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20章 被他关注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0章 被他关注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和水苏苏朝校外走,听着她愤愤不平地吐槽,拍拍她肩膀:“再气就气出皱纹了,面膜可不便宜。”

    “亏你这么佛系。你好不容易才在漫画圈崭露头角有了点儿名气,现在要是被这种谣言弄坏了前程,也太可气了。说来说去,都怪那个小花骨朵。要不是她把你的照片发上去,映射你是小三,也不会闹成这样。我看她这会儿应该在背后笑吧?!要是她现在站我面前,你信不信我把她的脸给撕破!”水苏苏牙齿痒。

    正说着,冤家路窄,只见前面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

    是简乔和林雅菲。

    简乔估计也是刚刚下课,出了学校,背着个双肩包,长发披肩,一如平时的文雅纯净,引得旁边不少进出学校的男生侧目。

    林雅菲应该是来京大找她的,正和她挽着手臂说说笑笑,朝前面的车站走去。

    两人也看到楚欢颜和水苏苏,脚步一刹,脸上的笑容消失。

    “靠,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个林雅菲来京大干什么,找她闺蜜开香槟庆祝,还是看你现在被骂得有多惨?不行,我得会会她。”水苏苏基本已认定林雅菲就是小花骨朵,此刻一看见她,眼睛都红了,撩起袖子就大步迈了过去。

    楚欢颜一下子没拦住水苏苏,只得也跟了过去。

    “你什么意思?贱人!”水苏苏捏不住火爆脾气,一过去就冲着林雅菲吼了一句。

    林雅菲也不是好惹的:“你是哪儿来的?骂谁贱人?”

    “不就是你这个在网上暗戳戳黑人的黑子!老娘最瞧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种网上喷脏话的人,有什么不敢明面说,躲在键盘后面就成了大侠!不好好画你的漫画,跑去黑别人,你的粉丝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吗?注册个小号说人家长得丑,见不得光,再不行了,就说人家有金主,是小三,但凡你在漫画上有这么用心,也不至于红不了啊!”

    林雅菲脸涨红,看一眼楚欢颜:“你说我黑她?你有什么证据?”

    “你用境外IP,咱们当然查不到证据,但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

    林雅菲冷笑一声:“别说不是我,就算是我又怎么样?说错了吗?哼,她一个女生,上了一个有保镖的豪车,照片可拍得清清楚楚的!”

    “上个豪车就叫被人包养?就是小三?就是当情妇?你脑洞这么大怎么不用在你漫画上呢?不然也不至于混成这样!”

    林雅菲听水苏苏口口声声戳自己不红的软肋,气急,扬起手就朝水苏苏扇过去。

    水苏苏哪会容她得便宜,身子一闪,刹时捉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推。

    林雅菲始料未及,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引得路人纷纷望过来,又羞又气,正要爬起来和水苏苏拼命,简乔反应过来,忙拉住她:“算了,被人看到了不好。”

    楚欢颜见水苏苏出了气,见好就收就行了,也上前低声说:“行了。这里是学校门口。被人捅到教务处就麻烦了。”

    水苏苏这才拍拍手,挽着楚欢颜准备离开。

    林雅菲咬咬牙,追上去几步喊住:“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怎么,还想尝尝狗啃泥的滋味?”水苏苏转身,唬了一声。

    林雅菲青着脸色:“我再说一次,黑楚欢颜的那个号,不是我!少抹黑我!诽谤是犯法的,再关不上你那张嘴瞎嚷嚷,小心我给你递律师函!”

    “你也知道被人抹黑的滋味不好受了?!”水苏苏反问。

    楚欢颜心思一动,望向林雅菲:“微博上那个小花骨朵,真的不是你?”

    林雅菲这副受了冤屈的模样,不像是撒谎。

    林雅菲冷笑:“我可没那么闲心思!你们找不到人,随便诬赖在我头上?没门儿!”

    水苏苏插话:“哪有做贼的承认自己是小偷?不是你还能有谁?!只有你,一直嫉妒欢颜签了长约,又是为数不多知道欢颜在京大读书的人,所以你才跟踪欢颜,把欢颜在学校附近地铁站上车的照片发上网,故意抹黑她!”

    林雅菲气得发飙:“楚欢颜被拍的那天下午,我根本没去过京大附近,简乔可以作证!我那天和简乔约在市区奶咖喝茶!哪来的闲功夫去跟踪她,偷拍她?”

