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他和他关系转变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他和他关系转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二叔看着滕泽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站在房间的他,用感冒而沙哑的声音问着二叔,问二叔他是什么人?

    二叔就像父亲一样慈爱对滕泽介绍道,说他是他哥哥后,滕泽没有多说什么话,又重新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和嘴巴,第一次他和滕泽见面充满滕泽对他敌意,最终二叔看到了滕泽对这件排斥后,当天晚上回到大宅也已经很晚了,二叔只能让大祖宅管家爷爷带他去剩下的客房休息

    当天晚上他在大宅里面休息了一晚,因为正好是数据,所以可以好好睡一个懒觉,等他起来后,来到院子里看到滕泽在院子里面锻炼,他当时就觉得疼着有点早熟,一点都不像一个六岁半的小孩子,简直是一个小大人一样。

    他和滕泽变得十分尴尬,刚刚认识的时候,甚至在同一个地方站着可以不说半句话,或许他们兄弟两个关系变好想起来还有一丝丝狗血,简直就要电视里面演的那种。

    那天中午在吃饭的时候,二叔宣布了一件让他很抓狂的事情,不知道二叔是怎么跟爷爷说的,爷爷居然说他喜欢祖宅,就在乡下住宅多玩一会儿,知道了这个消息彻底是抓狂到了极点,脸上也露出不情愿的表情,谁知道被滕泽看到,滕泽直接对他说,不喜欢留在不必勉强,说完后继续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吃着碗里面的菜。

    他被滕泽弄得不知道该怎么样,也耍起小脾气,在饭桌上他跟滕泽较着劲,完全没有看到碗里二叔给他夹的什么菜,什么都没有看,胡乱把菜和饭吃进嘴巴里面,结果辣的留下了眼泪,滕泽很轻松自己跳下实木凳子,双脚站在实地装地板上,离开了饭桌。

    餐桌上面只剩下他和二叔两个人在,他味蕾里面除了很多辣味,他从来就对辣椒这些东西过敏,一想到等会身上就会出来那种红色小颗粒,就别提多难受,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一瓶过敏的特效药放在饭桌上面,真的有点吃惊,二叔正在打电话给新二婶,叫二婶立马从家里面带来能治疗他身上过敏特效药,就看到一瓶特效药就放在饭桌上面,抬头一看居然是滕泽。

    滕泽不含任何的温度看着他,看了他一眼后就离开了餐厅,最后打完电话的二叔转身一看,看到桌子上面出现的特效过敏药,二叔开口问他这瓶特效药是从哪里来的,他也如实的回答了二叔问题,二叔听完也笑了出来,一边笑还一边说他差点忘记了小泽也是对辣味有过敏的。

    他看到放在饭桌上面特效药后,他第一次才发现滕泽其实挺可爱,吃完特效药后的他果然身上的红色颗粒也慢慢消退不少,直到晚上新二婶送药过来后,他身上红色颗粒终于彻底消退,吃完饭后后,他鼓起的勇气走进了滕泽房间,一进房间才发现滕泽没有在,想在房间等着他回来,在他的房间转悠了起来,看见床上和床下都放着好多玩具。

    他当时很小,对玩具也非常热爱,把放在床下箱子全部都拉了出来,想从箱子找出一件他重来没有玩过玩具,谁知道箱子里面的玩具全部都是他在家里面玩过,甚至二叔那天手上提过来的东西,都被滕泽丢在一边没有动,他真的很好奇二叔到底送给滕泽什么东西,在没有争取滕泽同意打开了袋子,谁知道从袋子里面拿出跟他同样的玩具,他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在房间的滕泽突然回来,看到他动他玩具,走进来什么话都没有说,淡淡的看了一眼在玩玩具他后,什么话都没有说,自己一个人爬上说桌前凳子上座下看着书,他好奇才六岁半他能看什么书,结果一看居然是小学课程。

    从那天开始后,滕泽和他态度好转了起来,但是始终不跟他多说一句话,他只能微微失落离开了滕泽房间,谁知道一走出滕泽的房间,就被二叔喊道二叔的房间,走进二叔房间一看,房间里面不仅是二叔一个人,还有他只见过一面的新二婶,二婶不仅给他带来了转治疗过敏特效药还有他小书包,小书包里面全部都是他整个暑期的作业,二婶还带来爷爷和爸爸的话,说什么不要贪玩,一定要把暑假的作业全部做完。

    也是从那天开始了他苦命暑假生活开始了,每天都在暑假作业度过,也在这种模式相处下,滕泽偶尔多跟他的说了几句话,这句话就是赶紧去做作业,在二叔和滕泽监视下他把暑假作业只有十天的时间全部做完,剩下的时间滕泽带着他把乡下玩玩一个遍。

    又是一天,二叔不想让他们这两个小灯泡打扰他和二婶相处,于是很无情把他和滕泽赶出了家门,他和滕泽来到村里面小荷塘里面玩耍,他们两个和村里面的小孩玩的非常开心,谁知道这个时候滕泽突然跟村子里面小孩起了冲突,跟滕泽起冲突小男孩比滕泽还要强大,看到滕泽被那个大男孩打到在水里,看到滕泽可怜又坚强模样,让他想也没有想挡在滕泽面前,事情结果就是他和滕泽两个脸上都带着的伤回到了祖宅,二叔见到他们两个人脸上都有伤,更是气的骂人,而二婶则在一边替他们处理着伤口。

    他被二叔骂的很惨,说哥哥不保护弟弟,就在他忍不住不了的时候,从不为他说话的滕泽终于替他说话,也是第一次滕泽用哥哥称呼他,也是那天发生了改变。

    时隔多年以后,他在明白他和小泽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是二叔还有爷爷,他想应该还有爸爸都有参与的,为的就是让他们兄弟两个人能相处融洽,联合在一起想的,唯一一件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在小河边发生的事情。

    二叔告诉他,当时的他看到他和阿泽鼻青脸肿的回来,鼻子下方还流着血,两个人都是同样情况,真的被弄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下了一跳,所以那天重来不轻易发火的他,第一次发了那么大的火,但是看到他和小泽兄弟关系有了很大改善后,所以火气在慢慢消了下来。

    那次暑假短暂相聚后,他又被二叔送回了大宅,回去大宅后首先迎接的不是爸爸和妈妈,在书房里面爷爷简单问了几句他在乡下发生事情后,就说绝对不能在妈妈面前提起小泽来,爷爷跟他保证说,以后想去乡下看弟弟的话,让司机开车送他去可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