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怎么回来了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怎么回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心里面沉闷的刘思婷听到花儿开玩笑话后,也笑了出来:“你们两个发展的那么快,是不是也该谢谢我这个媒人啊!”心情好点的,也开始说起笑话。

    正好汽车路过一条路边的小巷,绯如花正好透过车窗看到小巷里面摆着的夜市摊子,肚子觉得好饿,也想起思婷肚子会更饿,一顿好好的晚饭,就这样被冯郁和冯家父母搅和一顿饭都吃不好。

    “思婷,你肚子饿吗?”绯如花转过身体看着座在后车位上面的思婷。

    “我刚看到外面的小巷里面有夜市摊,正想问你呢。”刘思婷也望着车窗外面夜市摊:“我们两个是真的想到一块去了。”

    “泽,现在车可以重新听到小巷的马路边。”等绯如花转身跟滕泽说道,车已经行驶离小巷有200米了。

    “应该可以。”说完,滕泽把汽车拐了一个弯,重新返回小巷对面的马路上面。

    他知道经过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他们这些心情不好的人估计只有思婷最不好受,原本是想让自己父母去东方家取消婚礼之约,谁知道会遇到那么多的事情。

    汽车稳稳的停在小巷之口的对面马路边,滕泽跟着两个女人身后,任由着在夜市上面寻找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终于选择一家卫生还不错烧烤摊面前停了下来。

    绯如花闻着烧烤摊散发出来食物香味,真的饿了起来,不停地咽着口水。

    心情已经好很多的刘思婷也闻到了食物散发出来的诱人的香味,肚子真的饿了起来,刚才在车上想着想跟花儿一醉方休,现在真的是肚子饿了起来,只想干净填饱饥饿的肚子。

    “学长,今天这顿晚饭是不是你们两个请我啊?”说完,刘思婷带着暧昧的笑容看着眼前的绯如花和滕泽。

    “你们想吃什么都行,我付钱。”跟着两个女人身后的滕泽一点也不心疼自己钱包的说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刘思婷笑着搂住绯如花胳膊说道。

    就这样,已经饿得直咽口水的两个女人,疯狂的在烧烤摊前点着一些小海鲜,最后要了三碗皮蛋瘦肉粥,点好一切是三个人走进店里面等候烤好的海鲜。

    “思婷,你准备把这份合同怎么办?”正在充满期待食物上桌的绯如花转眼看见刘思婷手上拿着那份被老爷子退回来的合同发呆。

    “花儿,我在出国前会把这份合同以邮寄方式寄给东方耀。”刘思婷最后望了一眼手上的合同:“当时父亲收了东方家这份合同就是为了让东方家放心而已,现在我真的确定要跟东方耀一刀两断就应该断的彻底点。”

    “你真的想好了吗?”绯如花望着眼前坚决的刘思婷:“如果你真的把这份合同寄给东方耀后,你以后后悔就真的来不及,你真的是给冯郁一个很好的机会。”

    “思婷,你真的想好把阿耀和你们这段情拱手相让。”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滕泽也开口说道:“你首先要知道冯郁对阿耀不仅仅是一个旧"qing ren",还是以前付出最多的旧"qing ren",假如你真的要拱手相让的话,你真的败了。”说完,望着刘思婷手中快要捏碎的合同:“既然你自己都忘不了,就不要亲手放弃,这张合同是你最后砝码,我像冯郁现在恨不得你这样做。”

    说话的时候,刚才所点烧烤终于烤好端了上来,闻着食物腾腾往外貌的香味,闹了一晚上的三个人都咕咕叫了起来。

    滕泽看见食物已经端了上来:“思婷,所以希望你能三思而行。”

    肚子已经很饿的刘思婷在听完滕泽的话后,也拿起筷子吃着眼前的食物,心里面想着的是到底应该怎么办?

    吃完夜宵的绯如花和刘思婷还有滕泽重新开车回到了家里,先把一脸心事的刘思婷送回家里,谁知道刘伯母和刘伯父一直在铁门前等着思婷,见到思婷终于回来,才放下心来。

    绯如花在离开刘家的时候,不放心再次嘱咐了一句思婷,关于和东方耀的事情一定要三思而行,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在乎的话,也来得及。

    才放心和滕泽一起开车回到家里面,她刚和滕泽正准备推开铁门回家,突然她感觉到头上一阵眩晕,眼前整个房间和景物都转了一个圈,反正她只是觉得好像有人在拉扯着她。

    滕泽只感觉到身边的花儿好像被什么人拉扯着,因为现在天完全黑了下来,绯宅也是一片漆黑,这个小区的别墅区都是一家门前有一盏灯,而且别墅的距离又非常的远根本看不到亮光,负责打扫绯宅卫生的王嫂也下班,所以导致他和花儿完全看不清是什么人。

    转的有点眩晕绯如花觉得身体重新安稳实实在在站在地面上面,可是拉着她的人有点用力过猛,她的头和背脊上面的伤再次眩晕和隐隐作痛,头上的眩晕和背脊上面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在心里面骂人。

    妈的,大晚上谁家的精神病没有看好,怎么晚还出来犯着精神病,还在祸害他人。

    “谁啊!哪家的精神病人没有看住,从家里面跑了出来。”绯如花毫不客气的说道,她现在心里面真的很鬼火冒。

    在黑暗中已经是熊熊怒火的男人听到绯如花怎么一骂,彻底是憋不住的说道:“绯如花,你骂谁呢?你说谁是精神病人呢?”压抑阴森的话从男人的嘴巴里面说了出来。

    “你不是精神病人是什么?”正在气头上面的绯如花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说的原话:“你在不走的话,我就要泽打死你。”

    “泽,叫的可真亲密啊!”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混蛋。”绯如花见到男人还是不走,胡乱骂了一句:“你要怎么说。”说完,捏起拳头准备狠狠打向男人。

    在黑暗中的男人一把就捏住绯如花打过来那一拳,手上捏住绯如花手腕的力气越来越大。

    站在黑暗中的滕泽从男人说的第一句话开始,就已经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刚想开口让绯如花知道,就发生一系列的事情,他明显能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现在真的听到男人捏住花儿手腕吱吱作响的声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