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去银行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五章 去银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绯如花站在厨台前用擦碗布擦着碗中水气,安静听着滕泽说着昨天晚上的情况,听到滕泽说暂时还不能放心心中芥蒂心甘情愿喊东方瑞叙叫一声爸爸,心中真的有一丝对东方瑞叙的同情。

    绯如花想起昨天下午在书房看到的一幕幕,真的是不忍心,开口对着在洗碗滕泽说道:“学长,既然你和东方伯伯的疙瘩都解开了,以后就要多回家去看看东方伯伯。”说完,对着滕泽笑了笑。

    “我会的。”滕泽转头笑着对绯如花说道。

    绯如花和滕泽两个人在厨房一边聊着天一边协力合作洗着碗,很快一大摞的脏碗和盘子没有用多少时间就已经洗好了。

    洗好碗的绯如花和滕泽两个人就座在客厅看着电视,中午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眨眼中午的时间一瞬即逝,转眼就到了下午。

    在客厅里面座着看电视的滕泽一心不想打扰的已经靠在他肩膀睡着的人儿,抬眼望着墙上所挂着时钟,时针指在2点钟的位置的,分针指在20分钟的,想起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出去的,他已经和别人约好了。

    滕泽微微动了动肩膀,想把睡觉的绯如花轻轻放在沙发上,谁知道他轻轻一动就进行绯如花。

    浅睡的绯如花感觉有人在动着她身边,幽幽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她动作亲密正靠在滕泽肩膀上面,没有了以前的尴尬,大大打了一个哈欠,一边带着哈欠一边坐直的身体。

    “我怎么睡着了?”绯如花睁着朦胧的双眼看着电视上面画面:“学长,几点了?”开口问着座在身边的滕泽。

    滕泽宠溺看着绯如花说道:“已经2点20分钟。”

    “啊!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绯如花听着滕泽怎么一说,彻底是没有了睡意,眼睛睁的非常大。

    “你有事情吗?”滕泽看到绯如花焦急的样子。

    绯如花一脸迷茫看着绯如花,说道:“滕泽学长,你是不是也有事情?”

    “阿耀只给我放了半天假回来休息一会儿。”滕泽听到绯如花的问题后,开口如实回答着绯如花:“下午还有继续回到公司上班。”

    “啊!”绯如花变得自责起来:“学长。对不起你啊!”看到滕泽到现在都没有走,肯定是她刚才靠在滕泽学长肩膀睡着,耽误了学长去上班的时间。

    滕泽知道绯如花说的对不起是意思,继续笑着说道:“没事,迟到几分钟没事的。”

    绯如花的床上拖鞋送滕泽离开了滕泽,站在家门口看着滕泽启动汽车离开后,也想起她已经约了律师见面,现在离律师见面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重新返回大宅里面,回到自己的卧室重新换了一件出门的衣服后的,用手机上面打车软件,打了一辆汽车在大宅门口等着。

    十分钟后,重新换了一件衣服和裤子走出了大宅,正好她所打的汽车刚刚停在家门口,在上车前左右看了看家的周围后,没有见到一丝人影,才安心的座进汽车内,跟汽车内的人说了一个地址后,没有多久汽车缓缓开离家门口。

    汽车行驶在通向市区高速公路上,绯如花在汽车上面也没有闲着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深黄色文件夹,文件夹中夹着的是思婷托我暂时保管赔偿协议,思婷告诉她:思婷出国后,把这份赔偿协议拿给东方耀,她昨天下午跟东方瑞叙说了这件事情,东方瑞叙没有把这份赔偿拿回去,而是让她暂时保管,瞬间让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昨天晚上处理完手上那些事情,在回来的车上一直想着那份赔偿协议可是价值千万啊!她正在愁眉不展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办?家里面放着价值千万赔偿协议,睡觉都睡得不能安宁,昨天晚上她睡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的头顶粉色的蚊帐,迟迟都没有睡着觉,躺在床上就愁着这份赔偿协议到底怎么办,一直到凌晨五点钟才想到最好的方法。

    也不知道假如思婷知道她没有把这份赔偿协议交给的东方耀,会不会气的从国外飞回来骂死她啊!可是她也答应了东方瑞叙,以前没有见到东方瑞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以备不时之需,在昨天下午跟东方瑞叙深谈了一次后,终于彻底知道什么叫以备不时之需,这句话说的人就是东方瑞叙。

    东方瑞叙之所以拒绝她把这份赔偿协议还给东方耀,完全是因为害怕现在东方耀跟十年前他一模一样的,再次被冯氏给骗了,十年前东方集团和冯氏合作导致东方耀差点要宣布破产,十年前是因为思婷的原因的,东方瑞叙的就害怕十年前的事情会重演,真的重演的话,可以让思婷用这份赔偿协议和百分之五股权重新进入集团,也可以跟冯郁对抗一次。

    听到这些话,她真的在心中暗自为东方瑞叙竖起了手指头,最坏的可能都想到的,东方瑞叙知道思婷绝对不可能在东方集团最危险的时候不会不管的,东方瑞叙连这种事情都算计在内了,她真的是佩服东方瑞叙,真的不愧是一个成功商人。

    她知道了东方瑞叙计划后,昨天晚上真的是愁眉不展的,想着想把这份赔偿协议到底放在什么地方?这种救命丹药东西一样是不可能放在有许多人去的地方的,真的丢了或者被其他心怀不轨的人拿走,她的罪过真的会很大的。

    她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睡觉,想着这份协议绝对不能放在家里,真的弄不在了,她罪过就真的大了,整整想了一晚上,最终让她想到市里面专门有一家银行,他们有一个很大金库,听说哪家银行金库金额可以存放任何东西,她也是听爸爸和妈妈以前说过,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座在车里的绯如花觉得有点闷,按下车窗按键,让车窗降下来,外面的微风吹进来的。

    汽车在通往的市区路上行驶二十分钟后,终于进入了市区,在市区街道上又行驶了几分钟后,汽车终于停她问妈妈要到位置上。

    绯如花打开车门后,抬眼一看就看到招牌上面写着xx银行,又看了看银行外面布置,跟妈妈在电话里面说的分毫不差,银行只有一个出入的门,门是旋转门,门外面站着两位穿着保安制服的保安,一副很威严的样子,口门还放着脸盆盆栽橘子树,这些全部跟妈妈对她说的是一模一样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