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10章 收起你一副情圣的样子!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0章 收起你一副情圣的样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走得快,车子也跟得快,她走得慢,车子也适当降速。

    不是顾氏保镖平时用的车子。

    她上学放学时,保镖一般也不会跟得这么近。

    她秀眉一紧,猛地转过身,咚咚跑到那辆蓝色轿车边,对着贴着防爆膜,看不清里面的驾驶位车窗敲了两下:“你谁啊?跟着我干什么?”

    车子停下来,车窗缓缓降落。

    楚欢颜一顿,旋即气笑。

    竟然是莫修白。

    “你有病啊,跟踪我?”

    “欢颜,不好意思,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又怕你还气我,不想跟我说话…所以只能一直这么跟着你。”驾驶座上,莫修白凝视着楚欢颜。

    “得了得了,收起你一副情圣的样子,看了叫人恶心!不过你这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我确实没话跟你说。请你别再跟踪我,否则我就报警了。”楚欢颜撂下话,拔腿准备走。

    莫修白见她要走,却慌了神,下定决心,拉开车门下车追了过去,拦在她前面:

    “欢颜,既然今天我们见上面了,你真的连几句话都不想听我说吗?我们两个至于走到这一步吗?”

    楚欢颜还真有些好奇他到底有什么事找自己,竟连顾靳枭不悦都顾不上了,上次挨的打这么快都不记得了,抱住双臂:“给你五分钟。”

    莫修白大喜过望,忙抓紧时间:“我知道小薇最近得罪了你,欢颜,你别生气。”

    “嚯,跟了我半天,就是为了给你老婆道歉啊?”楚欢颜噗呲一声。

    莫修白哭丧着脸:“你看她这次得到的教训也不小,二爷把她的家族子孙零用基金取消了,连信用卡都停了,事后还嘱咐过岳母不准私下给钱她用。还有,你也知道我和小薇新居那边的司机和家政,都是顾家聘请的,她这一犯事,二爷连这些人都给停用了,她这段日子每天在家愁眉苦脸,门也不能出,玩也不能玩,你也知道她这人爱面子,每天穿衣服都不重样,现在她连司机都没了,出门连钱都花不了,生怕被她那些朋友笑话,还不如窝在家里。不但如此,连家务活都得自己做……”

    楚欢颜一顿,这倒是有些意料之外。

    还以为顾靳枭最多不过骂两句顾小薇,没想到还真处罚了。

    这样罚顾小薇,对这个平时吃喝玩乐大手大脚惯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的千金小姐来说,确实还挺痛苦的。

    好歹跟她当过一阵儿闺蜜,楚欢颜很清楚,顾小薇每天必须买买买,三两天不去跟上流圈子的狐朋狗友们去潇洒一回,浑身是不自在的,一朝变成平民,还得自己干家务活……想想就酸爽。

    又挑眉一笑:“怎么,不会让我去帮你老婆求情吧?”

    今天怎么了,个个都拿她当大圣母么?以为她心肠那么软,那么好说话?

    莫修白赔笑:“也不是,小薇既然错了,就该罚,只是……二爷因为气她,我也被她连累了。本来岳母打算帮我在顾氏里面向二爷说个职位,这一闹腾,二爷正气头上,根本不可能答应了……欢颜,你说我冤枉不冤枉,小薇这事根本不关我的事啊,要我早知道,肯定会拦住她。我知道二爷现在多少听你的话,你帮我去跟他说说,好吗?”

    显然,这一番话,才是今天来找她的重点。

    楚欢颜完全明白了。

    这个莫修白,野心还不小啊。竟想进顾氏。

    倒也是,野心要是不小,当初怎么会攀上顾小薇。

    而顾氏集团这么大的一个商业帝国,也没几个人能抗拒其诱惑吧。

    她睫毛一动,盯着眼前曾经与自己在一起的男人。

    自己爱过他么?

    不知道。

    只知道当时他是妈介绍给自己的,她不想违背妈的意思。

    第一次见他,翩翩风流,英俊多情,就跟民国剧里的富家少爷一样,也着实让她从没恋爱过的少女心那么一刹动了,若是未来与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倒也也不错。

    后来他和顾小薇的私下背叛,才让她感觉自己和这个男人的感情,是多么镜花水月,不堪一击。

    静了片刻,她凝视着莫修白:“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问,你问。”莫修白最怕她调头就走,见她主动问自己话,倒是有些惊喜。

    “如果顾小薇不是顾家三小姐,你当初还会跟她在一起吗?”

