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32章 这礼物用到了心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2章 这礼物用到了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顾靳枭也望了身边的小女人一眼,眸子嵌着几许疑色。

    什么礼物需要快递搬运?

    既然他让她自己安排,从头到尾他给了她绝对充裕的自由,也没过问她给秦如仪准备了什么礼物。

    今天出来前,他看见她手上没拎着东西,只当是可以收进包里的小礼物,例如戒指项链之类的。

    现在看来,这礼物……似乎还真的有些特殊。

    特点是——大。

    顾小薇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这个楚欢颜,也不知给妈准备了什么礼物。

    没见过世面的草根女就是这样。认为越大越多越好!

    不会是准备给妈送一车子黄金白银吧?

    这礼物一出场,别说妈,估计整个顾家的佣人都得笑话死她。

    见哥飞来一记严肃的目光,才屏住呼吸,吞下笑意。

    秦如仪也微不可查地蹙蹙眉,却终究没说什么:“嗯。不急。先吃饭吧。”

    ……

    晚饭结束后,一行人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佣人端上切好的水果与甜品。

    楚欢颜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嗯嗯,是!嗯对,好好,对对,交给佣人送进来就行了,谢谢师傅哈……”

    又朝秦如仪道:“礼物来了。”

    秦如仪正搅动燕窝羹的手停下来,根本没对这份礼物抱什么希望,只应付地嗯了一声。

    两分钟后,两个顾家男佣抬着三个被白布遮着的架子走进别墅,然后放下来。

    秦如仪瞥一眼白布遮挡下方露出的几条木头腿儿,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眉锁紧。

    顾小薇也顾不得吃甜品了,放下碗碟,环住莫修白手臂,小声讽刺:“就看看你这个前女友是怎么丢丑吧。”

    顾靳枭神情倒是最平静,只望向楚欢颜:“是什么礼物,给妈看看。”

    楚欢颜看出他平静如湖的眸下暗含着鼓励与纵容,心头莫名轻松了不少,也就走到架子边,掀开上面的布幔。

    布幔一滑落,展现在众人面前是三个画架。画架上是三副纯手绘素描。

    全是人物素描,而且都是一男一女。

    仔细看,这对男女,都是同两个人。

    精湛而专业的画工让人物栩栩如生,特征也十分明显,一下子让在场所有人看出是谁。

    画上人,是秦如仪和过世的丈夫。三副素描虽然都是夫妻两人,但是每幅画细节都有区别。

    两人穿的衣服、发型都不一样,还有,每幅画的年纪也不一样,一副比一副年纪稍微长一点儿。

    最年轻的一副,是顾氏夫妻大约四十来岁,也就是顾靳枭父亲过世左右的年纪。

    中间的一副,两人看上去年纪大了点儿,大约五十来岁,眉眼多了些慈祥与安和。

    最旁边的那副,则看上去像秦如仪现在这个年龄,旁边的丈夫也被画得年长了一些。

    顾靳枭的父亲活到四十来岁便过世了,这个年龄,只能算是壮年,根本没来得及与妻子过接下去的日子。

    楚欢颜是凭着对顾父年轻时容貌的记忆与幻想,尝试着描绘出他年迈时的样子。

    秦如仪与丈夫的合影,太少,而且只有年轻时的。

    所以她才为两人画出近期一点的“合影”。

    从顾父过世后算起,五年左右算一个跨度,便画了三幅年龄段不同的夫妻双人素描。

    秦如仪那么爱丈夫,最大却又永远无法完成的心愿,应该就是丈夫陪自己终老。

    既然现实不可以了,那么,在画里完成,也好。

    秦如仪一下子呆住,坐直了身子,手一抖,差点撞翻了茶几上的杯盏,鼻翼微微抽动了一下,脸上浮出说不出的复杂。

    顾靳枭也是浓睫一动,霎时明白了楚欢颜的意思。

    这礼物,还真是用到了心。

    只是——又有些危险。

    正因为太触及内心。

    也不知妈的反应会如何。

    正这时,秦如仪攥紧了手心,刷的站起身,面肌抽动了一下,忽的跌跌撞撞朝楼上奔去。

    顾小薇一惊,喊了一声“妈”。

    秦如仪脚步却没停住,仿佛失控了一般。

    顾小薇忙让女佣跟去房间,咬牙朝楚欢颜看一眼:“你这是送的什么鬼礼物?是想故意搞砸我妈的生日,让妈伤心死吗?来人啊,把那些烂画丢出去!”

    佣人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却正撞见二爷射来的灼灼目光,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哥——”

    顾小薇气得跺脚,想要骂楚欢颜又不敢。

    “哥什么哥?妈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丢?”顾靳枭冷冷。

    “还用说吗?你没看到妈那个失魂落魄难受的样子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妈多爱爸,多想念爸,爸不在了,到现在都是妈心底的伤疤……现在这女……她拿出这些画,不是刺激妈吗?”