    这话一出,楚欢颜心中一动,条件反射望向简乔。

    原来——简乔那天下午也离开过学校?

    正好,就是她被偷拍的那个时间?

    从学校去市区,只有附近的地铁站。

    所以简乔可能那天也去过地铁站。

    若是这样,看见她上顾家的车子,也是有可能的……

    难道……

    简乔的脸肌也刹的一个抽搐,眼眸中,一瞬间,有转瞬即逝的慌乱划过,下意识将林雅菲拉住,似乎生怕她在继续说什么:“别吵了,雅菲。我们走吧。”

    “他们现在污蔑我!我要说个清楚!”林雅菲急了。

    “这里是学校外面,闹大了不好看。这样,你先去车站等我,冷静冷静。让我和她们说两句。”简乔又劝了几句,林雅菲才没办法,狠狠瞪一眼水苏苏和楚欢颜,朝车站走去。

    简乔看着好友走远,转身,朝楚欢颜走了几步。

    水苏苏条件反射挡在楚欢颜前面:“要替你的好朋友辩解?得了吧。”

    简乔水光盈盈的大眸闪了一闪,语气很是诚恳温和,带着几分哀求:“我不是为雅菲辩解。雅菲这个人有事做事的确冲动莽撞了些。但人还是不坏的。不管做过什么,请你们不要计较,好吗?”

    楚欢颜的目光在简乔身上徘徊了一番,微微一烁,没有说什么。

    简乔见楚欢颜没说话,也就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水苏苏看着简乔的背影,嘟嚷:“那个林雅菲,在网上乱造谣还不承认,现在还让人不计较,有没有那么好的事啊?”

    再回头看楚欢颜半天不语,疑惑:“怎么了?”

    “那个‘小花骨朵’,应该不是林雅菲。她刚刚否认的样子,不像是撒谎,看不见一点心虚。”楚欢颜望着远处车站下林雅菲的身影上,将心中的判断说出口。

    水苏苏一愣:“……不是她,那会是谁?”

    楚欢颜目光一挪,落在了林雅菲身边的那个纤细身影上。

    一直以来,林雅菲和她的表面矛盾最尖锐最突出,再加上她在网上也曾被林雅菲的粉丝攻击过,所以一直先入为主,认为“小花骨朵”,就是林雅菲。

    可现在看来……

    “你的意思是——简乔?”水苏苏循着楚欢颜的目光,出声。

    “嗯。按林雅菲的话,我被拍的那天,简乔也出了学校,而且刚好就是我被偷拍的那个时间。我猜测,或许我们放学后一前一后出校,她在我后面,刚好看见了我上顾家车子的场景,拍了下来。还有,刚才简乔留下来单独跟我们说话,我还以为她会否认林雅菲是小花骨朵,让我们不要误会了林雅菲。可是你听到她说什么了吗?”

    “她根本没替林雅菲否认,那番话听上去好像是在替林雅菲道歉,其实反而像是在暗示林雅菲就是小花骨朵。”水苏苏深吸口气。

    “没错。只有一个可能。她自己就是那个小花骨朵,见我们认为林雅菲是小花骨朵,干脆将这事儿顺水推舟推到闺蜜身上,让我们继续误会。”

    “然后她这个真正的幕后黑子就能在后面观战了。”水苏苏气鼓鼓,“我就说这个简乔不是什么好人吧!看着和气纯良,心机还真深!连自己的好朋友都阴。”

    楚欢颜也吁了口气。

    可能简乔对自己的态度也一向比较和善,还总是想和自己当朋友,她从没想过,躲在电脑后面一直黑自己的那个小花骨朵,会是简乔。

    说真的,简乔真没必要这么黑自己。

    她年资比自己长,又已经积累了雄厚的粉丝,比自己的起点已高出不少。却还要使这种手段……真的是让楚欢颜有些遗憾。

    不过,也是。

    漫世界每年的两个长约人选,因为年末会有销售竞争,最后只能留下一个长约画手,竞争一直都很残酷。

    她若是被这场风波弄得心力交瘁,大量流逝粉丝,简乔就能够顺利上位,长约画手的地位便彻底稳固了。

    而她,却忽视了。

    *

    刚回到檀香苑,童晴的电话又来了。

    童晴在电话里说许老大今天为楚欢颜这次的被包养风波又发脾气了,让她尽快好好解决这事儿,对漫圈的漫画迷们解释一下,不要丢了杂志社的脸。

    还有一件事,周末便是漫世界一年一度的创刊年度庆。

    届时,会有漫画圈大手和编辑们参加,也有邀请一些娱乐圈的明星,堪称星光熠熠,名人云集。

    若是以前的楚欢颜,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可今年她签了长约,将会和同样签约的简乔一同出席。

