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发泄不满(下)1更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发泄不满(下)1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一年以后,一年后因为滕泽要上小学了,所以爷爷和爸爸让二叔把滕泽从乡下祖宅接上来,安排到离学校不是很远的高档小区住下,他以前偷偷问过爷爷为什么不能把滕泽接到大宅里面居住?爷爷只回答了他一句话,说等他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上了小学弟弟跟他在一个学校,他和滕泽在学校里面经常玩在一起,回到家里面就对滕泽事情一副完全不知道,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他和滕泽也一天一天的长大,长大的他终于在爷爷口中知道二十八年前事情,知道事情他也明白为什么父亲对他们这些小辈永远都是慈爱温暖的一面,唯独对滕泽充满严厉,真的等他长大后,才真的明白过来父亲同样是爱着滕泽,甚至这种爱比他都要深,也在那一刻他真的明白过来为什么小时候滕泽玩具有很多跟他玩具一样,最后也从二叔口中得到了证实,其实那些玩具全部都是父亲买的,父亲不想让滕泽知道,于是让二叔说那些玩具全部都是二叔买的。

    东方耀望着眼前处在愤怒中的滕泽,在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真相告诉滕泽:“滕泽无论父亲怎么做,始终都是为你好,毕竟你永远不管是身上还是身份永远都烙印着东方家和东方家血液。”

    滕泽听着东方耀教训的话,脸上浮现了不屑冷笑:“哥,我想问你一下,你见过一个父亲看到儿子被被人欺负后,什么话都没有闻,直接教训着儿子,你见过一个父亲在儿子生病的时候,居然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还能跟妻子去国外旅游。”

    在他从小到大印象中,每次他生病只有二叔和家里面保姆在他身边,最让他忘不了是有一次发高烧发到快四十度,肺部严重感受,那个时候他在医院里面,他身边只有二叔和二婶在身边照顾着,甚至重来没有来看他一眼东方老爷子,也破天荒出现在医院,让二叔和医生一定要用上最好的药,绝对不能让他出事情,在住院期间哪位是他亲生父亲的男人重来没有出现过一次,后来他病好出院在二婶口中无意间知道原来是那个男人陪着他亲爱妻子去国外旅游。

    在一刻他整个人和心脏就像是遭受到在严寒下严酷冷寒中,这些年每次他见到那个男人,就会想到自己的出生是不是一个错误的,现在这个老男人突然转了性子一样,居然舍得把百分之十五股份给他,听到这个消息的他首先第一个反应就是东方瑞叙脑子有病。

    在沙发上座着的刘思婷听着滕泽学长控诉,也觉得滕泽学长挺可怜的,心里面也为滕泽学长不值得,也在心里面暗自对东方瑞叙充满鄙夷,在怎么说滕泽学长是他的亲儿子,对待亲儿子都可以怎么残忍,更不要说其他人,也让明白为什么前天晚上去东方家吃饭,饭桌上面为什么东方伯母处处压制着对滕泽学长冷言冷语,当时她和花儿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了今天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系里面真的不是滋味。

    东方耀被滕泽话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因为滕泽所说的事情是真实存在,所以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这些事情的,更让没有想到的是小泽对父亲误会会这么深。

    突然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敲了起来。

    从玻璃门门外传来林秘书好听的声音:“总裁,绯小姐在门口,需要让绯小姐进来吗?”说完,望着紧紧关上的玻璃门,迟迟没有得到办公室回答。

    不知道她这道敲门声音是不是敲得不是时候,为什么迟迟没有听到总裁说话的声音,刚刚散会后,总监和总裁还有刘小姐都进入了办公室,不知道在办公室商量着什么事情,只知道一走进办公室内,总裁就顺手关上了门,没过一会儿,就从办公室里面传来总监声音,身为秘书的她吓得胆战心惊,只能低头处理着手上的事情。

    她专心致志忙碌着手上的工作,抬眼一看就看到刚刚离开绯小姐,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看到这次过来的绯小姐,让她想到方特助提醒她的话,立马站起来走上前去迎接着绯小姐。

    从绯小姐嘴巴里面才知道,原来绯小姐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公司,知道会议已经结束后,所以上来找一下总裁和总监还有刘小姐,在方特助哪里知道绯小姐和未来的总裁夫人关系非常好,也不敢怠慢带着绯小姐来到总裁办公室前。

    办公室里面东方耀开先听到是秘书声音,有点不高兴,难道林秘书不知道他在进办公室前就说了,任何事情和任何人都不允许打扰他们,听到林秘书后半句话后,冷冷的脸上重新出现了一丝笑容,他救星终于来了。

    刘思婷听见花儿还没有走,也挺高兴的,起码有一个人可以安慰一下滕泽学长。

    东方耀连忙开口说道:“进来吧!”

    玻璃门外面站着林秘书听到总裁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起来:“好的,我这就让绯小姐进去。”说完,单手用力推开办公室门:“绯小姐,你进去吧!”

    “谢谢。”绯如花对着林秘书道谢着。

    道谢完的绯如花走进总裁办公室,也顺手把敞开的办公室门从外面关上,望了一眼无奈的东方耀,又望了一眼座在椅子上面明显有心事的滕泽,一眼就知道肯定在她进来之前已经发生过一阵猛烈的争吵,怪不得东方瑞叙一定要把她单独留在书房说那些话。

    “花儿。”刘思婷站起来走向站在室内的绯如花:“你怎么还没有走啊!我以为你送完晚餐就回家了?”

    “没有。”绯如花淡笑的说道:“滕泽,你果真跟东方叔叔说的一样,一定不会接受百分之十五。”

    “花儿,你在说什么?”滕泽对绯如花的话略微有些吃惊。

    “是的,你没有听错。”绯如花一句话打消了滕泽心底最后一丝吃惊:“滕泽,其实东方伯伯对你的爱一点都不压于阿耀,东方叔叔对你们两个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而已,对于你的爱是严厉,对阿耀的是严厉和慈爱,严厉也是一种爱。”

    滕泽听到绯如花也站在男人那边,失望的说道:“难道这个男人爱就是让我从一天没有享受过一次父爱吗!就是每当我问起亲生母亲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开口骂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