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9章 大快人心!(第二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9章 大快人心!(第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妈舍不得教女儿,我来帮忙教。”说罢,顾靳枭拔腿朝二楼走去。

    顾小薇缓过神,正准备追过去,秦如仪将她拉住,低声:“你哥这会儿正是气头上,还想继续惹恼他么?到时候可不止是停了你的零用了!”

    顾小薇停下来,急得都快哭了:“妈,你要为我做主啊。这还叫我怎么活啊!”

    “谁让你跑去招惹那个楚欢颜?上次妈的教训你还没汲取吗?”秦如仪没好气地说,还在因为上次私下给楚欢颜支票,差点被儿子送去日本度假的事耿耿于怀,又拍拍女儿的手背,安慰:“你哥也总不能停你一辈子的零用钱,这段日子你表现好点儿,安分点儿,过段日子妈给你说说情,他也就算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如此了!顾小薇咬咬牙。

    因为突如其来的惩罚,顾小薇自然是没心情在家里吃饭了,坐上车子,由大宅司机送回家。

    她和莫修白住的地方是城西一个高级花园式住宅小区。

    这里原本是顾家名下的房产,是结婚时秦如仪当陪嫁送给夫妻两人住的。

    两人的房子是一个独栋连院二层小别墅。

    一进门,顾小薇甩掉高跟鞋,气鼓鼓地朝里面走去。

    莫修白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见老婆从顾家回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上前抱住她的腰:

    “宝贝,回了。怎么样,今天跟你妈妈提过我进集团那事了吗?”

    顾小薇挣扎开他,没好气地将自己摔坐在沙发上:“别提了!气死我了!”

    莫修白一愣,追过去凑拢:“怎么了?哪个不长眼的让我宝贝不高兴了!”

    顾小薇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了,末了,狠狠哼一声:“那个贱人,抢了我哥不说,还害得我零花钱也没了,真是个克星!”

    “什么?那我进集团那件事怎么办?”莫修白顾不得听顾小薇骂楚欢颜,一颗心悬起来。

    “哥正生气呢,我零花钱都没了,信用卡都停了,现在还谈什么进集团的事?不杀了我都是好的!”

    莫修白一颗心重重坠下去,面露失望,不自禁也抱怨了两句:“你也是,这种紧要关头,干嘛去惹她,这下好,把我进集团的机会都弄掉了。”

    “怎么了,我惹她,你心疼了啊?我这段日子为你进集团的事在娘家求爷爷告奶奶,天天陪着我妈逛街邀宠的,你怎么就不心疼?”顾小薇本来就心情差,气不打一处来。

    莫修白只得安抚:“你怎么又在胡思乱想。我这哪叫心疼她?我这是没想到她在你哥心目中地位这么重要…她也没怎么样,怎么罚你罚得这么重,替你不值。”

    顾小薇一听愈发气妒,抱了个抱枕扭过身子便不说话了。

    “行了行了,不进集团就不进集团,比起进集团,老公更舍不得你受气。你哥对你不好,老公对你好。先去洗个澡,我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莫修白凑到她耳边吐着气,哄着。

    顾小薇舒坦了些,丢开抱枕,先去了楼上的浴室。

    莫修白看着她的背影,勉强挤出的笑容慢慢散去,神色低落了不少,眉头亦是锁紧。

    本来想着小薇在顾家那边那么受宠,只要撒个娇,求求情,自己进顾氏集团也不是太难。

    没料到这女人什么时候不搞事,偏偏这个时候跑去招惹欢颜,害得那大舅子生气,进集团的事,也泡汤了。

    不过,看来欢颜在顾靳枭那边,还真的挺得宠。

    他双臂枕再脑后,靠在沙发背上,脑海里不觉浮现起楚欢颜的身影,心头泛起一股特殊的复杂滋味。

    这丫头倒好,现在地位这么重要,竟成了顾家二爷正当红的身边人。

    他能不能进顾氏,还得看她那边高不高兴了。

    **

    第二天,楚欢颜与往日一样,早早去了学校。

    昨天中午在大排档发生风波以后,她想着虎哥肯定会对顾靳枭说,这事也不可能瞒过他。

    谁知道他一直没打电话来,晚上也没去檀香苑。倒也好。免得又被那男人嘀咕她甩掉保镖的事。

    到了学校,她还没进门,只见门口左侧一个中年男人眼睛一亮,朝自己疾步走来,身后跟着鼻子还被白纱布包裹着的朱琳。

    “你是楚欢颜楚同学是吗?你好,我是朱琳的爸爸。”

    男人大概四十来岁,满脸横肉,粗壮的脖子上戴着一串金项链,看起来就像个典型的暴发户。

    朱琳跟在父亲后面,一脸的不甘心,眼眶红肿得像金鱼眼泡,显然是哭过。

    楚欢颜微微一蹙眉:“有什么事吗?”

