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两百零七章 穿的如此隆重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零七章 穿的如此隆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郁捡起掉落在地毯上面的酒杯,一双带着微微恨意眼睛重来没有从刘思婷移开过,估计刘思婷应该是得意的吧!望着刘思婷脸上带着的微笑,她怎么觉得是那么刺眼的,刺眼到了极点。

    “女儿,你在干什么呢?”冯母准备去餐桌前拿点蛋糕填一下肚子。

    谁知道她来到餐桌前,见到女儿手上拿着一个空空酒杯,站在餐桌前不知道在想事情发呆着,忍不住出声问着女儿。

    冯郁听到有人喊她,转头看过来发现是妈妈,笑了一下说道:“没事,刚才一时间没有站稳,把手中酒杯里面红酒洒在地毯上面,准备过来重新换一杯。”

    冯母听到女儿的话后,嘱咐冯郁小心点后,从餐桌上面拿了一小块蛋糕吃着,这才注意到女儿一直看着刘思婷和东方耀两个人。

    冯母为了避免女儿精神上在受到什么刺激,于是开口说道:“小郁,妈妈有点累,要不然你陪妈妈先回去,等会我们离开的时候给爸爸打一个电话。”

    冯郁听到冯母说身体有点累,才把注意力转移掉,看着母亲脸色的确不怎么好,也只能按照母亲意思去做,她扶着母亲离开了会场。

    太阳西下,阳光最后的一丝余晖也消失在天际边,今天香水比赛也宣布到此为止。

    好不容易打发了好事记者们,东方耀和滕泽还有绯如花和刘思婷两个人先到集团大厦门口送走东方瑞叙会家后,简单的和绯家长辈聊了几句后,才送绯家长辈回去。

    刘思婷和绯如花见到客人和记者都送走了,不用在大庭广众之下装淑女和贤惠,也终于深深呼出轻松的一口气,彻底是没有任何形象随便站了起来,在眼前这两个男人根本不需要再装什么淑女。

    送走长辈的东方耀和滕泽两个大男人一转身看到两位女生没有任何形象和力气站在他们后面,脸上也没有刚才的微笑,剩下全部都是疲累的。

    滕泽望着这一幕,打趣的说道:“你们的变化是不是太快了,都说女人是善变这句话真的没有说错。”

    已经快累成狗的绯如花和刘思婷根本没有气力或者是也没有太多心情去计较什么,直接用大大的白眼回应着两个男人,没有想到应付记者不仅是口头的回应,还要跟记者玩大脑,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真的累惨了。

    绯如花望着跟她累的差不了多少的思婷:“思婷,按理来说应付这些记者,你应该比我还要轻松啊!怎么也累成这种样子?”

    已经累成狗的刘思婷听着说风凉好花儿,也是没有力气反驳着:“花儿,就算我有了很多亲身体验,我也招架不住那些如蜜蜂一样的记者,那些记者全部都是没有浓密香甜的香蜜是不会下嘴的。”

    绯如花是没有气力才跟思婷斗嘴,什么都由着思婷去控诉,她现在需要找一个安静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儿,她现在口渴要死,一点精神都没有。

    “你们两个好好在这里等着我们,我们去地下停车场取车。”东方耀见到两个女生真的是一点力气。

    “嗯。”两个女生相互靠着彼此点了点头。

    滕泽望着眼前随时会倒在地上睡觉两个女生,想到今天的确应付了很多记者,而且这两个女生为了这次香水大赛今天大早上就被喊了起来,看着两个要昏昏欲睡女孩真的很不放心。

    滕泽实在是不放心眼前两个女孩,说道:“阿耀,我留在这个照顾这两个粗心大意女孩,你一个人去取车吧!”

    东方耀也注意到两个女人精神状态的确不怎么好,也不放心去地下停车场取车,正想跟滕泽提出这个意思,就见到滕泽已经提了出来。

    东方耀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嘱咐了滕泽几句后,转身回到大厅里面,站在电梯前看着迟迟不下来电梯,又看见大厦门口东倒西歪的刘思婷,担心滕泽一下子应付不了两个女人,看着迟迟不下电梯,看来也只能的走楼梯。

    东方耀快速转身通过通道楼梯下到停车场,用最快速度打开跑车车门,微微加快跑车油门驶出地下停车场,来到大厦的门口,下车把昏昏欲睡有喝过酒两个女人联合着滕泽一起放在后车座上面。

    下一秒一辆黑色跑车驶出东方大厦的范围内,朝市区郊外的方向驶去。

    半个小时后,黑色跑车停在刘宅的门口,东方耀打开后车位的车门把已经睡得深沉的思婷横抱起来朝刘家走去。

    十分钟,滕泽开着黑色跑车终于停在了绯家别墅门口,转头看了一眼睡在后车位上横七竖八的绯如花,望着绯如花睡觉的样子,真的是不忍心吵醒花儿,只能轻轻打开车门下车后,在用最轻的动作打开后车位车门,把已经呼呼大睡绯如花从后车位上横抱出来。

    滕泽把呼呼大睡绯如花抱回位于别墅二楼卧室,把绯如花放在粉色大床上,为绯如花脱掉脚上的鞋子,把被子轻轻的给绯如花盖上后,确定没有什么事情才关上台灯离开。

    滕泽离开绯如花卧室后,就来到滕家书房,站在书房外面,伸手敲响紧闭着书房的门,直到书房传出请进的话后,滕泽才扭开书房的门,在走了进去。

    古色古香书房里面,绯承和王瑛都穿着从宴会上回来的衣服,看起来连身上衣服都没有换,就在书房等待着滕泽回来。

    滕泽望着座在黄花梨木椅子上的绯承:“伯父,伯母,你叫我来有事情吗?”

    ……。

    绯如花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黄昏,绯如花睁开双眼看窗外的天空云彩已经被西下太阳给染红了,别有一番滋味。

    起来的绯如花望着窗外天空上的美景,觉得今天的心情真的很舒服,这些日子的心情重来没有这种舒服过,这段时间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全部都是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和一些让人心烦的事情。

    “花儿,你醒了没有。”站在卧室门外的王瑛敲响女儿卧室的门。

    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面的绯如花听到敲门的声音和老妈声音,满脸笑容小跑着去为老妈去开门,见到妈妈一身要外出衣服,觉得有些奇怪。

    “妈,你怎么穿的如此浓重。”绯如花剩下的话,已经是话到了嘴边,又重新咽了下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