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30章 这手笔,太大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30章 这手笔,太大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是岳轻舟发来的短信。

    “少奶奶,二爷今晚要去檀香苑那边,请早点回家。”

    她蹙了蹙眉,某人今天要过去?

    等等。她的气还没全消呢。

    纤指在屏幕上跳跃,快速回复了条短信:

    “今晚有晚自习,上完课太晚,另外马上就要期中小考了,我不回去了,会在图书馆温书,然后在莫默宿舍睡一晚。”

    “跟谁发短信呢。”

    莫默凑过脑袋来看。

    楚欢颜将手机滑入口袋,一把搂住她肩膀:“今晚在你宿舍过夜。收留吗?”

    “当然收留啦。”莫默很是高兴,求之不得,又一疑:“怎么突然会留在学校过夜?”

    “陪你呗。不欢迎啊。”

    莫默最盼着的就是欢颜能多陪自己,一下子被她糊弄过去了,点头都来不及。

    ……

    这是入学后,楚欢颜第一次在学校过夜。

    还是带着点先斩后奏的意思。

    不过,一想起顾靳枭的专横霸道,也顾不得别的了。

    就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他能做她的主,她也让他尝尝这滋味。

    莫默寝室里有四个女生,除了莫默,另外三个女生其中两个家里是本地的,经常回家,今天正好也不在。

    另一个则刚刚谈恋爱,正与男朋友如胶似漆,经常夜不归宿。

    所以,当晚寝室里只剩下楚欢颜和莫默了。

    楚欢颜被莫默缠着说了一晚上的话,凌晨好不容易听见对面的单人床上传来匀称的呼吸声音,这才苦笑地舒了口气,悄悄翻身下床,准备去一趟洗手间再睡觉。

    莫默住的是京大老校区,宿舍在一楼,室内没有洗手间,只能去外面。

    她掩上门,走出寝室。

    因为太晚,加上学校一向倡导节能环保,走廊上的灯光都熄了,除了自己一路的脚步与呼吸声,听不到任何声音。

    正经过一处拐角,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将她胳膊一抓,拎了过去。

    她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半张脸被大掌捂住,腰也被人捏得紧紧。

    虽然光线昏暗,但凭这力道也知道是个男人。

    她立刻拼命挣扎起来,后背也被冷汗浸湿!

    可越是挣扎,那只手却将她禁锢得越紧,也完全没有什么忌惮,在她身上若有似无地游弋。

    楚欢颜脸色涨红,后背滚起一股鸡皮疙瘩。不会这么倒霉吧?

    女生公寓这种地方怎么还能半夜进色狼?

    男人显然感受到她的反应,似是激起几分调弄心理,纤长指尖更是放肆。

    她穿的是莫默的睡裙,裙子下方是两条光溜溜的笔直匀称的小腿。

    男人手掌稍微往下一滑,轻而易举地滑进睡裙内,如入无人之地。

    死变态!

    她像只被人侵犯的猫,后背炸了毛,发誓要把这只大色狼碎尸万段!

    再顾不得多想,弓起膝盖狠狠朝男人大腿之间擂去——

    对方却也不是吃素的,早料到她有这招儿,身躯微微一退,避开小女人的侵袭,对她的桎梏却并没松懈,反倒将她一扯,轻易扯入怀里,与自己贴得更紧密无缝,又俯下头颈凑到她娇嫩的耳垂边,一启唇,惩罚性地咬了一口。

    这一口,不轻不重,却带着绝对的权威性。

    楚欢颜整个人都快爆炸了,却又灵光一闪,似曾相识。

    旋即,深吸口气,扬起脸,瞪住昏暗中脸庞模糊的男人,借着走廊窗外划进来的清浅月光,看清了他!

    顾靳枭——!

    刚刚发誓要碎尸万段的大色狼,居然是他!

    他怎么深更半夜跑来了京大,还进了女生宿舍?

    呜呜两声,示意自己没气了,顾靳枭也料到她不敢大喊,才微微松开点手。“顾靳枭,你……怎么进来的?”她压低嗓音咬牙切齿。

    “很难吗。”

    “……你有病啊……大半夜跑我学校干什么,也不怕被人当成色狼?”

    “你有胆子夜不归宿,家都不回,我怕什么?”他戏谑。

    “我……我给岳轻舟发了短信,说我今晚要上课!”

