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48章 滚,老子是有老婆的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8章 滚,老子是有老婆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池贝儿无奈:“那你也应该知道,那女人这几天也一起搬过来住了吧?二爷白天去集团,晚上回来,又要那女人霸着,我哪里近得了身,更别说话。”

    顾小薇皱紧了眉,半晌,眸里划过一丝阴霾的光泽,蓦的盯紧池贝儿:“你是真的想和我哥重新在一起?”

    “小薇……你怎么到现在还在问这种问题。”池贝儿垂了垂脸,有点儿娇嗔地埋怨。

    “行,既然你决心和我哥哥重新在一起,我倒是有办法让你趁这几天牢牢抓住我哥。”

    “什么办法?”顾小薇凑到她耳下嘀咕了一通。

    池贝儿听得脸色潮红,又有些震惊:“不行——怎么能这样……”

    顾小薇托住她的手,望着她:“你不是想要和我哥在一起吗?这个办法,最直接,最利索,要是真成了,就算我哥和那女人不情愿,我妈也不好说什么了。”

    “可是……”

    “别忘了,你刚才也说了,你的腿伤快好了,时间不多了,等走了,再想有这个机会,就难了!就这么几天,你好好把握吧!”顾小薇撂下决绝的话。

    顾小薇深吸口气,眸子波动了一下,终于平定,似乎拿定了主意,又轻微蹙眉:“可……可你说的容易,二爷怎么会……怎么会和我……”

    “放心。这一点,我会帮你安排。”

    ……

    傍晚,楚欢颜拎着书包走进了别墅,黄婶迎上来接过她的书包,又将拖鞋递给她:“少奶奶放学了。”

    她点点头,换上家居鞋,头一抬,刚好看见顾小薇从一楼楼梯下方走过来,背着个小挎包,朝玄关这边走来,似乎准备回去。

    看样子,刚刚是去客房看望过池贝儿。

    顾小薇看见楚欢颜回来了,脸色一垮,避开目光,懒得搭理的样子。

    “三小姐回去了?不吃了晚饭再走吗?”黄婶见顾小薇似乎要走,恭敬问道。

    顾小薇手一挥:“不用了。修白打电话给我,跟我一起去餐厅吃饭,你跟妈打声招呼说我走了就行了。”

    “是,三小姐。”顾小薇踩着高跟鞋,窈窕婀娜地经过楚欢颜身边,睨她一样,勾起红唇。

    楚欢颜见她朝自己露出一抹胜利在望的笑,不禁眯了眯眸。

    顾小薇也没说什么,包含深意地看她一眼后,在顾家佣人的恭送下,扬长而去。

    *

    两天后。

    入夜后,客房。

    池贝儿坐在床边,紧张地手心沁出汗丝。

    两个小时前,顾靳枭从公司回了大宅。

    听女佣说,今天二爷好像很忙,在楼下吃完饭后没有回主卧,而是去书房处理公务去了。

    今晚,简直就是老天爷给她的最后一个机会。

    白天,罗医生来检查过她的腿了,说是恢复得不错,秦如仪也在一旁,看她腿上淤青红肿都退了,也能走路了,虽然没有马上提出派人送她回家,但她看着秦如仪的脸色也明白,自己再没借口继续留在顾家了,最多明天后天,便要主动告辞了。

    若不好好利用今晚。就再没机会了。

    她吞吞唾,极力克制住猛烈跳动的心脏,转身在枕头底下拿出顾小薇昨天给自己送来的小纸包,一层层揭开,一颗浅蓝色的小药丸出现在视线中。

    等夜色更深了几层,她将药丸攥在手心,站起身,拉门走出去。

    在一楼楼梯口晃荡了会儿,一个女佣端着个托盘准备上楼。

    托盘上,放着杯刚煮好的咖啡,还冒着热气。

    这么晚了,秦如仪不可能还会喝咖啡。稍一猜,便知道是送去给谁的。

    她眯了眯眼睛,宛如散步一样,慢慢走过去。

    “池小姐,晚上好。”女佣看见她,停住脚步问候了一声。

    “给太太的?”她瞥一眼咖啡,漫不经心问了句。

    “不是。给二爷的。二爷今晚公务多,可能要忙到很晚,让我给他送杯咖啡上去。”

    她点点头,没在说什么,待女佣正要上楼,忽的喊住:“……等一下。”

    “还有什么吩咐,池小姐。”

    “我睡不着,想喝杯鲜奶,但没找到,你能不能去厨房帮我拿一盒?”

