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49章 现在就宠你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9章 现在就宠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等,那这是秦阿姨的意思吗?”池贝儿犹不甘心。

    “二爷的意思。池小姐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可以早点回去了。车子已经备好了,这就能送您回去。请。”

    “所以你的意思秦阿姨是还不知道我现在要走,是吗?那我要等秦阿姨回来再走。”……

    楚欢颜悄悄走过去,只见顾家女佣提着池小姐的贴身行李朝外面走去。

    池贝儿正和欧管家僵持着。

    看来,顾靳枭今天一大早便吩咐下去,让人送池贝儿走。

    只是没想到池贝儿脸皮还真是厚,那种下药的事都做了出来,还舍不得走。

    她缓步走了过去。

    欧管家见楚欢颜过来,低声:“少奶奶。”

    “欧管家先下去吧。”

    欧管家听她这么说,也就嗯一声,先退到了一边。

    池贝儿皱紧眉,警觉地盯着楚欢颜,却眸光一动,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痕迹,脸一青,又涨红,当然明白这是什么,也能脑补到为什么她一夜间多了这么多暧昧痕迹。

    昨晚她给二爷下的药,倒是便宜了楚欢颜。

    而她,却像狗一样被二爷用枪指着脑袋赶走。

    楚欢颜自然将池贝儿满脸的妒恨看在眼里。也是无语。

    要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被折腾一整晚。

    她走过去,轻声:“还不想走?”

    “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是顾太太留我下来养伤的!”池贝儿忿忿。

    “哦,那就等着看自己的新闻头条吧。”

    “……你什么意思?”

    “堂堂百年名校老校长的孙女,自恃名门闺秀,表面典雅高贵,比白莲花还要白,内里自私放荡,比黑芝麻还要黑,几年前背弃婚约,与前男友私奔,几年后落魄回国,为了赖上前任未婚夫,下药妄图一夜春风,重修旧好……你说,这么写,爆点够不够?”楚欢颜抱臂端详她。

    池贝儿冷汗冒了出来,却还在硬挺:“……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有证据吗?谁会听你胡说八道?”

    “要证据还不简单?把昨晚给二爷送咖啡的佣人叫来一问,再不然把那咖啡拿去化验,查查你的指纹,再不然,咱们直接开个记招,说说你怎么连下药都没能让男人对你有兴趣?”

    “够了!”池贝儿捂住耳朵咬唇,无比羞耻,再抬头,已是满脸愤恨的泪,失控了一般:

    “你算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二爷把枪抵在我头上要我滚,也不要我,却偏偏要你这种女人?我到底哪比不上你!?”

    楚欢颜眼眸一动,倒是有些意外,昨晚……顾靳枭竟然用枪威胁过池贝儿滚蛋?

    顾靳枭系军队人士,有随身枪支不奇怪,不过自己从没见过,可见平时很低调,不轻易拿出来。

    现在,却抵在池贝儿头上让她滚……也难怪池贝儿崩溃了。

    而且,这男人也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一个美女跟她献殷勤,他却拿着枪要毙了人家……真是不解风情。

    楚欢颜收回感慨,注视着眼前的池贝儿:“我不算什么,但我是顾靳枭愿意给婚姻名分的人。仅此而已。”

    池贝儿呆了一呆,仿佛被这句话击中胸腔,瞬间垮了。

    自己什么都好,又有什么用?

    别说婚姻,那男人,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你家世好,出身优渥,但你却毫无责任心,自私自利,以自己为中心,只想着自己,完全没有责任心,当年跑了,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所以,你再厉害,又如何?”

    池贝儿脸色惨白。

    楚欢颜一字一顿:“该醒醒了。我不知道有人在你耳边说过什么,让你抱了幻想,但或许她只是想帮自己,出洋相的人,却是你。你现在应该明白了,这个男人,从来不属于你。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是。你本来还有一点尊严,自己留着就行了,何必非要弄得粉粹才罢休?”

    池贝儿醍醐灌顶一般,打了个哆嗦。

    没错……或许她说得没错。

    二爷从没属于过她。

    就算是当年爷爷和顾老爷子为两人订婚时,这男人也从没一天属于过她。

    而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她失魂落魄地朝玄关处走去。

    快出大门,楚欢颜陡然脑子一动,朝着她的背影:“那药,是谁给你的?”