    但因为这场风波,杂志社暂时取消她参加,而由简乔单独参加。

    挂了电话,楚欢颜心情阴郁下来,却也能理解杂志社的决定。

    创刊年度庆晚宴星光云集,到时不少媒体也会前往。

    这种风口浪尖,她要是去参加,估计整个年度庆晚宴会成了自己的审问大会了,也会损坏杂志社的形象。

    踏进屋,她被这事儿闹得没胃口吃饭,跟泉嫂打了声招呼,便进了自己卧室,焦头烂额地呈大字将自己抛在床上,手背覆在额头上。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放在头顶,是水苏苏的短信——

    “回家了吗?快看你的微博。”

    她以为又冲进了一批网友来抨击自己被人包养,习以为常地打开微博,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顾靳枭……刚加了她的微博好友!?

    没错。

    不是同名同姓,就是她认识的,如假包换的顾家二爷。

    她揉了揉眼睛。

    顾靳枭原来也有微博这类的社交账号,只不过看上去很久没用了,发表的微博统共也没几条,而且还都是转发一些集团公文之类的。而且他设置了不让人评论,微博显得更加清冷。

    不过就算再清冷,也比她的厉害多了!

    点进粉丝列表,粉丝全是当下的政客名流,再不济也是当红明星与各界名人。

    而他,关注人名单里,却只有一个,就是她!

    也就是说,在几分钟前,他的关注人数为零!

    顾靳枭关注她的动态一显示,立刻引起了轰动。

    这下,不仅仅是漫圈,也不是娱乐圈,而是几乎整个网络!

    京城顾家二爷用微博迄今,从没关注过一个人,今天居然主动关注了漫画圈的一枚新晋小画手,怎么会不引起骚动?

    因为被京城最低调神秘又权势在握的男人关注,楚欢颜的微博粉丝也在短时间内上涨不少。

    甚至,还有几个娱乐圈明星也关注了自己。

    微博下,骂她的言论暂时也被惊讶探讨声取代:

    “幻眸,你被顾氏集团的顾二爷关注了知道吗?”

    “你和顾二爷什么关系?”

    “顾二爷不会是手滑点错了吧?”

    …

    满屏的留言充满震惊和艳羡,仿佛楚欢颜被帝王之光普照了一样。

    楚欢颜回过神,拨通了顾靳枭的电话。

    几秒后,那边响起男人散淡的嗓音:“怎么了。”

    “你……关注我了?”楚欢颜吞吞唾。

    “嗯。”

    “……你想干什么?”

    “给你收拾烂摊子。”

    她屏住呼吸,这男人,不会是想要公开和她的关系吧?

    正想再多问,他开口:“今天早点睡。养足精神。明天下午,岳轻舟来接你。”

    明天是周末,不用上学。她一诧:“去哪?”

    “漫世界的创刊年度庆晚宴。”

    可童晴刚打电话来,说杂志社那边让她这次不用去了啊…她一讶,正要开口,那边已经提前开口:“就这样。”说罢,挂了电话。

    ……

    当天晚上,顾靳枭没有来檀香苑。

    睡觉之前,楚欢颜又拿起手机,准备看看网上的情况。

    这一看,居然看见白可心发了一条微博,还@了自己。

    “我不知道我那条微博会引起这么大的误会,更没想到会给幻眸带来这么大的影响。那天我转发那张照片的评论,纯粹无心,也并没有特别的含义。请大家不要多想,更不要跑去幻眸微博下面言语攻击。”

    她深吸口气,不用说,因为顾靳枭关注了自己,白可心才会替自己解释。

    估计都不用他亲自打招呼,白可心便马上发了澄清微博。

    这却只是个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楚欢颜就被水苏苏的电话吵醒,迷迷糊糊接起来,喂了一声,立刻被水苏苏的高音炮震得坐起来:

    “快看微博,白可心被人大起底了!”

    她一个灵激,清醒了,手机迅速调到微博界面。

    果然,微博头条便是——

    白可心家世被曝光,千金艺人原来是贫民女?!

