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下定一个决心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下定一个决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等菜这段时间,东方耀和滕泽见到长辈聊的很愉快,趁着长辈很愉快的时候,两个人各自拉起身边坐着的女人来到外面客厅里面。

    实在不放心女儿的王瑛一直在注意着女儿的情绪,见到女儿被滕泽拉倒外面客厅里面,有点不放心想跟去看看,刚刚要起来,却被丈夫藏在桌巾下面的手按了下来。

    王瑛见到丈夫不想让她跟着出去,看着跟东方瑞叙畅聊天地的丈夫,有时间她真的不知道丈夫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一边说一定要按照女儿心里面的想法去做,一边又不让她跟出去看看,她真的害怕女儿一时间心软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客厅外面,东方耀和刘思婷还有滕泽和绯如花分别座在外面昂贵太师椅上面,东方耀座在太师椅上面一句话都没有,来回在绯如花和刘思婷两个女人身上来回转悠着,希望从当中能看到一丝蛛丝马迹,她们两个到底再打什么哑谜,还是有什么隐瞒着他们?

    他刚才听到从包厢外面传来的声音,他听到站在包厢外面的人群其中有绯如花的声音,他甚至是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他真的在外面的人群中听到绯如花的声音,接着他就见到思婷跑了出来,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他没有听错,甚至才刚才他都还在认为是绯如花想通,想跟阿泽真的在一起,他还替阿泽开心,他刚才见到阿泽迟迟没有来,以为阿泽肯定是不知道绯如花也这里,刚想用微信给还在公司工作的阿泽发一条微信,告诉阿泽这件事情。

    可看到绯如花刚才的干笑,他发现他想错了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思婷和绯如花两个人在包厢外面聊了很长时间,真的不知道她们两个女人到底聊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绯如花会跟绯承过来。

    “你干嘛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刘思婷见到东方耀用好奇目光来回在她和花儿身上转悠着:“有什么话直说?”

    这种好奇的目光中还带有一丝怀疑目光,她真的是突然间受不了,最讨厌有人用这种目光看着她,特别是她最爱的人,真的忍不了。

    东方耀立即收起好奇的目光,赔笑的说道:“思婷,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们两个。”直接说出心中以疑问来。

    “我能隐瞒你们什么?”刘思婷听到东方耀的怀疑:“阿泽,既然我们四个人都在这里,你当着我们三个人面前,我想问你一句实话,你真的爱花儿吗?”

    滕泽望着单刀直入的刘思婷:“我对花儿的感情,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也亦如此。”转眼目光深情同样包含着苦涩看着座在太师椅发呆的绯如花。

    刘思婷对于滕泽回答,她能看到出来滕泽眼睛中坚定,真的挺为花儿开心,她应该刚才就知道,滕泽能出现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说明,她不应该替花儿怀疑的,只是有时候滕泽做法真的让人看不懂,既然真的那么喜欢花儿,就应该好好争取一下花儿的,为什么滕泽要把花儿往韩云飞身边推,导致花儿到现在一直犹豫不决。

    “思婷,你为什么要问小泽怎么奇怪的问题?”东方耀听到思婷在质疑着阿泽对绯如花感情。

    “你问问他!”刘思婷听得出来东方耀语气中的不满。

    东方耀转头问着看着绯如花的滕泽:“阿泽,你和花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滕泽知道刘思婷话中的意思,也明白为什么刘思婷要代替花儿质疑他,有时间他也在想,为什么她明明喜欢或者是爱着花儿,为什么他还要去鼓励花儿去追求心目中的那个人,每次花儿要靠近他的身边,他都会把花儿推到别的男人身边。

    滕泽站起来,走到绯如花面前,蹲在绯如花面前,双手抓起的绯如花双手:“花儿,请你回答我一句话,你今天愿意跟绯伯父和伯母过来是你真心的吗?”依照花儿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宴会意味着什么。

    在发呆想事情的绯如花感觉到有人抬起她的手来,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见到滕泽蹲在她的面前,用最真诚的语气问着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她心里面五味陈杂。

    “是我真心的。”绯如花望着眼前真心爱着她的男人。

    她真的没有办法才去伤害这样的一个男人,既然她跟韩云飞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为何不能试着去接受一个爱她的男人呢?

    “真的吗?”滕泽欣喜再次问着眼前他守护快三年的女孩。

    绯如花几乎没有见到滕泽这种患得患失的模样,勾起嘴角一笑,笑着点了点头。

    滕泽见到花儿笑着点了点头,心里面也下定了一个决心,双手握着绯如花的双手越来越紧。

    刘思婷望着双手紧紧交握的两个人,望着眼前都解开心结的两个人,也替花儿开心,毕竟花儿现在是真的想开了很多,看到花儿真的愿意接受滕泽,她真的很开心。

    相比刘思婷的开心,东方耀心里面是充满到了担忧,因为他看到了阿泽眼中坚定目光,这种坚定目光他只在阿泽身上看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东方家一次宴会上面,阿泽面对咄咄逼人的母亲,阿泽在爸爸和爷爷还有东方家的族人面前承诺绝对不会接纳东方家的股份,才十五岁的他当时从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就是这种坚定的眼神,这十三年来阿泽真的信守这个承诺,就算被爸爸逼着进入公司里面,也拒绝爸爸许诺副总经理的位子,硬是要从底层小员工做起来,但是阿泽没有让爸爸失望过,仅仅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到了香水研发部的总监,也在那段时间爸爸几次想把手中的股份转给阿泽,阿泽每次都跟爸爸吵了一架,如果这次不是公司突然遇到香水事件,古天祥纠结其他几位股东想把他赶下总裁的位子,滕泽是被赶着鸭子上架,又在加上绯如花在旁边权威,或许这份百分之十五股份滕泽也是不会要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