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36章 来吃回头草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6章 来吃回头草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池贝儿眼睛珠子都亮了:“你妈真的那么说?”

    “当然是真的。”

    池贝儿的信心一下子复转,升起来不少。

    若顾太太支持她,承认她,那么,她回到顾靳枭身边的希望就大了。

    “贝儿,接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顾小薇眯了眯眼睛,循循善诱。

    池贝儿吸口气,点点头。

    *

    顾氏集团。

    结束了上午的会议,顾靳枭刚从会议室回到CEO办公室,秘书的内线便响起来:“顾总,前台打电话上来,说是有位池小姐想要找您。”

    池小姐?顾靳枭眸子一顿,意外池贝儿居然杀到了公司,俯颈沉声:

    “问问她有什么事。”

    “她说……是来给顾总送午餐的。”

    他眉头一锁,即刻吩咐:“就说我今天全天要开会,不接待外人。”秘书明白他的意思:“明白。”

    ……

    一楼,公司大堂。

    池贝儿拎着保温盒,站在前台前面,看着前台小姐挂了电话,有些不耐烦:“怎么样?我可以上楼了吗?”

    “不好意思小姐,总裁秘书那边刚回了话,说顾总今天要开会,不接待外人。”

    池贝儿一滞,旋即说:“你说过我姓池吗?”

    “说过了。池小姐,不好意思,请回吧。”前台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

    池贝儿无比失望,却也只能转过身,刚走到大门口,脚步一停。

    不行。

    她不能就这么知难而退。

    来都来了,她一定要见到他。

    她要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她咚咚回到大堂靠近电梯的沙发坐下,抱紧了手上的保温盒。

    里面是她今早为他亲手做的爱心午饭。

    相信他看到了,多少会有些感动。

    没关系。她有的时间。他就算再忙,也迟早会出来。今天,一定要等到他。

    ……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越来越晚。

    不知道等了多久,写字楼下班经过大堂的职员们越来越多。

    慢慢的,又少了,到最后,基本没什么人了,应该是大部分都下班了。

    终于,一扇电梯门打开,脚步声响起。

    池贝儿循声望过去,攥了攥发汗的手心,那是总裁专属的VIP电梯!

    果然,一袭熟悉的身影从电梯里走出来,朝大堂这边走来,似乎准备离开。

    她抑住一颗快要跳出来的心,冲了过去:“二爷——”

    顾靳枭似乎没料到池贝儿还在这里,脸色微微一变。

    身后,岳轻舟亦是一愣,随即上前:“池小姐还没回去吗?”

    池贝儿的目光依旧牢牢锁在顾靳枭身上,咬唇,噙着几分委屈:“我今天来,本来是打算给二爷送午餐的,结果秘书那边说二爷在开会……所以我只能在这里等你了。”

    “池小姐等了这么久,是有什么事吗?”岳轻舟暗中吸口气,这女人看起来还真不好打发,居然现在还没死心,在公司等了二爷半天。

    池贝儿柔情似水地盯着顾靳枭:“我有些话,想和二爷单独说说。二爷能给我几分钟吗?”

    顾靳枭漠道:“有什么话请说。轻舟是我的私助,不用有避忌。”

    不让她说,这女人估计还得一直跟着自己。

    再说,池贝儿总归是爷爷多年世交老友的孙女。

    顾池两家的面子,总是要顾忌几分。

    池贝儿见他没支开岳轻舟,有些失落,却只能说:“昨晚在顾家,人太多,有些话,不方便。其实我很想对你亲口说一声,对不起……当年的事,是我不懂事,二爷能原谅吗?”

    一旁,岳轻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果然,来吃回头草了。

    顾靳枭面无表情:“池小姐言重了。当年的事,我从没放在心里过。”

    池贝儿心一紧,他这话是真还是假?

    无论如何顾靳枭也是个男人,怎么会对自己未婚妻与别人私奔完全不在意?

    难道,是因为太气自己,才这么说?

    或许就像顾小薇说的,他心里对自己的私奔耿耿于怀,才会用这种拒绝的方式惩罚自己?

    这般想着,池贝儿心里舒服了不少,又说:“不管二爷气不气我,我都对二爷还有愧疚。我能请二爷吃顿晚饭赔罪吗?”

