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6章 无死角盯梢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6章 无死角盯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跟你见过两次面,还是第一次正式跟你说话。还没自我介绍,我叫陆元颢,建筑系的。”

    “哦,我知道,早就久仰陆师兄的名字。其实是我不好意思才对,陆师兄两次帮了我,我也没跟你道个谢。”楚欢颜很认真。

    陆元颢笑了一笑:“非要说道谢的话,也是我对你道谢。”

    “啊?”楚欢颜一顿,又明白了,陆元颢被朱琳缠了这么久,还被她不停骚扰自己身边的人,这会儿可算能消停些了。

    “只怕她不会善罢甘休,这段日子稍微注意点。”陆元颢提醒,当然也知道朱琳是个什么人。

    “嗯,我知道。”楚欢颜倒没太担心,却仍是感激地点头。

    说完话,陆元颢才离开。

    楚欢颜正想挽着莫默走,却发现她仍处于石化中,不禁失笑,故意她耳边:“中了定身咒啊!”

    莫默这才醒过神,俏丽的小脸蛋儿红了一大片,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一眼陆元颢的背影,才一脸羡慕地看向楚欢颜:“欢颜,我觉得陆师兄对你很不错啊,你看,上次你差点跌倒,他扶你,今天还帮你出头,教训了朱琳那两个死党。”

    “那当然,人家英雄救美,我可是美女救英雄,帮他赶走了一只讨人厌的狂蜂浪蝶,他能不感激我吗?”楚欢颜笑。

    “对啊,英雄救美,美女一般会以身相许。你帮陆师兄修理了朱琳,你说他会不会也对你以身相许?”

    楚欢颜一个暴栗敲到莫默额门儿上:“你还能脑补得更丰富点吗?这么喜欢大胆联想,刚才怎么不见你对陆元颢多说几句,混个眼熟?我故意碰你好几下,你都不说话。”

    从中学到大学,两个好友,一个莫默,一个水苏苏,性子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个莫默,明明将陆元颢当男神一样崇拜敬仰,喜欢得不行,偏偏就是胆子太小,要是能有水苏苏一半的胆子就好了。

    莫默摸摸脑袋瓜子,脸色又臊热了一下,这才没说什么了,又说:“不过陆师兄说得对,朱琳这次伤得不轻,又丢了脸,还被学校记过处分,肯定会记恨上你,你这段日子得小心点儿。”

    虽然楚欢颜不觉得朱琳现在还有功夫出什么幺蛾子,仍点点头。

    *

    几天后的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楚欢颜走出教室,和莫默打了声招呼:“明天见。”

    莫默早习惯她不住校,只恋恋不舍地挽住她胳膊,像个小奶猫似的晃荡了两下:“要是你能住校就好了。”

    这段日子,她与楚欢颜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因为她性子一直胆小内向,又慢热,开学到现在都没什么朋友,楚欢颜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自然想多些相处时间。

    楚欢颜苦笑,那男人能送她到京大读书就不错了,绝对不可能再让她像正常大学生那样住校。

    莫默见她没说话,也没多问她什么,只松开她的手臂,挥挥手:“那明天见了。”

    这就是莫默的好,不会多追问八卦别人的事,明明想知道她为什么不住校,也跟其他同学一样,好奇她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见她不大想说,从来也不会逼问。

    楚欢颜点点头,说了声拜拜,也朝学校大门走去。

    正准备出校门,只听外面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不陌生的声音随之喊住她的脚步:““楚同学。”

    楚欢颜转身,看见陆元颢大步追了过来,可能是刚刚从篮球场上运动下来,他穿着一身白色球衣和球鞋,乌黑发丝随风飘摇,额上汗丝光泽闪耀,一双清润明亮的眸子在夕阳中愈发璀璨好看,比起教室里的温雅翩翩,此刻浑身浓浓的属于年轻男人的荷尔蒙直直扑面而来。

    “陆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元颢几步走过去,递了一张门票给她:“明天下午是校内年度篮球比赛,我会代表建筑系参加。你能过来吗?”

    她一怔,看着那张门票,一时也不知该不该接。

    不接?人家都亲自跑来邀请你了,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接了?男生邀请女生看她的篮球比赛,无非就是想女生为自己加油助威,就像女生邀请男生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多少有些暧昧的意思吧?

