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一十章 想好了没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一十章 想好了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谁知道女儿完全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想要什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他已经是开着车前往酒楼路上,弄得他是进退不得,他就怕女儿会责怪自己擅自做主,现如今女儿脸上只有无奈,没有什么大出格的动作和事情,也放心下来,起码他知道女儿对这件事情不是很排斥。

    包厢里面的刘思婷和东方耀还有东方瑞叙和东方锦伟四个人在,刘思婷听到有人从外面拉开包厢门声音,知道已经有人来了。

    刘思婷听到从包厢外面传出服务员的声音,知道绯承他们已经过来了,终于露出了笑容,花儿能够来到这里,就是准备打算接受滕泽学长,她终于可以放心出国了,起码让她知道花儿身边滕泽学长照顾,她真的很放心,在出国前夕她担心花儿在她出国后,依照花儿的性格肯定要被叶静和周雨蕊姐妹欺负死了,现在花儿有滕泽照顾,她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了。

    “爷爷,伯父,我去包厢门口迎接一下花儿。”刘思婷很有礼貌诉说她的请求。

    东方锦伟和东方瑞叙都心情大好,几乎在同一个时间说出:“去吧!”

    两父子见到他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如此想到一块的,两个相互看了看彼此,笑了出来,整个饭桌上面也是一片笑声。

    刘思婷得到东方瑞叙同意后,站起来走出了餐厅,朝包厢门口走了去,真的在包厢门口看见到站在包厢外面的花儿,真的是松了一口气。

    绯如花见到思婷也出现在这里,很惊讶从包厢里面出来的思婷,拿到包厢里面不止有东方瑞叙一个人,还有其他人吗?一想到包厢里面还有其他人,直接是想哭。

    “花儿,你终于来了。”刘思婷走出来站在绯如花身边,很有礼貌的跟绯承和王瑛还有奶奶打着招呼:“伯父,伯母,奶奶,你们先进去吧!爷爷们都在包厢里面等着你们。”说完,刘思婷先让服务员带着他们走进包厢里面。

    在服务员带领下,绯承他们三个人走进了包厢,三个人在包厢里面见到东方老爷子和东方瑞叙和东方耀三个人,唯独没有见到滕泽和王秀芬的身影。

    包厢里面几个人简单寒暄两句后,就各自座在位子上面,大家继续闲聊着话题,来打发等人的时间,餐厅里面时不时还能传出笑声来。

    站在包厢里面的刘思婷和绯如花也听到从餐厅里面传出来笑声,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两个脸上表情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心情更是如此。

    刘思婷听到餐厅里面传出来的笑声后,笑容更加的灿烂起来,餐厅里面的笑声能说明东方瑞叙和东方锦伟对花儿是满意,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绯如花,差点没有她吓到,看到花儿脸上没有她意想的幸福微笑,反而全部都是愁眉苦脸的,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花儿,你不要告诉我这件事情你一点都不知道。”刘思婷带着一丝希望问着愁眉苦脸的绯如花。

    绯如花望着刘思婷期望的样子,真的是不忍心说话实话,可是她重来没有说谎话的习惯。

    绯如花只能苦着脸,打破思婷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真的,我一点都不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语气略加肯定的说道。

    “oh,mygod。”刘思婷听到绯如花如实的回答,也被雷到了:“伯父伯母一句话都没有跟透露过吗?”问着一无所知的绯如花。

    绯如花叹息着说道:“我能告诉你,我是在过来之前发觉到的。”说完,面对这样的父母她还能说什么。

    刘思婷看到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是进退不得,也收起没心没肝态度说道:“花儿,我在这里问你一句实话,你对滕泽学长是什么意思?只是短暂依靠还是真的喜欢上了滕泽学长。”

    如果花儿只要回答她对滕泽学长是真的喜欢,那么就代表滕泽学长还有一丝希望,那么就可以将计就计,反正在她观察中,滕泽学长对花儿的宠爱完全都是真的,或许有时间花儿跟滕泽在一起是正确的。

    绯如花知道思婷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思婷这句话她不止千遍万遍在心里面默默问着自己,可是每次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不知道,或者是没有找到心中的答案,她现在的确喜欢滕泽,但是这种喜欢没有她对韩云飞浓烈,她有时间也会把心中这份喜欢当**一个喜欢,可是每一次就在自己不知道怎么,迷茫的时候,滕泽就会出现在她身边,替她解答这份喜欢,每次看到滕泽都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的人是滕泽。

    最让她震撼的一次是在学校里面,她知道那次哪位同学是受到周雨蕊指示假装意外的要把手中滚烫热汤倒在她的身上,事情发生的太快的,她都来不及反应,是滕泽把她紧紧拥住在怀里,也是腾泽用他自己身体承受着热汤泼在皮肤上面的疼痛,她知道那一瞬间滕泽没有任何的思考,这段时间滕泽唯她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的,她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在帝都酒店里面韩云飞真的消磨了她最后一丝的希望,她在东方酒店小花园里面她对韩云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一半是出于气愤,有一半是出于真心的。

    在回到a市她曾经想过试着去接受滕泽,就像父亲对母亲还有奶奶说的一样,滕泽优秀不压于韩云飞,滕泽可以说更加高韩云飞一层,回到a市她真的试着接受着滕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韩云飞出现在她面前,看到韩云飞那一瞬间她才真的发现她还是不能心平气和面对韩云飞。

    现在她站在包厢门口,她还是不停在心里面默默问着自己,她真的喜欢滕泽吗?心里面永远都是回答喜欢,这种喜欢也让她犹豫不决,于是在今天下午妈妈上去喊醒她,明明发现到妈妈和奶奶蛛丝马迹,她还是愿意陪着来,她知道她的心里面是无助的。

    刘思婷望着迟迟不回答的绯如花,也明白花儿到如今都没有想到这一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