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15章 今天玩这么大?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5章 今天玩这么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蹭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托着香腮:“我和你表妹关系一向都不错啊,她这个人挺好的。”

    小女人语气难得的甜软,也是第一次主动贴得这么近。

    顾靳枭眸光一闪,不动声色,就静静地看她到底想干什么:“你和她才认识多久,就知道她好?”

    “不一定要认识很久才了解一个人啊。那我们两个不是也不熟就结婚了吗?”楚欢颜腆着脸,装作不经意,又换了只手托住腮,一脸的好奇宝宝模样儿:“对了,阿洛的家人现在都不在京城吧?好像听说她爸妈,也就是你姨夫姨妈早些年移民国外了,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不陪父母出国,非要留在国内呢?就像在等着谁似的。”

    “她从小被爸妈宠怀了,做事向来让人猜不透。”顾靳枭不着痕迹,避开了小女人的试探。

    她却不气馁:“那她除了父母和你们顾家,应该还有别的亲戚吧,比如她爸爸那边的亲戚,叔叔啊什么的?”

    “你好像很关心她的私生活。”

    “她是你的表妹,我当然关心。”楚欢颜冲口而出

    顾靳枭眉宇微微松弛了几许,似乎对这句话很受用,懒懒回道:“嗯。有。”

    楚欢颜只惦记着帮阿洛,也没注意这话对男人的影响,双膝跪在沙发上,上身又亲近了几寸:“你是说她有叔叔?那她叔叔在京城吗?”

    顾靳枭眸光闪烁间,猜出几分她的意图,却没揭穿,只淡然:“在国外。”

    “在哪里?‘国外’这个范围太大了。”楚欢颜下意识靠得他更紧,头发丝都落到了男人小臂上,软蛇一样,蹭得他痒痒的,心脏也莫名被人瘙动了一下,调匀了呼吸:“不一定。阿洛叔叔从商的,海外很多地方都有产业,这些年经常游走在亚欧和北美南美之间。”

    楚欢颜暗中吸口气,随便一说,就横跨了四个洲……

    难怪阿洛对那男人念念不忘,也只能在国内等着那男人回来,范围太广,大海捞针似的没法找啊。

    “那他不准备回国吗?什么时候回?”她继续问。

    话音刚落,皓腕被男人一捉,扯了过去,她身子一歪,便横躺在了他怀中,仰面对上他灼灼如星辰深不可测的眸子。

    他俯下身,俊脸欺近她紧张的小脸,与她呼吸交融,嗓音压得暧昧:“我以为你是对阿洛感兴趣,现在才发觉你是对阿洛的叔叔感兴趣。人家叔叔什么时候回,关你什么事?”

    “我是看阿洛一个人在京城挺孤单,才问问。”楚欢颜想挣扎起身,却被他重新摁在了大腿上。

    他大手下滑,两指分开,将她下巴一夹,托起来,薄唇微扬:“看来你和阿洛关系还真是挺好,好到你都成了她的间谍,帮她来打探情报了。”

    没料到阿洛心思竟动到了这丫头身上。

    楚欢颜装傻:“你说什么啊。”

    “是阿洛让你来打探她叔叔什么时候回国?”他眸色微厉,也懒得废话了。

    楚欢颜撞上他眼色,小吸口气,只得说:“嗯……。”

    他将她拎起来,起身准备拿电话。

    楚欢颜回神,拉住他:“你干吗?”

    “让人把那丫头带过来,好好审审,看她是怎么逼你当间谍。”

    依他的脾气,阿洛一来估计惨了,楚欢颜眼一闭,一个人扛下来:“她没逼我,是我自愿的。我看她真的很惦记那男人,才答应帮她问问。”

    他没说话,只眸色深了几分,半晌才清冷:“什么都不知道就随便帮人。”

    她偷偷白他一眼:“我知道,那男人是阿洛的叔叔呗,所以你们才都千方百计不准阿洛和那人见面。可阿洛都是成年人了,你们管的住么?你们越不让,反倒让她越是放不下!还有那个男人,就这么躲着阿洛一辈子,不准备回来了?你们的做法是不是也太掩耳盗铃了点?”

    “嚯,还敢顶嘴了?”他冷笑一声。

    “是对的,怎么不能顶了?再说了,阿洛和那男人又没血缘关系,又不是真正的叔侄。”楚欢颜豁出去了。

    顾靳枭眉峰一紧:“那家伙连这个都跟你说了?”

    “也没说得很清楚。就是说那男人虽然是她爸爸的弟弟,但他们两个没血缘关系。”说起来,楚欢颜到现在还有些好奇,又像个兔子似眨巴了下眼睛,蹭过去:“为什么会这样?”

    “别人的家事,别多事。”顾靳枭瞥她一眼。“不管怎么样,就算没血缘关系,在外人面前也还是叔侄。你让阿洛别再做指望了,我不会跟她说。你这个间谍,下岗了。”

    说罢,单手抬起,拉掉领带,又解起最上面的纽扣,似乎想要换衣服休息,终止了这个话题。

    楚欢颜想阿洛肯定会很失望,犹不甘心地追过去几步:“顾靳枭,你就跟我说说嘛……”

    话没说完,眼前高大英魁的背影一个转身,吓了她一跳,不等她反应过来,将她手腕一抓,顺势拎进怀里。

    “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还操心别人的事?”低沉暗哑又带着磁性的嗓音夹杂着热气倾来。

    楚欢颜身体一个酥软,后背沁出汗,隔着衬衣,用手抵住他肌肉线条明显的胸膛:“什……什么任务啊。”

