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11章 不要用你的品味侮辱我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1章 不要用你的品味侮辱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欢颜醒悟,腾出手胡乱将他手腕抓住,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开。

    与此同时,顾靳枭的手机铃声大作。

    终于,让房间里火热又紧张的温度降低下来。

    他眸子里灼热的火气这才慢慢消散,也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过激举止,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只转身去拿起手机,声音有些不悦,夹杂几分欲求未满的火气:“喂。”

    那边响起秦如仪略焦急的声音:“靳枭。”

    “什么事,妈。”

    楚欢颜听到是秦如仪打电话来的,整理着刚才被这男人弄乱的衣服和头发,心跳莫名加快,有种被秦如仪亲眼撞到的莫名尴尬,仿佛电话那头秦如仪能看到她和顾靳枭此刻的场景,不时悄悄看一眼顾靳枭,却见秦如仪不知对他说了什么,他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眉头也蹙紧了几分,偶尔还瞥她一眼,眸光深深沉沉。

    静静听完,他才启唇:“我知道了。那就先让她住在家吧。我等会回来再说。”

    说完,挂了电话,又深深凝住楚欢颜,不语。

    楚欢颜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怎么了?”

    “妈说,小薇和莫修白大吵了一架,还差点动手了,刚跑回家,哭着闹着要和莫修白离婚。”

    楚欢颜一顿,没好气:“你妈应该告诉了你他们为什么吵架吧?那你现在总算知道我没撒谎了吧?我就说了,我和莫修白在那儿说话都是有原因的。”

    不用说。

    那段录音起了效果。

    顾小薇和莫修白开始世界大战了!

    他不语,走过去,将她下巴一托,惩罚性地往自己这边一托:“你是痛快了,但顾家却被你搅得乱成一锅粥,还得我过去处理。”

    她有些心虚,不过听他的语气似乎也并没怪自己,放心下来,装模作样关心一下:“那……你家那边现在怎么样?”

    “妈暂时把她劝住了。小薇不愿意回去,可能会在大宅那边住段日子。”他又一拧眉,“你发给小薇的录音,莫修白到底说了什么?”

    楚欢颜将手机掏出来,将刚才没来得及给他听的录音放给他听。

    莫修白和楚欢颜的对话声在房间里徘徊,顾靳枭的脸色也越来越凉,最后,录音放完,唇边牵出一线冷笑。

    “你听到了,你这妹夫有多贱。”楚欢颜努努嘴,转移他的注意力,免得怪自己。

    他睨她一眼:“你也不赖啊,钓鱼执法。”

    这丫头摆明了就是故意引莫修白说出这些会惹小薇生气的话。

    莫修白倒也不一定是真的有这个野心,更不可能有坑走顾家财产的能耐,无非是为了讨好楚欢颜才这么说的,却没料到这丫头偷偷录音,也算是阴沟里翻了船,偷鸡不成蚀把米。

    依小薇的脾气,听到这录音,估计当场就气炸了。

    楚欢颜没接腔,只当没听见。

    幸好,顾靳枭也没继续追究,从衣架上拿下西装外套:“我回去先看看。”

    看着他要离开,楚欢颜舒了口气。

    太好了,这次,简直一举两得。

    不仅教训了那对渣渣,看样子,顾家闹成这样,他这阵子也没什么时间管她了……

    笑意刚在唇角浅浅绽放,就看见某人在门口停住,刷的一下转过身。

    她硬生生将笑吞了下去:“…还、还有什么事吗?”

    他漂亮却又勘透人心的黑黢黢眸子幽幽看着她,几步走回来,站定,抬起手捧住她后颈挤进怀里,附在她耳边,沉沉绵绵的语气回荡:“下次,就算想整他,也不准那样。”

    她心中猛的一跳,明白他所谓的“不准那样”是什么意思。

    不准她为了修理对方“出卖色相”,和莫修白太亲近。

    她还没说话,他已经从她颈后滑下了手,转身出门。

    砰一声,门扇合上,泉嫂的声音隐约飘来“二爷走了”。

    然后便是玄关处大门的开合声。

    伴着脚步声音的消失,她确定他真的走了,竟没以前他离开后的那种松懈感,突然少了一个人的房间,反倒有点儿淡淡的寂寥萧索感。

    呸呸呸。什么寂寥感?!

