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股权让度书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八章 股权让度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个小时后,顶层会议室里面继续召开着股东大会,大家略微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股东大会上不速之客,看到这位不速之客有些人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有些人脸色难看的要死。

    公司高层则是有些不可思议看着座在总裁身边的女人,这个女人怎么回来公司啊?他们很少看到刘思婷会出现在公司里面,难道这次出现跟香水事件有关系吗?

    “大家好,我是刘思婷。”刘思婷落落大方自我介绍着:“我相信在座的大家有不少都应该认识我。”

    “刘小姐,既然你已经在这里了,我们也不在这里乱想什么。”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眼睛文质彬彬中年男人:“在座全部都是你的长辈,我希望刘小姐你能对我们这些长辈说句实话。”

    “是啊!是啊!”会议室里在座的人都纷纷点着头:“仲总的话就是我们想所说的话。”纷纷朝没有任何商场经验的刘思婷施压。

    “仲叔叔,按照辈分来说你和东方伯伯还有我父亲是同一辈人,出于礼貌我的确要喊你一声叔叔,但是现在是东方集团会议室,你是东方集团一名股东。”刘思婷笑嘻嘻对着仲少云说道:“其实你没有必要跟我说那么多废话,在座的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关于我和阿耀事情吗?没有必要跟绕圈子。”

    仲少云被刘思婷不留情的一说,脸上的表情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真的恨不得脚底下立马有一条缝可以装下去,完全彻彻底底消失在会议室里。

    剩下几个附和的人脸色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大家都是已经年过半百的人,今天被一个能当自己孙女和女儿的小姑娘没有任何留情面数落了一台。真的是让他们这些老脸放在什么地方。

    滕泽望着座在手边的刘思婷气势非常强,继续面无表情看着在座着一些自以为是的股东。

    座在椅子上面的古阳用那双已经浑浊不堪的眼睛深深看着座在对面的刘思婷,一看刘思婷就是有备而来,难道是专门过来给东方耀解围的吗?难道他的情报是错误的吗?难道刘家和东方耀联姻的关系还存在吗?要不然刘思婷也不会过来站在东方家这一边。

    “阿耀,我记得这位刘小姐应该不是东方集团股东吧!”古阳一开口就戳到了重点:“我记得这次的会议列席的人都是东方集团股东和领导高层。”意思就是说刘思婷是个外人,不应该参加这次公司会议。

    刚才被刘思婷不留情回击的人,对古阳的话就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一丝曙光一样,所有的人聚在一起,枪口一致对外,或者说是对着刘思婷。

    “是啊!古总裁,说的没错。”仲少云首先开口说道:“刘小姐的身份应该不是东方集团的股东吧!”

    刘思婷看到东方耀要开口说话,抢先了一步:“仲总,古总,不好意思要让你们失望,我看需要一个人替你们解释一下。”狠狠白了一眼在座的人:“徐律师,你进来跟大家说说我有没有资格座在这个位子上面。”

    刘思颖的话一落,紧闭的会议室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走进来一位穿着西装革履,一身鲜亮衣服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在场的很多人对这个年轻男人都非常的了解,这位年轻男人叫徐泽明,是东方锦伟东方老爷子私人律师,同样他还有是一层身份是东方集团首席代表律师,这个的男人怎么晚出现在东方集团肯定有事情要发生的。

    会议室里面的人看到徐泽明到来,整个会议室都变得鸦雀无声起来的,一些十分嚣张的股东也安分了下来。

    “徐律师,请座。”东方耀轻松的说道:“徐律师,现在把你手上的文件宣布一下吧!”的

    “是。”徐泽明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刚刚从东方大宅赶过来的,东方瑞叙先生要把手上剩余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重新做一下分配。”徐泽明的声音在会议室想起。

    整个会议室里面再次陷入议论声中,很多人都在质疑徐律师的话,有备而来的古阳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是差点没有犯心脏病,他比东方家率先知道这批香水会出问题,他在等待着一个时机,一个能把东方家从总裁位子拉下来的时机,他一边联系着对东方家已经十分不爽的股东,准备在这次股东大会上面一起朝东方耀发难,他唯独没有算到东方瑞叙手上股份,难道真的要让他这次机会功归于亏吗?如果东方瑞叙把剩下股份全部转送给东方耀的话,以后东方家的位子很难撼动。

    “请大家安静一下。”徐泽明的声音再次在会议室响了起来:“我现在就宣布一下东方瑞叙先生股份分配问题。”

    在场的一些股东和员工高层听到徐泽明要宣布股份分配的事情,也再次安静了下来,安静下来会议室里面好像有一股看不到暗流在波动着,任何人大气都不敢出。

    徐泽民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大家,继续按照纸张上面股份分配读着:“从今日起的东方瑞叙先生股份分配依次是东方总裁,刘小姐还有一位是东方泽先生。”说完,停歇了一下看着在座大家的反应。

    还没有等徐泽明把股权让度书给读完,整个会议室再次向炸开了锅一样,个个都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同样也有人表情出很迷茫的模样出来。

    滕泽听到徐泽明说最后一个名字,眉头也皱了起来,家里面两个老头到底在想什么事情,特别是东方瑞叙葫芦里面到底是卖着什么药,为什么要把他的名字写在股权让度书里面,如果让王秀芬知道肯定又是一出的好戏,真的那个老头子到底在想什么?

    东方耀听见徐律师所念着内容,态度表情出来一丝轻松和从容,一副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模一样。

    刘思婷听完律师念完股权让度书变得很迷茫,为什么股权让度书里面内容跟她下午去看东方伯伯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