    池贝儿这几天一直住在顾家,门都没出,照理说不可能弄到那种比较难搞到的违禁药。

    池贝儿脚步一停,转过头,冷冷:“你以为你有多好?还不是有人在后头恨你恨得要死。”说罢,离开了别墅。

    楚欢颜一听这话,便知道了。

    那药,是顾小薇给的。

    这几天,除了顾家的人,也只有顾小薇来与池贝儿见过面。

    这个顾小薇,再不敢明着对付自己,却暗中借刀杀人,利用池贝儿来对付自己。

    别的也就罢了,为了对付自己,连给自己哥哥下药的事都能做出来。

    她沉了沉眼眸。

    *

    顾小薇挂上电话,一副快气炸了样子。

    莫修白正好下楼,看见她这样子,走过来坐下:“怎么了?谁打电话来的?”

    顾小薇气鼓鼓:“池贝儿。她今早从顾家搬走了。哥的意思。刚才打电话来,还把我骂了一顿,骂我把她当刀子使,利用她去对付楚欢颜,怪我不该唆使她去亲近哥,害她丢了面子,都快不好意思见人了,还说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丢脸的事。这女人……自己没用,攀附不到我哥,还好意思将责任统统推到我身上!岂有此理!早知道她这么没用,我就不该帮她亲近我哥!哼,当我真想帮她这种水性杨花和野男人私奔过的女人?要不是妈不愿给哥安排相亲,我才不会理她!”

    莫修白搂住她肩膀轻声安慰:“算了。既然她都成了废棋,丢了不理就是了。”

    顾小薇正对着莫修白倒着苦水,手机再一次响起,余怒未消,顺手接了电话:“谁?”

    “三小姐,二爷请您来大宅一趟。”是岳轻舟公事化的声音。

    *

    夜色中,顾小薇下了车,看见佣人在门口等着自己,没来由打了个寒颤。

    这么晚了,哥还要自己过来,有种不好的预感。

    莫修白开车陪顾小薇一块儿来的,停好车,走过来牵住她的手攥紧了几分:“没事。别想太多。”

    顾小薇战战兢兢地与莫修白进了别墅,一进去,就嗅到了空气中的肃然与紧绷。

    只见顾靳枭和秦如仪坐在客厅,一言不发。

    哥的脸上仍是那种万年不变的不动声色,看不清是喜是怒。

    妈则是阴着一张脸。“哥。……这么晚了叫我来有什么事儿吗?”顾小薇吞吞唾,走过去。

    “你真的不知道叫你来是为什么吗?”顾靳枭修长手指轻轻一叩扶手,反问。

    顾小薇屏息,没说话。

    “小薇,你这次简直太出格了!”秦如仪一拍扶手,终是忍不住。

    “妈,我怎么了……”顾小薇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还不承认?你把池贝儿带回家亲近你哥就罢了,居然还敢对你哥下药?”秦如仪冷冷瞪着女儿。

    顾小薇一个咯噔,冷汗冒出来:“妈……”

    “怎么,还不承认?是不是还要我打个电话给池贝儿,当面对质,问问她的药,到底是不是你给的?”秦如仪加重语气。

    顾小薇这才软了下来:“是……是我。”

    秦如仪正是气头,见女儿亲口承认,更是火烧浇油,上前便是一个耳光丢过去:“胡闹!”

    “啪”一声,顾小薇脸颊一阵刺痛,捂住,不敢置信。妈居然打她了。

    这是妈第一次打她。从小到大,无论她犯了什么错,妈连骂都舍不得骂,更别提动手。

    莫修白也吓了一跳,忙上前搀稳了顾小薇,望住秦如仪:“妈,您消消气,小薇也不是有意的……”

    “你给我闭嘴!”秦如仪将对女儿的怒气转嫁到了女婿身上,“哪有你说话的份?”

    莫修白这个姑爷在顾家本就没什么说话份量,这会儿见引火烧身,也就噤声了。

    秦如仪又气恼地望向女儿:“不是有意的?下药都下到自家哥哥身上了,这还不叫有意?”

    顾小薇从呆怔中醒转,哭了起来,走过去,扯了扯秦如仪的袖子:“妈,我知道错了……你明白的,我不是有心伤害哥的……”

    秦如仪当然明白,顾小薇这么做是为了气楚欢颜,可平日里宠着这女儿再怎么胡闹都行,伤到自家人,就不可以,更不能为了和别人争风,把自己的哥哥当枪使,只冷声说:“希望你是真的知道错了。行了,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不准出门,给我好好在家反思,我会停止你一个月内的用度。”

    顾小薇只当撒个娇掉几滴眼泪就没事了,没料到处罚这么严厉,失声:“妈……”

    “觉得太轻了吗。”久没开声的顾靳枭开了口。

    顾小薇及时吞下声,再不敢说什么,被莫修白拉了两下,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出别墅。

    大宅内恢复安静。

    秦如仪沉浸在复杂的心绪中,半天才转过身,看向顾靳枭,脸上浮出失神和挫败:“我真的是没想到小薇这次做出这种事。”

    或许,楚欢颜丫头说得对,她太宠小薇,宠得她快要无法无天,这不是爱,是害,总有一天,小薇会出事。

    这个女儿,现在为了一己之私泄恨,能给教唆外人给亲哥哥下药,再过几天,还能做出什么?

