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29章 她的成绩,是他给的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9章 她的成绩,是他给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实在再不愿看见她,皱眉:“不用了。快点让她走。”

    两个保镖会意,将简乔与行李一起打包从酒店侧门拎了出去,像丧家之犬一样,扔在了柏油马路上。

    简乔被摔得一哼,刚爬起来,一个保镖便上前冷冷说:“以后再敢骚扰楚小姐,对外提关于楚小姐的任何事情,小心就不止是被开除了。”

    简乔吸了口凉气,再没说话,眼睁睁看着两名保镖魁梧身姿远去。

    …

    电梯口,楚欢颜看着保镖将简乔拉出酒店,吁了口气。

    耳畔,又回旋起简乔刚才的讥讽。

    秀眉又瞬间皱了起来。

    正这时,林雅菲从另一个电梯出来,急匆匆走到大堂,东张西望着,似乎没看见想找的人,有些惆怅。

    “在找简乔?”楚欢颜收回思绪,淡淡望林雅菲一眼。

    这个林雅菲,虽然没脑子了点儿,经常被简乔当枪使,倒也还算讲义气。

    简乔被解约走人,她还追出来送行。

    林雅菲注意到她,脸色一变,咬牙冷笑:“简乔走了,你现在得意了。”

    楚欢颜眼皮一动:“我有什么好得意?只是可惜罢了。”

    林雅菲眉一皱:“……你可惜什么?”

    楚欢颜摇头感叹:“可惜你对她这么好,她却只是糊弄你,把你当傻子。”

    “你什么意思?”

    “你以为她真拿你当朋友?我一开始怀疑你是小花骨朵,她从没替你澄清过,还话里藏话,让我误会你。就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转移视线。”

    林雅菲脸色发白:“不会的……你……你撒谎,你到现在还要挑拨离间我们两?害我和简乔吵架?”

    楚欢颜叹笑:“不用我费精神挑拨,她也已经众叛亲离,名声扫地。”

    林雅菲攥紧拳头,似乎在琢磨楚欢颜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楚欢颜怜悯地凝视她:“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其实你心里已经有数了。你和她好歹也当了这么久的朋友,一定比我更清楚她的性格。我只是同情你,这样一个人,你对她那么好,她却拿你当挡箭牌和陪衬。以后看人交友,擦亮点眼睛吧。”

    林雅菲眼眸狠狠动了一下,脸颊涨红了许多。却终究不再说话。

    电梯门开了,楚欢颜走了进去。

    被真心对待的朋友欺骗和玩弄,并不比失恋的滋味好多少。

    她自己经历过,并且付出过惨痛的代价。

    之前顾小薇和蔼可亲地故意接近自己时,她也曾像林雅菲这样,真心对待这个朋友——

    直到,被顾小薇撬走了男人,还被顾小薇整得任由两个伴郎戏弄,差点儿失去贞操。

    所以林雅菲此刻心头的复杂难受,她能体会。

    *

    今天是在酒店的最后一天,晚上就要回市区了。

    会议结束后的下午,漫世界的员工们都抓紧时间,享受着最后的休闲娱乐。

    要么去SPA室按摩做脸,要么去游泳,要么去打撞球室,要么去附近爬山了。

    虽然刚刚经历了简乔被开除的事,但一行人玩乐兴致都不减。

    毕竟,及时行乐,才是人类的本能。

    童晴也跟两个女画手和编辑去一起泡温泉了。

    楚欢颜没什么心情,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发呆。

    直到套房门被叩响,她开了门,只见保镖站在门口:“楚小姐,二爷请你上去一下。”

    她正好也有事想问清楚,这次也没推搡。

    上楼后,敲门进了套房,只见顾靳枭正伸展着长腿,坐在露台上晒太阳,旁边放着一瓶开封了的红酒与饮了半杯的红酒杯,衬衣上面几颗扣子解开,露出。

    见她来了,他慵懒地打了声招呼:“来了。”

    她走到露台上,平静地开口:“顾靳枭,我想问你一件事。”

    “关于刚才会议上揭发开除简乔的事?”

    “不是。”这是她早料到的事。没什么好问。

    他抬抬一侧斜飞入鬓的深邃眸子,疑惑地看向她。

    “是不是你让祝总开后门和我签长约的?”

    他眸仁一动:“谁跟你说的。”

    “这个不重要。你只需要老实回答我。”

    他忽的轻笑:“不会是那个简乔跟你说的吧。”

    她见他心眼锋利,一下子就猜出来,也没瞒了:“是。”

    “一个恨你恨得要死的人临走前为了气你的话,你也相信?我不相信你的智商下降得这么厉害。”他擎起酒杯的高脚,呡了一口,纤薄红唇与红酒色泽交相辉映,在午后正盛的阳光下反射出性感的光泽。

    她没有被他的美色勾引,只直勾勾盯着他:“我不管别的。只问你,是不是你对祝总说过,漫世界才跟我签了长约?”