    她点进去,看起正文。

    白可心出道以来,一直对外表明自己是书香门第出身,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银行家,塑造的公众形象也一直温婉可人,知书识礼,是社会精英家庭养出的女儿,与娱乐圈其他的“妖艳贱货”不大一样。

    现在,却有娱乐圈大V号爆料,揭发白可心其实只是出身一般的市井家庭,甚至比普通家庭更不入流。

    白爸爸是个长年游手好闲的赌徒,还坐过牢,而妈妈也是个小学还没毕业的家庭妇女。

    而白可心自己所谓海归的高学历,也是伪造的,真实学历是大学都没考上!

    爆料有凭有证,附带着白可心与父母在一起被偷拍的照片,还有白可心父亲因为赌博被抓进局子几进宫的官方证明。

    这一下,铁打的证据摆在网友面前,白可心书香门第的优雅高贵形象瞬间崩塌,原来全是包装,微博一个早上被网友几乎洗了版。

    “白可心这么不诚实,说的话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看样子这些娱乐圈的戏子没一个能信得过。连自己的出身和父母都能编造,还有什么是真的?”

    “前段日子你还暗讽别人是小三,我看也不足信,说不定是那个叫幻眸的画手得罪了你,你才伺机报复吧?!”

    白可心的不诚实,引发了公众对她巨大的信任危机。

    之前她暗示楚欢颜被人包养、做人情妇的微博,也就统统成了一个满口谎言的女明星可笑且不值得相信的胡言乱语。

    楚欢颜看到这里,吸了口气。

    白可心不可能突然之间无缘无故被爆料。

    而现在她被大起底,对自己,显然是最有好处的。

    没人会相信一个本身就是谎言的人。

    难道……

    又是某人做的?

    正这时,泉嫂敲敲门:“少奶奶,岳先生来了,说是给您送晚宴穿的衣服。”

    她下意识翻身下床:“泉嫂,让岳轻舟别走,等一下。”

    飞快洗漱完毕,换了衣服,她走出卧室。

    岳轻舟像一棵笔挺的松柏站在客厅里,看到楚欢颜出来,恭敬打了声招呼:“少奶奶,早。泉嫂说您有事找我?”

    “白可心今早被人爆料,是……二爷那边做的?”

    岳轻舟也没瞒她,点点头:“只有这样,才能让公众更不相信白可心之前对您的指责。这也是她咎由自取。”

    她舒了口气,那个白可心也算是倒大霉了,正这时,岳轻舟将旁边的一个大袋子递给她:

    “这是晚宴的衣服,是二爷让我给您提早送来的。晚上五点左右,我会再来,送您去晚宴。二爷今天公司有会议,可能会比您晚到。等忙完,再去举行晚宴的酒店那边与您汇合。”

    楚欢颜接衣服的手在半空一滞:“等等。他也会去?”

    “是啊,二爷会和您一起参加今天的漫世界创刊年度晚宴,您不知道?”

    她真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一个人去,昨晚还在想是不是他对杂志社那边打过招呼,杂志社那边才放过自己一码,这次允许自己参加。

    他和自己一起出席晚宴……以什么身份?不会真的想要公开吧?

    她立刻掏出手机打过去,想要问个明白。

    那边却显示关机,估计还在开会中,关了机。

    “少奶奶还有什么疑问的话,我可以解答。”岳轻舟试探。

    她疑问的确多得很:“他到底想干什么?”

    “二爷自有安排。少奶奶去了就知道了。”

    “我不去行吗?”那男人,能不能给她一点儿心理准备啊。

    “少奶奶要是不去,您这次网上的风波,就解决不了。”

    楚欢颜哑然,攥了攥手心。

    岳轻舟适时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少奶奶,先走了。”

    楚欢颜也没再多说什么了,拎起袋子,进了房间。

    *

    西城区,君悦大酒店。

    华灯初上,霓虹闪耀。

    楚欢颜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停满了今晚赴宴的车子。

    她下了车,扯了扯长裙边角。

    第一次参加这种正式晚宴,也是第一次穿这种正儿八经的宴会长裙。

    贴紧皮肤的紧身长裙很凸显身材,但也缚得她有点儿呼吸不过来。

    还有恨天高的高跟鞋,也让她走路有点儿不自在。

    但比起浑身穿戴的不自在,她更紧张的是他到底想怎么帮自己解决麻烦,也没注意旁人看自己的眼光。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