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17章 你什么时候开始裸睡的?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7章 你什么时候开始裸睡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顾靳枭蹙眉:“她又不是专业按摩师,手法不纯熟,按错穴位出个好歹怎么办。妈不舒服,可以请个理疗师来家里,24小时帮您按摩。”

    楚欢颜撇嘴,之前他让自己按摩,她说自己不专业,他可不是这么说的呢。

    “不会是让她帮忙做点儿事都舍不得吧。按个摩而已,是委屈了她不成?再说了,我可没逼你老婆,是她自己说的。”秦如仪不悦。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是我自愿的。没人逼我。”楚欢颜摆手。

    顾靳枭这才勉强不语。

    秦如仪知道老二算是答应了,吩咐女佣去把自己隔壁一个房间清理一下,腾出来,方便楚欢颜等会儿住进去。

    天色不早。

    楚欢颜在女佣的带领下,上楼来到秦如仪隔壁的房间。

    这是个小套房,听女佣说,好像是多年前秦如仪生完顾小薇,从医院回家后,因为气血亏损得厉害,再加上丈夫又新逝,伤心不已,身子一直不好,顾家为她聘请了一个高级产后护理人员住在她房间隔壁,专门负责照顾她的起居。

    后来秦如仪身体好转,不再需要护士,但护理人员用过的房间还是保留下来了。

    虽然是护理人员住的房间,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高级电器家具一应俱全。

    安排她住进护理人员住的房子,无疑也是秦如仪在宣告,楚欢颜根本不算顾家的少奶奶,地位和下人差不多。

    她也不在乎,只要能和顾靳枭分房睡就行了。

    秦如仪对自己的观感如何,不值一分钱。

    关上房间门,楚欢颜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佣人提前拿进来的崭新睡衣。

    秦如仪把她安排在这里,无非是不想她霸着顾靳枭,应该不会真的让她这个没牌照的非专业人士去为自己按摩精贵的颈椎。

    她伸了个懒腰,悠闲地瘫倒在沙发上,点开了壁挂液晶电视,享受起无拘无束的夜晚。电视剧看到一半,门口响起脚步声,伴随着女佣的声音响起:

    “二爷怎么这么晚还没睡?……是找少奶奶?”

    “不然找你?”回应的是男人一贯清冷的声音,此刻还带了点不耐烦。

    楚欢颜没料到女佣在自己房间门口守着没走,估计是秦如仪交代的。

    也没想到顾靳枭大半夜的竟跑来了。

    她从沙发上跳起来,将电视关掉,冲到门口,下意识反锁住门闩。

    与此同时,叩门声响起。

    她理了理呼吸:“谁啊。”

    “开门。”

    “……你还没睡啊?我……我已经睡下了。”楚欢颜退后几步,声音故意朦朦沙沙的。

    门外的某人似乎不信邪,手放在门把手上,马上意识到门被反锁,声音立刻压得低沉而不悦:“睡下了也能起来。开门。”

    “可我真的睡了……我衣服都脱光了,还得穿衣服,麻烦。”她继续嘟嚷。打死不开。

    “你什么时候开始裸睡了?”他不信,明显是找理由。

    她睡觉的样子他又不是没看过,睡觉的习惯更不会不清楚。

    “刚开始的,行了么。裸睡对人体健康有好处。”

    “那开门给我看看。证明一下。”毫无情绪的声音。

    ……尼玛,变态!

    她没好气:“我真的都脱光了。上了一天课累死了,二爷精力旺盛,我可撑不住。”

    幸好,女佣的声音亦适时响起:“二爷,既然少奶奶都睡了,不如您也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

    沉静了片刻,终于,某人脚步响起,应该是反向离开了,越来越远。最后消失。

    楚欢颜舒了口气,隔着门板确定他真的回房了,继续躺在沙发上看起电视。

    不知不觉,夜色渐深。

    困意也来了,她在催眠的电视剧背景音中,半睡半醒打起瞌睡。

    忽的,房间不知哪里发出“砰”一声,虽然细微,但还是惊醒了她。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没一会儿,又有一声动静响起,像是什么东西坠落到地面。

    刷的站起身,环顾四周,可房间就这么大,一眼能望到尽头,根本没有什么东西。

    她突然福至心灵,朝套房的小阳台跑去,拉开落地帘。

    夜色中,一个身影正好从阳台的栏杆上跳下来,手还撑再栏杆上没离开。

    她目瞪口呆:“顾——”

    还没说完,来人已站直身子,一个箭步迈上来,抬手捂住她的小嘴,另一只手则毫不浪费地滑上她腰肢,将她挤进怀里。

    她在他怀中挣扎着抬起脸,在月光中看清楚他的脸,好气又好笑:“大半夜的你也不怕摔死?!?”

    这男人,大门进不来,竟然从阳台爬了上来!

    “就这么点高度能摔得死我?”他轻而易举将她锁得紧紧,让她困在自己怀里,毫无动弹余地,低沉的嗓音夹杂不屑。

    不让他进,他也有别的法子。

    这里可是他的家。

    还有他进不来的地方?

