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47章 听墙根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7章 听墙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嚯,看见BoBo得罪不起,赶紧转向,矛头又开始瞄准她了?

    楚欢颜失笑:“你用石头砸我,我受了惊吓,一时手滑,松开狗绳也很正常,说来说去,你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到头来还倒打一耙。”

    “我说过,我没有砸你!”池贝儿咬死不认,泪水一下子蹦出来,面朝最后的救星秦如仪,亮出手臂,上面是刚才摔在地上蹭出来的擦伤,虽然不太严重,但在白皙细嫩的肤色衬托中,也足够触目惊心:“秦阿姨,我有没有砸她,她有没有放狗咬我我,谁都说不清了,可我现在满身的伤,您是看得清楚的……我摔伤是事实啊。”

    这话,分明就是要秦如仪给个交代,一定要给楚欢颜一点小惩大诫。

    哪怕在众人面前教训楚欢颜几句,她也能出了这口气。不然哪对得起她满手臂的擦伤?

    众人屏息不语。

    顾靳枭睫一动,妈最顾惜面子,要不是这样,也不会答应池贝儿在家里养伤。

    眼下,若为了颜面,训斥楚欢颜也有可能。

    正要提前开口,秦如仪面无表情地看向池贝儿,已开口:

    “看来我顾家的风水对池小姐不大友好,来了顾家两天,两天都受伤。既然现在伤得这么重,不如我派人先把池小姐送到私家医院那边休养吧。”

    池贝儿一讶:“……私家医院?”

    楚欢颜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秦如仪居然这么明显地站在自己这边,本以为为了息事宁人,会说自己两句算了。

    “那边的疗养环境比顾家更专业,我也会多为池小姐配备两个护理人员。”秦如仪打了个手势,似乎要示意佣人去叫司机。

    池贝儿回过神,忙吞吞吐吐:“不用了,秦阿姨。我……我的伤没那么严重,哪用的着去医院那么麻烦?顾家这边条件已经够不错了,我在这里养伤挺好的。”

    秦如仪手放下来:“真的不用?”

    “真的不用了。”

    秦如仪轻轻扬起唇:“那可不行,万一你去跟你爷爷哭诉,你爷爷看你昨天在我们顾家才摔伤,今天又差点被狗咬,一个电话打去跟我家公公说,我家公公还当我欺负你,会怪我照顾不周的,失礼你池家的。算了,还是把你送去专业的私家医院比较合适……”

    池贝儿急了,生怕被秦如仪送走:“放心,我不会跟我爷爷说什么的……今天……就当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最后一句话,夹杂着太多不甘心和不服气,却也无可奈何。

    秦如仪却没就此罢休:“‘就当’?什么叫——就当?几分钟前,池小姐还口口声声说是我家老二的媳妇儿故意放狗咬你,满花园的佣人们都听着呢,老二媳妇儿的脏水都上身了,你叫她日后在我们家佣人面前怎么做人?要是不说清楚这件事,以后满顾家的佣人还都当老二媳妇真是个没家教的野性子,喜欢狐假虎威,没事放狗唬人呢!”

    楚欢颜算是听出来了,池贝儿不想追究了,秦如仪却想要追究。

    这是想好好收拾一下池贝儿。

    池贝儿这次也算是引火烧身了。

    只没料到秦如仪平时端着高高在上,文雅高贵,其实是老虎没发威,真的厉害起来,劲儿也不小。

    池贝儿攥攥拳,要是今天自己不跟楚欢颜道个歉,估计是一定要被送去医院的。

    让她给楚欢颜道歉,她真的是一万个不甘愿。

    可是好不容易住进顾家,梦寐以求的男人近在咫尺,这么又离开,更不甘心。

    最终,她死死拧住衣角,克制着恨意:“刚才是我一时摔得昏了头,急了,才会口不择言。不关二少奶奶的事,一切都只是个误会。”

    秦如仪总算见好就收:“不早了。送池小姐进房休息吧。早些养好了伤,也能早点回池家,给池老爷子一个交代。”

    池贝儿脸色一变,已被女佣推向别墅,被推着的一路,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一眼留在原地的顾靳枭。

    楚欢颜见闹剧结束,吁了口气,只见秦如仪走了过来,忙拉好了BoBo。

    秦如仪微蹙着秀眉,看一眼蹲在地上的BoBo:“听黄婶说,你这几天要把它放在卧室里?”

