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二十二章 要谢谢他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二十二章 要谢谢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花儿强烈要求下,他是无奈带着绯如花去他的房间,一打开房间,花儿就看到放在床上小粉盒子,一下子推开挡在面前的他,扑向床边,拿起放在床上小粉盒子,欣喜的样子至今他都忘不了,拿到盒子的绯如花还问他看没看到盒子里面那些信。

    他也只能如实回答着绯如花的问题,一口说道没有,接着那个小粉盒子重新被花儿拿了回去,从此以后他就几乎没有见过那个小粉盒子,那些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也不知道,等哪天一定要看看那三年到底花儿有什么话想跟他说。

    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家里面休息,正好那段时间也是高考最重要复习时间,爷爷故意撮合他和花儿在一起,用最戳略方式让他做花儿补习老师,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因为花儿还跟以前一样严重偏科,又想到看到盒子里面那些信,也只能无奈答应了爷爷的计谋,谁知道他一教花儿发现到,花儿这三年学习有所提高,甚至是有很多高难度的数学题,他都要花上十几分钟才能解答出来,而花儿只有五六分钟就能的解答出来。

    在哪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三年来他到底错过了什么,在那年的暑假花儿以最高分数被a大给录取,花儿去a大报道那天也是他回到学校的那天,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大早就来到绯家,他知道那段时间绯承因为公司业务没有在家,又想起来绯家只有奶奶和花儿在,花儿去a大报道肯定要有很多东西,所以在回学校那天提前去了绯家,争取的绯奶奶意思后,在绯奶奶促成,和在花儿不情愿送花儿去a大报道。

    也是从那天他和花儿之间的感情好像发生一些变化,他对花儿始终保持若即若离的感情,花儿对他更是在如此,每次看到花儿笑得很开心,就让他想到安宁离开他身边痛苦,每次想到花儿笑容,同样更是让他想起来安宁,每次看到花儿在他身边出现的笑容,每次看到花儿就像看到安宁一样。

    那种感情导致他和花儿在一起很排斥,同时他心里面又想着和花儿在一起,这几年来他就像得了精神分裂症,每次伤害了花儿后,都会出现的愧疚和内疚,最让他忘不了是他订婚那天晚上,那天晚上说不参加订婚宴会的爷爷,到了晚上爷爷在绯奶奶搀扶下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结果爷爷当着全部宾客面,给他一个下马威,爷爷不要叶静搀扶走进会场,而是让花儿过来搀扶,那一分钟他已经被愤怒充斥的心里面,望到叶静的表情,又让他想起安宁来。

    那天晚上一下子控制不住愤怒的心情,用短信把花儿喊了上来后,他原来是想给花儿一点难堪而已,让她也尝试一下当初安宁的心情,让他没有想到被他揽在墙上的花儿,后背会血肉模糊的,看见花儿在他轰然倒地那一刻,他的心好像被什么掏空一样,望着躺在地上痛苦不堪花儿,那一刻他变的慌张起来,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平静下来,他第一次拿过手机给刚刚才离开慕辰打了电话。

    他明明跟着绯家的人一前一后到达医院,他知道现在绯家人根本不想见到他,他只能先去了慕辰的办公室等待着结果,最后他实在是忍耐不住悄悄来了手术室,刚刚来到手术室门口就见到慕辰和花儿出来,看着躺在病床上面没有一点血色,虚弱的花儿,他的内心真的是想被刀割一样,他一直不敢的正式内心真正的想法。

    就像一年的自己,送花儿去a大报道后,两年他都没有回到家里面,再次回家探亲的他再次见到已经读大二的绯如花,那天绯如花没有向以往一样带着老式的黑框眼镜,把眼镜变成了隐形眼镜,那天他回家里面正好遇见绯如花和绯奶奶还绯伯母也在家里面,问了勤务兵才知道是爷爷喊过来。

    那天的绯如花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女大十八变,每次见到绯如花,每次绯如花给出现在他的面前都是不一样,如果三年前见到绯如花已经成长成了一个让人一看就喜欢女孩话,五年后的花儿几乎可以用天使来表达,到至今他都没有忘记那天的见面,那天花儿穿着一件双肩齐膝粉色纱裙,长长的秀发分别披在肩膀两边,脚上穿着白色蝴蝶结的平底鞋,站在沙发旁边用一双害怕有期待的大眼睛看着他,他的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的撞击了一样,如果不是爷爷在一边提醒着他的话,他估计很快不会从那种视觉震惊中醒了过来。

    那天看见如天使般的绯如花,他没有一丝危机感,反而多了欣喜,这些年发生的种种问题,也终于在昨天给了他明确的答应,其实他早就喜欢上了的花儿,或许从见到花儿第一次被同村男孩欺负,看到倔强的花儿那一刻他就喜欢上了吧!

    如果昨天不是滕泽来找他的话,他完全不会知道花儿真的要选择滕泽,他永远忘不了滕泽第一句话就是问六年前的事情,谁都知道六年前的事情就是导致他和花儿感情流失的罪魁祸首,无论是绯家还是韩家甚至东方家就像达成某种协议一样,绝对不觉提起六年前的事情。

    先如今他是从一个外人口里面再次听到六年前的事情,一时间就让他想起来就是花儿告诉滕泽,那一瞬间他心中发出阵阵冷笑,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说出了什么话来,他把安宁离开的事情全部都推到花儿身上,到现在他都没有彻底忘记昨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他听到滕泽直接提出六年前的事情,他直接是冷语相加:“滕泽总监,六年前如果绯如花和绯承没有在从中使计,我早就和安宁结婚了,你知道我着六年来是怎么过来吗?”他越说越激动起来。

    滕泽无视他的激动:“我今天来不是想跟你考论六年前的事情,我是想问你,你对花儿真的到达了没有一丝任何感情地步吗?”

    他当时听到滕泽问话,平静下来的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很长时间在抓住话语中的主要的事情,不是来跟他考论六年前的事情,那么肯定还有重要事情,最终还是让他留意的是最后的一段话。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他强撑着已经极度虚弱的身体,大声询问着滕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