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心情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心情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才还有很多问题的绯如花闻到放在自己碗中的菜心,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早把心里面什么问题和事情全部抛之到九霄云外了,剩下的只有眼前琳琅满目各种菜肴。

    绯如花吃完碗里菜心后,整整夹了两大筷子的菜放在碗里吃着,吃着美味的食物别提心情有多么好,抬眼看着被父亲喝酒滕泽,她能感觉滕泽心中疙瘩已经被东方瑞叙解开了,看来昨天晚上滕泽和东方瑞叙谈的不错,在心中放了一夜的不安终于可以得到释放,食欲也打开了,疯狂吃着满桌子上面的食物。

    在喝酒的绯承悄悄在打量着吃饭的女儿,在心里面的庆幸着,幸亏刚才没有把一时高兴把奶奶生病住院的消息说漏嘴,真的不知道妈和老婆是怎么想这件事情的,当时他和老婆王秀芬把已经昏迷不醒妈妈送进医院后,刚想掏出手机给女儿打一个电话,谁知道老婆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把他手中手机抢了过来。

    他知道手中被妻子抢走后,已经是心烦意乱的对妻子发了从结婚到现在整整三十的第一次脾气,他生气望着从他手中拿走手机的妻子。

    等把奶奶推进急救室后,他和妻子两个人在急救室外面等着,妻子才说起奶奶在救护车还有意识的时候,就对妻子说:她不希望因为她突发的事情,影响到花儿香水比赛的情绪,妻子知道他刚才是在给女儿打电话,她来不及思考就拿了过来。

    他从妻子口里知道事情前因后果,真的对妻子有些愧疚,他和妻子结婚三十多年了,重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吼过妻子,他立马给妻子道了歉,在跟妻子商量下,在女儿大赛结束之前一定不能把奶奶生病的消息告诉女儿。

    这样一想,他就跟妻子在商量着,怎么来隐瞒着女儿,才能让女儿不起疑心,今天中午之所以心情好做了那么桌子菜,是早上接到了妻子从医院打出来的电话说奶奶已经醒了过来,经过医生检查奶奶身体机能都在恢复当中,听到这个好的消息,一时间激动就拉着早上才回来滕泽去了厨房的,亲自下厨做菜,好好庆祝一下,幸亏刚才没有把奶奶生病住院事情讲给女儿听,离香水大赛只剩下了一天的时间。

    “来,我先敬我的女儿能在香水大赛中取到一个很好的成绩。”绯承高兴抬起手边白酒杯说道。

    绯如花见到今天老爸心情是异常的好,也抬起倒入饮料杯子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我谢谢爸爸对我的祝福。”

    绯承笑着一口喝下杯子里装的白酒:“小泽,你也不要光埋头吃菜,对于花儿说了祝福的话。”

    座在绯如花对面的滕泽就算绯承不说话,也要站起来说着的话:“花儿,不要紧张,这次参加香水大赛一定会成功的。”说完,也抬起的手边放着饮料回敬着的绯如花。

    “那我谢谢学长吉言。”绯如花开心喝着杯子里面的饮料。

    沉默不语的绯承心满意足望着站在面前的一男一女:“好了,都座下来好好吃一顿放饭吧!”吃了一口菜的绯承想到妻子今天早上在手机里面所说的话:“花儿,你后天的香水大赛你妈妈和奶奶还有你的韩爷爷都会来,一定要好好表现一次,知道吗?”

    “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绯如花的更加笑得开心起来。

    “真的,所以你一定要在这次香水大赛上好好表现。”绯承假装板着脸说道。

    “知道了,爸爸。”绯如花笑着对绯承做着保证:“爸,你以后刻意不要假装板着脸,你假装板着脸的时候,真的太难看了。”说完,眨着小嘴巴一副嫌弃模样。

    假装板着脸的绯承被女儿逗得哈哈大笑起来,不在板着脸说道:“花儿,这次香水大赛尽力就可以了。”不给大赛前女儿太多的压力。

    “我知道了。”绯如花看着现在如同老顽童一样父亲,对着滕泽一笑:“爸,你多吃点。”说完,给绯承夹了几筷子爱吃菜。

    一顿中午饭在欢欢乐乐气氛中结束后。

    几天几夜没有好好睡一觉绯承在听到妻子的电话后,担心的事情终于没有了,也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吃完饭的绯承就止不住连打了几个哈欠。

    知道事情内情的滕泽知道绯承不停打着哈欠:“绯伯伯,你还是上去休息吧!桌子上面的碗筷和身下的饭菜我和花儿来收拾吧!”知道绯承这段时间在医院照顾绯奶奶一定很累,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是啊!爸。”在收拾碗筷的绯如花也附和的说道:“爸,你实在困得不了就上去休息休息吧!”

    “恩,爸爸,这就上去休息。”绯承对着女儿和滕泽嘱咐了几句后,就回到了二楼的主卧室。

    整个餐厅里面只剩下绯如花和滕泽两个人在收拾着残局,两个人都低着头认真收拾着餐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其他盘子里面剩下的菜统统赶到一个盘子里面,没有动过的菜放进冰箱里面。

    滕泽收拾着的把碗筷和空盘子全部摞起来送进厨房里面,把脏兮兮盘子和碗筷放在洗澡碗糟里,打开洗碗槽水,带上皮手套清洗着洗碗槽里面的碗筷和盘子。

    绯如花把剩下的菜依次放进冰箱里后,用擦桌子的毛巾擦着餐桌的,重新把放餐桌中间鲜花的还了一遍后的,收拾完餐厅后,也来到厨房帮助着滕泽把洗好的盘子和碗筷,用擦碗布擦着碗里面的水珠,依次放进碗柜里。

    在洗碗的滕泽则眼看着在旁边擦碗的绯如花:“是不是有事情想问我?”说完,继续低头洗着手中碗和盘子。

    “没有啊!”绯如花没有想到会被滕泽一眼看穿,觉得很不好意思,打死也不能承认。

    滕泽笑了一下后,抬起头望着窗外的花园:“你是不是想问我和东方瑞叙的关系怎么样?”

    “是的。”绯如花放下手中擦玩布:“你和东方伯伯之间的误会都解开了吗?”

    “算解开了吧!”滕泽说出了他心中的实话:“其实我以前并不是恨东方瑞叙,我就是在心里面不理解为什么东方瑞叙对我可以那么绝情,我昨天终于从东方瑞叙知道了愿意,所以心里面对东方瑞叙已经没有恨,不过想让我一下子没有芥蒂喊一声爸爸的话,真的不可能。”戴着手套的手继续在洗碗池里面清洗着。

    ------题外话------

    推荐好友郭婉婷的文文:《军婚难逃:霸宠小娇妻》

    他是最年轻的少校,冷面冷心,铁面无私,唯独对她束手无策。自从那晚他醉酒亲了她一口之后,沈晓曼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扑倒他,扑倒他,扑倒他!不顾一切的扑倒他!

    小剧场放送:

    (一)

    某一日,沈晓曼骑自行车摔伤了脚,脚踝肿得老高。

    陆之遥:“没事吧?”

    沈晓曼可怜兮兮的捂着肚子:“好疼啊。”

    陆之遥脸上阴晴不定,“你捂的地方是胃!”

    “呵呵,是吗?我就是胃痛!”沈晓曼讪讪的笑。

    陆之遥不置可否,将她整个人抱起来,驱车前往自己的小公寓。

    转过身来却看到沈晓曼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她恬着脸坏坏的说道:“原来陆大少爷将我带来这里,是想要金屋藏娇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