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52章 你这是愚忠!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2章 你这是愚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是你们集团内部的事,关我什么事?我能够做的,都已经做了,顾小姐,我是看在你爷爷的份儿上,才没有将这事儿闹大,希望和你私下和平解决,好好协商,你,你不要逼人太甚!”白副市长嗓音几乎气哑了。

    呵,看在爷爷的份上不想闹大?是不敢闹大吧?白家的独苗儿在自己手上,这老头子敢闹大么?

    顾小薇不屑地睨一眼满脸通红的白副市长:“我这不在和你好好协商么?是你自己太激动。我说得很清楚,你孙子在我那儿很安全,不会冻着饿着,我不会委屈了他,只当在我那儿做做客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等我老公顺利上位了,我一定将那孩子一根汗毛不缺地送回白家。”

    说着,转过身。

    白副市长见她准备走,气急了,冲她背影道:“顾小姐,你们顾家好歹是军门世家,你指派你爷爷曾经的军队下属绑走一个幼童,这就是军方的做派么?”

    门外,楚欢颜后背一凉,本以为顾小薇是找外面的地痞流氓绑走白副市长的孙子,没料到,竟是指示家族的军队部属。

    房间内,顾小薇挑唇一笑,非但不以为意,反倒有几分得意:“有本事,你就去告诉我爷爷和哥哥,只要你不怕你家的命根子孙子……”

    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骇住了白副市长。

    然后继续朝门口走去。

    楚欢颜连忙退出了套房,又匆匆躲到了逃生门后的楼梯口,透过门上玻璃窗,眼睁睁看着顾小薇朝楼下走去,又灵光一闪,深吸口气,悄悄跟上。

    顾小薇既然将白副市长的孙子藏了起来,说不定会去私藏孩子的地点看看。

    她跟在顾小薇身后,保持着一定距离。

    顾小薇没有从大门出去,而是从N—house的后门出去的。

    走出N—house,顾小薇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估计怕被人发现,顾小薇并没用家里的车子,而是选择打车。

    楚欢颜随后也拦了辆车坐上去,对司机说道:“麻烦,跟上前面那辆出租车。”

    ……

    顾小薇坐的那辆出租车并没朝她和莫修白的住所开,也不像是顾家大宅,绕了几个弯,驶离了市区,竟是朝郊区开去。

    后面车上,楚欢颜一看,便知道与自己猜想的不离十——

    顾小薇估计是去孩子的藏身地点了。

    呵,还挺有反侦察能力,应该是怕被白副市长跟踪发现了孩子的藏身地点。才绕了这么久。

    在郊区的大道上开了快四十分钟,顾小薇的车子才终于在一处看起来陈旧的院子里停下来。

    楚欢颜付了车资,快速下车,轻推开摇摇欲坠的铁门。

    铁门内是个空旷的天井,一栋被红字写着“拆”的破旧二层小楼房伫立在眼前,看上去,像是被废弃的民居。

    小孩子的哭声飘来。

    她弯身走过去,猫着腰站在窗户边,偷偷朝里面看去。

    果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长得白白净净的,应该就是白副市长的孙子,坐在里面的一张椅子上,正在哭闹着,朝着要回去。

    一个身材高大,身穿便服的男人一边安抚着那孩子,一边与顾小薇说着话,似乎很是为难:

    “三小姐,这孩子,你到底什么时候送回去?”

    “慌什么?你再帮我看个几天。”

    “还要看几天?”男人的眉头皱得更紧,“这样不好吧……”

    正这时,那孩子趁不备,上前便咬了顾小薇手腕一口。

    顾小薇疼得手一扬,孩子一屁股坐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要回去——”

    顾小薇气得半死,上前准备扇那孩子几个耳光,男人飞快将那孩子拉回去,捂住他嘴巴,示意他别哭,说道:“三小姐,算了。一个小孩子而已,万一打伤了就麻烦了。”

    顾小薇这才收手,恨恨道:“赶紧的把他嘴巴封住,虽然这儿附近没人住,但成天这么号丧也很烦!”