    “少废话。”

    莫修白见顾靳枭脸色难看,悄悄拉了一下老婆的衣角。

    顾小薇这才勉强压下怒气,哼一声,坐下来。

    楚欢颜悄悄拉了一下身侧男人的袖口:“不好意思,可能我真的送错了礼物。”

    或许是她太过自信。

    还以为秦如仪会很高兴很感动。

    即便不喜欢,也不至于闹成这种场面。

    顾小薇听到楚欢颜的话,再一次忍不住,因为哥在场,不敢明着对她发飙,只抱住双臂,阴阳怪气地小声嘀咕:“既然知道自己错了,还不把那些破画都扔出去!是想让妈再看到一次吗?”

    正这时,楼梯传来脚步声,刚才追上去的女佣匆匆跑了下来,走到客厅,看了一眼顾靳枭,微微颔首,然后朝门口的男佣打了个手势,示意:“来人,把这几幅画搬一下——”

    顾小薇一下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胜利般地剜了一眼楚欢颜,又望向女佣:“是妈让你们把画扔出去是吗?快点儿,别磨叽了!扔得远远的!”

    这可是妈的意思,看哥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贱人,送什么不好,偏偏送了几幅这次把妈气得不轻,看来以后更别想在顾家留足了!

    女佣却吞吞唾:“三小姐……您误会了,太太是让我们把这三幅画……搬上楼。”

    这话一出,不仅仅是顾小薇和莫修白一呆,楚欢颜也意外不已。

    秦如仪……这是……接受了她的礼物?

    顾小薇回过神,咬牙切齿:“你说什么?确定没听错?”

    女佣唯唯诺诺:“确定。太太让我把这三幅画,搬去她房间里。”

    妈……妈在搞什么啊?顾小薇气急败坏,狠狠瞪一眼楚欢颜,像个斗败了的鸡瘫坐在沙发上。

    顾靳枭眸光不易察觉一闪,瞥一眼楼上:“太太没事吧。”

    女佣垂着头汇报:“没事。太太跑上来后,关上门不肯开门,我在门口等着,半会儿才开了门,我看见太太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然后,就吩咐我把画搬上去。”

    顾小薇脸色更难看。

    楚欢颜吁了口气,所以说刚才秦如仪或许并不是生气,是太过感触,才会跑上楼?

    顾靳枭打了个手势:“那还愣着干什么。”

    几个佣人立刻将画架小心翼翼地搬上了楼。

    楚欢颜看着几幅素描被搬上去,久久还没回神,直到指尖被人捧了一下,回头,看家顾靳枭凝视着自己,才坐下来。

    十来分钟后,秦如仪在女佣的陪伴下,下了楼,看得出来情绪基本平静了,妆容与头发都整理过,也完全看不过哭过的痕迹。

    “妈……你没事吧。”顾小薇忙跑过去挽住妈的胳膊撒娇。

    “傻孩子,妈能有什么事?”秦如仪轻缓开口,一派雍容贵雅,似乎刚才根本没有失态过,拍拍女儿的手背,目光投向楚欢颜。

    楚欢颜被看得一个灵激:“顾太太。”

    秦如仪松开顾小薇的手,慢慢走到她面前,忽的说道:“谢谢你的礼物。”

    短短六个字,让在场所有人都一愣。就连顾靳枭也微微眯了眯眸。

    对心高气傲出身高贵的秦如仪来讲,说出这句话,太难了,尤其是面对一个本来就不大喜欢的晚辈。

    顾小薇登时脸就紫了。

    楚欢颜顿了一顿:“不用谢。”

    秦如仪再没多说什么,只望了一眼顾靳枭等人:“刚吃完饭,去花园那边散散步,消消食吧。”

    说罢朝门口走去。顾靳枭和楚欢颜跟了上去。

    莫修白见顾小薇还在一个人生闷气,过去拉了她一下:“走吧,妈喊我们去花园散步呢。”

    “走什么走?气都气死了。你没看见妈竟然对那女人说谢谢吗?她这会儿得意了!有她去陪妈就好了,还用我们干什么?”顾小薇甩开老公的手。

    莫修白只得小声劝:“你也说了,妈竟然对她说谢谢了,现在对她印象都好了,再让她一个人陪着妈,岂不是让她有更多的机会讨好妈?到时候,指不定连你这个女儿都比不过她了!”