    “吃饭就不用了。昨天池小姐不是已经来顾家吃过了吗。”

    “可……我想单独和二爷吃顿饭。”

    “不好意思。内人在家做好了饭。”顾靳枭对面前女人的耐性显然已经到了顶。

    池贝儿听他提起楚欢颜,酸溜溜地说:“一顿晚饭都要赶回去吃……二爷对二少奶奶还真好。”

    “乱七八糟的外食,不大适合我。吃来吃去,还是家常菜最好。”顾靳枭淡淡。

    池贝儿脸色一紧,紫了一紫,自然听得出顾靳枭的讽刺。

    岳轻舟也收到了二爷的眼色,及时上前:“天色不早了,池老校长估计也还在家等着您。池小姐请回。如果池小姐不方便,我马上叫保镖送池小姐回去。”

    这话带着不经意的威胁。

    池贝儿咬咬唇,终究再没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顾靳枭大步走出自己的视线之外。

    ……

    停车场内。

    岳轻舟取了车,拉开车门。

    顾靳枭刚坐进去,手机响起来,看见是军队那边的电话,接了起来,说了几句。

    挂了电话后,驾驶位上的岳轻舟回头:“二爷,是军队打来的吗,有什么事吗?”

    “严副官来的电话,之前有件交给军队那边的K7案,有了点眉目,过去处理一下。”

    岳轻舟一听,马上凝了脸色。

    K7案是几个月前军队就接下来一件案子的代号。

    据说西南地区一个贩毒团体上半年潜入京城,因为这群人怀疑携带有杀伤力的武器,怕引起公众恐慌,引起不必要的动乱,又怀疑这个贩毒团体来京城后与京城上流圈的一些富二代有接触,牵涉京城地位比价高的家族,暂时由军方接手处理。

    二爷早锁定了这群贩毒组织在京城的落脚点,可这几个毒贩在道儿上混了多年,反侦察能力非常强,这几个月在京城的行动非常谨慎严密,一直没查到与上流圈交易的踪迹。

    为了一网成擒,钓出大鱼,二爷并没行动,只让军队这边继续盯着,一旦有确切证据,再收网。

    看来,是军队那边找到什么线索了。不然不会这么晚被请去军队。

    “那我先送二爷去军队那边。”岳轻舟马上说道。

    顾靳枭沉吟片刻,道:“你等会去一趟檀香苑,打声招呼。”

    他离开公司前跟那小女人打过电话,本来说今晚一搞定公务就要过去的。

    岳轻舟点头,发车开离停车场。

    *

    夜晚。檀香苑。

    正在赶稿的楚欢颜听到卧室外传来动静,似乎是开门声,然后是泉嫂与人对话的声音,伸了个懒腰。

    顾靳枭刚给她打过电话,估摸着是来了吧。

    她伸了个懒腰,走到门口。

    玄关处,泉嫂看见岳轻舟一个人来了,朝后面望一眼:“二爷没来?”

    “本来要过来的,临时接到电话有事,忙去了,今天就不过来了。二爷让我上来跟少奶奶打声招呼。……少奶奶呢?”岳轻舟答道。

    “在房间里画稿。放心,我和少奶奶说一声。”泉嫂说。

    岳轻舟点点头,却并没离开,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低声道:“泉嫂,没事的话,这几天,让少奶奶最近多关注关注二爷。”

    这话,飘进了卧室内的楚欢颜耳里,正准备拉门的手半空一滞,停下来。

    泉嫂也有些诧异,一时不是太明白:“啊?什么意思?”

    岳轻舟也就压低声音:“二爷之前的一任未婚妻回国了。最近似乎想和二爷和好,缠二爷缠得很厉害,昨天跑到顾家吃饭,今天还来了公司给二爷送午饭,二爷没见她,她在公司等了一天,一直等到二爷下班。”

    泉嫂瞪大眼睛,又义愤填膺:“还有这回事?这些女人也不知怎么想的,还真是厚脸皮,当初一走了之,现在回来又开始纠缠着不放,不知道二爷结婚了吗?”

