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知道滕泽怎么样?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知道滕泽怎么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爸,奶奶和妈妈是不是也回来了?”绯如花吃着手中的提子问着绯承。

    “哦!你妈妈和奶奶觉得乡下挺好的,想在乡下好好玩几天,过段时间才会回来。”绯承说着他和妻子一早商量好的话:“花儿,你看现在都凌晨2点钟了,你不是说一个很好睡觉也是在保养自己的美丽吗?”绯承为了以防自己圆不过去这个谎言,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转移着女儿注意力。

    “是吗?”绯如花以为爸爸是在骗她,拿出挎包手机一看:“时间都怎么晚,爸,我不跟你说,我要上去睡觉了。”拿起果篮中一个苹果上楼了。

    绯承看着女儿上楼背影,过了几秒钟听到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也不在伪装什么,笔挺的身体一下子就缩了起来,幸亏他急中生智想出这件事情,如果真的被女儿在逼问几下,他肯定要把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

    ……

    夜已深沉,白天和晚上喧嚣的城市都安静了下来,白天车流不息的马路上只剩下几辆赶夜路汽车,路边店铺也全部歇业了。

    郊外一片空地上降落着几架当代最先进直升飞机,直飞飞机螺旋桨缓慢着旋转着,螺旋桨发出来巨大声音隐藏空地上面其他的声音。

    直升飞机外面站着一行穿着作战服,头带着钢盔的人的,每个人的脸上都用油性油彩画了一条一条线条,让人完全看不清楚每个人的容颜,每个人都在准备行动前东西。

    每个人手脚迅速把放在草地上面东西放在自己身上,用最快速度准备好一切。

    十分钟,所有人按着先后顺序登上停在一边草地上直升飞机,最后一个人看到全部人都上了去,转身跟直升飞机的维修人员敬了一个礼后,也拉着飞机上两边把手登上了直升飞机,看了一眼外面后,手上使劲把飞机门给关上。

    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快速旋转着,螺旋桨快速旋转速度吹起地上小草左右摇摆着,直升飞机慢慢升空后,朝夜空中深处飞了去。

    现场的一幕幕通过无线卫星传输到位于另一个出军事演习大厅,偌大的军事演习大厅座着许多人。

    政委看到第一架飞机已经起飞,提着的心可以呼吸了一下:“老王,我看韩云飞状态还是不错的。”

    “嗯,希望他这次有出色的表现。”王盛天注意着屏幕上面画面。

    ……

    白天再次替代夜晚,一缕缕微红的阳光冲破重重黑幕照向着人间,周围黑色天空被刚刚升出太阳给染红。

    城市再次恢复喧嚣中,城市的公交车再次启动着,开始了一天工作,要上学学生门一早背着书包出门,道路周围的商铺也重新开张迎客着。

    昨天很晚才睡觉绯如花被窗外照射进来暖暖阳光给晒醒了过来,努力睁开还想睡觉的眼睛的,看到窗外又是晴朗的一天,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的。

    绯如花伸手拿过放在台灯柜子上面的手机,打开手机时间一看已经是中午12点,怪不得窗外阳光会那么温暖,拿着手机座了起来,靠在床头上面,手指轻轻划开手机屏幕,划开手机屏幕,手机上面全部都是一些推送新闻,新闻上所写的事情几乎都是这次东方集团香水出事的消息。

    手机上面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她真的有点担心滕泽跟东方瑞叙谈话怎么样?真的希望可以借这次机会解开滕泽心结,其实她开先从东方老爷子嘴巴知道了滕泽身世后,觉得东方家对滕泽很不公平,也觉得东方瑞叙根本不是一个称父亲。

    甚至在昨天东方瑞叙叫她和思婷一起去东方大宅找到,她很不想跟思婷去大宅,刚想冲着思婷摇头,让思婷告诉东方瑞叙她不想去,可是看着已经不知所措的思婷,又加上思婷在旁边苦苦哀求着她,她一心软也不忍心拒绝思婷,也只能答应思婷陪她一起去东方大宅。

    她和思婷一起打车来到了大宅,走进大宅后发现十分安静,根本没有听到东方太太刻薄的声音,她和思婷问了管家才知道,东方太太陪着老太爷去了乡下寺庙,要在乡下寺庙住上几天。

    听到管家的话,她提着的心松了一口气,可以不用听到东方太太阴阳怪气的语气,别提有多么舒服,在管家的带领下,她和思婷在书房里面见到了东方瑞叙。

    在书房里面看到苍老许多东方瑞叙,她真的是有一种太快人心感觉,太快人心感觉中还包含着一丝同情,她以前见过东方瑞叙都是外面人见到意气风发,重来没有见过一个才五十岁的男人,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七八十岁老人,看着真的是心里不是滋味。

    她和思婷站在办公桌前听着东方瑞叙想到的方法,她和思婷两个人学的是会计,在股权分配的事情也学到一点,其实东方瑞叙根本不需要把自己手上掌握的股权转给东方耀和思婷还有滕泽,东方耀现在手上股份已经是百分之三十五,而东方集团最大股东分别是东方锦伟和东方瑞叙,虽然东方瑞叙已经退休完全不管公司的事情,但是东方瑞叙股份还是能在一定决策上面取到一定的作用,可便便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面说该让孩子们继承着。

    她当时站在办公桌前听着滕泽对徐律师宣布着他剩下股份归属权,她站在旁边听着东方瑞叙对徐律师i所说的话,按照徐律师文件上面起草股份来说,还剩下百分之十五根本没有说,她在心中以为剩下的百分之十五东方瑞叙要留下来。

    下午徐克明记录完东方瑞叙口述股份分配的事情后,在东方瑞叙打发下,她和思婷还有徐克明三个人离开了书房,在快离开书房的一刹那间,东方瑞叙开口让她单独留下来。

    虽然她当时不知道东方瑞叙把她单独留下来想说什么的话,但是东方瑞叙单独把她留下来肯定是要话要跟他说,他跟思婷说了几句话,让思婷不要太担心,让思婷在外面等着她。

    思婷和徐泽明都离开了书房,整个书房里面只剩下她和东方瑞叙两个人在,她感觉到东方瑞叙正在端详着他,她被东方瑞叙端详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毕竟东方瑞叙是在商场混迹快三十多年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