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零九章 自作主张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零九章 自作主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开车的绯承在停车场管理员安排下,开着车把车停在事先预约好的车位上,要不然依照这家酒楼络绎不绝客流量来说,很快酒楼的露天停车场就会被其他汽车给预定了。

    座在汽车里面绯如花见到是这家酒楼,吃惊到目瞪口呆,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呆愣愣盯着酒楼牌子,这家酒楼味道虽然很好吃,但是里面菜品贵的能吓死人,这家酒楼里面装潢更是吓得死人,为了给她庆功需要下怎么大资本吗?

    老爸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事情啊?要不然也不会选了怎么贵酒楼庆祝,唯一能肯定就是老爸今天脑袋出了事情,如果是妈妈和奶奶选择这种酒楼来庆功,她还是能理解,对于老爸怎么突然想通来怎么贵的酒楼啊!一向在她的眼里老爸是一个很节省的人,爸爸还经常教育她和妈妈说,人真得荣华富贵也不能忘记在贫困过的日子,所以爸爸一向是反对他们在外面吃高档的东西,除了一些公司年庆或者是一些宴会上除外,就算家里面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也很少在外面吃饭,就算要在外面吃饭也是在中档餐厅吃饭,头一次见到爸爸带他们来如此高档酒楼。

    绯承把汽车停在空空车位后,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主驾驶的门下车,在车外面专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后,才转身替座在后车位上绯奶奶打开车门。

    绯如花望着酒楼外面来来往往人,带着疑惑心情,解开了身上系着的安全带,自己打开车门下车。

    座在副驾驶上面的王瑛看到终于到了地方,快速的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在不到的目的地,她真的要吐,真的是空着肚子,坐车真的很容易晕车,打开副驾驶车门,来到外面,呼吸着晚上凉爽的微风。

    王瑛觉得身上晕车症状减少了很多,也绕过车身,跟丈夫一起扶着奶奶椅子走进朝酒楼门口所在方向走了去,绯如花带着满肚子疑惑,乖乖跟着大人身后走着。

    绯如花跟大人身后走到酒楼门口,她见到爸爸好像是从什么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一样东西给站在酒楼门口迎宾小姐,十分高傲的迎宾小姐见到那个东西后,态度就像大变样,对他们变得态度也好了很多,也变得殷勤很多,甚至还要替他们引路,最后被爸爸给拒绝,让迎宾小姐给用他们指了一条路。

    绯承夫妇和奶奶还有绯如花早就能想象到装修肯定很豪华,但是没有想到比他们想象中装修还要豪华,酒楼内部跟酒楼外面都是一模一样的,古色古香古建筑模型,用最好成色大理石铺成,走进酒楼大家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很大成色碧绿翡翠屏风,屏风后面是一个小型观赏池,观赏池里面有一小座观赏的小山,小山上面是不停流着水,池水里面养着全部都是昂贵锦鲤。剩下就是一件一件的包厢,包厢左侧木牌上面用毛笔字工工整整写着包厢名字。

    酒楼真的很大,无可奈何的绯承只能让穿着绿色旗袍的服务员带路,拐了好几个弯后,有上了一层木质楼梯后,终于在一扇电视上面经常放过的类似小亭子一样门前停了下来。

    绯如花望着包厢左侧用毛笔字写的花好月圆,还在想着为什么要叫这个包厢叫做花好月圆,就听到一道推拉门声音。

    “东方瑞叙先生,已经在包厢里面等待很久了。”穿着绿色旗袍服务员带着职业的微笑说道。

    “谢谢。”绯承和王瑛还有绯奶奶笑着礼貌对着服务员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绯如花听到服务员的话后,一双眼睛瞪着看着爸爸和妈妈甚至还有奶奶,妈妈不是说是来给她庆功的,为什么东方瑞叙会在这里?早就知道他们三个人有事情隐瞒着她,果真没有让她猜错,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包厢里面牌子是花好月圆,而不是心想事成。

    绯承见到事情已经败露,小心翼翼转头看向女儿,见到女儿没有太大反感,只是小脸表现了很多无奈,见到女儿对这件事情没有任何排斥,也放心下来,真的害怕女儿一时间耍小孩子脾气,直接离开。

    他也是在来的路上听到妈和妻子说起她们两个在上车前夕试探过花儿是什么态度,他也是在车上才知道的这件事情,才明白花儿对滕泽还没有想清楚,他真的不应该私做主张跟滕泽提出那种过分请求,在提出这个请求前应该好好问一下女儿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在来的路上,不可能在半路上跳转头去吧!更让他想不到就是他昨天晚上才能滕泽委婉提了这件事情,没有想到今天早上他去公司工作了一小会儿,他就接到东方瑞叙打来的电话。

    他也不知道东方瑞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这件事情,他昨天晚上只是很简单委婉的跟滕泽微微提了一下后,说想单独见一下东方瑞叙先生,谁知道他早上去到公司就接到东方瑞叙打来的电话,接完电话后,他连忙给滕泽打了电话,滕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滕泽在电话里面还跟他说,他绝对没有把昨天晚上在书房里面谈话跟东方瑞叙讲过。

    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和滕泽两个都是什么都不知道,既然东方瑞叙已经打了电话说两家长辈和小辈都见了一个面,他也没有开口拒绝,他看到这段时间花儿跟的滕泽两个小的走得很近,他重来没有跟东方瑞叙见过面,也想借着这次机会跟东方瑞叙聊聊,给女儿打好前站,万一女儿真的和滕泽两个走在一起的话,他免让女儿受到委屈。

    以前他跟一些商场朋友去打高尔夫,也听到一些关东方家的事情,特别是说东方瑞叙夫人王秀英一点不像大家闺秀,对思婷也是看不起来的,完全不懂得什么是感恩,眼睛都快要长到脑袋上面,特别在昨天展览会上知道滕泽是东方瑞叙的儿子,还不是同一个妻子生的,真的担心女儿嫁过去会吃亏,他害怕女儿一时间害羞,所以在打电话回家的时候,特别嘱咐妻子和妈妈让他们暂时不要告诉女儿这件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