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滕泽回来了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三章 滕泽回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东方瑞叙真的是够为难她的,她的手上还有一份思婷给她赔偿协议,她都不知道怎么办?思婷告诉她说,在她出国后把赔偿协议还给东方家,这件事情还没有完成,现在东方耀瑞叙又让他保管百分之五股份,天啊!百分之五股份可是很多钱,把那么多钱放在她手里,她真的是压力上大。

    “你很为难吗?”东方瑞叙望着她很为难。

    “东方伯伯,我实话告诉你吧!”绯如花眼看是不能在隐瞒什么,干脆也说了实话:“东方耀给思婷赔偿协议现在就在我手中,思婷让我在她出国后把这份协议重新送给东方耀,我现在苦恼着不知道怎么办呢?”反正本来这份赔偿协议就是东方家,说出来也没有事情的。

    “思婷,真的一份钱都不像要吗?”东方瑞叙也不在沉默什么,开口问着她。

    她也没有隐瞒对着东方瑞叙说道:“东方伯父,曾经思婷对我讲过,说这十年间你们已经把欠她的全部都还了,这十年你和刘家的合作已经偿还了,让刘氏建筑公司从一家公司一跃而上a氏建筑业的龙头,十年前帮助你们的事情已经算清,所以思婷不想再要这份赔偿协议。”接着继续说着思婷的真实想法:“思婷也告诉了我,十年前她之所以会那么帮助东方集团,完全是因为她对阿耀感情,所以她根本不想让她和阿耀的感情变成一种交易。”

    东方瑞叙听完她的话后,久久没有开口说话,整个书房里面陷入安静中,她不知道东方瑞叙当时心里面到底在想着,反正最后还是说把赔偿协议放在她这里。

    最后她也跟东方瑞叙商量了一下,在征求了东方瑞叙意思后,决定让东方瑞叙亲自去解开滕泽心结,毕竟他们两个是父子。

    想到这里,真的有点担心不知道滕泽和东方瑞叙两个昨天晚上谈的怎么样?不知道滕泽现在怎么样?

    绯如花打开手机上面通讯录,望着手机上面的滕泽两个字电话通讯录在犹豫着,不知道现在打电话过去会不会打扰到她。

    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的一阵温柔的敲门声音传进房间里面。

    绯如花放下手中手机,扬起头看向紧闭门,用懒懒的声音说道:“谁?”

    站在门外的滕泽听到从卧室里面传出来声音,知道花儿已经醒了过来:“花儿,醒了吗?醒了就赶紧下来吃饭,伯父可是亲自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

    还想睡觉的绯如花听到门外响起来熟悉声音,彻底清醒了过来:“你告诉爸爸,我马上就下去。”

    滕泽听到绯如花回答后,笑着转身下楼,回去厨房继续帮绯承干活。

    绯如花听到门外重新恢复了安静后,也不在赖在床上,身体慢慢移到床边,座在床边穿上拖鞋后,先拉开窗前的窗帘,让全部阳光照射进卧室里面,让漆黑一片的卧室重见了光明,望着窗外充满阳光的天气,烦躁的心情也变得开心很多。

    绯如花走进洗漱室简单洗漱了一下后,肚子真的饿了起来,出来看到衣柜前随便找了一件平常衣服换下身上穿的睡衣。

    十分钟,绯如花踩着拖鞋一步一步走下楼后,站在楼梯口就能闻到从厨房传来饭菜香味,闻着从厨房飘荡出来的香味,在香味中她闻到只有老爸才能做得出来红烧鸡翅中的香味,嘴巴里面不争气的口水顺着口角流了出来。

    在厨房给绯承打下手的滕泽端着刚好的菜走了出来,正好就看到站在楼梯口绯如花,看着绯如花被食物香味给吸引住了,嘴角还留着口水。

    滕泽并没有开口打扰沉浸在食物幻想中的绯如花,脚上步伐放轻了下来,一步一步朝绯如花走去,在不惊扰到绯如花前提下,用纸巾轻轻擦拭着嘴角边流出来口水。

    绯如花被嘴角边的丝丝瘙痒给惊醒了过来,反应过来一看,看到滕泽正在为她擦拭着嘴角边流出来的口水。

    绯如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滕泽学长,还是我的来擦吧!”从小到大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跟她如此亲密过,真的有点不适应。

    滕泽听到绯如花所说的话后,替绯如花擦拭嘴角的动作微微停了下来,笑着把手中纸巾放在绯如花手中:“擦完赶紧过来吧!今天绯伯伯可是做了你最爱吃的菜。”说完,继续返回厨房帮着绯承。

    绯如花见到滕泽重新走进厨房后,赶紧用滕泽塞进自己手里纸巾仔仔细细擦了一遍,把用过纸巾丢在客厅垃圾桶离,才转身邹静餐厅。

    走进餐厅一看,看到餐桌上一桌子菜,有大部分菜全部都是她最爱吃的菜,望着桌子上面色香味俱全的红烧多宝鱼,白灼清虾,香菇菜心等等都是她最爱吃的菜,今天到底是什么都节日,能让老爸做那么多好吃的菜。

    刚才在卧室里面听到滕泽说绯承同志今天亲自下厨房做中午饭,她还有不相信,在她记忆中老爸很少做菜,不过老爸做菜技术是全家人最好吃的,就是老爸不经常下厨做菜,让老爸下厨做饭真的是应了那句‘千年等一回’。

    绯承端着最后一道菜走了出来,看到女儿正仰着头看着窗外:“干什么?窗外有什么东西比眼前食物还吸引着你?”绯承把手中红烧鸡翅中放在桌子上面。

    “我在望今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了。”绯如花继续伸着脖子看向外面。

    “什么意思啊?”早已经乐得不知道北的绯承,完全已经不知道女儿说的什么意思。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啊?”绯如花回过头看向爸爸,发现爸爸今天是异常开心,怪不得做了这一桌子好吃菜。

    “嗯。”绯承望着一桌子的菜:“花啊!还站在干什么,赶紧坐下来吃啊!”说完,绯承夹了一筷子女儿最爱吃的菜心放着碗中:“小泽,我们爷俩也一杯。”抬起放在手中酒杯说道。

    滕泽见到绯承兴致很高,看着放在手边的白酒,也抬起小酒杯舍命陪君子,把满满一杯的白酒全部倒入口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