    楚欢颜忙说:“放心,我这几天会看好BoBo,绝不会骚扰到您。”

    秦如仪好笑:“看好?就像刚才那样?”

    把池贝儿弄成那样子!

    楚欢颜不好意思道:“刚才那只是个意外,而且真的是池贝儿先挑衅,BoBo才会失态的。您不一样,您是它主人的亲妈,它再怎么也不会伤到您。”

    BoBo也很适宜地勾了勾前爪,对着一向并不大喜欢狗的秦如仪,卖了个萌,又倾近两步,似乎想要撒娇。

    秦如仪见BoBo亲近,下意识退了两步,警惕道:“把狗牵好了。别靠近我。”

    “没事没事。它只是想跟您打个招呼。”楚欢颜收好了狗绳。

    秦如仪蹙蹙眉,没再没说什么,转身与女佣一块走了。

    楚欢颜呆呆看秦如仪的背影,转过头,望向顾靳枭:“喂,你妈,这是答应还是拒绝了?”

    顾靳枭无声勾唇,眸光又魏然一动。

    真是没想到,这小女人,竟能让妈允许BoBo进住卧。

    想当年他把BoBo带回家养时,妈都没准许它进别墅,更别提进房。

    就算妈叫她过来是为了打消池贝儿的心思,但这样的举动,也说明对她的印象真的是好了太多。

    他走过来将狗绳接过来缠在手背上,看她一眼,朝别墅走去。

    她明白了,秦如仪这是答应了,舒了口气,忙追了上去。

    *

    回到别墅的二楼主卧,天色已不早了。

    楚欢颜松开绳子,让BoBo去狗窝那边休息,还没转过身,腰上便有一双大手伸过来,钳子似的,从背后将她环抱住。

    她一转头,嗅到他炙热的呼吸,下意识挣了一下,却被他搂得更紧。

    这男人,要发情也不用这么急啊,刚回房间,至于么?

    与此同时,只听他凑到自己耳下,沉声道:“别动。有人在门口。”

    她身子一滞,条件反射蜷缩在他臂弯中,悄悄朝卧室门望去,小声:“谁?”

    顾靳枭不语,只腾出一只手,抄起茶几上的遥控器,一摁。

    挂在墙壁上的电视亮了起来。

    他摁了几下遥控器,电视屏幕一闪,出现画面。

    楚欢颜睁大眼睛,是他卧室外面走廊的画面。

    就是此刻。

    看来,走廊上装了监控。

    池贝儿坐在轮椅上,上身前倾,贴着门板,在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她倒吸口气:“卧槽……”

    这个池贝儿,回了房间,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听墙跟,恶心不恶心啊。

    顾靳枭见她撸起袖管,眯眸将她一拉:“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把她赶走啦!”楚欢颜皱眉盯一眼屏幕上探头探脑的池贝儿。

    “今天赶走了,指不定明晚又要来。”

    “那……怎么办?就让她在外面?”

    “既然她这么喜欢听人家墙根,就遂她的意。”

    楚欢颜一愣:“啊?”还没落音,便被他一把横抱起来,仍在两米多的柔软大床上,被摔得嗯哼一声。

    这一声波浪线一般,跌宕起伏,就像娇嗔一样。顺着门缝,显然飘到了池贝儿的耳里。

    屏幕上的池贝儿身子一直,颤了一下,高清彩色监控将她脸上的妒忌展现得一览无余,耳朵贴得门板更紧。

    顾靳枭毫无顾忌地倾身压覆下去,低喃:“知道怎么样了?”

    她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也是牙一咬,豁出去了,将他衬衫衣领一拉,顺势一个翻滚,坐在他身上。

    他被她压得闷哼一声,大手扶稳了她纤腰:“宝贝。你今晚真热情。”

    楚欢颜瞥一眼屏幕,只见池贝儿死死咬住下唇瓣,脸上的嫉妒快要崩溃的样子,显然听得很清楚两人的房间内的厮摩声甚至对话,捏着嗓门儿嗲声嗲气:“怎么,不喜欢我热情?”