    女佣迟疑了一下,倒也没多怀疑,将托盘暂时放在一边的柜子上,先去了厨房。

    池贝儿见她背影消失,快速将手里攥着的药丸投进了咖啡里。

    两分钟后,女佣拿着鲜奶回来,递给池贝儿,上楼了。

    池贝儿坐在沙发上,抑制住猛烈的心跳,按照顾小薇说的时间,耐心地等待着。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终于,她站起身,上了楼,一步步走到走廊尽头的书房。

    她屏息,先试探着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她扭开门锁,紧张地推开门,走进去。

    只亮着一盏阅读落地灯的书房,光线昏暗又暧昧地惹人遐思。

    窗边宽大的书桌后,一袭熟悉的身影半仰靠木质雕花大椅上,衬衣最上面几颗扣子解开,露出健硕的胸膛,浓睫半阖,似在小憩,俊美的脸颊仿若饮过酒一样,透出异样的酡红。

    电脑还没关,散发着莹白色的荧光。

    桌子上的文件还未及收拾,文件旁边,是喝了一小半,已经凉掉的咖啡。

    她心跳加速,知道药性已经在顾靳枭体内发作了。

    顾小薇说这是混夜店的人惯常用的药,一下腹,时间一到,无论男女,不管平时什么做派性子,都逃不过这药的控制。

    只没想到真的这么厉害。

    半杯咖啡还没喝完,就发作了。

    “二爷。”她试探着走近,小声喊了一声。

    男人却没有回应。

    她吸口气,走过去壮着胆子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脖子上:“二爷,您累了,我扶您去那边沙发休息一下……”

    药性发作的男人身躯石头一样沉得很,池贝儿却凭着一股激动和兴奋劲儿,将他搀到了旁边的真皮沙发上。

    书房的沙发是供他工作之余休息用的,累了也会在上面小憩,格外宽大。

    宽大到——就算在上面做些事,也并不憋屈。

    池贝儿扶着他躺在沙发上,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半昏迷中的男人。

    双眸半阖,浓睫落在眼睑下方,微微震颤,似在忍受着极度的煎熬,高挺的鼻梁浮现着压抑的潮红,唇齿间尽力克制着,却还是有微微的喘息溢出。

    这男人,本就该属于她的。

    这想法击破了最后一丝难为情。

    她贪恋的目光顺着他精美的五官游弋,红着脸,倾身过去,抬起手,准备给他解开余下的扣子。

    小薇说得没错。只要能够与二爷生米煮成熟饭,甚至有了二爷的孩子,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昏沉中,顾靳枭似乎意识到有人在蹭自己的衣服,沉声呢喃:“滚!老子是有老婆的……”

    池贝儿一顿,咬咬银牙,继续解着。

    第一颗扣子还没解开,她的手腕一紧,被沙发上的男人牢牢拧住,不禁瞪大眸子。

    顾靳枭赤红着眸子,捉住她的手,半阖不张的瞳仁终于睁开,射出冷酷似万年冰窟般的寒凉光泽:

    “滚出去。”

    她没想到他会清醒。

    小薇明明说过吃了这个药后会令人神志不清,只想做那件事,百试百中,无一例外……

    怎么可能?

    难道是剂量太小了?

    一时,她既尴尬又惊愕,只能吞吐地说:“……二爷,你别误会,我看你好像有些不舒服,扶你到沙发上休息会……”说着,身子又亲近过去。

    “再说一次,滚出去。”冷冷一句再次飙出来,与此同时,重重将她手腕甩出去。

    池贝儿一个踉跄,被推到了旁边,撞得茶几砰的一声响,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呆呆看着仍倾靠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虽然仍保持着靠在沙发上的姿态,脸庞亦被潮红熏得不像话,像喝过酒一样,但眸子中的冷意却能让人背后汗毛竖起。

    半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却不想放弃最后的机会。

    反正,自己一个书香门庭的大家闺秀连这种下药的事都做出来了,也不在乎进一步了!

