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7章 活腻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7章 活腻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唐管家也没勉强:“那我叫司机安排车子送少奶奶。”

    楚欢颜走出别墅,趁着渐渐明亮的天光,上了车子。

    因为是司机送自己去学校,一路上楚欢颜也不好提出下车去药店。

    反正学校周围也有药店,去了学校再买也行。

    快到京大附近,楚欢颜让司机停下来。

    司机被打过招呼,知道少奶奶是不想被学校的人看见,也就遵命停下车。

    楚欢颜下车,兀自一人朝学校走去,进去前,先进了校门口左侧的一家药店。

    或许是还太早,只有一个中年女营业员趴在柜台上看着手机上的电视剧,见一个年轻小女生进来,顺口问道:“要点什么?”

    “我想要这个牌子的……避孕药。麻烦给我一盒。”楚欢颜将手机上自己之前吃的那个避孕药外包装照片给营业员看了一下,语气也有些闪烁,第一次在学校旁边的药店买这玩意儿,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是开在大学旁边的药店,接待的客人也大半是学生,现在大学生谈恋爱甚至同居都不是什么奇怪事,买避孕药也是常有的,营业员倒没什么,丢给她一盒,还好心好意地提醒:“小姑娘,这药可不能吃多了,一天最多一片。不然会引起内分泌紊乱。”

    “嗯,我知道。谢谢。”

    营业员听她这话的意思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吃了,也就没说什么了。

    楚欢颜付了钱,匆匆离开了,刚走远,一个朝药店走来的身影脚步一顿,看着她的背影揉揉眼睛,那是——欢颜?

    身影正是水苏苏。

    昨晚水苏苏一个室友吃坏了肚子,拉了一夜,今天一大早校医务室还没开门,她便热心快肠地帮忙到外面买止泻药,没想到正好看见欢颜从药店匆匆出来,还埋着头,所以没看见自己。

    正想喊一声,却见楚欢颜脚步很快,已经进了校门。

    水苏苏张开的嘴巴也就合上,没喊了,只是微微蹙蹙眉,心内多少有些疑惑。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神秘,越来越让人摸不着脑袋了。

    进了药店,她买好了止泻药,心中下意识一动:“阿姨,请问刚才那个女孩买的是什么药?”

    营业员挤挤眼睛,感慨:“避孕药呗。话说你们这些孩子的年代,比阿姨那会儿可是快活多了啊……”

    **

    楚欢颜是在上课时收到水苏苏的微信的。

    微信就一行字:“中午一起吃饭,校餐厅见。”

    说实话,入学以来还没好好跟苏苏一起吃个饭。

    上次那顿火锅,也是水苏苏请的。本就打算回请她。

    想着,楚欢颜发信息过去:“不如出去吃饭吧,我请你。”

    水苏苏并没异议,很快回复:“OK。”

    ……

    中午,楚欢颜和水苏苏在学校附近一家很热闹很有名的海鲜大排档的露天位置坐下。

    楚欢颜特意从京大侧门出去的,就为了甩开了顾氏的保镖车。

    想起昨天和陆元颢说个话都被保镖监视着,仍是有点儿不高兴。不过吃个饭而已,不想也被人盯着。

    万一被水苏苏发现了,也不好解释。

    本来想找个好点的餐厅,但中午休息时间也不是太长,怕下午赶不回来上课,不好走得太远,两人也就在美食APP上选了学校附近这家馆子。

    “苏苏,你看喜欢什么。”楚欢颜将菜单递给水苏苏。

    水苏苏将菜单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目光落在对楚欢颜脸上。

    楚欢颜一路和她过来时早就察觉到她欲言又止,此刻更是一疑:“怎么了?”

    “今早,你去过学校外面的药店?”楚欢颜一怔,没想到被水苏苏看见了,良久才嗯了一声。

    “一大早的,买什么药?哪儿不舒服吗?”

    楚欢颜喉咙一动:“我……买的……”

    “避孕药,是吗?”水苏苏再忍不住,替她说完不好意思出口的话。

    楚欢颜吸口气:“苏苏……”

    “你不会又要说是帮别人买的吧。”

    楚欢颜沉默片刻,再没说话。

    水苏苏见她默认了,也是半天说不出话,许久才说:“到底怎么回事……其实上次火锅店外,我就看见几个保镖似的男人把你接上了一辆车,你有男朋友了,为什么不跟我说?那男人是谁?你这是不拿我当朋友了,是吧?”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和那人只是个意外,不会长久,所以也就没跟你说。”

    这么说,水苏苏就更加好奇了,正要再问,只听脚步声渐行渐近。

    一行染着金发,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年轻男子走进了大排档,四下张望打量着。

    目光最终停定在两人身上,走过来。

    “你们两个,哪个是楚欢颜?”

