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白七十三章 第一次知道的事情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白七十三章 第一次知道的事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东方耀听着滕泽口口声声发自内心的控诉,他知道滕泽现在所说的话全部都是这二十八年来对父亲的不满意,其实他从小就知道他有一个弟弟,有一次他从爸爸和妈妈房间门口路过,听到爸爸和妈妈房间里面传来的吵架声音,那个时候他年纪小还听不懂爸爸和妈妈到底在吵什么,还是能听到一些吵架的话,他爸爸说毕竟那个孩子是他弟弟,正好有人上楼来,他听着上来人的脚步声音是爷爷,他立马跑回自己房间躲着,不敢出来就害怕被爷爷发现。

    他在自己房间做完作业后,重新走出了卧室后,完全听不到的爸爸和妈妈卧室里面传来吵架的声音,只能灰溜溜返回卧室里面待着。

    离那次爸爸和妈妈吵架后,爸爸和妈妈又重新恢复成一对恩爱父亲,他心里面始终想着就是爸爸在吵架说那句‘那个孩子是阿耀的亲弟弟’,怀着好奇心态度过了一个学期,暑假的时候二叔带着新二婶从国外回到了家里面。

    二叔回来的那天他有留意着二叔行程,晚上大家在一起吃完晚饭后,二叔就被爷爷叫到书房说事情,没有多久二叔从书房出来后,简单的跟在客厅里面跟亲戚说话的二婶交待了几句后,就离开了大宅。

    他就感觉到二叔出去肯定是有事情的,趁着妈妈和爸爸还有亲戚们没有注意的时候偷偷从大宅小门来到车库,看到二叔还停在车库里面。

    当时他还庆幸幸亏在二叔面前达到了车库后,偷偷上了二叔后车座藏着,他当时年纪还很小,刚刚读一年级,正好的因为年纪小的原因,所以身体刚好能够葬在后车位下面细缝当中,还不容易被人察觉到。

    他知道二叔只要把车开回大宅,都会习惯性的不锁车门,没有在争取二叔的同意,打开车门后,座在车上等待着二叔,在车内足足等了十多分钟后,也没有见到二叔过来,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他猜错了,他甚至在哪个时候也打了退堂鼓。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双眼无意的一抬就看到二叔手上领着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朝汽车方向走了过来,另一只手上拿着车钥匙,看这样二叔肯定要出门的,要不然二叔手中也不会拿着车钥匙一甩一甩的。

    他看到二叔离车越来越近,为了避免自己被二叔发现,立马弯下腰来藏在后车位和前汽位之间缝隙中,他甚至幼稚的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二叔知道。

    藏在缝隙中的他看见二叔把手上拎着的各种东西放在副驾驶上面,接着又坐到了主驾驶上面,接着就感觉汽车行驶出了车库,没有多长时间他有感觉到车停了下来。

    接着就听到二叔说话的声音,原来二叔是叫他出来,最终他不得不从夹缝座了起来,被二叔无情揭穿后,他直接光明正大跟二叔的交谈了起来,二叔开先对弟弟的事情始终绝口不提,最后二叔看到他事情真的知道,才松了口。

    他第一次终于从家人嘴巴里面知道了他的确有一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经过他再三要求和请求后二叔的最后拗不过本人,也只能带着他一起去看弟弟。

    汽车行驶在a市的道路上面,在汽车行驶过程中一直很开心和兴奋和二叔聊着弟弟的事情,同样也聊到二叔是怎么发现到他的事情,从二叔嘴里知道原来二叔早就发现他偷偷躲在夹缝中,主要是想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事情,结果汽车都开出大宅,他还是一直藏的,最后不得不停在路边让他出来。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汽车大约行驶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汽车已经驶离a市已经好远,他实在是抵挡不了瞌睡虫侵袭,在汽车上面睡着着,甚至到了地方也是二叔把他喊了起来。

    他被二叔喊醒以后,看到车窗四周都是漆黑的一片,还能听到蛙鸣虫叫的声音,这些声音在都市里面是很难听到的,听到这些声音后,他开先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在乡下,怀着想去证实心情他从车上跳了下来。

    双脚真的踩到实地后,首先看到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的,他一眼就认出这个住着亲弟弟大宅是东方家的祖宅,大宅两边房梁挂着灯笼上面写着东方两个,看到这两个字后真的可以确定下来是东方家祖宅,在那一刻他也知道为什么每次他跟爷爷和爸爸提出来要来祖宅玩几天后,每次都被爷爷和爸爸用各种理由搪塞了过去,每次也是不了了之。

    他站到祖宅门口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爷爷和爸爸不让他来这里,为了是不让他和弟弟见面,他开始在心里面有点埋怨爷爷和爸爸。

    他站在离祖宅大门不是很远地方站着,看见二叔敲响了古宅大门,他和二叔没等多久就见到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站在不远处的他一眼就认出开门的人是古宅老管家。

    来开门的老管家见到来人是二叔后,什么都没有说,彻底把大门的一则全部打开让二叔进去,可当管家看他也在的时候,平淡的表情变成了惊讶,一副活见了鬼一样。

    二叔看到管家表情后,让他先去的厅堂等着二叔,走一段路程后看到二叔在跟管家窃窃私语着,不知道的再说什么事情,长大以后他才从二叔口中知道当晚的事情,原来是跟管家打招呼不要让爷爷和爸爸知道。

    他按照二叔意思到了厅堂等着二叔,他独自在厅堂做了一会儿后,就见到二叔提着东西走了进来。

    在二叔带领下绕过厅堂,走进了内院,终于在一件房间里面见到了滕泽,那个时候的滕泽病恹恹躺在床上,身边还有一个中年夫人模样照顾着弟弟。

    在旁边照顾着弟弟中年夫人看到二叔和他后,站起来简单的跟二叔说了几句,他当时站的有点远,并没有完全听到中年妇人在和二叔说着什么事情,不过还是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内容,说什么烧已经退了,医生说休息一晚上就会好点了。

    二叔听完中年妇人的话后,就从妇人手中接过完小碗,让中年妇人回去好好休息,二叔看着中年妇人离开后,才座在床上接着喂碗里面的菜粥。

    看着二叔一边悉心照顾着滕泽一边跟滕泽聊着天,望着脸色苍白的滕泽,他心里真的很难过,或许这种就叫血缘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