    池贝儿趁他还没力气支起身体,扑过去用力抱住他精瘦的窄腰,哽咽着:

    “为什么你不要我?就因为我曾经犯过的错,你还不肯原谅我吗?我说过,我已经知错了……只要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做个好妻子……今晚,二爷就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话到这里,忽的,太阳穴上一冰,仿佛被什么硬邦邦的圆弧形金属抵住。

    她哭声一止,瞪大瞳仁,不知道是什么,抬起脸,看清楚,才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

    是一把枪。

    一把枪,正抵在她的太阳穴上。

    “这样能让你少废话,快点滚吗。”男人口气疲软而不耐烦。

    她魂飞魄散,骨头都快软了,一肚子的春情,全都没了:“我……我走。”

    抵在她太阳穴的枪这才缓缓滑下来。

    池贝儿慌乱地退后几步,站直身子,哪还敢表白,跌跌撞撞爬起来,一咬唇,羞辱又惊惧地朝书房外跑去。

    门砰一声合上,书房内安静下来,顾靳枭脸上的潮红却并没褪去,将防身手枪收好,扯了一把衣领,体内的难受潮水般继续缠绵,哑着嗓音低低丢了句国骂。

    刚刚药性初发作,就猜到了几分是怎么回事。

    饮料,只怕是被下了料。

    在军队打磨过的人,对于这些摧人心智的药物不会不知道,这药是酒吧惯用的糜奸水,当然,也训练出了绝对强悍的意志力,比一般人更能自控。

    他扶着沙发扶手,摇晃着身体站起来,全身的火热均朝身体的某个部位涌去,喉结一震,喘了两下。

    现在,只有三个解决的途径。

    第一,等药性自行退散。但是时间比较漫长,起码得‘硬’生生保持这个状态到明天天亮。

    第二,马上去医院挂点滴。

    第三——

    他望一眼门,蹒跚着步伐,并没有犹豫地选择了第三个最简单又近在咫尺的办法。

    ……

    主卧,大床上,楚欢颜睡得正香,梦见被一头威武凶狠的非洲猎豹狂追。

    跑啊跑,终于体力不支,被猎豹一下扑了上来!

    她尖叫一声,被猎豹压得快呼吸不过来,睁开眼睛,正看见某人一双炽热的眸子比猎豹还要阴沉地凝视自己。

    睡裙已经被他撩上去大半。

    “顾靳枭——”她瞪大眸子。

    这男人,至于么,大半夜的搞偷袭?!

    睡意全无,刚想要坐起来,却被他用高大的身躯压下来。

    “帮我。乖。”他制服住她的纤臂,附在她耳边,两个字,从没有过的火急火燎。

    她听出他的语气明显不似平时,也感受到他的身体热得厉害,就跟发烧似的,怒气一下子消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一惊:“……你怎么了?”

    “池贝儿在我咖啡里下了药。”声音更加不稳,急促。

    她倒吸口凉气,却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他已用薄唇覆上她唇瓣,大手如钳,一路前行,拨开她睡裙下摆。

    ……

    *

    第二天早上,楚欢颜起来时,已经快中午。

    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学。

    一夜无休的折腾,让她腰酸背痛,起床后半会儿都撑不直腰。

    犹记天快亮,某人才停止了,却没放过她,将她反抱在怀里,睡了过去。

    她刚舒了口气,才小眯了会儿,又察觉他起来了,估计是要去集团。

    这一次他没有叫醒她,动作也不大,似乎也知道这丫头被自己折腾了一晚精疲力竭。

    楚欢颜洗漱时,对着镜子,看见自己脖子和锁骨上有好几处草莓印,甚至还有几处浅浅的淤青。

    都是他昨晚留下来的杰作。

    用粉饼扑了几层,还是盖不住,也就随它去了。

    下了楼,黄婶笑眯眯迎过来,指了指餐桌那边:“二爷说您今天会起得比较晚,让我特意给您留了份早饭。”

    她看着黄婶意味深长的笑意,咬咬唇。

    这男人,要不要广而告之,生怕别人都不知道他昨晚做过什么啊?

    幸好黄婶也没多说什么,给她留了点儿面子,说了两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楚欢颜一个人灰溜溜过去,刚吃过早餐,只听楼梯口那边传来动静。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要和秦阿姨打声招呼再走……”

    是池贝儿带着恼怒的声音。

    欧管家平静无波澜起伏的声音传来:“池小姐的腿伤既然好了,可以回池家了。太太早上去寺庙进香了。不用打招呼了。来人,帮池小姐把行李送出去。”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