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50章 是人,就有弱点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0章 是人,就有弱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池贝儿搬离顾家后没两天,楚欢颜也搬回了檀香苑。

    秦如仪见她要搬回去,也没说什么,叫她来住,本就是为了打发池贝儿,现在大功告成,人家要走了,也没什么理由再留。

    回了檀香苑没几天,楚欢颜听岳轻舟过来时提起,池贝儿好像回池家后第二天就收拾行李,去了瀛湖,说是去陪池老校长了,其实顾家这边的人都心知肚明,怕是丢了脸,不好意思在京城多待了。

    至于顾小薇那边,听岳轻舟说也不大好过,一直禁闭在家里,好一阵子没出门。

    与此同时,顾氏集团那边最近顾靳枭正忙的地产项目似乎进行得如火如荼,正是竞标前夕的关键期。

    即便不说,楚欢颜也知道,因为好几天某人都没过来了,就算过来,她也早就睡着了。

    *

    深夜。顾小薇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追着剧,只听玄关处门声响动,莫修白回来了。

    她一个打挺坐起来,跑过去拽住他胳膊:“怎么回这么晚啊,老公。我一个人在家都快寂寞死了。”

    这段日子被妈禁足,不能出门,每天除了看电视剧,就指着等他回家陪自己了。

    话刚说完,又嗅到他身上酒味儿:“你喝酒了?”

    莫修白松了松领带,被酒熏红的脸才稍微好了些,皱眉:“还不是陪那些市政官员。”

    顾小薇明白了,最近顾氏集团在争取西城区的那块地王,准备做亚洲第一高楼。

    据说建亚洲第一高楼是祖父那一代便有的计划,当时经过各方勘察,包括请国内有名的风水大师过了目,盖楼的地址就选在了西城区。

    只是祖父和过世的爸爸两父子主心骨始终还是在军队那边,当时并没成功,直到哥这一代,因为扩大了顾氏规模,在国内商圈做出了龙头地位,恰好西城区这块地王在竞投,才重新将亚洲第一高楼这件事提上议程。

    但毕竟是地王,国内不少财团公司都争得腥风血雨,竞争相当激烈,听说连哥都在亲力亲为地跟进这个项目。

    这种地产项目的事跟莫修白八竿子打不着的,但莫修白一直就不甘心屈就于仓管部,只当个空有部门经理的闲人,所以最近也处心积虑想着帮顾氏拿下西城的这块地皮,只要能赶在顾靳枭之前办成,他便是集团功臣,到时再怎么样,顾靳枭也没理由把他放在地下一楼了。

    这几天,顾小薇知道莫修白联系了几个西城区那边的官员,希望能打通关节,只没想到这么难办,心疼地将他扶到沙发上,去厨房冲了杯蜂蜜水给他解酒:“那今天呢,今天怎么样,有希望拿下这个项目吗?”

    莫修白喝了半杯蜂蜜水,躺在沙发背上:“哪这么容易。要是简单,你哥也不用亲自上阵了。现在这块地王的最后批审权在白副市长手上,可白副市长这个人油盐不进,我请他吃饭也不来,更别提卖我人情,将这块地给我了。我有劲也没地方用。估计是没戏了。”

    顾小薇蹙蹙眉。

    她当然也盼着莫修白在集团上位,这样,她面上也有光。

    妈也不会老是觉得她只找了个靠顾家的小白脸了。

    她也想让所有人知道,自己老公是有真能耐的。

    若修白不成气候,只会让外人笑话,尤其是——

    楚欢颜。

    她抢了修白,和修白现在美美满满,那女人,一直等着看她和修白的笑话吧。

    看着修白进了公司的仓管部,估计大牙都笑掉了。

    若修白一直混不出头,那女人只会更开心。

    她还就偏偏不会让楚欢颜看笑话!

    想着,顾小薇身子倾上去,确认:“管理西城区地王的,是白副市长是吗?”

