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切都知道了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切都知道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天早上在办公室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及时推开当时情绪激动的冯郁,他就是担心会再次刺激到冯郁,在他的印象中冯郁身为冯氏集团的大小姐,从小都是被冯家父母放在手中疼爱的女儿,从小就养成一身高傲和骄傲,在他印象中冯郁重来没有过对那个男人恳求过,就是那天早上冯郁除了公司,还说起了十年前在学校的日子,冯郁态度及其卑微的恳求原谅她,她还在喜欢着他,这十年她重来没有忘记过他,甚至冯郁还给他看了手腕的伤口,冯郁告诉她手腕上的伤口是为了他而流的,看到那个伤口后,他真的是产生过动摇,毕竟当初他爱的人是冯郁,为了那段感情她也是付出全部的真心。

    或许冯郁真的看出了他心中的动摇,才发生了后面的事情,其实思婷只看了前面一小点,他真的不敢相信思婷看到后面的画面是什么样子?

    在东方耀的怀里的刘思婷醒了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跟人类肤色一样的皮肤,彻底吓得瞌睡虫都没有了,吓得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彻底没有了睡意。

    “怎么了?”东方耀奇怪看着一觉睡醒后就坐起来的思婷。

    刘思婷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是东方耀后,提着的心放松了下来,神经一放松下来就觉得头有点疼,就像脑袋有什么东西一样,脑袋像炸开的一样疼,同样在心里面也准备有些懊恼的不醒,为什么要在她走之前还要跟东方耀发生这种事情,真的是喝酒惹得事情。

    东方耀看到刘思婷双手捂着脑袋,知道酒醒后脑袋肯定会疼得,伸手端过他刚刚准备好醒酒茶递给思婷。

    刘思婷望着递过来杯子,客气的跟东方耀说道:“谢谢你。”对着东方那个要轻轻一笑。

    刘思婷抱着暖乎乎的杯子,闻着杯子里面不断冒出来浓浓的药味:“为什么这个醒酒茶有一种中药味。”

    东方耀拿过一边台灯上面放着的外衣给刘思婷披上:“这个醒酒茶是藤泽家里面的秘方,虽然味道有些难闻,但是对醒酒有一种很不错的疗效。”

    刘思婷闻着杯子浓烈的中药气味,为了让自己的脑袋不再疼,只能忍着她最讨厌的中药味喝了下去,把整整一杯子全部都喝完了后。

    “谢谢。”刘思婷把空空的杯子递给东方耀。

    刘思婷把杯子递给东方耀,双手收拢一下披在自己肩膀上面的外衣,伸手在被窝里面寻找着手机,想看一下时间,今天还有时间去警署办理着出国的各种文件。

    东方耀转头把杯子重新放在台灯上面上,回过头看思婷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一下看到昨天晚上被自己放在枕边的手机,瞬间明白思婷在寻找着的手机,把自己放在枕边的手机拿给的思婷。

    “你的手机在我这里。”说完,东方耀把放在枕边的粉色手机拿给刘思婷。

    刘思婷转头一看,就看到东方耀拿着粉色手机,还是很客气的说了一句:“谢谢。”除了谢谢,她和东方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话。

    刘思婷拿过手机,打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时间后,虽然是荒废了上午的时间,但是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反正现在离下午警署上班还有两个小时,还可以吃一顿午饭,反正这些材料一直被她放在包包里面的。

    刘思婷见到时间还很充足,她又不想东方耀同处一室,掀开薄被后看见她浑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没有穿,瞬间觉得一些尴尬了起来,再次用薄被遮挡住在身上。

    东方耀望着刘思婷这种样子,在谁也没有看见的情况下,眼底闪过一丝丝害怕,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伸手紧紧搂住刘思婷。

    而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刘思婷被东方耀突如其来吓了一跳,感觉东方耀的手臂拥抱着自己力度越来越紧,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说话。

    “你真的想好了吗?”抱了多久的东方耀终于说出在心里面藏了好几天的事情:“你真的要离开国内?”

    刘思婷听到东方耀的话,变得有点吃惊起来,从东方耀的怀里直了起来:“你已经知道了吗?”知道她申请的交换生通知已经下来。

    东方耀放开了刘思婷,听着刘思婷说着的话,一直注视着思婷美丽的小脸:“如果你是为了那天在公司里面发生的事情而下定决心的话,那我可以给你解释。”

    “不是,我不是为了那天在公司里面发生事情而生气。”刘思婷没等东方耀的开口把话说完:“我是真的觉得我们分开一段是最好的,你现在能告诉或者不要去隐藏你内心现在的真实想法,你真的能心平气和去冯郁吗?”

    刘思婷的一句话直接击中东方耀内心深处不愿去想的问题,是啊!他真的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心平气和对待冯郁吗?可是内心给他的回答是不可能。

    东方耀收起刚才的失落,重新恢复一个总裁气势,再次开口问了一次:“你真的想好要出国吗?”

    “恩,或许真的分开一下对我们三个人都好。”刘思婷裹着白色的浴巾准备走向浴室,想起事情要跟东方耀说:“对了,我已经爸爸说过了,让他去找东方伯伯和东方爷爷跟他们取消结婚的事情。”说完,真的彻底不回头走进了浴室。

    刘思婷洗完澡后出来看见卧室的窗帘已经被拉开,卧室变得一片光明,卧室里面已经没有了东方耀的人影,床下乱丢的东西也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床上还放着一套未拆开包装的衣服。

    ……

    一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一栋欧式小别墅区门楼。

    车里面的绯如花付给司机钱后,打开车门下车,推开外面为关上的铁门,顺着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到家门口,在回想起来钥匙没有带,只能按下家门口上的门铃。

    没过多大一会儿,以为来开门会是奶奶,她现在对奶奶想的不得了,现在她有很多心事要跟奶奶说,她现在真的心乱如麻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