    “老公难得回来一趟,当老婆的不是应该好好服务一下吗?”嗓音更低几度,性感得让人心发痒。

    可这丫头在干什么,从进门到现在,口口声声都在说别人的事。

    服务个毛啊,她又不是服务员。楚欢颜还没来得及吐槽,身子一悬空,已被他抱了起来,朝大床边走去。

    “等等,顾靳枭,我……我还没洗澡……”她抗拒道。

    刚阿洛给她画了淡妆,最起码也得卸个妆吧。

    “没事。结束了一起洗。”他脚步未停。

    “……”

    被他放在柔软大床的一瞬,她感觉下身一松,一只大手流利地将她长裤扒下来,褪到纤细的脚踝,脸色刹的涨红,见他长身倾下,条件反射抬臂便将他胸口一抵:“等等——”

    他一疑,斜斜扬起一边的俊眉。

    她横下一条心,将他反推在大床上,调转身子,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两臂撑在两边,乌黑的发丝跌滑下来,发梢落在他肩膀和手臂上,柔柔蹭了一下,衬着她的雪白肤色,格外诱人而妩媚。

    他被她压得闷喘一声,也很是意外,眸色渐深,邪邪一笑:“今天玩这么大?”

    楚欢颜知道他脑子里的画面是什么,咬了咬唇,也没做声,只将他丢在一旁的领带拿过来,将他的右手手腕与床头的床架系在了一起,本来生怕他会拒绝,没料到身下的男人只是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倒也没反对,反而还露出一抹愉悦的表情,戏谑:“楚欢颜,上了几天大学,长本事了啊。”

    楚欢颜听他一语双关,一抽唇角,哼,我忍。

    直到系牢了,才支起身子。

    顾靳枭静静等着她下一步动作,半晌却没动静,早就酝酿好的情绪处于欲发不能发,再加上的软玉温香,仿佛聚集了一团火,有些难受,蹙眉:“你在干什么?”

    “顾靳枭,你先告诉我阿洛叔叔到底的回程航班是哪天。”楚欢颜抖抖眉。

    顾靳枭脸一紧,无声冷笑,又玩这一套:“你又在威胁我?”

    就说这丫头怎么愿意解锁新姿势了。原来又在玩花样。

    “不是威胁,就是商量一下。”楚欢颜鼓鼓腮帮子,“你告诉我,我们再做!”

    因为紧张,再加上说话的起伏,绵软的腰身不经意动了动,弄得他愈发有些难以自持,低沉了嗓音:“解开领带。”

    “只要你说。我马上解开。”楚欢颜坚持。

    顾靳枭眯了眯深眸:“你不会以为这么条领带就能绑住我吧?”

    说话间,右臂用力一挣!

    楚欢颜眼睁睁看着那条绑住他手腕的领带呲的一声,与床架脱离,断成了两截!

    还特意多绑了两个死结呢!怎么这么脆弱?这领带——纸糊的啊?

    就在她目瞪口呆的时候,他已一个翻身,将她强行压在身下!

    糟了,这次完蛋了……楚欢颜深吸口气,做好被他狠狠惩罚的准备。

    阿洛,抱歉,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却只觉他俯下身凑近自己耳边:“航班号不知道。……只知道他这次应该是从圭亚那回来。”

    楚欢颜睫毛一拍,猛地睁开眼睛,心内一喜。

    他……居然告诉自己阿洛叔叔回京的信息了?

    虽然不是确切的航班号,但知道具体是从哪里回来,阿洛排查的范围也能小一点!

    尤其是圭亚那这种南美洲小国,直飞京城的航班不多,应该更好查。

    他终究还是开了个后门。

    是因为阿洛,还是自己?

    “还有什么问题?”他低沉的嗓音顺着她的耳边袭来,沿着烧遍了她全身。

    见她脸蛋儿红扑扑的没说话,似是默认,手攀上她腰两侧,一个转身,将她放在自己的腹上。

    她颠簸了一下,身子一歪,抵住他健硕的胸肌才坐稳了,下意识嗔怒:“你干什么啊?”

    “干你刚才没干完干的事。”男人眸色深沉。

    被她挑起来的兴趣,没那么容易浇熄。

    这会儿要他再用常规是姿势,就跟喂肚子饿的人一碗白开水,是填不饱肚子的。他的意思是让她……用这个姿势?

    她脸色烧红,不得不说:“我说我不会……你信吗。”

    刚才她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据说那个姿势能让男人放松警惕。

    放松警惕她才能顺利把她给绑住。

    他脸色一暗:“不会?”

    “是真的……不会。”

    “你刚才看起来挺会。”他俊脸有些难看。

    骑在他身上的那个小浪劲儿,把他手腕和床架绑在一块的那个姿态……那叫不会?

    “我那就是摆个样子。看岛国小H漫学的……”

    他俊脸僵了一僵。

    她趁机想从他身上爬下来,却被她又摁了下去。

    “我说了我不会——”她嚷起来。

    “总有第一次。放心,我会好好配合你。”某人唇角挑起一抹不怀好意,语气强硬。

    楚欢颜:“……”

    ……

    第二天早上,在上学的路上,楚欢颜就迫不及待打电话告诉了洛清瑶。

    电话那边,洛清瑶喃喃:“圭亚那?……也对,他很多生意都在英国,圭亚那是英联邦国家,原先是英国殖民地,他在那里不奇怪……小表嫂,我就知道你有本事让表哥告诉你!么么,太爱你了!”

    楚欢颜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的‘本事’,其实是用身体换来的。

    昨天被他折腾一夜,睡着了又被他闹腾醒,还是用的新姿势……

    妈蛋,这牺牲,不小啊。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