    “嗯。”莫修白喉咙咕噜了一声,因为酒意,正迷迷糊糊地闭目养神,也没多问她问这个干嘛。

    顾小薇眯了眯眼。

    只要是人,就有弱点。

    她还真不信这个白副市长就真的跟铜墙铁壁一样了。

    总有办法让他将这项目交到莫修白手上,让修白这次领个头功。

    *

    两周后。

    顾氏集团。

    一分钟前,顾靳枭刚接完内线,是负责此次西城区地王竞标的集团项目经理何天华打上来的。

    岳轻舟站在一边,见他挂了电话以后面色微沉,问道:“是不是关于竞标的事有结果了?”

    “白副市长刚打电话给他,说西城区那块地王,会交给顾氏集团。”

    岳轻舟面色松弛:“那是好事,应该高兴啊。怎么二爷……”像是还有心事似的?

    顾靳枭望一眼助理,双手交叉搁在眼皮下方,若有所思:“但,白副市长是答应和莫修白签约,这个项目,也希望集团交由莫修白负责。”

    岳轻舟愣住,半晌才开口:“莫修白什么时候有能耐和白副市长拉上了关系?”

    而且这个关系还不一般,竟能让白副市长将这个签约的机会给了莫修白个人,而且还让他负责!

    这显然就是要给机会让莫修白上位。

    顾靳枭不发话,不管怎么样,必然是用了点手段。

    看来,这个莫修白野心真的还不小,之前倒是小看了这个妹夫。

    估计也有人要找自己了。

    ……

    果不其然。

    几天后的傍晚,顾靳枭刚一出公司就接到了秦如仪的电话,让自己回一趟大宅。

    到了顾家,他看见秦如仪正端坐客厅沙发上,走过去:“妈。”

    秦如仪示意他坐下:“我想你应该猜到我叫你回来的意思。”

    “关于莫修白吧。”顾靳枭翘起长腿,不徐不疾。

    “小薇前两天给我打过电话,说是顾氏最近的西城区地王项目被修白想法子争取到了。是吗。”

    “嗯。”

    “小薇的意思是,既然修白这次为顾氏立了功,继续在仓管部做事,有些说不过去。”秦如仪先试探了下。

    顾靳枭没正面回答,反问:“妈这边的意思是怎么样。”

    秦如仪也就照直说:“可能你还在气小薇上次的事,可一码事归一码事,我的意思和小薇也差不多。就算是普通员工,这种情况也该升职了,修白到底是顾家的姑爷,在仓管部也任劳任怨做了这么久,这次又成了功臣,再加上连白副市长都指令他以后负责地王项目的改建,照理说,也该给他调个好点儿的部门,升去重要的职位了,不然,好像实在没道理……你觉得呢?”

    他薄唇沁出一缕轻笑:“您真的想听我的意见?”

    “当然。”

    “我不同意。”

    四个字,云淡风轻,又一言九鼎从唇齿中飘出,让秦如仪一讶:“为什么?”

    “没错,西城区这块地王的竞标,的确是莫修白拿下的。但,即便没有他,依顾氏的实力和资金,照样也能拿下来,只是时间进度问题。莫修白提前拿下来,显然只是为了趁这个机会立功。我暂时不知道他到底用什么方法摆平了白副市长那道关卡,但光凭这种不顾全局利益,只顾个人利益的抢功行为,他就不适合担负集团内部任何一个重要职位。”

    秦如仪听老二一字一顿说完,半天没讲话,许久才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不管怎么样,莫修白这次始终立了功,你要是不升他,外人看了,实在说不过去,认为你是在刻意打压他,还有,白副市长也放了话,只会和莫修白签约,万一莫修白一气之下,拒绝签约,那不是影响了这个项目的进行吗?”