    “楚同学,我知道琳琳得罪了你,今天是特意带她来给你赔罪的。楚同学,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这臭丫头吧。”朱祥腆着脸。

    “不用了。”楚欢颜懒得跟这对父女打交道,绕过两人,想进校门。

    朱祥见楚欢颜不肯接受道歉,急了,一巴掌朝朱琳的后脑勺狠狠掴去:“死丫头,还不赶紧的!”

    朱琳疼得眼泪砰的飚出来,只能忍气吞声追过去:“楚同学,是我不好,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其实也不能全怪我,是顾家三小姐看你不顺眼,让我处处针对你……那天她还来了医院,说你把我鼻子都弄断了,让我派人去修理你一顿,出出气,说有什么事她帮我担着,我这才会一时冲动……”

    顾小薇?楚欢颜一顿,万万没想到朱琳幕后的人竟是她。

    这个顾小薇,这么久了,还是没忘了她啊,手居然都伸到了校园里。

    朱琳继续痛哭流涕着:“学校知道了我指示校外社会人员找你麻烦的事,开除了。另外,法院也来了传票,告我伤人罪未遂和聚众斗殴罪,你要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不帮我求情,我就完了,楚同学,求你了…”

    不用多想,楚欢颜也明白了,应该是顾靳枭做的,看着不声不响,也没问自己,没料到手脚还挺麻利……

    朱祥也哭丧着脸:“是啊,楚同学,你就行行好吧,我不知道这臭丫头指派外面的小混混去欺负你,要是我知道,一定会阻止的!这臭丫头害得我连工地上的事都丢了,咱们家还有几套房子和车子的贷款没供完呢,工作一丢,不是逼得我们朱家全家人去跳楼吗?”

    楚欢颜早听说朱琳的老爸是个做房地产的工头,此刻眼眸一动:“你做的房地产行业,是哪个公司的?”

    “顾氏集团。”

    果然。楚欢颜唇角一动。又是那男人背后做的动作。

    “楚同学,求你了,好不好,人都会犯错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行吗?不会太麻烦,只要你去跟法院那边打个招呼,就说咱们是闹着玩就行了……咱们好歹同窗一场,一定不会这么狠心看着我被开除又坐牢的是不是?”朱琳也不知是不是在家彩排过,说得情真意切,一把鼻涕一把泪,简直感人肺腑。

    楚欢颜唇边沁出若有似无的一线光泽,没搭腔,只遥遥朝校门里的操场望一眼:“十五分钟之内,跑完十圈,然后去操场升旗台上,看见那个话筒没?用话筒对着全校师生,对自己进京大后犯过的每一个错、欺负过的每个人道歉,记住,不要漏掉一件事。我会好好听着。”

    朱琳一愣,脸色涨得通红。

    朱祥却如临大赦,忙推搡了女儿一下:“还不快去!”

    “爸……”朱琳咬牙。

    一向在校园里都是横着走,现在让她在全校人面前细数自己的罪状,比死还痛苦。

    “楚同学这是给你机会呢,你是想坐牢吗?她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不然老子打死你这个臭丫头!”朱祥生怕朱琳惹得楚欢颜不高兴,一巴掌又呼了过去!

    虽然还不清楚楚欢颜的身份,但岳轻舟亲自打电话来,加上自己因为这事丢了工作,也猜得出这丫头背景有人,还指着楚欢颜能大发善心,帮自己说情,挽回工作呢。

    朱琳尖叫着避开老爸的掌掴,眼泪在眶里转悠了一圈,望向楚欢颜,指望她能放过自己:“楚同学——”

    “还有十三分四十秒。”楚欢颜拿起手机,看看上面的秒表倒计时。

    浪费的,是她自己的时间。

    朱琳一个灵激,终于含恨地跑进学校,沿着操场跑起来。

    一早没课的学生们清楚了怎么回事,也饶有兴味地跑到旁边,观摩起平时作威作福的朱琳受罚的场景。

    楚欢颜慢悠悠走到操场边,不徐不疾地拣了个台阶上的位置坐下。

    一圈,两圈,五圈……

    终于,在规定的十五分钟内,将十圈跑完。

    朱琳气喘吁吁,浑身大汗,快虚脱了,却也不能休息,在楚欢颜凌冽的目光注视下,迈着像灌了铅的腿走到升旗台上,咬牙,取过话筒,开始清算自己的每一笔过错——

    “我们班的副班长于心茹前段日子摔断了腿,到现在还在家里养伤,不能来上学,不是不小心,是我派人做的,我趁她过马路时,让人骑单车故意朝她撞去,她为了闪躲,磕在了马路牙子上。因为我嫉妒她是个学霸,前几名考进京大,成绩好,是个讨老师喜欢的乖乖女。”

    “我因为喜欢陆元颢,嫉妒建筑系的宋雯师姐和他是同班同学,关系不错,把宋雯抓去天台,绑在天台旁边,不准她再和陆元颢说话,否则下一次,就要把她丢下去,害得有恐高症的宋雯师姐吓坏了,看了好一阵的心理医生。”

