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45章 同住一屋檐下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5章 同住一屋檐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才,池贝儿没道理停不下来,分明是故意的。

    故意摔伤自己来冤枉自己?

    这苦肉计,还真挺舍得用!

    佣人见状,也来不及多说,先将池贝儿搀扶到了客厅。

    秦如仪早听到了动静,看见池贝儿脚踝肿得高高,满脸眼泪地被扶过来,也是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女佣汇报:“池小姐从台阶上摔下来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摔跤?”秦如仪问。

    池贝儿余光瞥一眼身后跟上来的楚欢颜,泪眼盈盈,无尽委屈,欲言又止:“……是我自己不小心,也不能全怪二少奶奶。”

    秦如仪一顿,池贝儿的意思,是楚欢颜害她摔跤了?不禁望向楚欢颜。

    楚欢颜好笑:“我不知道池小姐为什么会故意摔跤却推到我身上。”

    “是的,不怪你,行了吗?我说了。是我不小心。”池贝儿并没穷追猛打,反而以退为进,梨花带雨地默默揉着脚踝。

    哟,道行长进了不少啊。楚欢颜眯了眯眼睛。

    这么一说,大家只更会认为是自己推倒了她。

    毕竟,在顾家上下的眼里,两人现在可是情敌。

    看见老公以前的未婚妻上门,她这个正宫少奶奶不顺眼,一气之下动了手,也不奇怪。

    秦如仪看着池贝儿疼得小脸扭曲的模样,暂时也不好多去问到底怎么回事,吩咐用人去把药箱拿过来,给吃池贝儿上药。

    开车送池贝儿来的池家司机,听说小姐在顾家摔伤了,也是一惊,赶紧下了车,跑进了别墅。

    上完药,池贝儿脸色仍旧没有好转,眼看着脚踝处越肿越大,几乎有些触目惊心,之前还能在女佣的搀扶下走几步路,这会儿连站起来都有点难了。

    秦如仪只得让佣人打电话请顾家的家庭医生罗医生过来。

    不一会儿,罗医生赶过来,给池贝儿查看了一下伤情,又上了一遍药,最后用纱布包扎好,才起身。

    秦如仪问道:“罗医生,怎么样。”

    “不妨,就是软组织受伤,肌肉拉扯伤,没伤到骨头。”

    “那怎么疼得这么厉害,路都走不了?”秦如仪望一眼沙发上的池贝儿。

    “照理说只是扭伤,不至于这样……可能是有的人对于疼痛的敏感度比较高吧。”

    一旁,楚欢颜不禁看向池贝儿,什么疼痛敏感度高,就是装出来的。

    秦如仪又问道:“那应该没事吧?”

    就算再不喜欢池贝儿,池贝儿总归是在顾家受伤的。

    罗医生应道:“没什么事。不过为了尽快恢复,从这一刻起最好卧床休息,这两天行动可能受限制,需要人服侍,洗漱时伤口最好也不要沾水,稍微要精心点照顾。”

    秦如仪哦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站在池贝儿身边的池家司机已说:“唉,老爷子刚好去了瀛湖,连家里的芳婶和慧姨都带走了,这会儿家里空荡荡的,也没个贴心人照顾小姐……”

    “没事的强叔。罗医生也说了,小伤。几天而已,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池贝儿咬咬唇。

    强叔却说:“哪是什么小伤,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就算这次没伤到筋骨,起码也得个大半月才能完全好吧?小姐一个还没出嫁的女孩子家,万一没调养好,以后有什么后遗症,我可怎么跟老爷子还有您父母交代啊?再说,伤到脚,不能动,多不方便啊,您怎么照顾自己?”

    秦如仪听到池家主仆的低声对话,眼色微沉,似乎明白了两人的意思。

    果不其然,池家司机一掉头,朝秦如仪恳求道:“顾太太,您看我家贝儿小姐伤成这个样子,我家老爷子这段日子又不在京城,家里几个从小照顾小姐的老佣人也都带去了,她一个人在家也不方便,看这几天能不能暂时打搅了,住在顾家?我打个电话让芳婶回来,到时候,再把小姐接回去?”

