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二百零六章 滕泽的身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六章 滕泽的身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以前东方集团分别有三大股东,第一股东是东方老爷子,就在三年前东方老爷子把手上股份分配给了孙子东方耀和儿子东方木,第二大股东是东方瑞叙的手上百分之三十五股份,第三大股东就是古天祥手上百分之十,东方家就掌握了东方集团一大部分股份,如果这位记者问题是真的,东方集团股份分配真的按记者所的那样话,东方集团将发生翻天覆地的股份将出现重整情况,东方家还会不会成为掌握集团众多的家族之一,更让他们不可相信的是东方瑞叙居然会把自己手上股份分配给一个外人。

    难道东方瑞叙把自己手上股份分配给这三个人,是因为跟这次东方集团香水出事才被迫那么做的吗?

    “东方瑞叙先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提出问题的记者看见东方瑞叙迟迟没有回答,一时间忍耐不住逼问的说道:“东方瑞叙先生,你迟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你很难回答还是你现在在想有什么方式才能隐藏这件事情?”

    一言未发的东方瑞叙听着记者刺耳质的话,笑着轻轻的说道:“我为什么要隐藏呢?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东方集团的确在前天晚上发生了大型股东的变动,我也的确把自己手上百分之三十五股份分别给你说的三个人,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滕泽并不是什么外人,他是我东方瑞叙亲生儿子,所以请你们不要乱猜想。”

    记者听到东方瑞叙的话再次发现了很大宝藏,同样也有着不同程度惊讶,整个a市都知道东方家的事情,东方瑞叙和东方夫人只有现任东方集团总裁的东方耀,怎么间突然出现了怎么一大个儿子?不会是东方家私生子吧!

    东方瑞叙回答完记者的后,剩下记者也抓住时时机向东方瑞叙提出这件事情疑问,采访东方耀和滕泽还有刘思婷和绯如花记者听到东方瑞叙大方宣布事情,纷纷向东方耀和滕泽四个人提出问题来。

    “东方总裁,你知道滕泽总监是你亲弟弟吗?”一名女性记者首先向东方耀提出问题。

    东方耀见到父亲已经向公众宣布这件事情,也不在隐瞒的说道:“我知道,我以有这样出色弟弟而感到骄傲。”

    “在整个a市都知道东方家在这一辈中也只有东方总裁你一个孩子。”记者继续想东方耀提问者:“我想的你一句滕泽总监是不是私生子?”

    记者这句话说出口后,滕泽目光越来越冷,手上拳头也紧紧握了起来,带着浓浓冷意的目光看向提出这个问题记者。

    站在滕泽身边的绯如花明显感觉到滕泽变化,微笑伸出手来拉着滕泽紧握成拳头的手,让滕泽不要太介意记者的说的那些话。

    处于在愤怒中的滕泽感觉到有人牵着他的手,他知道牵住他的手是绯如花,转头看着牵住他的手的绯如花,看到绯如花眼睛对他安慰,瞬间怒火中烧的她也慢慢消失不见。

    东方耀听到记者用私生子来称呼滕泽,脸上继续保持着微笑,内心恨不得冲过去狠狠教训着说不出人话的记者:“我想要让你失望了,滕泽总监不是你所说的私生子……。”

    东方耀和滕泽他们四个人机智跟记者们斗智斗勇着,其他情况也好不到什么东西,因为滕泽真实身份突然间公之于众,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大有人在,就比如绯承和王瑛还有绯奶奶面对记者的提问,几乎要很长时间才能反应过来回答记者提问。

    东方瑞叙这边也同样遇到跟东方耀相同的问题,东方瑞叙没有任何隐瞒,如实回答着记者的问题:“滕泽并不是私生子,他的名字在户口本上面登记是东方泽,他的母亲是我一生最爱最歉疚女人,如果他能看到这次采访的话,我希望她原谅我。”说完,东方瑞叙脸上不知觉露出痛苦的表情来。

    “东方先生,你这件的意思是说你对你太太不是真情。”一名记者抓住东方瑞叙话中的意思说道。

    “不,我同样爱着我的太太,男人一生中可以有着不同的红颜知己。”东方瑞叙收起脸上微微表露出来痛苦之色。

    被记者围住东方耀和滕泽四个人陆续回答着记者的提问,突然一名记者话头一转问着东方耀和刘思婷两个人。

    这边的绯承还没有滕泽身世事情反应过来,就有一名记者直接说道:“绯总,你以前是不是就知道滕泽总监就是东方家的儿子,你的女儿跟滕泽两个交往,是不是代表以后的绯氏也要进军建筑业呢?”

    绯承不是傻瓜,也知道这个记者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记者说的这句话不外乎是说他绯承出卖自己亲生女儿,说他绯承是有意而为,换来绯氏进一步成功。

    王瑛也听出记者话中的意思,害怕绯承听到一时间忍不住心中怒火,望着绯承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才放心来。

    “我们绯氏不会进军建筑业,我们绯氏近几年来目标是打造成为全世界食品公司。”绯承深深压出内心怒火:“关于滕泽和我女儿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滕泽是瑞叙兄小儿子,对于他们两个我是由他们小辈自己去处理的。”

    绯承的话狠狠扇了提出问题记者的嘴巴,提出问题的记者只能微微低下头在本子上面记录着的事情。

    在一边观望的冯郁在听到记者对东方瑞叙提问后,突然觉得的脚下一软的,一时间没有没有站住,抬着酒杯的手也大幅度朝相反方向的倒去,下一刻就见到杯子掉到了地毯上满,鲜红如血的红酒倒在昂贵地毯上面。

    冯郁很抱歉蹲在地毯上面捡起被子,一双眼睛没有从刘思婷身上移开过,为什么刘思婷还没有成为东方家的人,东方瑞叙给那么大方给刘思婷百分之五股份,刘思婷不是口口声声说她不稀罕,还口口声声教训和羞辱着她,真的是有脸说别人,没脸说自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