    最中间的那个瘦瘦的金毛眼神阴狠。

    楚欢颜有不好的预感,眼波微烁了一下:“什么楚欢颜,你们找错人了。”

    金毛抓起邻座一个空啤酒瓶,用力朝桌子上一撞,以此壮威势:“小丫头片子,别跟老子玩花样,老子在混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想哄老子?别废话,谁是楚欢颜,是不是就是你——”

    啤酒瓶一撞桌便碎了,露出的尖锐齿痕正对着楚欢颜。

    水苏苏下意识刷的站起来:“我是楚欢颜,怎么样,你们光天化日的想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们!”

    金毛一听,嘿嘿冷笑:“我瞧你的样子倒也像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楚欢颜。”打了个手势。两个小弟立刻上前拽住水苏苏,将布条之类的东西塞进她嘴巴里,便朝大排档外面拖去。

    楚欢颜后背出了冷汗,二话不说追上去拦住一行人:“住手!放开她!你们干什么!这么多人,大白天的也敢掳人么?我们不认识你们!”又朝老板喊道:“老板,快报警!”

    老板被金毛一记凶狠的眼光射来,吓得脸色都变了,哪惹得起这些流氓地痞,垂下头,继续炒菜。

    其他几桌客人看见这一幕场景,生怕惹火烧身,也得纷纷离开。

    “还不滚远点?是想要和这个楚欢颜一起走?”金毛嚣张地对着楚欢颜吼。

    “就算死,也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吧,我们怎么得罪你了?”楚欢颜依旧张开双臂,牢牢挡在前面。

    金毛冷笑一声:“怎么得罪?这个楚欢颜竟敢惹我们琳姐,害得我们琳姐这会还躺在医院,简直是打我们的脸!今儿我们要让她去医院,跪在琳姐床边亲自磕头道歉!”

    说罢,上前便手臂一伸,扒开楚欢颜,令人带着水苏苏扬长离开!

    楚欢颜这才清楚,面前这些人都是朱琳在外面鬼混认识的混混。

    朱父得了岳轻舟的嘱咐,不敢再追究这事。可朱琳心底那口气,肯定是咽不下的,躺在医院不能报仇,指派这些地痞还是轻而易举的。

    陆元颢说的没错,朱琳果然不会就此罢休,也是自己掉以轻心了。

    这些小混混不比一般人,比朱琳只怕更难应付。

    朱琳那小太妹再野蛮,毕竟是京大学生,还能用校规压着。

    而这些小混混,无法无天,软硬不吃,没有任何约束,想要打发走,怕不是容易事。

    小混混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恐怕只有……更厉害的大混混吧。

    想要脱身,怕是只有一个办法了。

    楚欢颜脑子一闪,赶紧掏出手机,飞快找到联系人中的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那边很快被人接起来,是个慵懒而娇媚的女声:“谁啊。”

    “妙姐,我是楚欢颜。还记得吗?”幸好上次离开幻夜之前,妙姐给她的电话她没丢掉,回家后还顺手存进了手机里。

    “楚小姐?有什么事儿吗?”妙姐一惊,没料到她会打电话来。

    “我和我朋友碰到一点麻烦,请妙姐那边帮个忙。”

    ……

    长话短说后,挂了电话,楚欢颜握着手机,追上前面的一群小混混,幸好水苏苏那泼辣劲儿,一路又踢又打,一行人还没走出她的视野。

    她气喘吁吁挡在一众人面前,停定,呵斥一声:“站住!”

    金毛没想到她还敢追上来,不耐烦地走过来:“你这丫头,胆子还挺大啊!?”

    “你们要是再不放开她,我就报警了。”

    金毛冷笑一声,上前便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机:“哟嚯,报警?好啊,我就看你报不报得成!”正欲将手机砸烂,低头一瞥,见那手机是最新款的,价格不便宜,有些舍不得,一下子又下不去手了。

    旁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小混混也是凑过来低声:“哟,最新的呢,听说排队都难买到,这丫头还是个小富婆。”

    金毛哼唧一声,顺理成章地将手机放进口袋里。

    楚欢颜将金毛贪小便宜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倒是舒了口气,贪钱就好办了,故意扬声:“你们放开她,让我们走,我给各位大哥一人派一台新款手机,怎么样?”

    一群小混混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大手笔,到底是有些心动。

    金毛也是脸色一动,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笑起来:“哟,看不出来你这丫头年纪轻轻倒是会收买人,溃乱军心啊!就一个手机就想咱们背弃琳姐!?”