    顾小薇虽然不认为妈对她会比对自己好,再怎么样,自己也是顾家的亲女儿,那女人算哪根葱?不过就像莫修白说的,总不能看着她有机会继续讨好妈。

    吞下这口气,和莫修白一块也朝花园走去。

    ……

    顾家大宅,后花园。

    夜间,园子四处的智能夜灯统统开启,照得整座花园宛如白昼。

    虽然来过好几次顾宅,但这次是楚欢颜第一次认真逛顾家的花园,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一路走下来,欣赏着江南园林的风景,听着曲水流觞,小泉叮咚,真正能领略到什么是世家大族。

    这样的花园逛着逛着,经过狗屋,楚欢颜又一次看到了BOBO。

    BOBO似乎也还记得上次陪自己玩儿的小姐姐,撒欢地扑过去便猛舔起楚欢颜。

    秦如仪看着楚欢颜与BOBO玩成一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若是之前,肯定又要摇头训斥一句没家教,可今天,看着这丫头与狗嬉闹,倒也觉得还好。

    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家,有活力,是件好事。

    端着不放,矜持优雅的大家闺秀,她这辈子看得还不够多吗?

    她看一眼顾靳枭,示意与他有话要说。

    顾靳枭随她慢慢走到不远处,停住脚步,沉声开口:“本来以为妈会生气。”

    说实话,妈看到那三幅画失态回房时,他虽然压制住了小薇,但还是为那小女人捏了把汗。

    没想到她这么大的胆。

    又有些后悔没提前检查一下她的礼物。

    直到秦如仪接受了她的礼物,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了。

    秦如仪目视前方,有些缅怀往事的意味:“你爸爸年轻时很忙,我老抱怨他不陪我。每次,他总说等退休了就陪我环游世界,好好陪我。可他还没等到退休就……根本来不及兑现他的诺言……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没能和你爸一起走到人生的尽头,甚至,我们两个连近期的照片都没有。知道吗,刚才我看到那三幅画时,就像看见我和你爸白头偕老了…我心里就像被什么重重敲了一下,瞬间感觉,人生似乎圆满了……最大的遗憾,也没了。我从没想过,我还能看见你爸爸老的时候的模样。她画得真的很传神……我猜,你爸爸要是还在世,现在应该就是那个样子吧……只是,没想到,帮我满足这个心愿的,竟然是……是那丫头。”

    说话间,眸光闪动,在月色下晶莹一闪,最后一句话又带着几分自嘲。

    顾靳枭知道妈一直放不下爸,这些年一直记挂着爸,却没想到还有这么个长年解不开的心结。

    更没想到,这份夹杂着对丈夫浓浓思念的执念,今天竟被楚欢颜给化解了。

    “走吧。”秦如仪身子一转,继续朝前面走去。

    楚欢颜见顾靳枭看过来,摸摸BOBO毛茸茸的脑袋瓜子,恋恋不舍地说:“我先走了。”

    BOBO见她站起身,知道她要走了,叼着她的衣服一角呜呜了一声,大眼珠子里布满了不舍,跟个孩子一样。

    楚欢颜知道BOBO平时肯定很寂寞,没人陪它玩,心生怜悯,抱了一下它肥嘟嘟的身躯:“下次有机会一定再来找你玩。”

    其实她挺喜欢BOBO的,这么一下子就走,也很不舍得。

    BOBO见她转身走了,落寞地趴在地上,呜咽一声,最后,默默回了狗屋。

    楚欢颜一步三回头,直到BOBO消失在视野中,才转过头,小脸儿有些纠结。

    身侧,顾靳枭看着一人一狗依依惜别的场景,薄唇一抽:“至于吗。”

    才见过两次BOBO,感情就这么深了?

    他几乎每天去檀香苑,这小女人对自己也不见得多亲热。

    他这是在干什么?莫名跟一只狗较什么劲?

    楚欢颜瞥他一眼:“BoBo很可怜的。我建议你抽空多陪陪它。”

    “可怜?”顾靳枭似是听到世界上最大笑话,“BOBO每天吃的牛肉是从日本大阪牛肉筑地空运来的,三文鱼是北海道来的,还有每年的体检费、保养品费,起码是你三年以上的稿费。”

    BOBO是他的第一只军犬,又立过功,他绝没亏待过它。这辈子都会给它养老送终。

    “光物质上好有什么用?你知道它很寂寞吗?你没看见它刚才和我玩得多开心,看见我走了多失落吗。狗狗是最需要陪伴的一种动物。”

    “BOBO不是一般狗。心智没你想得那么脆弱,也很乖巧懂事。倒是有的人,还不如BoBo听话好管理。”顾靳枭捉住她的手,往自己身边一拉。

    她撞到他铁般硬朗的身躯上,撇撇嘴,当然知道他又在嘲讽自己,又朝前面秦如仪的背影瞅了一眼,转移话题:

    “对了,顾太太刚才和你说什么?是不是说关于我送的礼物的事?”

    “妈说很喜欢这份礼物。”

    “真的?”“嗯。看来这次妈对你印象分数提升了不少。”他步履暂止,借着月色,凑到她耳边低声:“再接再厉,顾太太。”

    举动毫不避忌,完全不怕被人看见。

    前有秦如仪和女佣,后面还有顾小薇和莫修白,楚欢颜想要推开他,手却被他拽得紧紧。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