他听到滕泽怎么说,他整个脑袋里面想的全部都是滕泽的话,很快在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看见重新座在椅子上面的滕泽,眸子里面全都都是痛苦和呆愣。

    “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心里面真的无法忘记花儿,我劝你今天晚上是你最后的机会。”说完,滕泽就撩起帐篷走了出去。

    或许这次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但是他真的要谢谢滕泽,如果不是滕泽他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来看清楚自己的心,同样也要谢谢滕泽在迷茫的时候当头棒喝,回过神来看着睡在床边绯如花蠕动嘴唇,笑了出来。

    深睡的绯如花听到在耳边响起来轻微笑声来,彻底吵醒了在浅眠绯如花,绯如花悠悠睁开还有些发涩的眼睛,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韩云飞醒了过来。

    高兴的连瞌睡都没有了,坐直了身体问道:“云飞哥哥,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吗?”情绪激动的查看着座起来韩云飞身上伤势。

    韩云飞淡笑望着眼前激动不已的小女人,抬起手来抓住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来,一把趁绯如花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把绯如花提到床上来,紧紧搂住怀里。

    韩云飞看着睡在自己怀里的绯如花,看见绯如花一双惊恐害怕的眼神看着他,让他想起来十年前的一幕,十年前的一幕就像今天的一幕,绯如花第一次躺在他的怀里,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只不过那次是花儿无意识,这次是他故意怎么做。

    躺在韩云飞怀里的绯如花惊恐望着眼前的男人,直到看到韩云飞嘴角得逞的微笑来,她才反应过来她是被韩云飞给骗了,不高兴的准备起来,谁知道自己身上力量完全不是韩云飞的力气。

    “放开我。”绯如花在韩云飞怀里吼着:“你在不放开我,我就要咬你了哦!”说完,继续用身上全部的力气挣扎着。

    韩云飞继续含笑看着怀里努力挣扎着绯如花,闻着绯如花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心里面真的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满足,甚至是可以说心有余悸,幸亏这次能看清楚自己的心,没有把花儿遗失掉。

    绯如花见到韩云飞完全没有把她的警告听进耳朵里面,又想起来这段时间对她的态度,也没有任何迟疑张开嘴巴拉起韩云飞手臂,就像吃她最爱吃鸡腿一样,狠狠的朝韩云飞手臂上张口咬下去。

    想事情的韩云飞突然觉得手臂一疼,低头一看是绯如花正在愤恨咬着他的手臂,虽然感觉有点疼,但是他知道这一口绯如花已经等了近六年,这六年来花儿所受到的委屈启是这一口能说明的。

    绯如花咬着韩云飞的手臂,直到在口腔里面感觉到血腥味,才慢慢松开口,望着眼前已经被她咬的血肉模糊手臂,眼眶中一颗一颗蓄势待发的眼泪流了出来。

    她现在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年头想离开韩云飞的怀里:“你不想让我把你手臂上的肉咬掉,就放开我。”

    韩云飞也不在沉默,拥抱着绯如花的手臂力量没有减少,反而力气是越来越大,嘴唇凑到绯如花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用了十年时间才看清楚自己的内心,这六年来我一直在责怪你和爷爷把安宁赶走……”没等他把心里面的话全部说出来,就被情绪激动的绯如花给打断了。

    “我不想听到安宁这个名字。”绯如花精神奔溃说道。

    绯如花听到韩云飞提起六年前的事情,就像发疯了一样在韩云飞的怀里乱动着,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一到晚上她还不停做着噩梦,为什么六年前的事情韩云飞就见到安宁的楚楚可怜,

    韩云飞没有想到绯如花情绪会怎么失控:“好,我不提,我不提。”说完,紧紧搂住绯如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