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醋(上)1更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醋(上)1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绯如花第一次进他的房间,估计是无比兴奋吧!这边东看看西看看,那边东摸摸西摸摸,完全没有注意到的什么东西应该去摸去碰,正好在房间的地上看到他还没有拼出来的最新坦克模型,一时好奇拿起端详着,谁知道还没有做完最后一道工序,一拿起来的就散架,等他回到家里,可以说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看到满满一地乱放的坦克模型碎片,他真的有一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思想。

    最后问了家里面的人,才知道原来下午是绯如花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一下子就知道肯定是绯如花弄得好事情,原本还想找绯如花去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一转身就看到害怕的躲在门口绯如花。

    绯如花主动的从门后慢慢走了出来,还没有等他说话,绯如花就率先跟他承认错误。

    他当时看到那样的绯如花,啪嗒啪嗒掉着眼泪,也只能说着一些话安慰着花儿,小时候他对绯如花完全是不忍心发任何的脾气,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或许是从安宁没有跟他多说一句话,就消失在他的世界开始后,他和绯如花最后一丝感情也不在。

    以前他特别讨厌绯如花围在他的身边,也是从安然离开他身边的那一刻开始的,也是从哪个时候开始他就把安然的离开全部责怪在绯如花和绯承身上,只要每次见到花儿,就会让他想到安宁离开的一刻。

    他今天凌晨一起和大队长还有政委还有其他战区几位队长一起到达了a市,座在车上正准备出发的时候,看见大队长下去接了一个电话后,来到车边敲响他手边的窗子。

    他看到站在车外朝他挥手的大队长,以为是有什么任务,大队长神经兮兮的把他拉倒离人群很远的地方,才从大队长的口里知道爷爷在医院里面,大队长说给他放上一天假,昨天早上必须返回演戏现场。

    他从大队长哪里知道爷爷住院的消息,也火急火燎私自开车朝市中心医院开去,等他来到大队长口里面所说的住院部房间后,的确在房间里面看到了爷爷,不过躺在病床上面不是爷爷,而是的绯奶奶,绯奶奶双目紧闭着,鼻孔上面插着吸氧器,爷爷就座在床边的凳子上面紧紧拉着绯奶奶打点滴的手。

    他走进病房看到绯奶奶正在休息,而爷爷座在床边陪着奶奶,也不忍心打扰两位老人,正准备转身离开病房时候,突然专心致志的在照顾奶奶的爷爷突然喊住了他。

    他在病房里面整整守候了一晚上,在旁边照顾两位老人,漆黑的天空露出一丝鱼肚白亮光出来,天空彻底亮了起来,住院部的楼层也重新响起了人的声音,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天空刚刚露出一丝的鱼肚白,绯承和绯伯母手上就提着在外面买的早点来到了医院,没有过多久爸爸和妈妈也来医院看望了绯奶奶。

    一点没有思想准备的爸爸和妈妈看到他在医院,也是略显着大吃一惊,是妈妈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拿出病房,站在病房门口问着他是不是爷爷把他叫回来的,是不是爷爷一定要让他娶绯如花啊?

    听到老妈无意间提起的绯如花,在想起来为什么来这么久了,都没有见到绯如花的身影,按理来说绯如花知道绯奶奶生病出院了,肯定会一步不离守在绯奶奶身边的,到现在都没有见到绯如花?

    他随便说了一句打发了有很多问题要问的妈妈,跟爷爷请了一个假后,天空只是微微露出鱼肚白光亮,开车来到了绯家别墅,等到天彻底大亮后,座在车里面的他看到一天要来绯家打扫卫生王嫂用钥匙打开绯家别墅的门,接着就走了进去。

    他也正准备下车的时候,没有让他想到的是会看到滕泽从绯家走了的过来,在车上看到滕泽神采奕奕的从绯家走了出来,一想到绯如花在东方酒店所说的话,他放在方向盘上面的手紧紧握在方向盘上,他们两个的发展是不是太快了点,48小时前发了一张接吻的照片秀恩爱,现在滕泽是直接住在绯家?难道一向对绯如花严厉的绯承也同意了?

    座在车上看到滕泽已经开车离开,原本是想冲进去质问绯如花的,正好接到了大队长的电话,说有急事情,让他立马回到部队,暂时放过了绯如花。

    他驱车赶回部队后,经过一整天的演习部署的会议后,到了晚上他再次跟大队长请假后。

    再次开着车后来到绯家别墅门口,他到达已经是晚上8。9点了,按照绯如花的作息时间来说的话,肯定是一个人在家里面的,谁知道他开车到达了绯家门口,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也知道绯如花肯定不在家,家里面也没有人。

    于是就熄火在马路边等着绯如花回来,三天因为演习没有睡觉的他,也靠在椅背上面休息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向浅眠的他听到外面汽车熄火的声音,也从浅眠的程度醒了过来,接着就看到刚才的一幕,绯如花从滕泽的车上下来,两个人的态度也十分的亲密无间,看到滕泽的样子不像是仅仅把绯如花送回来,而是要跟绯如花住在一起。

    只要一想到绯如花不去医院看一下绯奶奶的原因,既然是为了滕泽,特别是看到绯如花和滕泽两个人在一起亲亲我我的,绯如花也不懂什么叫男女有别区,座在车上面的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真的很碍眼,就下车迫不及待的朝绯如花和滕泽两个人走去。

    一把拉过绯如花囚禁在怀里,他开口说话也想提醒一下绯如花不要太过分,谁知道绯如花完全听不出他的声音来,他更是气到脑门上面,捏住绯如花手腕的手上气力不小心用力了一下。

    韩云飞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相拥着一对,又看到滕泽眼中毫不掩饰爱护:“我没有什么指教,我刚才……”

    韩云飞话都没有说完,就被肚子上面的一痛给打断,感受着熟悉的疼痛,知道肯定他多时没有复发的胃病重新发作,强忍着胃里面的不舒服。

    滕泽注意到韩云飞脸色不太好:“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绯如花听到滕泽怎么说,也正眼看着韩云飞:“你是不是胃病又发作了?”带着疑问又肯定的语气说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