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一百零五章 是不是你做的?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五章 是不是你做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韩云飞看着同样担心不已的滕泽:“嗯。”点了点头后。

    韩云飞转身拉着麻绳顺着麻绳慢慢朝山涧底下移动着,十分钟后脚终于踩到了山涧底下的土地上,立马伸手拿下口中的手电筒在杂草丛生的寻找的绯如花。

    被吓坏的绯如花害怕的一时间没有站稳,一下子就摔倒了草丛里面,等她反应过来发现手掌和全身疼非常厉害。

    绯如花一想到她所倒在的位子离那些害怕的东西很近,只能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在站起来一刹那间听到有人在喊她,这个声音是她心里面非常熟悉的声音。

    绯如花将信将疑抬头想前方看去,果真在前方看到一丝手电筒幽幽的灯光:“云飞哥哥,我在这里。”

    站在山涧口门口的韩云飞终于再次听到绯如花的声音,顺着绯如花发出来的声音找出,走过山涧隘口后,终于在山涧深处找到了伤痕累累的绯如花,快速的朝绯如花走了过去。

    而绯如花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云飞哥哥,真的是你吗?”

    韩云飞望着已经伤痕累累绯如花,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松下来,朝站在山涧深处的绯如花跑了过去。

    绯如花看到韩云飞正在朝她跑了过来,看到韩云飞朝自己跑了过来以后,绷紧了脑神经瞬间软了下来,瞬间身上的气力就好像被抽空一样,彻底要软座在草地上。

    韩云飞伸出双臂拥抱着要滑落的绯如花,让绯如花倒在自己的怀里,借助手上手电筒光芒上看到绯如花脸上有几丝被尖锐树叶划破几道细微伤痕,眼圈也是红红的,也不知道他没在的时候,花儿是怎么来求生的。

    韩云飞横抱起绯如花朝麻绳所在位子走去,用麻绳把已经昏睡过来的花儿固定在自己身上,最后一步一步爬上山顶。

    一路上韩云飞为了护住不让绯如花在受到伤害,身体一直摩擦在坚硬的石头上面,手臂不由的多出了几道血痕出来,双臂上继续使力往上爬。

    一直在山涧边守候的滕泽发现麻绳有轻微的动颤:“韩云飞,你是不是已经找了花儿了?”

    爬到一半的韩云飞听到从上面传来的滕泽的话:“嗯,是,你赶紧把我们拉上去。”

    滕泽也没有多说任何话,双手抓起绳子用上全身所有力量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去拉绳子,半个小时后,终于看到韩云飞和绯如花两个的声音。

    “滕泽,你先过来把绯如花抱过去。”韩云飞困难的双手杵着山涧边松软的土地。

    滕泽看到韩云飞把绯如花用绳子绑在身上,现在必须把绑在韩云飞身上的绯如花先弄下来,韩云飞才能顺利的爬上来,现在也顾不及什么了,伸手把绑在韩云飞身上的花儿解了下来后,抱着绯如花来到茂盛树下。

    韩云飞不顾手臂上疼痛,使劲了爬了上来,首先走到放在一边背篓前,翻着刚才在背篓发现到了医疗包,他这次回去真的要好好谢谢李叔,李叔把什么事情都计算在内。

    韩云飞终于翻到饮料包,不顾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和现在有多么狼狈,蹲在绯如花面前用赶紧棉签清理着花儿脸上的伤口。

    “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滕泽看到绯如花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

    滕泽也没有闲着用沾了消毒酒精棉签替花儿清理着手背上面伤痕后,用纱布包裹着花儿受伤的双手。

    韩云飞看到滕泽要动绯如花的脚腕:“不要动她的脚腕,她的脚腕也受伤了。”

    滕泽彻底怒气往上涌,再也忍不了:“他妈的,周雨蕊越来越过分。”

    另一边农庄里面,一顿饭吃着非常难过,现在韩云飞和滕泽还有绯如花没有回来,刘思婷在农庄的房间看护着两位老人,不让老人知道绯如花失踪不见,院子外面只剩下东方耀和冯郁还有一脸着急的叶静和平静周雨蕊正在吃着菜。

    整个饭桌上一片安静,几乎没有任何的食欲吃晚饭,四个人中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周雨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疯狂吃着面前的烤全羊,现在全身上下都非常的舒态,只要一想到等会绯如花回来肯定是一身狼狈就有说出来的开心。

    吃完晚饭叶静和周雨蕊就回到了房间里面休息,叶静一直担心着韩云飞的安危,变得坐立不安了起来,来回在房间里面走着。

    座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周雨蕊看见姐姐挡着她看了电视剧,抱怨了起来:“姐,你的可以不要挡着我看电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