    “外人怎么认为,我一向不理。另外,白副市长那边,我会跟进。”

    秦如仪叹了口气:“老二,你就是不愿意提拔你这个妹夫,是不是还是因为……那丫头。”

    顾靳枭眼眸一动,声色威骏从容:“内举不避亲是我的原则。要是他有足够的能力和品性,我绝不会干涉他的上位。然而,很遗憾,莫修白不是这种人。”

    秦如仪见他主意已定,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别的倒没什么,就是担心小薇那边会不服气,不肯罢休。

    应付了妈,看着秦如仪上了楼,顾靳枭脸色微沉,调转身,朝别墅外走去。

    随行而来的岳轻舟踏上来一步:“二爷。”

    “查了吗。”顾靳枭一边说一边朝座驾大步走去。

    岳轻舟跟着低声汇报:“这阵子莫修白确实联系过一些部门官员,想要拿到西城地王项目,也找过白副市长,不过一开始并无果,白副市长连见都不肯见他。后来也不知道是想了什么法子,白副市长才肯这样帮他,查过莫修白,他那边并没什么动静,平时白天上班,晚上除了约一些饭局酒局,倒也没做过别的事。”

    顾靳枭步子稍缓,顿了一顿:“小薇那边呢,查过没有。”

    岳轻舟明白二爷的意思,莫修白能搞定白副市长,不一定是他的能耐,也有可能是三小姐做过什么。

    这一点,他自然也考虑过,低声继续回答:“三小姐这段日子在被禁足,我派人确认过,确实没出过家门,也没和任何人联系过。”

    在背后做事,不一定非要出门,更不一定非要见到人。顾靳枭眼眸转动,却没说什么,随即,拉开车门,上了车。

    *

    秦如仪担心的也不是多余的。

    果然,几天后,顾小薇那边还没看到一丁点莫修白升职的希望,便一个电话又打来了。

    电话是欧管家接的,秦如仪在旁边看电视,收到欧管家的眼色,得知是女儿打来的,做了个手势,让欧管家说自己不在家。

    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躲过去了,没料到没过几天,顾小薇竟是一大早跑来了。

    一大清早,秦如仪刚下楼,便听见门口传来吵嚷,顾小薇连鞋子都没换,便气鼓鼓跑了进来。

    她明白女儿是为什么来,打了个手势示意佣人下去,沉了脸:“一大早你慌里慌张跑回家这是干什么?”

    “妈,一个月到了,我禁足已经结束了,您又不接我电话,还不能回娘家看看你么?”

    “到底是看我还是别的事,直说吧。”秦如仪不耐烦地坐到沙发上。

    顾小薇也就开门见山了,追过去两步:“哥那边到底什么意思?修白这次为顾氏立了这么大的功,怎么说也该换个部门,升个职了吧,哥却充耳不闻,就跟这事儿没发生过一样,凭什么啊?”

    “那是你哥的决定。既然他这么安排,修白继续在仓管部工作就行了。”

    顾小薇见妈平静如水,气急败坏了:“也就是说,修白这段日子为了那个项目付出那么多努力,都白费了?哥是铁了心,就是想压制着他,不让他升职了?”

    “我知道你维护你老公,生怕你老公在仓管部受了委屈,可顾氏是你哥的,不管他怎么做,都有他的道理。这事,你以后不用再跟我说了。”

    顾小薇见妈这边是不管了,气得脸都成了茄子,半晌才咬牙:“哥平时不讲道理就算了,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让步!”说着,便转身恨恨地跑出顾家。

    秦如仪只当女儿是一口气,气消了也就好了,没太在意,下午却接到了岳轻舟的电话,才知道顾小薇临走前放的话还真不是气话。

    顾小薇一离开顾家,调头就去了顾氏集团董事会几个股东家,哭诉莫修白立了功却没得到相应回报的冤屈。

    几个董事会成员是顾氏集团的元老,与顾家交情比较深,在顾氏工作了两三代,算是看着顾小薇兄妹几人长大的。

    因为年纪都不小了,处于退休状态,平时很少去集团,基本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偶尔集团有什么重大决策,要召开董事会或股东大会,才会去一趟。

    这几年,顾靳枭将公司打理得有条不紊,几为元老就更是基本不怎么过问集顾氏集团的事了,不过顾靳枭在公司有重要事务时,基于尊敬元老功臣,还是会通知一声,所以几人在集团仍是地位德高望重,颇有威望,十分受人尊重。

    顾小薇一去就是叔叔伯伯地叫,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把鼻涕一把泪,倒还真的说动了几个元老,当场打电话给了顾靳枭,提起这事。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