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46章 拔掉你全身上下的毛!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6章 拔掉你全身上下的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楚欢颜回了檀香苑,岳轻舟已在等着。

    她收拾了一些贴身衣物和随身用品,再带上每天必须用来画稿的笔记本,牵着BoBo,被岳轻舟载去了顾家。

    顾靳枭因为还在公司,结束公务后再直接回顾家。

    到了顾家,楚欢颜还没进门,等候已久的黄婶迎上来:“少奶奶好,太太让我这几天照料少奶奶在大宅的衣食起居。”

    来过几次顾家,楚欢颜与黄婶也算是比较熟了,知道她是顾家的老佣人,在顾家做了几十年,一向都是照顾秦如仪的,点点头:“嗯,那麻烦黄婶了。”

    黄婶看见楚欢颜将BoBo也带来了,一讶,随即道:“BoBo也来了?”

    “嗯。我怕它没人陪,怪寂寞的。”

    “哦好,那我把它带到花园的狗屋吧。”幸好BoBo在顾家住的狗屋和一些狗粮之列的都还没丢。

    楚欢颜见BoBo扒着自己裤腿呜呜的样子,望向黄婶:“黄婶,我可以把BoBo带回房间吗?”

    自从BoBo去了檀香苑,就被她惯坏了,成天由着BoBo在卧室进出。

    BoBo也习惯了时刻看着她。

    黄婶为难:“可,太太不大喜欢狗在屋子里。”

    “放心,我等会跟太太亲自说的。”

    黄婶再没说什么,将楚欢颜领上楼,到了顾靳枭在大宅的主卧,替她收拾好行李后,恭敬道:“少奶奶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跟我说。”说完,才下楼了。

    这一次住在顾家,再不是住在秦如仪隔壁的护理人员房间了。

    佣人的称呼也从楚小姐变成了正正规规的少奶奶。

    但楚欢颜却没一点欣喜的感觉,反倒有种战争要拉开的感觉。这几天,有池贝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只怕不会太安生吧。

    *

    顾宅,一楼客房。

    池贝儿靠在沙发上,将伤腿高高搁在茶几上,一脸心事重重。

    楚欢颜刚刚来了顾家,她听女佣说了,只听说搬到楼上的主卧了。

    她心里一口气不大顺,连饭都吃不下。

    这算什么意思,那女人生怕她亲近了二爷,过来监督?

    见窗外夜色已深,池贝儿才双手一撑沙发,坐直了身子,吩咐:“陪我出去散散步。”

    秦如仪给池贝儿专门配了个顾家的女佣照料她,提醒过务必要好好伺候,不能怠慢了。

    女佣见她脸色不好看,也就点点头,将她扶坐在轮椅上,推到了花园。

    池贝儿坐在轮椅上,在顾家的花园里转悠了会儿,正要回别墅,只听不远处响起犬吠声,还夹着熟悉的声音飘来:“BoBo,过来——”

    她脸色一动,小声说:“我自己再逛会儿。你就在这儿等着吧。”

    “啊?池小姐你一个人吗?我陪你一起吧……”

    池贝儿不耐烦:“我说了我一个人就一个人。”

    女佣见她坚决,也只得在原地等着。

    池贝儿摁了一下电动轮椅前的键,循声朝前滑去。

    不一会儿,隔着花丛,果然,看见楚欢颜正陪着一只大狗玩着,不时将手里的狗玩具球丢到远处指示狗去捡,若顺利捡回来,便将手里的狗零食当做奖赏喂给狗。

    旁边,顾家的老佣人黄婶正陪同着楚欢颜和BoBo。

    池贝儿看着,脸色没来由又阴郁了几分,黄婶是顾家的老人儿,也是秦如仪最信任的贴身女佣,一向都是伺候秦如仪起居的,现在楚欢颜一搬来,秦如仪却将这个最喜欢的得力女佣拨给她用,可见对她真的挺看重。

    嫉妒和不甘如火苗,在心底又蹿起来。

    那边,楚欢颜手上的狗饼干喂完了,见BoBo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揉揉它的脑袋,朝旁边的黄婶笑着说:“麻烦黄婶再去拿点狗饼干,这小子,胃口真是越来越好了。”

    “好。”黄婶点点头,转过身正要回屋拿狗粮,却见一个纤细的身影坐在轮椅上缓缓滑入眼帘:“黄婶。”

    黄婶一怔,脚步停下来:“池小姐怎么也出来了。”

    楚欢颜看到池贝儿也来了花园,还特意过来了,眼眸不禁一眯,感觉没好事儿。

    池贝儿声音柔柔的:“嗯,没什么事就出来转转,透口气。没想到外面温度挺低的,有点冷呢,能够麻烦黄婶能去我房间,把我沙发上那件外套拿来给我吗?”