    “有一次在学生餐厅吃午饭,我听见隔壁座的一个女生在谈整容的事,自己心里有鬼,觉得她是在讽刺我,当时就把手上的热汤淋到她头上……”

    ……

    一笔笔罪状,从朱琳嘴里说出来,听得围观的学生们都为之心惊,纷纷摇头:

    “什么人啊这是。”

    楚欢颜脸上也沁出凉意,听了会儿,见早上的第一堂课快开始了,站起身,朝教室走去。

    朱琳见她走人了,立刻跑下台子,朝她追过去,挡在她前面,讨好又紧张地问:“我依你说的做了…楚同学,你什么时候帮我向法院求情?”

    “我什么时候说要帮你求情?”

    朱琳傻眼,愣住半秒,脸色青紫交织:“那你为什么让我跑圈和当着全校的人承认错误?”

    “耍你啊。你一天到晚耍别人,这都看不出来吗?”让她也尝尝这味道。

    “你——”朱琳忍住即将破口而出的大骂,生生憋下一口气,挤出一张苦巴巴的脸:“楚同学,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绝情的,你一向人很好的……”

    “抱歉,我可能没你想象的那么好。”楚欢颜气死人不偿命地丢出一句,绕过她,再没回头。

    她最恨的就是校园霸凌。

    学校已经是相对纯净的环境了,有些人,偏偏要将社会上一些暗黑习气带到学校,玷污了清净。

    她也没有权利代替那几个被欺负过的学生去原谅朱琳。

    周围几个学生都喝起彩来!

    朱琳瘫软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朱祥跑了过来,见女儿没搞定楚欢颜,气不打一处,也不给她留点儿颜面,抓住她头发便朝校外拎出去:

    “臭丫头,害了自己,还要害你老爸……老子打死你——”

    朱琳嚎哭着,在京大学生们的看戏眼神中,被老爸活生生拎离学校。

    楚欢颜还没进教室,手机震动起来。

    看一眼屏幕,唇一动。

    顾靳枭。

    她猜到他打电话来的目的,接起来:“怎么了?”

    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听说朱家父女一大早跑到学校来找你了?”

    “嗯。不过已经搞定了。”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似笑非笑:“那就行。”

    也没多问她怎么处理朱家父女。

    “朱琳被开除,被法院递了传票,还有她老爸被公司炒掉,都是你的意思吧。”楚欢颜抱着手机问道。

    “想谢谢我?”语气陡然邪邪一转。

    楚欢颜脸皮微微一搐:“谢你?得了吧你。我和朱琳这事,您妹妹也脱不了干系。”

    顾靳枭见她知道了,也就说:“小薇那边,已经处理过了。”

    原来这男人早知道顾小薇是幕后指示人。楚欢颜撇撇嘴,才不信他能对自家妹妹怎么样,最多就是骂两句吧,随口说:“哟,胳膊肘还有往外偏的道理?”

    “怎么,吃醋了,生怕我向着你小姑子?不维护你?”男人调笑。

    “神经病,我会吃顾小薇的醋?”楚欢颜说完又觉得这话不大对劲,“我为你吃醋?顾二爷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头蒜了?……不说了,我要上课了。”

    说着砰一声挂了电话。

    正这时,莫默也来了教室,看见她在门口打电话,抱着书本走过来:“欢颜。”

    楚欢颜将手机滑进口袋,也打了声招呼。

    “我听说刚才朱琳被她爸带来了学校跟你赔罪求情,你当着学校好多人的面好好教训了她一顿?”莫默一脸没看到好戏的遗憾。

    楚欢颜点点头。

    莫默舒了口气,喜笑颜开:“真是大快人心,这个朱琳,早就该有个人好好收拾了。欢颜,你这回可要成京大不少人心目中的女侠了。”

    “我对当女侠没什么兴趣,倒是对你的事有兴趣,昨天怎么样啊?”楚欢颜眨眨眼,手臂轻撞了一下她。

    莫默脸蛋一下红了,知道她问的是昨天去看篮球赛的事,小声说:“陆师兄问你怎么没来,我说你有点事,把票给了我,陆师兄没说什么了。我感觉他有点失望。”

    她看得出莫默也有些小小的失落,捏一把她肉呼呼的脸蛋儿:“多心了吧,门票是给我的,看我没去,问一声也正常。”

    莫默知道楚欢颜是在安慰自己,便也没说什么,埋着脑袋,点点头。

    *

    傍晚。

    最后一节课结束,楚欢颜跟莫默还有几个同学打了声招呼,离开教室。

    走出校门,她朝地铁走去,走了小半会儿路,只觉得身后好像有车子跟着自己。

    经过一处商场的橱窗,瞟一眼玻璃窗,果然,一辆深蓝色的小轿车保持着五六米左右的距离,一直紧紧跟着自己。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