    莫修白眼瞳一紧,似乎有些意外她会问这个问题,又心中狠狠一动,沁出些欣悦,难道欢颜对自己还有些意思?不然不可能这么问。

    只要欢颜对自己还有情分,一切就好说了。

    他抑制住激动的心情,调匀呼吸:“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当初是小薇主动接近我,勾引我,我才会一时着了她的道……她说第一眼看见我,就喜欢上我了,说屈尊降贵跟你当朋友,只是为了接近我,还说非我不嫁,你知道的,有时男人就是容易受不住这种话,我也一样,一时鬼迷了心窍,被她感动了……回头想想,那不是爱,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楚欢颜鼻翼微微一抽,极力忍住了什么,故意轻哼一声:“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再爱我,还是娶了顾小薇,成了别人的老公。”

    莫修白听她这么说,心湖更是摇曳了一下,更加笃定面前的女人对自己还有意思,情不自禁上前两步,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虚情假意,拽住她的手:“欢颜,我知道你和二爷也不是认真的,对不对?你等我,等我混出个名堂,不需要依靠顾小薇了,我们再和顾家兄妹离婚,重新在一起,好吗?”

    楚欢颜被他握得一个激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并没甩开,反倒歪了歪脑袋,冲他笑了一笑:“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先当一对奸夫淫妇,瞒着顾靳枭和顾小薇玩玩婚外情,出出轨,等榨了顾家的钱,再双宿双飞,一起跑路?”

    莫修白没想到她说的这么直接,不过见她没有反抗自己握着她的手,胆子更大,压低声音:“你说的这个,太遥远了,在此之前……欢颜,你得帮我进顾氏集团,好吗?”

    楚欢颜挑起唇瓣,悠悠从他指缝滑出手,感叹地摇了摇头:“顾小薇为了你不要脸不要皮,连身为人类的基本道德都可以不要,你要是坑了她家的钱,再跟我跑了,她得多崩溃啊。”

    莫修白下了狠心:“感情没有对错。再说了,她当初从你这里挖了墙角,这也算是她的报应。”

    楚欢颜唇际笑意忽的绽放,愈发明灿。

    人不要脸。果然天下无敌。

    她当初到底是怎么和这种渣男在一起相处?想想就要吐。

    莫修白被她笑得莫名发毛,试探:“欢颜,你……考虑得怎么样?”

    “嗯,你的计划非常好,容我回去先想想。你先走吧。”楚欢颜忍住笑意,挥挥手。

    莫修白眼巴巴:“那我进顾氏的事……”

    “我会考虑的。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也不差这么一会儿吧。”

    听她这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认真的,莫修白也拿捏不好,只能抱着一线希望,先回了车子上,缓缓开离。

    楚欢颜目送车子离去,眼眸中的笑意散去,拿出裤子口袋中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正在录音的状态。

    她摁了一下录音的小红点,关闭了,然后拨通了顾小薇的手机。

    幸好还没删掉顾小薇的手机号。

    “谁啊?”几秒后,响起顾小薇懒散又夹杂着几分怨气的声音。

    “在家里憋久了,激素水平下降荷尔蒙不平衡了?”

    顾小薇听出楚欢颜的声音,不敢相信,半会儿才怒冲冲:“楚欢颜?你还敢打电话给我?”

    楚欢颜还真是没见过这种恶人先告状的人,这是因为受罚迁怒到了自己头上么?

    她莫名好笑:“你敢指示人阴我,我怎么就不敢打电话给你?”

    “告诉你楚欢颜,你别以为暂时哄住了我哥,我和我哥是一母同胞,是亲兄妹,切肉不离皮,再怎么样,你也不可能越过我!别以为我现在被我哥罚一下,你就高兴了!”

    “抱歉,我还不高兴。”楚欢颜淡淡撂出一句。

    顾小薇一疑,还没等开口,听她继续说道:“记得待会儿看邮箱文件。”

    说完,楚欢颜砰一声,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将刚才的录音发到了顾小薇的手机邮箱。

    看着邮件发送成功的提示,她可以预计莫修白一回去,刚好能赶上家庭大战了。

    莫修白,这可是你上赶着来找的罪,可不能怪我了。

    舒了口气,将手机放进口袋,她神清气爽地继续朝地铁走去。

    ……

    因为应付莫修白,回檀香苑比往常晚了点儿,天色半黑。

    不过楚欢颜心情还是挺好的,一进门就揉揉肚子,撒娇喊了声:“泉嫂,今天有什么菜啊,我肚子饿了——”

    教训渣渣还是挺耗力气的。

    得到的却不是泉嫂宠溺的回应。

    只看见泉嫂匆匆跑近,指了指她的房间,嘘了一声:“二爷刚来。”

    她现在基本能从泉嫂的神情看出某人每次来的时候心情如何。

    此刻,从泉嫂的神情中看出异样,得知顾靳枭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小心脏也跟着一蹦,却还是走到卧室门口,敲门进去。

