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二十年前的恩恩怨怨(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二十年前的恩恩怨怨(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知道这件事情是他从公司回来的,从管家的口里知道下午在花园里面发生的事情,他先去湘绣房间看了看情况,看见杨医生正在给沉睡的湘绣注射着保胎针。

    他站在走廊上面,站在房间门口,望着房间里面床上躺着的湘绣,他脑子里面重新从浮现出来算命先生的话,湘绣真的是不祥之人,他让管家连夜把还在昏迷不醒湘绣送到了乡下的别院修养。

    吩咐完管家所有的事情后,他立马叫司机准备车去医院,一路上他尽量让司机开车的车速净量快点,他当时整颗心都是提着的,一直在心里面跟上帝祈祷着,希望秀芬不要跟他的两任妻子一样,难产去世,要不然他对王家真的是没有办法交待。

    怀着这种心情,车终于停在了医院门口,问了住院部值班的医生,终于找住院部妇科生产室门口见到了瑞叙,瑞叙很狼狈的靠在白色墙壁上面,身上的衣服还在滴着水,他先让瑞叙去卫生间换下身上的衣服。

    他和瑞叙在生产室门口守候了一天以后,终于在第二天黄昏王秀芬顺顺利利生下一名男婴,当时看到护士抱着已经裹得像粽子一样的婴儿从产房走了出来。

    他抱过护士怀里的婴儿,第一眼就觉得婴儿真的是继承父亲和母亲的优良基因,坚持是对怀里的婴儿爱不释手。

    瑞叙看了一眼孩子后,脚上一软瞬间躺在产房门口的地板上面,当他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完全不懂为什么瑞叙一下子就座在的地板上面。

    还不及高兴呢,就听到从瑞叙嘴巴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整个产房所在的楼道都能听到瑞叙的声音,最后在医生和护士哪里知道,原来瑞叙把已经快要生产的秀芬送到医院时候,经过医一系列的检查说是难产,建议秀芬立马申请剖腹产,要不然大人和孩子都有危险的。

    一直陪在秀芬身边的瑞叙,二话都没有说,只同意医生决定,准备进行着剖腹产,谁知道还有一点的意识的秀芬没有忘记在人工湖边发生的一切事情,在她在水里面没有意识之前还记得瑞叙跳下人工湖是先去救湘绣,秀芬完全不顾她自己和肚子里面的孩子说,始终不坚持剖腹产,嘴巴里面还骂着和坚持着让瑞叙发誓。

    不知道到底是发了什么誓,反正他只知道从秀芬剖腹产后到出院就没有在去见过湘绣,而湘绣则是在乡下的别院里面整整呆了五个月,肚子也慢慢大了起来,每个月都由别院里面保姆和湘绣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也就是从那天以后瑞叙真的没有去别院看望过湘绣一眼,他真的不知道到底在秀芬生产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后来他终于瑞叙嘴巴里面知道瑞叙真的被秀芬给吓怕,当时他见到瑞叙没有往别院去跑,其实他心里面真的是松了一口气,没有过多久,一直分开睡的瑞叙也把自己的被子和用具让佣人送回了主卧室,瑞叙和秀芬两个人重新住在一起,他才真正放松下来。

    别院那边的情况管家每天都会跟他汇报,知道自从湘绣重新被送回别院后,还是跟以前在别院的时候,每天早上在房间的阳台上面座上一小时,具体在阳台上面干什么不知道,中午吃完饭后在别院的院子随便走走,就在房间织着毛线,每个月都是由别院保姆陪伴去医院检查。

    医院那边传来的资料都说的大人和小孩的都挺好的,时间慢慢过去了,一晃9个月湘绣同样在医院生下了一个男孩,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湘绣已经从产房转到vip病房里面,孩子也从产房转到了婴儿室,他来到婴儿室看到刚刚出生的婴儿,看到小泽小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的含义,见到小泽就像见到缩小版的瑞叙。

    看完婴儿后,他去病房里面看看刚刚生完孩子的湘绣,湘绣见他走进病床,神色慌张的从病床上面座了起来,他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拿出一张1000万支票放在湘绣面前。

    他到如今都没有能忘记湘绣看见这张支票是什么神情,特别是前不久从瑞叙嘴巴里面最喜欢掉实情后,他真的对湘绣充满了懊悔,当时当初他看到湘绣开开心心拿过放在桌子上面的1000万,只是简单跟他说了一句话,希望他们能好好对待小泽,当时望着被钱迷住双眼的湘绣,他的眼底真正闪过一丝不屑,觉得这种女人还有亲情吗?不过那个时候他终于能好好睡一觉,因为湘绣是真的故意引诱着瑞叙,看见湘绣眼睛里面全部都是床上那1000万的支票,其实他的心中真真的挺放松,他以前还认为湘绣真的是爱上了瑞叙,又想起算命先生所说的话,万一湘绣不愿意离开瑞叙的话,他又准备怎么办,可现在看来他心里面想的事情真的很多余,多余到了极点。

    就这样,出院后的湘绣拿着那一千万的支票离开东方家,他当时知道湘绣已经从医院出院了,就立马让人去查看她给湘绣的1000万是不是已经被取走,经过公司的调查,那1000万在湘绣离开的下午就已经提走,以后他再也没有在a市见到过湘绣,到现在已经整整有二十年。

    湘绣走后,他准备把小泽带回大宅抚养,这个时候秀芬也从医院回到大宅做月子,他准备把心里面的想法跟秀芬和瑞叙好好说一下。

    这天夜晚他把瑞叙单独叫到书房里面,准备商量怎么办小泽带回大宅,在不刺激到秀芬的情况下,也知道瑞叙一下子就拒绝他的提议,他面无表情的说,孩子以后就养在别院里面,以后尽量不要把孩子叫到大宅里面。

    他当时听说瑞叙的意思后,简直是不可思想瞒着瑞叙,瑞叙拒绝他的原因既然是不想让秀芬和阿耀受到半点委屈,他当时听到这句话,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什么问题,结果她不相信在哦次问道,谁知道瑞叙还是同样的回答,最后只能依照瑞叙的事情把小刚刚出生的小泽安排到别墅居住,还专门找了一个非常可靠的佣人一直照顾着小泽,而小泽的名字也跟着湘绣姓滕。

    随着小泽长大后,家里面只有阿木经常会去别院看他,而他也是从阿木嘴巴里面知道小泽成长情况,每次滕泽见到瑞叙的时候都是在他闯祸的情况下见到,每次瑞叙见到小泽都会大声斥责小泽,小泽慢慢长大后,性格越来越奇怪,对每个人都是一副冷面孔,特别对身边出现女孩子都是冷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