    他放下杯子,凝视她,半晌,开口:“我的确和祝温阳提过你。”

    她脸蛋儿涨红,眸子中又滑过一道失落,握紧了手心。

    简乔没骗自己。

    原来她真的不是靠实力,而是靠走后门,才能签长约?

    他话还没说完:“不过。我只是对他提过你的名字,让他抽空看看你的作品。并没指示他怎么对你。更没指示他让他与你签长约。”

    楚欢颜咬唇,有区别么?他这么一说,祝温阳肯定明白他的心意,不用他具体吩咐也懂怎么做!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乔斯年帮自己说过好话,没想到真正在背后帮自己走后门的,竟是这男人。

    而这样的帮忙,她真的一点儿都不想要。

    亏她还以为能签长约,真的是靠自己的实力。

    为什么,为什么这男人做任何事之前都从来不问问她的意愿呢?

    或许他还认为地替自己做主,她会对他感激涕零?

    胸中被复杂的情绪围绕,她再没说什么,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顾靳枭眼一沉:“站住。”

    见她脚步并没停下来的意思,赫然站起身,长腿三两步迈过去,轻易追上,拦在她面前。

    她看见他俊朗的脸庞下了冰雹似的一脸冰霜,还是没说话。

    他见她这副模样,知道估计是生气了,蹙眉:“你对你自己的实力就这没自信?我说过,我没有强制祝温阳跟你签约。祝温阳虽然跟我关系好,但更是个商人,不会做亏本买卖,他看了你的漫画,觉得你是可造之材,才会做出和你签长约的决定。”

    反正现在都是由他说了。

    他还是无法了解她不舒服的点。

    别的事,他擅自做主也就罢了。

    漫画是她生命最重要的事,就在她一直自信地以为,自己的确有签长约的本事,在漫画这条路上,能够靠自己走下去——

    他却打破了她的自信,将她的幻想粉碎。

    原来,她的成绩,是他给的。

    这让她一时之间怎么会不生气。

    这男人,太过专横操纵她的人生。

    她一把推开他,夺门而逃。

    ……

    顾靳枭本以为这丫头只是闹闹情绪,过会儿就好,到了晚上离开酒店前,准备让保镖去把她喊过来,做自己的车子回市区,结果半天没找到人影。

    最后,保镖回来,说她已经跟着漫世界几个同事一块坐大巴走了。

    他这才沉下眸。

    看来这丫头,还真是记恨上自己了。

    *

    周末过后,回到学校,楚欢颜听说简乔离开学校了。

    简乔已经大四,本来就快毕业了,课程少了很多,同班也有不少同学都陆陆续续已经找到了实习单位,搬离了学校,只用等毕业答辩和考试时回来。

    简乔还没毕业就已经是国漫全比较有名气的画手,搬出学校,大家也不奇怪,估计是准备正式进入全职模式,或者直接进漫画公司了吧。

    楚欢颜却当然心知肚明简乔搬出学校的原因。

    她哪还有脸对着自己?

    与此同时,简乔在漫世界杂志上正在连载的漫画宣布无限期停更。

    微博漫世界签约画手的介绍没了。

    一周下来,简乔的微博也停止了更新。

    网上也有了风声,了解内情的人揭发漫世界与简乔解约了。

    解约缘由,就是简乔这两年私底下黑了不少画手,造成漫圈极不好的风气和影响,最近比较出名的‘小花骨朵’以及其他几个黑子账号,全是她本人。

    一时间,震惊漫圈。

    全都料不到专职黑画手的号,居然是平易近人,温柔可人的文艺少女简乔。也是报应。

    所有被她用小号给过的画手粉丝一时全都涌到了简乔微博下发动攻势,吐槽和声讨,持续了好几天,气愤得连简乔祖宗十八代都拖出来骂了。

    简乔的粉丝,一开始发动群体力量强行辩解。因为简乔本人都不发话,也不再现身,简粉也没了底气,慢慢的散了。

    最初,还有简粉每天在简乔微博下面嚷嚷“简简去哪了”,逐渐,喊的人少了。

    毕竟人都是现实的,漫圈画手日新月异,层出不穷,少了一个简乔,还有千千万万的画手。

    简乔像一滴被晨光蒸发的朝露,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漫圈,楚欢颜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当然也没兴趣知道,这样的结局,也是她咎由自取,也没功夫再理会这件事。