    说得就像是独守空房,等着老公回来的豪门怨妇似的……

    或许是他完全没责怪自己,对自己几乎没有底线的纵容,让她一下子乱了方寸吧。

    收回心思,她坐到电脑前,开始画今天的连载稿。

    *

    顾家大宅。

    顾靳枭一进门就听见客厅传来顾小薇的嚎哭声和秦如仪苦口婆心的劝说,几个佣人垂着头站在一侧,大气不敢出。

    “妈,我不管,我要离婚——亏我对那男人这么好,他却那样对我,不行,我和他过不下去了,一定要跟他分开,现在就去领离婚手续——”

    有佣人看见顾靳枭回了,一声二爷正要喊出声,却见他眼神飘过来,马上噤了声。

    顾靳枭阴着脸直直走过去,清冷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打断了顾小薇的哭诉:

    “当初吵死吵活要和莫修白结婚的是你,现在闹得翻天覆地要离婚的也是你,你以为婚姻是儿戏吗?”

    秦如仪看见老二回来就像看见救星,忙走过去:“老二,快劝劝你妹。她现在就要去民政局。你说说看,结婚还不到几个月就离婚,咱们顾家还没出过这种事,外界和媒体还不知道怎么议论,你爷爷在国外知道了,估计也得气病……”

    顾小薇哭得更大声:“我不管,哥,我要跟他离婚!不然——不然我就自杀!”

    “不许离婚。”他一言九鼎。

    “为什么?”顾小薇刷的站起来。

    “妈刚才说的还不够明白吗?”顾靳枭冷眼凝住哭得眼睛都肿了的顾小薇,“当初满足你的心愿,让你和莫修白结婚时,外面那些媒体记者就等着看这段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能维持多久,这么短时间就离婚,很好,正好给媒体送去个大笑话。你不在乎顾家颜面,我不想看见明天报纸上全是顾家家风不严的新闻!”

    顾小薇被顾靳枭一席话震住,到底还是怕哥的,却仍是不甘心,带着撒娇地抽泣:“可我不想看见他了……我跟他过不下去了……哥,难道你就因为顾家面子看着你妹妹不幸福吗?”

    又冲到秦如仪身边摇晃她手臂,哭道:“妈,我不管,你要给我做主啊……”

    顾靳枭无声冷笑。

    这个妹妹,从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哪会不知道她的性清,现在只是在和莫修白赌气,根本没有下定决心,无非是搬弄小性子,玩玩矫情,等气消了,指不定又和莫修白你侬我侬去了。

    “非要离婚也行。从现在开始,从顾家除籍,你不再是顾家的女儿,想做什么也不关顾家的事。”

    这番话一出,顾小薇哭声顿时消停了,显然被吓住了。

    秦如仪忙打圆场:“除什么籍啊,这说的也太严重了——”又朝顾小薇丢了个眼色。

    顾小薇也只能就见好就收,含恨哽咽着,哪敢再提离婚这两个字。

    “这几天,你先住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顾靳枭手一挥:“带三小姐上楼去休息。”

    女佣上前,带着顾小薇上楼。

    顾小薇在妈的眼光下,只好擦了把眼泪,朝楼梯走去。

    到了楼梯口,却又转过身,壮了壮胆子,冷笑一声:

    “哥,这次我和莫修白闹成这样,我相信你也知道是谁害的了。楚欢颜把修白那些话录下来发给我,也没安什么好心,就是想看我和修白的笑话!你别以为她真是什么楚楚可怜的天使!”

    顾靳枭听了,唇边现出一丝凉意,望住这个时候还要倒打一耙的顾小薇:“这个没安好心,是谁在前?不是你先指示人招惹她,她会这么对你?她最多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顾小薇咬咬牙。

    “还有。”顾靳枭眼皮一抬,“我从没认为她是什么天使,我对所谓的楚楚可怜的天使也没什么兴趣,不要用你的品味来侮辱我。”

    顾小薇脸色涨成猪肝色,正要再说什么,秦如仪已经丢了个眼色给她,又朝女佣呵斥一声: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陪小姐上楼!”

    看着女儿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秦如仪才舒了口气。

    正这时,一个佣人从门口跑进来:“太太,二爷,……姑爷来了,说是要接小姐回去。”

    “让这臭小子滚远点!把小薇气成这样还好意思来?!”秦如仪没好气。

    佣人唯唯诺诺应了一声,正要转身,却听顾靳枭低沉一声:

    “等一下。”

    ……

    顾家雕花铁门外。

    莫修白握住栏杆,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地瞅着里面。

    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怎么也没想到,竟被楚欢颜阴了一把。

    怎么也没想到那丫头会这样害自己,给自己故意下套!