    池贝儿虽没说什么,却眼巴巴看着秦如仪。

    楚欢颜唇边也沁出无声的笑。池家司机刚刚一进来,就俯下身,被池贝儿拉着嘀咕了半天,原来是有这种打算。

    这话都说出来了,秦如仪也不好拒绝。毕竟池贝儿是在顾家受伤的,还暗示是楚欢颜推倒自己的,再加上池家与顾家的交情,不管是于情还是于理,她身为顾家女主人,总不能将受伤的池贝儿赶出去,犹豫了好几秒,终于说:“行。那就在顾家住几天吧。”说着,让女佣去收拾客房。

    池贝儿目的达成,刚才还疼得惨白的小脸浮现出一缕不合时宜的振奋潮红:“谢谢秦阿姨了。那这几天,就打扰您了……”

    “不用。无论怎样,你都是在顾家摔伤的。总不能让外人说我们顾家连这么点责任都不负。”秦如仪声音淡淡。

    女佣收拾好客房,便与池家司机强叔合力将池贝儿搀扶了上去。

    下楼后,强叔对着秦如仪道谢一番,也告辞了。

    一楼客厅内,人去楼空,总算安静下来。

    楚欢颜看一样沙发中央坐着的秦如仪,主动开口:“顾太太不会真认为是我推倒池贝儿的吧。”

    秦如仪幽幽看她一眼:“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不至于被池贝儿这么个丫头片子那点伎俩唬住。”

    只没想到,这个池贝儿,为了与儿子重新在一起,这种苦肉计都做得出来。

    在顾家大宅弄伤自己,还故意留下来养伤。

    这里是顾家大宅,顾靳枭不管怎么样都会回来。

    只要她人在这里,总能见着他,朝夕相对的,也总有机会。

    这心思,还真是深得很。

    楚欢颜舒了口气,知道秦如仪心眼儿清楚得很,又不禁道:“既然您知道池贝儿不怀好意,为什么答应她留在这里养伤,其实,可以随便找个理由送她回去的。”

    不是说池家没人照顾么?那就替她找十个八个护工跟回去啊,看她还有什么理由好找。

    秦如仪沉了沉眸色:“她始终在顾家受伤,又说是你这个顾家少奶奶推倒了她,要是再不管她,让她这么回去,不是让池家那边记恨咱们,让顾家和池家伤了情分么,公公那边知道了,肯定也会说我。到时池家再对外一放话,我们顾家更是没了颜面。既然她想留下来养伤,就让她留吧。住到没趣,不用我说,她自己也会走。”

    这恐怕就是上流社会的规矩吧。不管做什么,总要顾忌点人情面子。

    况且,秦如仪是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出身,让她像泼妇骂街一样举着扫帚赶走池贝儿,恐怕是做不到的。

    楚欢颜摇头:“便宜了池贝儿。腿伤了,心里却滋润着呢。”

    “滋润不了。”秦如仪哪能让池贝儿高兴,断然吐出:“从明天开始,你和老二回大宅住。池贝儿住几天,你们就在顾家住几天。”

    “啊?”她一讶,委婉拒绝:“其实,池贝儿赖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想要亲近二爷。这几天只要二爷不回来,她住着没意思,自然就会走了。要是让二爷回来,那不是反倒正中了她的下怀,让她更得意了?还有我……就更没必要过来了吧。”

    她才不想和池贝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而且还好几天。

    秦如仪还偏偏就是想让池贝儿亲眼看看老二和楚欢颜在一起的场面,这样,池贝儿自己都觉得没趣。

    再说了,池贝儿这女人一住进来,老二和楚欢颜反倒要躲着?这像什么话?

    她这辈子的对敌法则,只有正面迎战,从来没有侧面回避过。

    还有,这次池贝儿就算没见着老二,只怕也不会死心,下次又得想别的法子贴上来。

    还不如趁这次机会,彻底打消她的心思。

    想着,她一挑眉:“你两平时在外面的小家怎么样风流快活,我管不着。就回来住这么几天也不愿意吗?真忍心就看着我这几天一个人对着那女人?”

    楚欢颜一口口水差点没噎死自己,秦如仪这算是……撒娇吗?