    黄昏的房间没有开灯,顾靳枭仍是坐在惯常来坐着的那张窗前摇椅上。

    半明半昧的光线将他的侧影笼罩得神秘不可测。

    “你来了。”她打了声招呼。

    “今天放学放得有点晚。”他抬起腕,瞥一下表盘,“最后一堂课,是四点下课,坐地铁回来,最多四十分钟。”

    现在已经是六点多了。

    进了京大后,照他的要求,她将自己的课程表发了他一份。

    只没料到他还真的盯得自己这么紧。

    “我下课后总得跟同学说说话,打个招呼吧。”她顺口道。

    顾靳枭将一部屏幕亮着的手机不轻不重从茶几上推到她眼皮子下面:“这就是你的同学?”

    她定睛一看,屏幕上是自己和莫修白在大马路上说话的照片。

    倒吸口凉气,将手机拿起来,滑了一下,还有好几张。

    其中两张,是莫修白那会儿说激动了,拽着她的手,蹭得她紧紧,她也没反抗,还笑得如沐春风,从拍摄的角度,正深情款款地回望着男人。不用说。

    每天像泥巴一样粘着自己的保镖拍的。

    她立刻明白了顾靳枭脸色不大好看的原因,放下手机:“我可以解释。”

    他翘起长腿,峻冷的脸不动声色,却隐隐藏着风雨欲来的凉意。

    “莫修白来找我,想让我给他在你面前求情,帮他进顾氏。我没答应。”

    他瞥一眼手机上的照片:“是吗?”要是拒绝的话,直接走人不就行了?

    就算莫修白缠着不放,她也能马上喊保镖过来解围。

    相片的画面,倒像足了在街头重遇老"qing ren"的亲热。

    眉开眼笑,拉拉扯扯。

    任由莫修白拉住手,一副半推半就的样子。

    楚欢颜解释:“我和他说那么多话,是为了耍他,让他放松警惕,套出他的话录下来。”

    他唇边沁出一缕光泽:“做都做了,说什么都行。”

    “顾靳枭,你不会以为我和莫修白有什么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莫修白的恩怨,我就算选猪选狗,都不可能和他再有什么啊!”

    楚欢颜话一出口,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选猪狗都不会选莫修白,怎么像是在骂面前的男人?

    顾靳枭脸色也黑了一黑,气氛僵了几秒,又轻冷道:“你的前科,让我很难不相信。”

    为了激怒他离婚,这小女人,已经和他的侄子扮过情侣了。

    现在想要利用莫修白这个旧"qing ren",他也不会太意外。

    她见他脸色没有缓和的意思,正想拿出手机把录音放给他听,只觉得手腕一紧,被一股力道往前拉了一把。

    她一个踉跄,滑坐在他大腿上。

    “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有什么理由。这些照片,我不想再看见。别给我丢人。”他凑近她耳根子边,宣泄出的灼热呼吸体现出极度的不悦。

    亏她刚才还夸他不会乱发火,其实还是这么无理。

    她忽的有些逆反心理,也恼了,反击:“反正我和顾二爷是隐婚,外人也不知道,能怎么给你丢人?再说了,嫌丢人咱们明天就去把离婚证给领了!”

    一时忘了他讨厌她提离婚这事,话一出口,后悔了。

    可已来不及了。

    他俊脸遽然变色,将她双臂并着一捉,反剪到她腰后,因为一挤,她的腰身也随之往前一倾,撞进了他怀里。

    柔软且凹凸有致的一个碰撞,激得男人唇齿间沁出一声身不由己的闷喘。

    楚欢颜还未挣扎起身,唇便被他欺住,瞳仁瞪大,一时竟忘记反抗。他突如其来的吻太过激烈,宛如凶猛鹰隼的攻击,将她娇嫩唇瓣当作独属于自己的猎物,反复碾磨索取,欺凌无度。

    换气之余,才贪恋不舍地离开她唇,滑下几寸,蹭近她烧得通红的耳垂边,声音低狠而笃定,又夹杂着几分平时绝没有的梦呓般的呢哝:

    “除非我死。否则别想离开我。”

    她在挣扎中因为这句话骤然身子一顿,竟是微微酥了一下。

    或许从男人口里听到这句话,每个女人多少都会心动那么一下吧……

    一刹,竟是有些恍惚。

    却又振作精神,自嘲。

    过了几天好日子,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她并不认为自己在这男人心中重要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是气急了随口一说罢了。

    察觉到她的短暂松懈,没有再反抗,像一滩春水软在自己怀中,他气息越发急促。

    未消的余怒转化成了想要她的冲动,大手攀上她腰,朝她裤子滑下去——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