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二十一章 醒了过来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二十一章 醒了过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不准。”george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拒绝了angela:“你不是不知道这件回到国内行程到底有多挤出,你还要请假,你是不是都忘记这次回国是干什么的?”

    “我没有忘记,你放心好了,这次东方集团的香水代言一定会是我的。”angela眼睛中带着十分肯定眼神看向george:“所以我有资格向你提出三天的休假。”

    george十分了解angela的性格,如果没有任何把握的时机,绝对不会说出怎么肯定话来,也没有在说什么话,也勉强点头表示赞同,同意推掉着三天排满的活动和行程。

    ……

    夜幕过得非常快,白天再次代替黑夜,东边冉冉升起一丝阳光来,温暖的阳光照射进病房里面,在阳光的照射下病床里面,守候一夜的绯如花被瞌睡虫侵袭而来,快天亮的时候,再也熬不住的睡了过去。

    一丝阳光照射在绯如花长长眼睫毛上,丝毫没有感觉到紧握着韩云飞的手轻轻动了动。

    麻药过去的韩云飞悠悠转醒过来,睁开眼皮一眼就看到打瞌睡的绯如花,看着绯如花睡觉的容颜,嘴角也扬起一丝笑容来,幸亏他去的及时,也谢谢滕泽,如果不是滕泽告诉他昨天的事情,或许他一辈子要永久失去这个可爱的女人。

    昨天早上他和受伤的战友从直升飞机抬下来,正准备送往最近战地医院救治,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演习上会遇到走私的人,他们临时进入作战准备,很少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击杀最后走私罪犯后,一时间大意让他近距离打中腹部,他和其他受伤的战友直接用直升飞机运送a市外场地,没有想到的是正在运送战地医院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滕泽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滕泽首先找到大队长,他和战友到达了战地医院,大队长就已经达到了战地医院。

    在进手术室前夕,大队长带着滕泽走进了他的病房,从大队长话中知道滕泽有事情找他,其余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他明白滕泽是不会轻易来找他的。

    滕泽走进帐篷后,直接拿过旁边的椅子座在他的面前,开口问着他:“这次我来找你,完全是因为花儿,我想问你一句当年的事情你认真了解吗?”

    他以为滕泽这次来找他是为了绯如花的事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提起当年的事情,说真的,事情已经过去六年的时间,那件事情始终是他心中一颗刺,这颗刺已经扎在心中整整六年,不管是他还是知道事情其他人都不愿意触碰那颗刺,现在滕泽一点都害怕要把心中那颗刺深深拔出来。

    六年前发生的事情他能不知道,绯承为了不让绯如花受到委屈,联合爷爷把安宁从他身边赶走,那一分钟他的心是撕心裂肺的,从哪个时候他也认清绯如花是一个什么的女人,每次看到绯如花,就像让想起来安宁离开他的样子,每次看到绯如花主动想他靠过来,都忍不住想要发火,他也付出行动,每次绯如花想靠近他都说出难听的话,甚至在报复她。

    他真的看不清楚绯如花在想什么,每次绯如花都被他骂哭后,过段时间又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上大学的时候,上大学后,他甚至暗自高兴起码不用见到绯如花,他为了躲着绯如花,他继续没有什么大事情他是不会回家的。

    直到三年前后,他放假回到a市,而现在绯如花不再是一直跟他身后的小女孩,18岁绯如花已经露出应该有的漂亮,婷婷玉女,那个时候的绯如花身边也不乏一些男孩子,当天回去,自从三年前那件事情后,他对爷爷也没有往日亲密,只能保持着起码尊重。

    那天晚上爷爷杵着拐杖敲响房间的门,正在房间整理着衣服的他,听到有人敲响他房间的门,打开房间门一看是爷爷站在房间外面,而爷爷身上抱着一个粉色盒子,看到爷爷身上抱着粉色盒子,他还有点觉得奇怪。

    直到他让爷爷走了进来后,爷爷见到他的箱子里面衣服还没有整理完,于是把身上粉色小盒子放在他的床上,只说了一句话,说这个粉色盒子里面是绯如花准备的礼物,在爷爷话中知道绯如花晚上不来家里面吃饭,是因为晚上要参加晚自习,他才想起来马上就一年一度的高考了。

    最后爷爷见他还有事情要忙,就离开了他的房间,等爷爷离开后,他继续收拾着箱子里面的衣服,完全没有把那个粉色盒子完全放在心上,等他收拾完衣服后,正准备睡觉的他看到床上粉色盒子,准备把粉色盒子放在桌子上,刚刚拿起盒身一时间没有拿稳把盒子掉在地上,盒身和盒子彻底分开,盒子里面东西也呈现在他的面前,望着躺在地板上面一封一封信,蹲下地上拿起一封信看,看到洁白信封上面用黑色碳素笔写着他学校的地址,他一眼就认出信封上面的字迹是绯如花,他有重新放开了几封信,发现每封信都写上了地址。

    看着面前满满一盒子信的他,他的内心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击过一样,同样心里面也有着疑问,为什么绯如花把这些信写好,为什么不寄给他?

    他把散落在地板上面信全部收进来重新放进盒子里面,把盒子重新放在床上,正准备盒子里面一封信拆开来看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房间外面出传来吵闹的声音,他只能把手中信重新放进盒子里面,把盒子盖子重新盖子。

    顺着吵闹声下楼一看,看到站在大宅客厅里面的绯如花,他首先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面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钟了,都现在这个时间,绯如花还来大院干什么?大院门卫是干什么?怎么晚还放人进来,还有绯如花到底在这个时间来大院干什么?

    他走进客厅先让老妈上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他来处理,老妈依照他的意思上了楼后。

    没有让她想到的是,绯如花先发制人蛮不讲理的问他是不是那个粉色小盒子在他哪里,见到绯如花重来没有这种样子,一时间被吓到了,只能如实回答着花儿的问题,只能告诉花儿那个粉色盒子的确在他这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