    讪讪回了一句:“……也没怎么风流快活……”

    “行了。就这么定了。我稍后会再跟老二说一声。”秦如仪一锤定音。

    卧槽。这对母子,说不是亲生的也没人信,一样的,完全就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楚欢颜心底哀嚎了一声。

    ……

    回到檀香苑,已快晚上十点了。

    楚欢颜揉了揉热情迎接自己的BoBo的大毛头,推门进了卧室,看见顾靳枭已经来了,刚沐浴过,工作一天的疲乏已尽数洗净,换了身宽松的睡袍,腰带松垮垮系在窄腰一侧,正在看财经新闻。

    经过他的时候,又不自觉瞥一眼他小臂。

    纱布已拆掉,除了一道淡淡的疤痕印,已经完全痊愈了。

    他眸光一闪,注意到她在看自己的小臂,陡然一抬手,将她手腕一捉,拉坐在腿上:“近点。看得更清楚。”

    她见自己偷看他小臂被发觉了,目光避了一下:“什么啊。我就随便看一眼。”

    “早就好了。我已经说过,小伤。”顾靳枭也没揭穿她,只将她手拖起来,拉到自己小臂那处伤疤上,捉着她的食指,贴住那道淡淡的疤痕,轻轻摩挲。

    她本想抽开手,一挨到那道疤痕,心里止不住猛地一跳,仿佛中了蛊一般,竟由他带着,抚摸着那道痕迹。

    新长好的肉,因为增生,稍微有点凸起。不敢太用力地摸。生怕弄疼了早就好的伤疤。

    他似是察觉到腿上丫头的敏感心思,故意捏重了她的指腹,压沉了嗓音:“可以用力点。”

    她呼吸一凝,竟是也顺着他的意思,继续用力抚着。

    每次这种时候,她对他才会言听计从,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只有敬畏。因为他的伤,是为了缉拿毒贩受的。

    这个在某些时候对她“变态”的顾禽兽,竟也是个保障了公众安全的英雄……

    半会儿,才听他声音响起:“妈派司机送你回来的?”

    她这才抽回手,又望向他:“嗯。……你都知道了?”

    “妈刚刚跟我打过电话了。”

    “池贝儿在你家摔伤的事,你也知道了吧?”

    他点头:“她说是你推的。”

    “你信么?”楚欢颜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紧张。

    “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

    她疑惑地看着他。

    他捉起她下巴轻晃了下:“你是顾家少奶奶。不管做了什么,没人会找你麻烦,也没人敢质问你。”

    她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说,别说她没做,就算是她推了池贝儿,也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并且,他也会毫无意外地站在自己前面。

    心思忽的乱了一下,她恢复容色:“那,你妈妈让我们明天回顾家住,你也知道了?”

    “嗯。”

    “……你也答应了?”

    “嗯。”

    “你干嘛不拒绝啊?池贝儿现在住在你家,你带我回去住干什么啊?”楚欢颜本来还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指望他会拒绝秦如仪。

    “为什么要拒绝?这是妈第一次主动邀请你回家住。”他将袖口悠然放下。

    她哑然,半晌才说:“你搞错重点了……我现在是说池贝儿住在你家!我和你也搬回去住,跟她朝夕相对……这像什么样?你也不尴尬?”

    “我没觉得尴尬。”他基本早出晚归,一整天不在家,就算住在顾家,也不一定能和池贝儿碰上面。有什么好尴尬?

    尴尬的是她。

    是她不想和他的前任相处。

    他见她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捏了捏她弹性十足、很好捏的脸蛋肉:“顾家那么大。客房离主卧距离很远。再说,她摔伤了腿,不能怎么动。你也不一定能时刻看到她。”

    她扒开他的手,他当然说得轻巧。

    他这位前任未婚妻没事儿可不会诬陷他,只会找她的茬。却也不好再拒绝了,只说:“那我这几天把BoBo也要带过去。”

    他们这几天不在檀香苑,虽然有泉嫂,但这阵子,基本都是她亲力亲为给BoBo喂食、遛狗、把屎把尿,BoBo和她刚相处出一些感情,越来越亲近,丢下几天,总不大放心,留BoBo一个汪,肯定也很寂寞。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