    她感觉自己与他贴得亲密无间,能感受到他身上传递而来的高温,莫名后背滚起一波热浪,腾手抵住他的胸膛,往外推:“顾太太就在旁边的房间,让她看见了……”

    这副生怕被人捉奸在床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他们两的关系,在一起做任何事,都合情合理合法。

    小女人一副抗拒的模样反倒搅起了他心底的骚动,眉眸一沉,顺势将她托抱起来,一脚蹬开房门便走进去。

    环顾一圈,轻微蹙眉。

    房间太小,连一张像样的双人床都没有。

    连沙发比那张单人床看上去都大。

    沙发?也好……

    身子一转,将小女人朝沙发那边抱去,不轻不重一把甩在上面。

    “顾靳枭,你干嘛,回自己房间去睡觉!”她看出他的意图,回过神,爬起来,用后背抵住沙发扶手,并紧双腿呈防卫姿态。

    “一个人睡不着。”他眯了眯眸,抬手松了松衣领上方的扣子,性感的喉结露出来,在昏暗壁灯的反射中,透出汗渍一般粗粝而诱人的光泽。

    刚才来找她,其实并没这个意思,只是来看看她第一天住大宅这边习不习惯。

    被她拒之门外,从阳台进来,也只是想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不听话的丫头。

    只没料到她的反抗,倒勾起了他体内莫名的火气。

    他自认自控能力还算强悍,尤其在男女这方面的事上。

    何况现在是在顾家大宅,再怎么想要,也不至于一晚上都忍不住。

    但不知为什么,有时越来越关不住身体内那只猛兽了。

    尤其这样的时刻和环境,更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看来,今晚教育还是得教育。

    不过,换成别的方法吧……

    “这是你家!你变不变态啊!”秦如仪就在隔着一道墙的隔壁房间。万一听到些什么,她算是没脸见人了。

    这男人,忍一晚上会死?

    “不在家里做,难道在公共场合做?你比我更变态。”他长身不怀好意地倾压而下,双臂撑在她身子两边,刚好将她裹挟身下。

    她尽量屏住呼吸,不去嗅他身上独有的甘醇迷人气息:“你再这样我要叫了,叫你妈来欣赏你在干什么!”

    “我妈看见我这么龙精虎猛,应该非常欣慰。”他料定她脸皮还没那么厚,根本不可能喊,纤长遒劲的手指已顺着滑入她的睡裙里。

    她涨红了脸,心底骂了一句自恋狂。

    不过,自己的脸皮确实还没厚到在这男人压在自己身上时叫得整个顾家都听见,恼羞成怒,只能继续用动作做抗争。

    若是平时,在檀香苑那边,可能也就算了……

    今晚不一样,是在顾家大宅,这男人的亲妈就在隔壁房间,还有满屋子的佣人…

    有什么动静被人听到,也太那什么了吧?她还要不要脸了?

    秦如仪本来就各种瞧她不顺眼,不会觉得自己儿子有什么,只会认为是她按捺不住,在大宅这边还要勾引她儿子!

    就在这时,门被叩了两下,传来秦如仪的声音:

    “你睡了吗?”

    两人的动作同时停下来!

    顿了一顿,楚欢颜反应过来,猛地推开顾靳枭。

    被一把推开的顾靳枭脸颊上潮红还没退,有些不悦,正要开口回应妈的话,楚欢颜下意识上身倾过去,捂住他的嘴,不想让秦如仪发现他半夜跑到自己房间。

    顾靳枭明白了她的意思,露出的一双黑眸斜睨紧张的小女人一眼,倒也顺了她的心意,没再出声,却一把扭住她的纤细手腕,将她扯到怀中,像是以此作为交换条件。

    她始料未及,惊呼一声,滑进了他怀里,瞪他一眼,正想爬起来,他却用属于男性的力量将她圈得紧紧,待她安静下来,将她一截纤细的食指捏起来,放在薄唇边“嘘”了一声,挑挑英沉邪肆的眸子。

    她明白,他的意思是不让自己乱动,只得咬咬唇,乖巧地缩在他怀里。

    与此同时,门外,秦如仪见没有回应,只当她是睡了,脸色一黯,无声冷笑,还在老二面前装孝顺,说要给自己按摩呢。

    正要转身离开,听见门内传来低低一声惊呼,又站住脚步,重新敲了敲门,疑惑:

    “你醒着吗?”

    楚欢颜只得定了定神,朝门那边回了一声:“顾太太……我还没睡。”

    “你在干什么?”

    顾靳枭斜倚沙发,怀抱伊人,一臂环抱着她,一边懒洋洋又一般揉弄着她的发丝,只静静旁观着她和秦如仪的对话。

    她被他弄得痒丝丝,知道他是故意,只得忍住,尽量语气平静:“没干什么。有什么事吗,顾太太?”