    与此同时,从郊区酒店回了市区后,好一阵子,顾靳枭没来檀香苑了。

    楚欢颜正是生他的闷气,倒是落得正好。

    这男人还算有自知之明,没在她气头上来招惹她。

    *

    京大。

    下午最后一节专业课结束,楚欢颜抱着书本和莫默一块儿走出教室。

    “欢颜,你这段日子怎么有些闷闷不乐似的。有什么事吗。”莫默心还是挺细的。感觉她这几天话都不多了。

    “没什么啊。”楚欢颜抱紧了怀里的书,转过头粲然一笑。

    明明就有什么。

    莫默凑近她耳根子边,大着胆子:“不会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她心咯噔一动,这个莫默,倒还挺会察人观色的,嘴巴上却忙说:“我没男朋友。”

    这话也不算是撒谎。她的确没男友。只有老公。

    虽然欢颜从没提过自己的事,但莫默总感觉她身边是有男人的:“你这样子,就像是恋爱中和男朋友吵架的女生。”

    楚欢颜被她逗笑了,刮刮她鼻头:“没谈过恋爱居然也知道和男朋友生气是什么样子?”

    莫默脸一红:“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偶像言情剧她还是看了不少的。

    两人正说着,咚咚脚步声传来。

    一个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男生站定在楚欢颜面前,可能走得太快,也可能是紧张,盯着楚欢颜,大口喘着气,想要说什么却半天没说出口,脸颊已红了大片。

    莫默瞟一眼男生拽在手心的一束花,显然意识到这男生想要干嘛,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用手臂轻撞了一下楚欢颜,揶揄地一笑。

    楚欢颜看着这男生喘得都快昏厥过去了,脸皮一抽:“别急,喘匀了再说。”

    那男生好容易才平静下来,红着脸将手上的花递过去:“送给你的。我很喜欢你——”

    话还没说完,楚欢颜将花接过来:“谢谢你喜欢我的漫画。”

    自从她是幻眸的身份在学校里曝光后,便冒出来不少崇拜者,甚至追求者。

    已经习惯了应付这种场景,也学会了怎么委婉地拒绝对方了。

    男生听她这么说,表情一凝,似是有些失落,却只能低声说:“哦……不用谢。”

    楚欢颜朝男生挥挥手,挽着莫默离开。

    与此同时。不远处,一座镂空铁栏院墙,将京大校园与外界隔成两边。

    院墙外,一辆深灰色的宾利欧陆安静地停泊在夕阳下。

    车窗敞开,后座上颀长冷傲的一袭长影,正对着校园之内的某个方向。

    显然,将楚欢颜和那男生的场景,尽收眼底。

    前排驾驶座上,岳轻舟握着方向盘,感觉到车厢内短短几分钟内降下的寒气,转过头,紧张地看一眼后座的男人。

    自从那天酒店之后,少奶奶便在生二爷的气。

    二爷回市区后,恰好军队那边有例行会议,赶了过去,又想着让少奶奶冷静会儿,一来二去,好些天没去檀香苑了。

    今儿一忙完,二爷便通知他来接,然后直接驱车来了京大。

    正赶上少奶奶放学的时间。

    只没想到——竟看见有男生给少奶奶送花表白。

    其实少奶奶这段日子在学校小有名气,有不少追求者,二爷听保镖汇报过,也清楚。

    只是听说少奶奶都处理得挺干净,二爷也并没太当回事。

    今天亲眼看见有小男生找少奶奶送花,倒是头一次。

    虽然少奶奶应付得也算是利落,并没怎么和对方纠缠,但岳轻舟从后视镜里,还是看到了二爷脸上的阴霾。

    “二爷——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少奶奶,让她出来。”岳轻舟打破低气压。

    沉默片刻。

    却只听后座男人唇齿间迸出:“俗气。”

    “啊?”岳轻舟一诧。

    “现在的大学生品味都低到这种程度了?”顾靳枭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原来,二爷这是在说那男生送花的举动太俗气……

    岳轻舟忍不住脱口而出:“其实倒也不能这么说……女孩子嘛,都喜欢花,一看见花就高兴了……”

    顾靳枭神色一凝。

    车厢内的空气,又冷了数度。

    岳轻舟自知失言,噤声。

    ……

    另一边,楚欢颜和莫默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

    “刚才那男生挺小鲜肉的,有点儿像现在一个挺红的流量小生呢,你真不喜欢吗?”莫默回头看一眼还在原地痴痴看着楚欢颜背影的男生,有点儿可惜。

    “小鲜肉老腊肉都留给你吧,我最近减肥,吃素。”

    “那其他男生呢?其实我们学校优秀男生很多的……比如陆师兄?你也不考虑?其实我感觉陆师兄真的对你挺有好感的。可惜你都不怎么理人家。”

    楚欢颜无语:“陆师兄对谁有好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对他好感大大的。隔几天就在我耳朵根下面提他的名字,我耳朵都快被你说出茧了。”

    莫默脸又红了,再没说什么。

    正这时,楚欢颜的手机震了一下。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