    “岳轻舟也对你说过我今晚会去檀香苑吧。”

    他过去,她就一定要回去么。还真把自己当天子了,对她随传随到?

    她气不打一处来,却也不敢惊动到同学,将用手抵住他胸口将他朝大门口推:“你过来不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在学校吗?现在看到了,满意了。可以走了?”

    他将她纤腕一捉,抓到眼皮子下面,他倒是真的低估了这小女人的气性。

    看来她还对自己余怒未消。

    她见他捉着自己不放,气急败坏:“顾靳枭,你到底怎么样才走?”

    “除非你跟我回去。”某人耍起无赖一张脸还是好看得天怒人怨。

    她咬咬贝齿,豁出去了,见旁边有个簸箕,可能是旁边寝室女生做过清洁忘记收进去了,脚尖伸出去,踢了一下!

    “砰”一声,簸箕在静寂的走廊上清脆地一响。

    走廊尽头的宿管阿姨从房间窗口里探出头来张望,雄赳赳地嚷了一声:“

    “谁啊,大半夜的?!”

    顾靳枭没料到楚欢颜这么大胆,眼色一沉。

    楚欢颜趁他放松,立刻趿着拖鞋飞快朝莫默寝室跑去。

    跑回寝室,喘了几口气,又打开一小条门缝,再没看见他的人影,估计是离开了,一颗心才平静下来。

    幸好莫默睡着了,对于她跑进跑出也没什么反应,依旧睡得香甜无比。

    ……

    可能是大半夜受了惊吓,精神振奋了,爬上床后,楚欢颜翻来覆去,好几个小时都没睡着。

    下半夜,才终于昏昏沉沉睡过去。

    还做了个可气的噩梦,梦见那男人变成人头豹身,在非洲草原上狂追她。

    因为第二天上午最早的课是十点多,她放心地睡着,直到感觉摇摇晃晃的,动静越来越大,才一下子坐起来:“地震了吗——”

    “什么地震啊。快起来!”莫默摇了她半天,见她终于醒了,舒了口气。

    楚欢颜揉揉睡眼,瞥一眼书桌上的小闹钟:“你疯了吗……才七点,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十点才上课呢。再睡会儿……”

    “别睡了,你快出去看看,有人送花过来了……你知道送了多少吗?一车子!不是小轿车,也不是吉普、商旅车,是货车!大货车啊亲!整层楼的女生……哦不,半个学校的人都围在咱们宿舍楼门口赏花呢!”莫默激动得不行。

    楚欢颜正想丢出一句“关我什么事”,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一个激灵:“……不会是送给我的吧?”

    “就是送给你的啊,不然我叫你出去干什么!快递员正等着让你亲自出去签收呢!”

    “……谁送的?”

    “不知道。”

    楚欢颜傻眼,被莫默又推了两下,才回过神,先去洗漱,换了衣服,才与莫默一块走出宿舍楼。

    果不其然。

    一出去,她便看见宿舍楼门口,一群女生正在兴致勃勃地围观议论着,几个穿着货运公司制服的小哥正一人抱着一沓鲜花,从一辆运输大货车上陆续搬花下来,放在台阶下的空地。

    空地瞬间被一片花海占据,美不胜收。

    全都是红玫瑰,花瓣上还滚动着晶莹水珠,应该是新鲜采摘的,与一般花店的品种似乎也不大一样,特别肥硕饱满,映得半边天空都红彤彤。

    她呆了一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亲眼看见这么大的阵势,还是有点傻眼。

    出来前,以为又是哪个崇拜者送的,现在一看,却觉得不大可能。

    整车的玫瑰……这得多少钱?

    这手笔,也太大了点。

    那些崇拜者都是大学男生,就算家境有的不错,也很难有这个经济条件吧?

    所有女生的目光都落在楚欢颜身上,充满羡慕嫉妒恨。

    其中一个快递小哥忙走上前,将一张卡片和原子笔递给她:“楚小姐是吧?这些是刚从机场托运过来的花。麻烦签收一下。”

    “机场?”楚欢颜一愣,“等等,这花是空运来的?”

    “是的。是昨天下午从保加利亚的索菲亚机场经过十二个多小时的直飞空运来国内的。”

    玫瑰之国——保加利亚?