    “行了,我知道。”男人回答,看得出,对顾小薇的命令虽然有些不大想执行,但还是挺尊重。

    “那就这样吧。你帮我再多看个几天,我会再来找你。”顾小薇撂下话,便离开了。

    楚欢颜看着顾小薇走出废弃宅院,那男人将小孩子手脚与椅子绑在一起,嘴巴里又给塞了个布条,也送了出去,马上直起身子。

    小男孩正在胡乱挣扎,看见窗户外出现个个陌生小姐姐,瞪大眼睛,停止了动作。

    楚欢颜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出声,回头匆匆看一眼门口那男人送顾小薇的背影,小声说:“我会救你出去。但你要听我的话,好不好。”

    小男孩倒是很聪明,马上点头。

    楚欢颜交代了一番,回头看见那男人似乎要进来了,忙又闪身回到的拐弯墙根下。

    男人一进屋子,看一眼椅子上的小男生,叹了口气,走过去:“小子,你别哭别闹也别吵着要走,我就给你解绑,行吗。”

    小男孩点点头。

    男人将他手脚的绳子解开,小男孩活络了下手脚,瞪大乌溜溜的眼睛,可怜巴巴地说:“那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我想爷爷。”

    “你当我不想?可……暂时还不行。迟几天吧。”

    “真的?”

    “嗯。”

    小男孩表情乖了不少,甚至还主动回到椅子上坐下来,又眨巴了一下眼睛,按照楚欢颜教的说:“行,不过……我想吃冰淇淋。”

    男人皱皱眉:“冰淇淋?”

    “嗯。我在家里时爷爷每天都会买给我吃的。只要你给我吃冰淇淋,我就不闹了。我要巧克力口味的。”

    男人眉皱得更紧:“不行。”

    小男孩顿时就踢腿大哭起来:“不嘛,我要吃冰淇淋……”

    男人显然完全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被吵得头都大了一圈,这儿虽然荒凉偏僻,但废楼前面不远处的村口还是有个副食店的,走得快来回也就三五分钟,倒是不远,要是每天给这小子个冰淇淋堵住他的嘴,让这小子安安心心度过这几天,倒也划算,不然这么哭嚷下去,迟早得出事。

    毕竟是白副市长家的孙子,也不能长期堵住他的嘴。

    想着,终于开口:“行,我给你去买。”

    说完,男人抓起地上的绳子,将小男孩子重新与椅子绑在一起,堵住嘴,又低声威胁:“不准乱动,更不准调皮,我马上回来,要是让我回来后看见你不乖,别说冰淇淋,爷爷你都再见不到了。”

    小男孩一脸的受惊模样,点头。

    其实小孩子被捆成这样,凭自己的能耐是绝对不可能挣脱逃走。

    男人倒也不担心,拉开门径直出去了。

    脚步消失的一瞬间,楚欢颜立刻推门进去,拿起刚在地上捡的一块尖利小石子,割起了孩子手脚上的绳子。

    麻绳很粗,比她想象中更难割,半会儿才终于咯噔一下,划开。

    小男生手脚一松绑,便跳下椅子,拉掉了口里的布条。

    她二话不说,将孩子的手一牵朝废楼外跑去,还没踏出门槛,便预感不妙,门外有步伐声越来越近。

    男人比她预计的回来得还要快!

    她松脱了小男孩的手,瞥一眼废楼角落一个只能容纳小孩进出的狗洞,压低声音:“从那里爬出去,沿着大路快点跑。”

    白副市长家这孙子虽然才五六岁,但聪明的很,只要能跑出去,应该没事!

    小男孩也听话,立刻猫着腰从那狗洞钻了出去。

    与此同时,男人脚步已经就在耳边,跨进了废楼的院子。

    楚欢颜想尽量拖久一点儿时间,让那孩子能多点时间跑掉,捏住一口气,并没马上惊动男人,只缩在墙角下,看着那男人踏进屋子,随即,一脸震惊地跑了出来,环顾四周起来,显然是发现孩子不见了。

    她趁他进屋的短短几秒已经跑到院子的廊柱后,见状,抓起一把石头便掷向男人!

    男人反应极快,虎躯一偏,避开石头袭击,脸色一变,立刻朝廊柱后的身影冲去。

    楚欢颜早已朝废楼门外跑去。

    男人一看不是白副市长家的孙子,而是个陌生面孔的女孩,一惊——

    难道是附近村子里的人无意闯进来看见了那孩子,放了?