    她居然勾出他说那些话,还把录音发给了小薇。

    一回家,他便迎来了顾小薇的狂风骤雨。

    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没用,最后,顾小薇将新房里能砸的都砸了,跑回了娘家。

    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她都没接。

    他知道她正是气头上,特意等了几个小时,估摸着她这会儿应该冷静了下来,才来了顾家。

    依他对顾小薇的了解,只要好好哄哄,应该没事。

    脚步迫近,熟悉的高大昂长身影渐渐映入莫修白的眼帘。

    出来的不是顾小薇,是顾靳枭。

    他一呆,吞吐:“二,二哥……小薇呢?你让我进去跟她解释解释,我们之间只是误会……”

    顾靳枭面色巍然不动,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打了个手势。

    两边的顾家男工立刻拉开铁门两边。

    莫修白下意识走进去几步。顾靳枭见他朝自己走过来,也没阻止,等他靠近,距离不过三两步,才遽然一记长拳挥过去,夹着风声重重落在他的左脸。

    莫修白措手不及,被打得倒退几步,整个人踉跄滑到了一侧的草坪,鞋底在泥地上拉出重重的痕迹,可见这一拳力度不轻,晃荡了一下,平衡了重心,才狼狈站稳,一抬头,看见顾靳枭冷冷地凝视着自己,语气里淬着的冰仿佛从深海捞起来:

    “谁是你二哥?”

    小薇和莫修白结婚后,他从没允许莫修白随小薇的称呼叫自己一声哥。

    莫修白也看得出在顾靳枭从头至尾根本瞧不起自己这个妹夫,倒也识相,一直以“二爷”称呼。

    今天是为了想快点进去,才对顾靳枭套了个近乎,没想到第一次套近乎,却套到了马蹄子上。

    莫修白虽然知道这个大舅子平时把自己当透明的,但没料到真的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上一次因为欢颜,让警卫打了自己一顿就罢了。

    这一次,居然当着几个顾家佣人的面前也不给自己留点面子,不管怎么样,他也是顾家的女婿。

    除了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自尊更是碎了一地。

    然而,莫修白只忍了下来,用手背擦了一把沁出血丝的嘴角,忍气吞声:“……对不起……二爷。我知道我害小薇难过了,就算你打死我也是应该的……可是你先让我去跟她解释清楚好吗……”

    顾靳枭眼皮一掀:“你搞错了。我不是因为小薇揍你。”

    莫修白愣了一小会,立刻明白了。

    顾靳枭是因为他跑去找楚欢颜,对楚欢颜说的那些话,才动怒。

    那段录音,想必顾靳枭也听过了。

    他对楚欢颜说的那些话,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顾靳枭听了估计都得盛怒不已。

    他后背滚起一股寒意,只见气场强大的阴影步步逼近,将自己生生笼罩在一片暗中。

    顾靳枭站定,将他衣领一拎,揪了起来,低嘎着嗓音:“再让我知道你跑去找她,就不止是一顿打了。”

    “我知道了。”莫修白汗珠滚下来。

    顾靳枭松开手指,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小薇现在不想见你。”

    又打了个手势:“送姑爷出去。”

    莫修白看这情形,知道今天顾靳枭在家坐镇,怕是见不到小薇了。

    朝他身后的别墅望一眼,只得耷拉着背,灰头土脸先跟着男工走出大门。

    *

    顾小薇回娘家两天后,莫修白趁顾靳枭不在,偷偷上门了两次,找顾小薇又是道歉又是哄。

    顾小薇虽然还是没提回去的事,但明显被他哄得态度和心情好转了不少,也没吵着闹着要离婚了。

    后来莫修白再打电话来,顾小薇也没不接,有几次还捧着电话说得面露笑意,甜滋滋的样子。

    秦如仪看在眼里,也清楚,这场吵闹差不多应该过去了。

    这天傍晚,顾家三人正要吃饭,莫修白又带着一束玫瑰跑来了顾家,说是带顾小薇出去吃饭。

    吃完饭肯定就是直接回新房那边了。

    秦如仪见顾小薇脸蛋儿红扑扑的没拒绝,挑了挑眉,故意:“怎么了,不生你老公的气了?”

    “妈,我想通了。修白那天去找楚……”顾小薇瞥一眼在场的顾靳枭,换了口气:“去找嫂子,是为了进集团的事,说的那些话,也不过是为了想让嫂子帮忙,不是真心的。”

    秦如仪见她都替莫修白辩解了,也就没说什么了:“也好。在娘家住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省得修白一天到晚往顾家跑,有两次偷偷从后门进你的房间,还差点儿没被新来的佣人当成小偷。”

    这女婿哄人的手段,确实厉害,才几天功夫,就把小薇的火气压下去了,又成了新婚燕尔的小娇娘,看着莫修白的眼神满含爱意。

    虽说她对莫修白仍有些不满,可女儿都原谅了,她这个当妈的,还能说什么?

    再说了,小夫妻刚结婚,小打小闹是常有的事。总不能遇到点儿事情就跑去离婚吧?!

    差不多闹闹就得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