    岳轻舟道:“总之,你提醒少奶奶关注一下。外面那些女人见二爷和少奶奶关系好,自然也就不会打歪主意了。”

    泉嫂知道岳轻舟是好意,点头:“嗯,我知道。”

    岳轻舟也没多留,打了招呼便先走了。

    卧室内,楚欢颜却听得怔了半会儿。

    池贝儿今天又跑去了公司?

    看来这位前任未婚妻还是挺执着啊。

    虽然顾靳枭一向很忙,很晚才来檀香苑,是常有的事——

    但今天,说来却又有事耽搁了,却还是第一次。

    会不会是因为池贝儿?

    刚好池贝儿今天去公司找他,他就忽然有事,爽约没来了……有这么巧吗?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事,说不定是和池贝儿去哪了吧?

    池贝儿到底是他的前任未婚妻,又是他爷爷老友的孙女,刚回国,又主动跑来找他,在公在私,他陪人家吃顿饭,叙叙旧,也是应该的,只是,真的没必要托词有事。

    他和那个前任怎么发展,真的不关她的事。

    “少奶奶,岳先生来过了,说二爷临时有事,今晚来不了了。”

    正这时,泉嫂走过来,敲了两下门。

    她回神,哦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泉嫂本想跟她再说一下岳轻舟的提醒,只听她的声音又传出来:“泉嫂,你早点休息吧。我想睡觉了。”

    泉嫂一顿,也罢,也不急这一时,明天再说吧,便也应了一声,先回了自己房间。

    打发了泉嫂,坐会在电脑前,楚欢颜并没什么睡意,收回被临时打乱的心情,继续画起接下来的内容。

    剧情已经到了小红娘一定要二选一的地步。

    考虑到网上粉丝对罗刹的呼声更高一些,又与童晴商量了一下,她决定让小红娘与罗刹确定CP关系。

    刚刚,就在岳轻舟来之前,剧情刚好赶到罗刹与小红娘定情、相互表白的重要前夕。

    可是再次面对手绘板和电脑屏幕,不知道为什么,却没了灵感。

    怎么也画不下去了。

    盯着屏幕上正准备对小红娘表白的罗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真的要便宜这家伙吗?凭什么啊。慕容公子温柔善良,比他要好多了。

    楚欢颜眼睛一眨,深吸口气,拿起手绘笔。

    忙乎到深夜,明天要发布的连载终于搞定。

    她将一份发到童晴的邮箱,另一份则登录漫画APP的后台,直接上传。

    ……

    第二天一大早,楚欢颜还在黑甜乡,就被童晴的夺命电话给打醒。

    今天下午才有课,所以楚欢颜昨晚赶稿赶得很晚,准备今天痛快地睡到中午再起来。

    她迷迷糊糊接起来,抱怨地嘟嚷着:“谁啊……”

    “小姐,你还睡得着?你上传的最新连载下面评论都快吵翻了天!”童晴的声音飘来。

    她一下子睁开眼睛坐起来:“什么啊……”

    “不是说好了男主角用罗刹吗?你最新的连载怎么忽然在罗刹表白时,杀出个前女友出来,破坏了表白?而且罗刹居然还维护那个前女友,放弃表白,和那前女友走了,撂下小红娘一个人在餐厅——你是不是疯了?这什么剧情啊?太突然了吧?!这会儿罗刹形象大跌,你读者,尤其是罗刹粉,现在都暴走了,把罗刹骂得快不行了。”童晴无语。

    楚欢颜有些心虚:“哦,是吗。”

    童晴见她语气轻飘飘的,瞪大眸子:“你不会是突然改变主意,想要换成慕容当男主,才这么抹黑罗刹的形象吧?”

    “慕容也挺不错啊。”

    童晴扶额:“你前几天还说罗刹也还行呢。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怎么说变就变?要不是罗刹是个虚拟人物,我绝对认为他得罪了你,你这是"chi luo"裸的报复。”

    这话莫名让楚欢颜心更虚,镇定下来:“那,童编,你看……我想换成慕容当男主角。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你前面剧情已经铺排了那么多,读者都以为罗刹是男主角了,现在突然变了个人,我怕你会被骂死,而且……人家罗刹也挺可怜啊,快到手的妹子就这么没了。”童晴摇摇头,为罗刹这个角色有些可惜,可谁叫楚欢颜这个后母作者这么狠心。漫画是她的,自己作为编辑,也不好强行干涉剧情。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