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二百一十四长 滕泽的决定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四长 滕泽的决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才在聊天期间东方瑞叙和东方锦伟不管是明讲还是暗示着希望让花儿成为他们东方家的儿媳,他一直没有松口,主要是她不放心,其次是妈和妻子都没有点头,他也在犹豫,真的害怕花儿会被东方太太欺负,现在他真的看到滕泽对女儿的爱,他相信滕泽一定会保护女儿的,现在就看妈和瑛儿是什么意思。

    绯承转头看着分别座在身边的妻子和母亲,想看看她们是什么意思,结果转头一看就看到妻子和母亲望了一眼彼此后,接着都看向了他,用很轻微动作表示她们同意,他同样回应着她们真的确定了吗?

    王瑛见到丈夫回应后,转头看向座在自己对面笑吟吟女儿,既然是女儿决定好的事情,她又能说什么呢?一切都依着的女儿吧!转眼对着丈夫回答到同意。

    绯承见到妻子已经给了她回答后,又把目光看向母亲,就见到母亲发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林雪儿从入席后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花儿跟滕泽一举一动,她能看到出来滕泽对花儿呵护是真心,也能看到出来滕泽对花儿爱意,其实她很早以前就发现滕泽对花儿感情,是她一直以来为了自己的私心,她在回避这件事情,在假装看不懂不知道。

    可到如今她发现她真的错了,真的错的彻底,看到花儿一次次为韩云飞受伤,她真的很心疼,有几次她都放弃心中的私自,不在勉强花儿做任何的事情,可是她就是管不住她的心魔,在她知道花儿和思婷在暑假约起来要去帝都旅游的时候,正好韩云飞过来家里面说他先带花儿飞到帝都,带着花儿飞到帝都玩玩好几天,听到韩云飞怎么说,她就好像重新看到一丝希望。

    最后她看到花儿偏体凌伤的被韩云飞和滕泽合力抱回农家乐,等花儿好了以后,看到花儿在为韩云飞和叶静隐瞒那一刻,她真的能清晰感觉到花儿心中痛苦,经历了种种后,她和柱子也终于明白不是什么事情都强求在一起,从帝都回来后,她真的想开了,既然花儿爱的云飞那么痛苦,就不如快到斩乱麻。

    林雪儿知道儿子在等待的意见,既然不可能,就永远不可能吧!也冲着绯承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在等待消息的绯承焦急看着在发呆的母亲,一边默默吃着菜,刚吃完盘子里面的菜后,抬头再次看向母亲,就见到母亲冲着他点了点头,他真的看到母亲的同意。

    绯承看到母亲和妻子都同意了,又看了一眼在吃菜的女儿,微微叹息了一下,抬着斟满酒杯白酒,站起来回敬着东方瑞叙,说道:“东方先生……。”刚刚开口就被外面发生的事情给打断。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包厢外面发生的事情,木质推拉门上面窗户纸是用上好白色纸张后用浆糊粘贴在门框上面,人座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来回走动的人影,也能看得到一清二楚外面发生的事情。

    座在餐桌前众人目光都放向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唯独一个人没有看向外面发生的事情。

    夹菜的绯如花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拿着筷子的手突然抖了抖,夹在筷子头上面菜也掉在餐桌上面,她听到外面男人大叫声音,是她永生难忘的声音,是不是她心里面还对他一丝感情,让她出现了幻觉,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听到他的声音?他怎么可能知道她在这里?

    绯如花闭上了眼睛,肯定是她自己的幻觉,闭上眼睛好好清醒着,一定是她心里面想的事情作怪,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可能。

    滕泽望着身边绯如花闭上了眼睛,也什么都不说,默默站起来走向包厢的门前。

    东方瑞叙看到滕泽站起来走向包厢门前,出声喊住滕泽:“小泽,你想干什么?”东方瑞叙站起来阻拦着要去开门的滕泽。

    “算了,让他去吧!”东方锦伟站起来拦住了要去阻拦孙子的儿子:“这是他的选择。”

    东方瑞叙听到父亲的话,又望了望站在包厢门前下定决心的儿子,无奈叹息了一声,又重新座回凳子上面,真的是一个傻儿子,明明对别人爱的可以连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偏要傻傻把最爱的女人送回到情敌怀里,真的太傻了。

    刘思婷也听到外面大叫的男人声音,她一听就听的出来这个男人的声音是谁的,她还在心里面疑惑那个男人是怎么知道花儿在这个包厢里面?全酒楼有许许多多的包厢,为什么他就偏偏知道花儿在这里呢?就见到滕泽学长站起来走向包厢门前,就在那一秒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男人会在这里?她瞬间觉得滕泽学长真的是她的偶像,心里面真的不是知味。

    东方耀一听就听出来外面的男人声音是韩云飞的,又见到滕泽几乎是没有一点害怕和惊讶走到包厢门前,不用想也明白为什么韩云飞会出现在这里,也在那一瞬间他也终于明白那种坚定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他真的佩服这个兄弟,可以如此大方的放手,为什么他就能做不到呢?心底不由发出自嘲的冷笑。

    绯承和王瑛望着照影在窗户纸上面人影,开先都是愣住了,在想到底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站起来的绯承也放下手中酒杯,眼睛盯着包厢外面,接着就看见滕泽缓缓站了起来,走向包厢外面,滕泽正准备打开包厢推拉门,就听到东方瑞叙站起来严厉的声音,又看到大家不一样的神情,看到母亲眼眶也是红润着,分分钟就意识到事情不是客人闹事怎么简单。

    滕泽站在关上门包厢门口前,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绯如花,嘴角微微向上仰着,沉吟了一秒钟后,伸手慢慢推开紧闭着推拉门。

    “花儿,睁开眼睛吧!”刘思婷站起来走到绯如花身后,把双手放在绯如花肩膀:“花儿,你这样闭着眼睛逃避是不行的。”

    绯如花听到思婷的话,是啊!思婷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就是闭着眼睛逃避是不行的,她真的没有想好该用什么样态度和方式去面对这件事情,她现在只能逃避。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鬼医凰妃:冷王溺宠妻》琉璃陌着。

    宠妾灭妻,宠庶灭嫡,姨母陷害,庶姐凌辱。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那纸婚约!她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她忍辱多年。百般期待,却等来了一纸休书!那些人把她最后的尊严撕毁殆尽!

    三年回归,她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她本无心情爱。却遭那个如神嫡的男人百般疼宠。

    他是冥宸阁的掌管当家人,是红罗都的战神三王爷,是整个君曜国闺中千金的心上人。

    认定一人,终其一生。他傲视天下,却独独对她百般依顺。天下没了,他可以再夺,而她,是他最后的底线。动则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