    “不早了。妈早点上楼休息吧。”顾靳枭见秦如仪脸色疲惫伤感,站起身。

    她今天能够横下心亲自教训小薇,已经算是很大进步了。

    若是以前,在小薇几滴眼泪下就心软了。

    正因为想让妈懂管教女儿,这次教训小薇,他才全程几乎没插手,尽由妈去发挥。

    目送着秦如仪在女佣的陪伴下刚上楼,他目光一转,看见一个纤秀的身影在楼梯转角,沉了声音:“下来吧。”

    楚欢颜悄悄下楼,走到他面前。

    “看戏看得还算爽?”他斜睨她。

    她看一眼秦如仪朝卧室回去的背影:“你妈不会怪我,觉得是我告状吧。”

    从池贝儿口里得知是顾小薇给的药,想来想去,这事可大可小,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声。

    今晚顾靳枭一回顾家大宅,就告诉了他。

    顾靳枭当时一听,便变了脸色,去和秦如仪商量了。

    然后,就是这场顾家的集体公审顾小薇大会。

    “开始在意婆婆对你的感受了?”顾靳枭看她一眼。

    她避开他的目光,并不是她想要讨好秦如仪,多么在乎秦如仪对自己好不好,只是难得秦如仪这样的性子,好不容易对自己态度好了点,若是因为这事对自己印象又一朝回到解放前,有些可惜罢了。

    然而,就算如此,她还是不后悔跟顾靳枭提这件事。

    “放心。妈这次是铁了心想要好好教训一下小薇,磨磨她的性子,并没气你。”顾靳枭还是很了解妈的性子的,再疼宠小薇,再护犊子,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堪当得起顾家太太的这个身份。

    不然,爷爷出国养病多年,也不会放心将顾家偌大的家务都全权交由妈处理。

    “再说,就算你不说,你觉得我查不到池贝儿是从哪里拿的那种药吗。”顾靳枭又话锋一转。

    楚欢颜释然。

    那倒是。池贝儿胆敢给他下药这事,这男人肯定不可能就这么冷处理,一定会追查下去,迟早也会知道是顾小薇这个妹子给她的药。

    却又有些感怀地牵扯了一下唇。

    其实,就算顾小薇犯了再大的错,无非也就是停卡、禁足之类的小惩大诫。

    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是顾家的三小姐,身体留着顾家的血脉。

    而,她在顾家一天,顾小薇永远不会看自己顺眼,永远会不停想法子找茬让她不舒坦。

    从顾小薇看上莫修白的那一刻,她们两个这辈子梁子,或许也就结定了。

    顾靳枭察觉到她的神色变幻,将她下颌一托:“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这次被下药,也是因为顾小薇针对我。说来说去,全因为我。其实,我要不是顾家的儿媳妇,她也就不会闹出这些事。”

    顾靳枭微微一蹙眉,捏住她下巴的指腹骤然加重了几分力气:“乖了些日子,又开始不安分了?”

    又趁机提离婚的事了。

    她看见他不悦的眼色,只得将话都吞下去了,却又不甘心,憋出一张可怜巴巴的脸蛋:“可顾小薇始终是顾家三小姐,你妈再怎么教训她,始终也是她亲妈,肯定宠着她。她要是存心和我闹下去,我迟早得被她阴一次。顾小薇的背后,始终是整个顾家……”

    “你的背后,是我。”他眼皮一动,清淡的语气夹杂着铿锵,打断她。

    她心里一动,好几秒说不出话。

    他趁势俯近她耳垂边缘,低沉着嗓音:“只有我妈宠着小薇?那么我呢,是对你很糟?”

    所以,才让她这么不自信,这么害怕在顾家孤立无援,站不住脚,被人加害?

    热气熏到楚欢颜耳肉,连着颈子滚起一波热,感觉到他的暧昧又夹杂几分情铯的语调,还没回应,已被他一把拉到臂弯中打横抱起,朝楼梯上走去。

    她一惊,在他怀里挣扎起来,又毕竟是在客厅,生怕被秦如仪和佣人们发觉,动作不敢太大,低声呵止:“……你干什么啊……”

    “不是觉得没人宠你吗。现在就宠你。”

    她脸一热,马丹,这男人见风就是雨啊:“我不是这个意思……等等,就算宠,也不是这样好不好……”

    话音却湮灭在他的脚步声中,上了楼,他一脚踹开主卧的门,将她抱了进去。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