    黄婶犹豫了一下,顾太太又不是没有安排佣人给池贝儿,这个池小姐,偏偏这个时候吩咐自己做事,分明就是针对二少奶奶。

    不过,池贝儿在顾家受伤,现在又在顾家养伤,连太太都很重视这事,她一个下人,也不好拒绝。

    可二少奶奶又刚刚吩咐自己去拿狗粮。

    一时,左右为难。

    池贝儿双手捂嘴,咳嗽了两声,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这天,到了晚上还真挺冷。也不知道会不会感冒……”

    黄婶无奈,要是池贝儿再在顾家生病,只怕太太更不好应付池家那边,却还是说:“池小姐,我已经答应帮二少奶奶去取狗粮……不如我去让照顾你的佣人去帮你拿吧。”

    “我现在是不是连一只狗都比不上?”池贝儿声音虽然还算轻柔,脸色却已陡然变了。

    黄婶只得看一眼楚欢颜。

    楚欢颜搂住BoBo的身子,淡淡:“黄婶,先去给池小姐拿外套吧。可别小看感冒,昨天新闻还在播有人感冒后转成心肌炎,突然就挂了。”

    池贝儿脸色一青。

    黄婶听楚欢颜这么说,无声一笑,也就朝别墅走去。

    花园只剩下两人,楚欢颜也懒得搭理池贝儿,继续陪BoBo玩起来。

    BoBo是大型犬,又曾经是军犬,精力很旺盛,需要发泄,不然容易生病。

    就算暂时在顾家住,每天的遛狗时间都不能减少。

    池贝儿见黄婶到底还是为自己去拿外套了,唇边挂着一丝胜利的浅笑。今天,只是用了她的佣人。

    不久的将来,她的老公,也会是自己的。她眸光掠过一似首战胜利的自信,纤指有节奏地在轮椅扶手上点着:“不好意思了。借用了你的佣人。”

    嘴巴说不好意思,语气俨然是挑衅。

    楚欢颜抱着手里的球,只俯下身,摸了摸BoBo,摇摇头:“BoBo,狗饼干等会儿再给你去拿。你大度点儿,就先让让人家吧。”

    BoBo仿似通人性一样,还真呜呜了两下,像是在答应。

    池贝儿脸都紫了,这什么意思,让一只狗大度让自己,这不是在暗讽自己连一只狗都不如?

    一咬牙,拍了扶手:“楚欢颜,你什么意思?”

    楚欢颜耸肩:“在教育自己的狗,不要跟那些比狗还不如的小气的人争而已。”

    池贝儿千金之躯,从小被众星捧月,哪被人骂过比狗还不如,若不是腿脚不方便,就要冲过去了,吞不下这口气,下意识便抓了手边地上的一颗鹅卵石,泄愤地朝楚欢颜那边砸去:“你才不如狗!”

    这里是顾家,楚欢颜又是顾家儿媳妇,她就算再傻,也不敢这种场合伤了楚欢颜,这然没有真的砸到楚欢颜身上,只是为了泄泄恨,震慑一下罢了。

    谁料,鹅卵石噗通一下,正好砸在BoBo的身边。

    BoBo受惊一般弹跳起来,见池贝儿有伤害楚欢颜的意思,不受控地冲出楚欢颜的手,低嚎一声,扑向轮椅上的池贝儿!

    池贝儿只觉一个巨大的阴影朝自己飞过来,瞪大眼睛,尖叫一声,已被BoBo扑到身上连人带车,摔趴在地上。

    BoBo继续趴在池贝儿的身上,低吼着,舌头伸出来,在她颈子上最脆弱的部位舔着,似乎随时要一口咬上去。

    池贝儿吓得也不敢动弹,狼狈地蜷缩着身子,哪里还有半点刚才优雅的仪态。

    正这时,池贝儿的女佣估计在不远处听见了她的尖叫,跑了过来,看到BoBo将池贝儿扑倒在地上,吓了一跳!