    “不好意思,我特意打听过你们班的课表,知道你明天下午没有课……你明天是没空吗?”陆元颢见她没接门票,清俊的脸上有些淡淡的失望。

    连她的课表都提前打听过?要是她拒绝了,他肯定不高兴吧。或许是自己多心了,人家只是单纯地请自己看比赛呢?

    他帮过自己两次。总不能这点情面不给。

    楚欢颜见他表情落寞,下意识接过门票:“我有空的话,会去。”

    陆元颢面上这才绽出浅笑:“到时等你。”

    看着陆元颢离去的背影,还有撂下的那句“到时等你”,楚欢颜蓦的想起莫默之前说陆师兄对自己挺不错,又有点后悔刚才一时心软收下了他的门票。

    可能是现下自己的身份吧?在与顾靳枭正式离婚前,她始终是已婚身份,与异性太过亲近,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还是保持距离吧。

    唉,楚欢颜啊楚欢颜,你太有责任感了。

    闹着玩的一场婚姻,还这么坚守为人妻的道德廉耻,放着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男都能坚持不理!

    楚欢颜摇头自我感叹了两声,调朝莫默住的女生公寓走去,一个电话将她叫出来了。

    “欢颜,你怎么还没走?”莫默一出来看见楚欢颜,诧异问道。

    楚欢颜将那张门票地递过去:“陆元颢刚给了我明天下午的校篮球赛门票,我正好有事。要不,你帮我去看吧。”

    莫默一讶,接过门票:“我代你去?可是这是陆师兄给你的,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谁去都一样。我去不了,也别浪费了。”

    “可……”“你不是喜欢陆师兄吗?”楚欢颜挤挤眼睛。

    莫默小脸一红,楚欢颜趁热打铁:“去吧。给陆师兄加加油。”

    莫默这才没拒绝了,蚊子的呐了一声。

    ……

    搞定门票的事后,楚欢颜走出学校大门,一身轻松。

    这样多好。烫手山芋解决了,还能满足莫默的心愿。

    她顺着学校外的大路去最近的地铁站回檀香苑,走到一半,只见一辆眼熟的SUV靠这边儿慢慢朝自己驶过来,是顾氏保镖的车子。

    她停住脚步,这段日子每天上学放学,顾氏保镖虽然还是跟着,但从不打扰自己。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

    SUV停定后,一个顾氏保镖下了车,朝她走过来:“少奶奶,二爷回来了,在御龙湾。让我们接您过去。上车吧。”

    *

    御龙湾。

    来过几次,之前也算住过几天,楚欢颜已经不陌生了。

    停车后,早已候多时的唐管家领着几个女佣上前,恭敬道:“少奶奶。”

    楚欢颜还是不习惯这个称呼,更受不了一群人对着自己像对待娘娘似的态度:“二爷回来了?”

    “嗯。早上回的。在军队里辛劳了一个月,回来后洗了个澡,睡了半天。刚起来。这会儿正在楼上,我带您上去。”

    “他一回京城就回了御龙湾,没回顾宅吗?”

    “是的,少奶奶。”

    楚欢颜唇一动,不知为什么,有种不大好的预感,跟着唐管家朝别墅走去,一路径直上楼。

    二楼走廊尽头,唐管家敲响了顾靳枭的卧室,低声:“二爷,少奶奶放学了,接回来了。”

    “嗯。”

    陈酒般低哑且有磁性的一声回应,让楚欢颜没来由心跳加速。

    其实前几天他偷偷跑回军队不是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吗,不知怎么回事,这会儿却仍然有些紧张,仿若很久没见。

    唐管家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欢颜吞吞唾,背着书包,踏过地毯走进去,看见顾靳枭身穿一身白色睡袍,正坐在靠露台边的沙发椅上,这会儿已入夜,天色半明半昧,白日最后一丝昏黄光线落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型轮廓勾勒得愈发孤清冷峭。

    比起上次在学校门口的车子上,好几天不见,她感觉他又清减了一些。

    军队果然是个磨练人的地儿啊。

    不过休息了一整天,他看起来精力异常充沛,一双乌黢黢的深眸在她身上徘徊了一下,仿佛最灿烂的火光,能够将她所有心思照得无所遁形:“放学了。”

    “嗯……怎么会叫我来这边?”

