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讨厌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讨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绯如花想到第一次做饭情景后,微微有些生气的说道:“你吃吗?不想吃的话我端下去了。”说完,就做出把东西抬起来的动作。

    “不要,我吃。”韩云飞一下子抓住了绯如花手腕。

    没有任何准备的绯如花没有想到韩云飞会抓住她的手腕,刚才手腕已经被韩云飞捏红了,只要有人轻轻的在手腕上一捏,就有一种刺疼痛感出现,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绯如花被手腕上疼痛怎么一刺激叫出了声音来。

    韩云飞看见绯如花脸上表情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立马放手后,才看到手腕已经被他捏红,从绯如花手里把东西接了过来,强制性的把绯如花的手拉起过来。

    “等等我”靠在床头的韩云飞一下子站了起来:“慕辰,给你的药放在那里了?”韩云飞来到书桌上面放各种药物医疗箱前翻弄着。

    在医疗箱里面始终找不到慕辰给花儿的药,开口忍不住问着座在床边的绯如花。

    已经疼入骨的绯如花,没好气的说道:“慕辰的药我放在书桌上面角落上。”

    韩云飞依言看向书桌角落上面,终于在笔筒旁边看到用透明玻璃装着乳白色的药膏,顺手拿过医疗箱里面棉签走到床边座了下来。

    韩云飞借助台灯上面灯光作用,伸手挽起绯如花的衣袖,在明亮的灯光下彻底看清楚绯如花手腕上的伤,整个手腕被他捏的红彤彤的,明显有些肿胀不堪起来。

    韩云飞把袋子里面棉签拿出来沾染上透明玻璃里面药膏,动作很轻为自己的杰作上着药:“我们两个在一起好像永远都是你受伤。”

    “你还知道啊。”绯如花没好气的说道:“你还以为你眼里只有安宁和叶静呢?”重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韩云飞专心致志为绯如花手腕的伤上着药,不怒而反笑的说道:“你这个样子我该不该认为你是在吃醋呢?”

    绯如花被韩云飞怎么无意的一说,也觉得现在自己完全不像刚才一样,对韩云飞只有满肚子的怨气,怎么现在变成他们两个能心平气和的谈话。

    绯如花生气不顾韩云飞是不是在为她擦拭着药膏,直接抽出自己的手腕:“既然你刚才说肚子,那就赶紧吃点东西,才把剩下的药吃掉。”面无表情的说道。

    韩云飞没有做任何的思想准备,差点把整瓶药膏全部洒在木质地板上面,又抬头看了看已经是涂抹药膏差不多的手腕,也把沾染了药膏棉签仍在垃圾桶里面。

    韩云飞依照绯如花的意思,经过怎么多事情,一天没有吃饭的他肚子也早就饿得咕咕叫起来,伸手把放在台灯桌上面食物抬了起来重新放在书桌上面。

    站在一边的绯如花完全看不清楚为什么韩云飞又要把装着食物托盘端起来放在书桌上面。

    韩云飞看出了绯如花心里的疑问,笑着解释道:“我重来就不喜欢座在床边吃饭。”

    绯如花人听了韩云飞解释后,也不能说什么话,只能在心里面简单说了两个好吧!

    绯如花顺势座在床上,感觉到床上的舒服后,经历整整一天那么让人心情不好的事情,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都让人很累,累的只要让休睡觉休息,所以一座在软软的床上,身体不停使唤歪倒在床上,接着眼睛也觉得非常涩,怎么都让她睁开不了,也顺势的睡着。

    韩云飞把身上军装外套脱下来放在椅背上面,用勺子摇了一口碗里面的粥浅尝了一口后,确定还能喝,让他意外的是没有他想象中难吃,这个南瓜粥十分香甜,接着有浅尝了一口饺子,饺子是韭菜鸡蛋鲜肉,全部都是食物散发出来香喷喷的味道。

    没有多大一会儿,或者真的是肚子太饿了,没有五分钟就就把碗中的南瓜粥和饺子全部吃进了肚子里面,同样也真的是奇了怪,胃疼好像是减轻了很多,真的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吃进去的药还是刚刚吃进去的食物起到了明显作用。

    没有了胃痛折磨的韩云飞重新又恢复了一名军人的样子,转身一看绯如花已经睡着了,台灯灯光下的已经睡着的绯如花显得很恬静,额前丝丝的长发遮挡了好看的容颜。

    韩云飞脚步放着很轻的走到床边,把蜷缩在床边就睡着的绯如花轻轻摆正后,把绯如花脚上的卡通拖鞋脱下来放在床前地毯上面,拉过绯如花身后的薄被给绯如花盖上,凝视睡着的绯如花一小会后,笑着关上了卧室里面唯一亮的灯。

    韩云飞端着剩下碗筷走出了卧室:“你还没有走吗?”关上卧室的门后,一双幽深而锐利的眼睛看着靠在墙上的滕泽。

    “嗯,有点睡不着。”靠在墙上抽烟的滕泽说道:“你今天晚上要留在绯家过夜吗?”

    韩云飞单手端着托盘,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不了。”

    现在时间是今天的凌晨一点钟,只有2、3个小时天空就要亮了起来,大队长只给了他五个小时时间,只剩下了一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去休息。

    “既然你有事情要去忙,我就不留你了。”滕泽看了一眼韩云飞说道。

    韩云飞想起了一些事情,有些不放心嘱咐了几句话:“滕泽,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绯如花的,花儿手腕伤口你必须每日嘱咐着或者你亲自擦拭着,对了,还有后背的伤口也是。”今天他给绯如花擦拭手腕伤口才发现,手腕上伤口愈合速度很慢,知道肯定是绯如花没有擦拭着慕辰药膏。

    “我会的。”滕泽站直了身体看着韩云飞:“其实你的内心深处也并不是很讨厌花儿的,可是为什么你每次对花儿都要那么残忍?”这段时间他都在观察着韩云飞,虽然每次都是韩云飞在伤害着绯如花,但是也是韩云飞每次在对绯如花好,就比如现在。

    韩云飞听到滕泽的话后,眼底冒出了寒光来:“我和绯家和绯如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当然跟我有关系,我不想再让花儿为你受伤。”滕泽也不示弱跟着韩云飞对视着。

    韩云飞望着眼前的滕泽,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抬东西下了楼,随后停在绯宅门口汽车启动紧接着消失在浓浓夜幕里面。

    滕泽站在二楼的楼道窗口看到韩云飞驱车离开绯宅,看到韩云飞离开,心没有一丝轻松反而多了一丝沉重的感情,难道他们三个人注定要纠缠在一起,他不可能放弃花儿,花儿也不可能放弃韩云飞,而韩云飞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