    “一口一个琳姐,那个朱琳嘴巴上跟你们当兄弟,可平时有没有给你们什么好处?呵,现在有事了,就想起你们,拿你们当刀子使,让你们为她出气,我想各位帅哥没这么傻吧?”楚欢颜轻笑。

    这倒是。朱琳可从没这么大方。一群混混都面面相觑。

    金毛到底是老大,尚存一点儿意志,恶狠狠:“别听这个死丫头胡诌!拿我们当傻子啊,还给我们一人送一台新款手机?你当你谁啊?”

    “只要你们别找我们麻烦,别说手机,再请你们下馆子、三温暖都行,当然不会是这种大排档级别,城内各种级别酒店随你们挑。”

    一个小混混哼了一声:“你还越吹越玄乎了,你这丫头这么有钱?”

    “你们跟朱琳那么熟,我想她应该也应该对你们提过我是空降京大的吧。”

    几人对视一眼,能够空降名校的人,家里环境差不到哪儿去,何况还敢跟琳姐对着干。

    楚欢颜就是在尽量拖时间,见一时之间,一群人都迟疑起来,暗中吁了口气,继续趁热打铁着:“怎么样,帅哥们?大家都是江湖上混的,何必将事做得那么决?这样吧,就照我说的做,各位帅哥先回去,之后吃饭,你们挑时间。”

    金毛可算没被她糊弄进去:“行了!闭嘴吧你!还拿我们兄弟几个当傻子了!好啊,这么想跟你死党在一起,好,来人,把这死丫头一起带走!”

    两个混混醒过神,上前想要架起楚欢颜。

    正这时,一辆七人座面包车卷起一路灰尘,开过来,“嘎吱”一声停下。

    还没等几个小混混回过神,车门“哗啦”拉开,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的魁梧男子拥着一个气势汹汹的纹身男子下了车。

    楚欢颜没料到虎哥那边的人来得这么快,长长舒了口气。

    虎哥目光正落在楚欢颜身上,又一转,扫了一眼一群黄毛小混混,厉光如刀,骇得一群小混混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然后领着下属们大步走过来,狠狠扒了金毛的脑袋一个大巴掌,就跟抽儿子似的:

    “草泥马的,敢动楚小姐,臭小子是不想活了?!”

    要是平时,金毛早炸了毛,此刻却意识到来人不是善茬,被拍得一个踉跄也不敢发飙,只是不想在小弟面前丢脸,壮起胆子:“你……你特么的是什么人?”

    虎哥身边的下属都笑起来:“虎爷,这小子问您是什么人呢。”

    金毛一听“虎爷”这个称呼,一个戈登,到底是在道儿上混的,对道上大哥级人物还是听说过,吞吞吐吐:“幻夜……幻夜的虎哥?”

    “哟,你这小子还没蠢到无药可救。”一个下属讥讽。

    金毛和身边的一群古惑仔身子一软,面色惨白,怎么也没料到楚欢颜竟是与道上的大佬级大哥有关系。

    他们这群人最多是在平头百姓面前耍耍威风抖抖狠,面前的虎哥才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

    楚欢颜见金毛一行人被震慑住,急急走到水苏苏面前,呵斥了一声:“还不把她放了!”

    虎哥恶狠狠睨向金毛:“聋了?楚小姐的话,是没听见?”

    金毛这才知道跟自己饶了半天的这女孩才是楚欢颜,回过神,打了个手势,两个小混混立刻松开水苏苏。

    楚欢颜将水苏苏嘴巴里的布条拉出来给她拍拍背:“没事儿吧?”

    水苏苏咳了几下,摇摇头。

    虎哥见两个女孩没什么,虎眸一严,几个下属立刻明白,上前便一人从背后架起一个小混混,准备拖至面包车上。

    在一群训练有素,真正的练家子面前,几个小混混就跟软脚虾似的,全无反抗余地,哀嚎起来。

    金毛知道依道儿上的规矩,虎哥是要抓他们回去慢慢修理,吓出一身冷汗,立马朝向虎哥赔笑脸:

    “虎哥,哦不,虎爷,小的还真不知道您跟楚小姐的关系这么亲近……对不起,是咱们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弟吧?”

    虎哥嘿嘿一笑,走上前,笑意又一凝,一个巴掌狠闪过去,闪得金毛七荤八素趴在地上,一个唾沫吐到他身上:

    “刚才光天化日下绑人的嘚瑟厉害劲儿呢?!小子,也怪你运道差,谁都不得罪,得罪楚小姐,这跟打我的脸有什么区别?!活腻了!”

    金毛顾不得摔得浑身酸痛,哭着爬过去抱住虎哥的裤子:“虎哥,我真不知道楚小姐跟您认识啊……我发誓,下不为例,再不敢找楚小姐麻烦了……”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