    楚欢颜打了个响指,BoBo这才退后几步,回到她身边。

    女佣回过神,将池贝儿扶起来,搀回到了轮椅上,见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忙问:“池小姐,你没事吧……”

    池贝儿镇定下来,恼羞成怒,狠狠瞪一眼楚欢颜,带只狗来顾家,就是为了给自己助阵的么?

    想着,眼眸一阴,指着BoBo:“这只疯狗突然扑上来咬我,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病!伤人的狗也能养吗?这种疯狗放在顾家,也不怕伤了你们家太太?还不拖出去弄死!”

    弄死BoBo?

    这女人以为自己是谁?楚欢颜脸也垮了,撂了狠话:“你敢动BoBo一根汗毛,我就拔掉你全身上下的毛!”

    “岂有此理,你这狗咬人还有理了?!我这就去报警,说你养了只伤人的大型犬,还伤了我,我虽然这几年不在国内,但京城养狗的规章还是懂的,这种伤过人的大型犬,管理得很严格!到时看警察会不会带走这只狗,看你保不保得住这只狗。”池贝儿冷笑一声,也懒得废话,让女佣推自己回去打电话。

    楚欢颜生怕她真的去报警,牵着BoBo就追过去拦住去路:“你敢!”池贝儿见她牵着那只差点伤了自己的大狗朝自己逼来,心有余悸,缩成一团,又尖叫起来:“……让那只狗离我远点儿!滚……”

    “你要是想报警就别想走!”

    正是两人僵持不下,秦如仪的脚步声伴着声音飘来:“怎么回事?”

    听下人说了花园里的动静,秦如仪便带着佣人过来了。

    池贝儿见秦如仪来了,吞吞唾,一咬唇,顿时换了张脸,红了眼眶:“秦阿姨……”说到这里,欲言又止,豆大的眼泪珠子滑下来,倒很有几分我见犹怜。

    女佣只得代替她,默默跟秦如仪汇报:“刚才BoBo把池小姐扑倒在地上,差点儿咬了。”

    池贝儿擦了把眼泪,补充:“秦阿姨,这种野性没除的狗怎么能在顾家?今天差点伤了我就算了,哪天万一伤了您怎么办?”

    楚欢颜知道秦如仪本就不大喜欢BoBo,生怕她真的要把BoBo送走,忙解释:“是池贝儿先朝我砸石头,BoBo护主,又受了惊,才会去扑她。”

    秦如仪脸色一沉,望一眼池贝儿。

    池贝儿泪水随着摇头的幅度洒了出去,一副七月飞霜的冤屈模样:“我没有!秦阿姨,你觉得我是那么粗鲁的人吗?”

    花园这个角落没监控。刚才又没第三个人,什么都由她说了算,这是欺负BoBo不会说人话,没法替自己作证。

    楚欢颜冷冷看一眼池贝儿,又牵紧了BoBo的绳子,紧张地看向秦如仪。

    池贝儿还在哭着:“秦阿姨,这种喜欢伤人的狗,一旦有了第一次伤人的经验,就很容易有下一次,我在国外时,凡是这样的狗都会被送去动物安置所那边安乐死的……”

    正这时,冷冷声音袭来,打断池贝儿的话:

    “谁要把BoBo安乐死?”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夜色下,顾靳枭大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岳轻舟,应该是刚刚回来。

    池贝儿一怔,被他冷若冰霜的眸光看得一个哆嗦,话都说不清楚了:“二爷……”

    岳轻舟静静说道:“池小姐恐怕不知道,BoBo原来是二爷的爱犬,最近才交给二少奶奶的。”

    池贝儿一惊,冷汗都冒出来几滴,没想到BoBo会是顾靳枭的狗,脸上红一阵子白一阵:“……原来……这狗……BoBo是二爷的……”

    “决定好了吗?到底是想把BoBo安乐死,还是报警送走?”顾靳枭眸底似压着杀人的光泽,反问。

    楚欢颜抿抿唇,这一回池贝儿算是踢到铁板了,不知道顾靳枭和BoBo的感情多么好。

    池贝儿都快悔死了,早知道这狗是顾靳枭的,怎么会说出安乐死这种话,咬唇:“其实我也不是怪BoBo,要不是有人放开绳子,BoBo绝不可能朝我扑过来。要是狗绳牵紧点儿,不会发生这种事。狗狗犯错,不关狗的事,全是因为人没教好。”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