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留下来吧!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九章 留下来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站在展览室门外的绯如花和刘思婷还有东方耀和滕泽对展览室里面发生的事情听得一清二楚,可以听到展览室里面传来的女人哀求声音。

    东方耀听到从展览室里面传出来哀求声音,大家都走进展览室一看,看到展览室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东方耀怀着种种疑惑走到王特助身边,开口询问发生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连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

    在让女孩起来王特助听到东方耀声音后,抬头一看滕泽也在,救星终于来了:“总裁,是这样这个女孩老早已经通过网上报名参加这次比赛,按照合约上面说如果她没有按到截止日期上交作品的话,就视为弃权。”

    袁敏见到滕泽也终于来了,也可以松了一口气,真的从来没有见到这种不讲理女孩,应付这种女孩真的太累了。

    滕泽望着苦苦哀求的女孩,看着女孩手中拿着的香水:“算了,答应吧!”也是在不忍心在说什么。

    流着眼泪的女孩听到滕泽话后,就如同得到特赦一样,充满感激对滕泽说了一句谢谢后,才抬起头看向滕泽,只是一眼就发起呆来,从嘴巴里面默默念出一个名字浩然哥哥。

    “总监,你不闻闻吗?”袁敏望着闻都没有闻的滕泽就同意了下来。

    面前的女孩又不是绯小姐,为什么她感觉到总监对女孩的态度都不一样,以往按照总监态度,连参加香水比赛提供作品都会迟到的人,总监对这种人一向态度都是错过了就等下一次,对于这种人总监绝对不会姑息的,可总监为什么偏偏对眼前的女孩子要高看一眼。

    “不用闻,这个瓶子里面是用青草做成的。”滕泽把录取这位女孩的原因说了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站在一边袁敏在听完滕泽对女孩赞赏后,也不由多看了女孩手中的香水,难道女孩手中的香水真的如滕泽所说那么好吗?

    绯如花听完滕泽赞扬的话后,一双漂亮眼睛都不带移动着,盯着女孩手中拿着的香水,一直在端详着女孩手中拿着香水瓶,难道女孩子中香水真的如滕泽说的那么好吗?

    刘思婷也好奇望着女孩手中拿着的香水,眼睛都快要看出来,她还是头一次听到青草作为原料也能的制作成香水,对于女孩子手中的香水更是充满了好奇,好奇中还带有一丝奇怪。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东方耀很少听到滕泽如此赞扬过一个人。

    小女孩全部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滕泽身上,完全对外面其他事情和人都毫不在意,为什么眼前的男人长得那么像浩然哥哥?难道是她太想浩然哥哥引起来的吗?努力猛眨了一下眼睛后,看到的还是跟浩然哥哥同样脸孔,唯一不同就是浩然哥哥和眼前男人不戴眼镜,不管是身高还是脸孔都长得一模一样起来。

    东方耀望着眼前的女孩迟迟不开口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的笑着耐着的性子重问了一遍,语气稍稍重了一点:“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一边站着不说话的王特助在昏暗中观察着面前的小女孩,她看到女孩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滕泽不放,从他所在位子看到女孩侧脸,她发现女孩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泪光,好像一副深思的模样,才没有听到东方耀的问题,看来又是一个被滕泽拖下水的女孩子,只可惜眼前这个女孩子完全不知道滕泽心中只有绯如花一个人。

    王特助望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女孩,实在不忍心看着女孩错过这次机会,在昏暗中伸手扯了扯女孩的衣袖。

    沉思在自己心事中的女孩觉得有人扯了扯她后,终于有了反应,赶紧开口回答着东方耀问题:“东方总裁,我叫林思然。”说完后,目光一直在看着滕泽,看到滕泽听到她名字很平静。、

    一下子就认准眼前的滕泽一定不是她的浩然哥哥,浩然哥哥绝对不会听到见到她和听到她的名字还能表现出来平平静静,一点反应都没有。

    天空上面的太阳一晃就高高挂在正当的位子,阳光的热度也比早上的阳光热度更加炙热很多,但是下午阳光也是一天中最温暖的阳光。

    时间瞬间流逝,一转眼时间就到了下午2点钟,2点钟的展览室不在是一片昏暗,展览室前遮挡阳光的窗全部让人拉开,让外面的阳光全部照射进展览室,展览室整体空间跟对面早上的会场几乎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展览室比对面会场大笑不一样,展览室里面放着的是除了这次参赛作品,展示柜子里面还放着东方集团历界研究出来香水原装产品。

    应付完早上宴会后,绯如花和刘思婷简单在东方耀休息室简单休息了一会儿,眼睛在刚刚闭上没有过久,放在身边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两个女人在浑浑噩噩中拿出各自手机一看,原来是她们自己调试着闹钟。

    “太累了,我不想去了。”刘思婷抱怨重新翻了一个身继续闭着眼睛睡觉:“这种日子真的很累,天都没有亮就被老爸和老妈还有东方耀无情从温暖床上叫了起来,然后就被的好好折腾了一番,我累死了。”转过头来看向同样赖在床上不起来的绯如花。

    “不要看着我,我同样被累惨。”绯如花座起来有气无力靠在的床上:“你早上跟阿耀谈得怎么样?”

    刘思婷听到绯如花问题后,一下子就座了起来,跟绯如花一样靠在床头上面看着上面天花板:“你们以后可不可以有意无意在给我和东方耀制造机会啊!我现在真的和东方耀没有什么好谈的?”

    “看起来今天你跟东方耀谈得不是很理想。”绯如花望着一脸不顺的刘思婷说道。

    “我对东方耀真的是失望到了极点。”刘思婷无奈叹息着:“或许我选择出国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都是好的,起码给我们两个单独思考的环境。”

    “你真的想好了吗?”绯如花多嘴才跟刘思婷证实了一遍:“其实在你内心中,你对东方耀感情重来都没有改变过的,请你仔细想清楚。”

    “花儿,我跟你们不仅说了几遍,我真的决定好了。”刘思婷不耐烦对着绯如花解释的说道:“你觉得我现在留在a市有用吗?冯郁和冯家这次是有备而来。”从那天晚上发生事情来看冯家已经是有一种不成功便成仁态度。

    ------题外话------

    琉璃,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