    他眸子里掠过一道肆无忌惮的邪气,扶住她腰的粗粝拇指摩挲着,延绵滑下:“你做什么,老公都喜欢。”

    楚欢颜一个激灵,后背起了鸡皮疙瘩,动了动身子,想要甩开那只趁火打劫的蹄子,却根本甩不掉。

    只能狠狠瞪他一样,用无声的唇形示意:别趁机占便宜。

    “宝贝,看来你有点急躁了。”他眯眸,一个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薄唇堵住她嘴。

    她被他突如其来似骤雨的吻亲得快喘不过气。

    衣料摩擦,喘息,呼吸……连绵不断,终于,让屏幕上的池贝儿再忍不住了,滑动着轮椅,气鼓鼓地离开了。

    缠绵中,楚欢颜余光飘到电视机上的池贝儿离开卧室门口,将身上的某人使劲推开,红扑扑着脸,喘吁吁:“……她走了——”

    要不是池贝儿终于听不下去走了,差一点就要假戏真做了。

    顾靳枭像还没餍足的狼一样,抬起手被拂去唇边刚刚她留下来的甘甜晶莹,将正要逃下床的小女人扯了回来,一手环住她腰不让她走,一边垂下头颈搁在她耳边,语气低沉而暧昧,暗示:“走廊上有监控。房间内没有。”

    本来只是为了把听墙角的池贝儿气走。

    短暂的耳鬓厮磨却挑起他想要她的。

    比起平时的霸道蛮横,此刻又多了几分小孩子似的无赖。

    楚欢颜一把推开他,调转了身子:“今晚,我睡床。你——沙发,地板,随便选。”

    呵,这女人还挺不客气。顾靳枭皱皱,眸光朝她身子下方滑了一滑:“不方便?”

    “嗯。”她见他当自己是大姨妈造访,也就顺势点头。

    一想到这里是顾家,他的前任未婚妻还在同一屋檐下,而且还随时监视着他两,她就觉得怪怪的。

    她才不要表演活春宫给外人看。

    *

    接下去几天,楚欢颜每天白天照常上学,傍晚回顾家大宅,基本没和池贝儿再对打什么照面。

    顾家太大,两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保持着距离,再加上楚欢颜来的第一晚在花园发生的事,估计池贝儿也不敢再生出什么幺蛾子。倒是消停了一阵子。

    下午,客房。

    池贝儿刚被女佣伺候着换了药,示意女佣退下。

    待女佣关上门离开,她看一眼门,从轮椅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活络了一下筋骨,在房间里走动起来。

    其实两天前,她就已经能走得很好了,只是不想让顾家人发觉。

    腿伤一好,再没留在顾家的理由了。

    不过,她只是扭伤,又不是什么大事,也不能一直装下去。

    过两天罗医生要过来给自己检查,到时一看自己没事了,她也不好再继续以腿伤的名义留下来了。

    只可惜,这几天在顾家,除了一肚子嫉妒和闲气,什么收获都没有。

    虽然顾靳枭这几天回了顾家大宅,但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在顾家不多的时间,又基本是关在卧室里和楚欢颜在一起。

    所以,除了那晚在花园里看见了他一面,再没与他碰过面。

    想着,池贝儿脸色极度难看。

    “咚咚”——正这时,门被敲了两下,女佣的声音传来:“池小姐,三小姐回来了,想进来看望一下您。”

    池贝儿忙快速回到轮椅上坐下来:“哦……请你家三小姐进来。”

    门开了,顾小薇走进来,一看见轮椅上的池贝儿便叹了口气,坐到她旁边:“前几天就听妈说你在我家摔伤,在我家养伤的事儿,只是这几天有事,没来得及回来看你。怎么样,现在没什么了吧?”

    池贝儿挤出笑容,柔声说:“没什么。有心了。”

    顾小薇又翘起唇,绽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压低声音:“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受了点儿伤,但能住进我们家,能和我哥哥有机会朝夕相对。”

    想不到池贝儿这女人还挺有心思的。竟搬出苦肉计这一招。倒是小看她了。

    池贝儿脸上却有些落寞:“什么朝夕相对。我住在你家这几天,只看过他一次。我的腿伤也好得差不多了,马上也要走了。”

    顾小薇一怔:“我刚听佣人说,我哥这几天每天都回这边啊。你怎么也没找些机会,跟他多碰碰面,说说话?”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