    一想到这些玫瑰居然是坐飞机连夜来的,她深吸口气。

    这样说来,这些玫瑰更贵重了,也更不可能是普通学生负担得起的了!

    她将小哥拉到一边,小声说:“小哥,是谁送的?”

    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

    却又觉得不大可能。

    “不好意思。客人只让我们一大早送来,并没透露身份。”

    她蹙蹙眉,转头看着车子上的玫瑰越来越少,道:“那我可以拒收么?你们别卸货了,直接拿走。”

    小哥一愣,似乎还是第一次看见收到这么多玫瑰却一点儿不心动还让人拿走的女生:“不好意思楚小姐,客人那边要求我们务必交到您手上。”

    “这么多玫瑰,我没办法保存。你们给我也是浪费,暴殄天物。我可不想当个辣手摧花的人。”

    小哥哭丧着脸:“可是楚小姐,客人那边交代过……我们要是这样托回去,会被罚的。”

    莫默见状也跑过来:“欢颜……你要退了这些花?不要了吧,太可惜了吧。”

    小哥也频频点头,趁热打铁:“是啊,楚小姐,要不您先收下,别让我们难做。”

    关键是这么一货车的玫瑰,她就算收了,也没地方放啊。

    莫默的寝室都堆不下!

    看着两个人哀求的眼色,楚欢颜无奈,又脑子一闪:“好。我收下。不过,那只能麻烦你们再帮我个忙。”

    “楚小姐请说。”

    ……

    一个小时后,整个京大,每个教室、办公室、学生宿舍,都收到了一束玫瑰花。

    所有师生与校工作人员也都知道了,花是美术系插画专业的楚欢颜送给大家的。

    女生宿舍外。

    运输公司小哥搞定后,对楚欢颜汇报:“楚小姐,按照您的意思做了。”

    嗯。这样就好了。花都送出去,能给别人一份好心情,不用浪费了,她也不用发愁怎么保存了。

    楚欢颜对小哥道了声谢,走进学生宿舍楼,却没进门,而是径直走到窗前,拿出手机。

    拨通后,几秒的功夫,电话被接起。

    “喂。”楚欢颜屏住呼吸:“顾靳枭,那些花,是你送的?”

    虽然还是不大相信他会有这个闲情逸致,可除了这男人,她再想不到任何一个人有这个财力和精力了。

    他也没绕圈子,倒是回答得挺爽快:“嗯。”

    还真是他..她吸了口凉气,试探:“你今天是不是忘记吃药了?干嘛……突然送我这么多花?”

    还搞这么大的阵势,发病了啊?

    听到小女人的讽刺,他浓眉锁紧:“我高兴,不行吗。”

    她脑子一闪,等等,他这不是在哄她吧?

    因为这段日子她在气她,一直到昨晚,对他都是横眉冷对的……所以他在讨自己的欢心?

    她的心情仿佛被风掠过的湖面,波动了一下,却又很快压制下去。

    既然这男人不好意思说,她也懒得揭穿他,只扬起唇,哂笑:“就算是二爷高兴,也不至于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吧?”

    他并不认为这阵势有多大:“我从没送过人花。既然要送,当然也要最好的。”

    他是第一次送女人花?楚欢颜一呆,还真是有点不大相信。

    这男人,好歹也是有三任未婚妻的。难道以前也没送花给未婚妻?她突然能理解他最后那一任未婚妻为什么会跑掉了,或许不是因为怕被克,而是这男人太无聊太不解风情吧?

    “欢颜——”差不多要上课了,莫默从寝室出来找她,见她在角落打电话,走过来。

    她这才低声说:“那我先挂了。”

    “和谁打电话呢,偷偷摸摸的,不会是跟送花的幕后人吧?”莫默双手交叉放在背后,神秘地笑着走过来。

    “我现在发现我不住校是明智之举了。”楚欢颜收起手机,眨巴眼睛。

    “为什么?”

    “不然还不天天被你监视?打个电话都能被你审……”

    两人说说笑笑着,朝寝室里走去,准备上课。

    ……

    电话那边响起忙音,好几秒,顾靳枭才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岳轻舟见二爷与少奶奶通完电话,眉眼似乎都敞亮了不少,在一旁走上来:“少奶奶收下花了吧?”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