    不可能,这村子的年轻人基本都去市中心打工,只有几家老弱病残,几乎都荒了,根本不可能有人跑来这废楼。

    看这丫头的打扮,也不想是村民。

    楚欢颜早就看出这男人是个练家子,根本没想过自己能跑得过这身高逾一八五,魁梧高大的男人,听到耳根后的步子越来越近,眼看要被追上,猛吸一口气,倏的站住,转过身,气喘吁吁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停!”

    男人似没料到还有这种套路,又有些惊讶和好笑这女孩的大胆,生生也刹住步子:“你是什么人?那孩子呢?是不是你放走了!”

    她喘匀了几口气,叉着腰:“大哥,我看你长得人高马大,正义凛然的,就凭您这身高和一身肌肉,不去当保镖,也能去当男模了!什么不好做,干嘛偏偏去绑一小孩?其实我刚看你对那孩子也不错,并不是那种狠心的绑匪,行,这事儿我只当没看见,不会报警,也不会多提,那孩子还小,也不可能记得你的相貌,你只当那孩子不小心跑掉了,就这么算了,你看行吗?”

    男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个胆敢对着自己一个“绑匪”讨价还价的贫嘴小姑娘,竟是被说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三两步迈上去,也懒得多说什么,准备将她绑到屋子里,再去找白副市长家的孙子。

    “救命啊——来人啊——绑架啊——”楚欢颜见状又踢又打起来!

    男人一手捂住她嘴脸,下了狠心,手一滑,捏住她脖子,威胁:“还敢叫?不怕灭口?!”

    不知为什么,楚欢颜还真不信一个连用绳子绑小孩都不大愿意、还跑去给肉票买冰淇淋的“绑匪”会杀人灭口。

    听这男人刚才和顾小薇的语气,感觉他绑这孩子,并不是很情愿。

    还有白副市长刚刚在天地阁对顾小薇说的话——

    她心意一动:“我不相信你一个军队出身的人,会这么对待一个平民百姓!”

    颈子上的手蓦的一松,竟松脱了几分。

    男人不敢置信:“你……怎么知道……”

    楚欢颜舒了口气,后退几步,揉了揉被弄疼的脖子,凝视他:“你隶属京城军区部队,由顾家管辖,是吗。”

    “你……”男人更讶异。

    “是不是顾小薇用顾家三小姐的身份逼你做这种事的?”

    男人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复杂,却没说什么。

    “维护顾家三小姐,就能表达你对上级的忠诚?愚忠,你这是愚忠!”

    男人脸肌颤抖了两下,还没来得及说话,车轮轧过地面的轰隆声传来,震得地面都似乎在摇晃。

    一辆吉普嘎吱一声,停在两人面前。车门拉开,几个顾氏保镖陆续下车,看见楚欢颜安然无恙,松了口气,迅速几步走过去。

    “你们可算来了。”楚欢颜打了声招呼。

    刚才躲在窗外偷听顾小薇和这男人说话的时候,她便已偷偷发了个定位给顾氏保镖,让他们到这儿来。

    几个保镖护住楚欢颜,齐齐垂下头:“对不起少奶奶,让您受惊了。”

    楚欢颜也没来得及多说什么,吩咐下去:“你们先派两个人,沿着这条路去找一下白副市长的孙子,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生,穿着蓝色条纹T和牛仔裤。”

    刚才情况危急,才让那孩子一个人赶紧跑走,毕竟还是怕小孩子不认路跑丢了或者有事。

    保镖一顿,却没多问,即刻领命,两人转身便沿着路去找了。

    与此同时,那男人看见一群保镖打扮的男人驾车过来,本已是一惊,再看几人喊这小丫头“少奶奶”,对她的命令也处处听从,更是脸上一个震颤:“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领头保镖冷声道:“我们是顾二爷的私人保镖。”

    “二爷?”男人惊讶,又望向楚欢颜,少奶奶?

    这小姑娘是二爷的妻子?

    所以,是二少奶奶跟踪过来,放了白副市长的孙子?

    男人脸上复杂无比,说不出的愧疚与挣扎,半晌,赫然垂下头:“我不知道你是二少奶奶,刚才……是我的不对!二少奶奶要是想惩罚,悉听尊便!”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