    “我肩颈酸得厉害,要是还没睡,来我房间帮我按摩一下吧。”

    “哦,好……马上来了。”楚欢颜舒了口气,看一眼顾靳枭。

    顾靳枭虽然蹙蹙眉,终究没为难她,松了一松双臂。

    她趁机跳下沙发,正要朝门口走去,又被他反手一拉,回跌进了他怀里。

    楚欢颜还未回过神,男人的薄唇已落在她柔软可口如花瓣似的唇瓣上,挟着几分狠气,抽离之前还轻咬了一口,仿佛在宣泄没有纾解的火气。

    最后,才放开她。

    她瞪他一眼,摸摸有些疼的唇,跌跌撞撞跑到门口,拉开门,不忘记用身子板儿挡住那男人的方向。

    秦如仪披着一身孔雀蓝睡袍,站在门口,看楚欢颜有些气喘吁吁地拉开门,眼神往房间瞟了一下。

    她忙跨出房间,顺势将门板带上:“顾太太,我们去你房间吧。”

    幸好秦如仪并没多看,嗯了一声,朝卧室走去。

    楚欢颜跟在后面,进了隔壁房间。

    秦如仪的卧室与她想象中的差不多,有着大户人家遗孀阔太太该有的华美富贵,又因为寡居的身份,多了点清冷和肃穆。

    床头柜上放着秦如仪和过世丈夫年轻时的照片。

    照片虽然年头很久了,但被镀过膜,保护得很好。

    照片上的夫妻两人也很养眼,像明星一样。

    秦如仪估计才二十多岁,眉眼弯弯,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妇人,像一弯春水般,幸福地倚在丈夫身边,不似现在,太过清高冷漠,不好相处。

    顾靳枭早逝的父亲也很英俊,眉眼与他有七八分相似。

    看得出来,秦如仪很爱丈夫。

    这么多年,还将与丈夫最美好日子的合影放在床头。

    楚欢颜从没见过如此温柔的秦如仪,不仅停住脚步,多看了几眼。

    直到秦如仪冷冷的声音飘来:“麻烦你了。”

    楚欢颜这才回神,见她已经坐到了安乐椅上,走了过去。

    比起被那男人缠着,楚欢颜宁可受这点儿“麻烦”,过去便开始为秦如仪揉捏肩颈。

    “手艺确实还不错。看来老二喜欢你还是有原因的。”秦如仪合着眼睛,慢悠悠道。

    楚欢颜只惦记着某人回自己房间没有,随口接了句:“谢谢顾太太夸奖。”

    “小薇前段日子那件事,的确有些过分了,但也被她哥罚得不轻。你就算有什么气,也该消了。做人,差不多就得了。”秦如仪又缓缓说道。

    楚欢颜手劲一滞,早猜得到秦如仪叫自己来房间不会只是按摩那么简单。

    堂堂一个豪门贵夫人,还真的差一个按摩的人吗?

    只没想到,会是给顾小薇说话。

    看来顾小薇这次被顾靳枭真的罚得挺惨。

    秦如仪的求情,顾靳枭只怕也听不进。

    只能请自己这个瞧不起的“儿媳妇”去吹吹枕头风帮忙了。

    不过,找人帮忙的态度也这么居高临下,果然是豪门贵妇啊。

    她唇一挑:“顾太太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就跟您上次给我支票一样,多爽快。”

    秦如仪后背一动,顿了一顿,这丫头,居然还讽刺起自己了。

    为了女儿,暂吞下这口气,转过身,坐直身子,语气比之前温和了些:“我知道,我和楚小姐之前有些误会,但现在我也想通了,既然老二就是看中你,我这个当妈的,也没必要和儿子对着干。我和楚小姐之前那些事,就当粉笔字擦了,你看行吗。”

    楚欢颜当然知道秦如仪这是暂时的妥协,不过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也好,总比一天到晚剑拔弩张要强,也就大方地点点头。

    “坐吧。”秦如仪手一抬,示意。

    楚欢颜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靳枭停了小薇的家族零用基金和信用卡,也没说什么时候恢复。我们说什么,他都不听,就麻烦楚小姐去跟他说说,这次就算了。”

    “他不听你们的话,顾太太就认定他会听我的话?”

    秦如仪皱了一皱眉:“楚小姐也别妄自菲薄。这次小薇被她哥哥罚,是因为你。你在老二那边的地位,现在可不比我们轻。只要你这个当事人能替小薇说几句情,我相信,老二一定会罢休。”

    楚欢颜一笑:“顾太太抬举我了。我的话哪有这么管用啊。要是二爷真这么听我的话,我就直接让二爷把顾小薇和莫修白赶出家门了。”

    秦如仪眼色一厉沉,脸变得异常难看,半晌,才克制下来,道:

    “小薇这次的确错了,可被罚了这么久,你还不满意么。还有莫修白,被老二安插在那种岗位,最近还受了工伤……你很清楚,都是老二因为你才故意这么修理他。他们夫妻两人再怎么对不起你,也吃了不少苦头了,你现在是他们的嫂子,单凭这一点,你已经赢了。楚小姐,不管怎么样,以后我们都是要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做事,何必那么决?”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