    “你那边小了点。这里方便休息。你这几天也陪我住在这里吧。”他散漫地卷起睡袍袖子。

    “啊,可这里离学校很远。我上学不方便。”

    “这边司机每天会送你上学。”

    “我每天那都是自己坐地铁或者打车上学……本来同学最近都没怎么议论我了,要是被人看见,又要被人背后讨论。”

    “放心,我会让司机送你到学校附近停下。”

    “可我的画稿还在檀香苑的笔电上,住在这里没法赶稿。”

    “我让岳轻舟给你把笔电拿过来。”打消她最后一丝疑虑。

    她只得哦了一声,这个话题一结束,空气安静下来,看着他凝视着自己,觉得气氛有些紧绷压抑,温度也似乎升高了几度,后背莫名沁出热汗,下意识打破沉静:“你刚回来,先休息一下吧……我先去搞定我今天的作业……”

    还没转身,只听他低沉呵阻:“过来。”

    她心里跳漏了一个节拍,唉,还是糊弄不过去,只得慢悠悠走到他跟前。

    他抬手便将她书包从肩膀上顺着滑下来,不轻不重丢到一边的圆茶几上,睨她:“唐管家没告诉过你,我已经休息了一天吗。”

    楚欢颜一个咯噔,糟糕,他这意思是说这会儿精力很旺盛么……

    “作业迟些做。”他站起身,继续道。

    “你……现在想干什么?还要我帮你按摩吗?”她尚存着一线希望。

    或许自己像上次一样,又误会了他的意思。

    他眼眸一眯,射出意味深长的光泽,倾身靠近她,独属于他的甘醇气息霎时将她裹挟,逼得她几乎不能呼吸:“罚你。”

    “……什么?”她又做错什么了?

    他逼近她,单手滑下去兜住她后腰,用力朝自己一挤:“我说过,不准在学校里接触男生,你以为开玩笑?”

    她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起他说的,只要自己和男生说一句话,就干自己一次,脸蛋一刹涨红:“我什么时候跟男生解除了?”

    “我说过,你在学校的一举一动,别想瞒着我。”

    她正要反驳,呆了一呆,想起刚刚在校门口和陆元颢的对话……莫不是被校外等候的保镖看到了,报告给他了?

    果不其然,他俯近她耳垂边,细数小女人的罪状:“放了学不赶紧回家,恋恋不舍跟男生在门口聊得眉飞色舞,还收了人家的票,约好明天去看篮球赛,呵,楚欢颜,我送你去京大,不是让你去红杏出墙给我抹黑的。”

    看来这男人的保镖不仅撞见她和陆元颢说话,还把她和陆元颢谈话的内容了解得一清二楚。

    “既然你的人盯得我这么紧,那知不知道我后来把那张票给了别人?”楚欢颜没好气。

    还真是没法儿活了!

    这男人果然派人对自己七百二十度全天24小时无死角盯梢。就算在学校里都逃不过。

    她到底还有没有一点?

    他当然听保镖说过她将门票给了同班女生,不然早就发了飚,现在的态度不会这么好,却也不接受她的辩解:“既然不想去,为什么不干脆当下就拒绝他的门票?这是想给别人幻想,给自己机会?”

    她语塞,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这男人常年高高在上,被人捧着顺着,在人际关系上没什么EQ,除了蒋霆轩那个同样没心没肺的二世祖,身边根本没什么朋友。要说她是不想做得太绝,免得得罪陆元颢,想和同学保持良好关系,这男人估计压根不会理解。

    见她没说话,他只当成心虚和默认,握住她纤腰的手掌赫然一紧,将她横抱起来,踢开露台与房间之间的门,径直大步进了卧室。在集团和军队里,对着下属都一言九鼎,对着一个小姑娘,总不能失了信,说过的话不算数。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

    楚欢颜扶着酸软的腰,从凌乱一片的大床上爬起来,看着身边还在睡梦中裸着昂长挺拔上半身的男人,咬咬牙,有种想把他一脚踢下去的冲动,伸出去的脚丫子却又在半空中收回来。

    昨天傍晚开始,他就断断续续地折腾她。

    以为他在军队里这么劳累,体力应该差了,没料到竟是比前两次更凶猛。

    这会儿把他给弄醒了,指不定他兴致一来,又要来几次。

    那她今天连学都不用去上了。

    想着,她小心翼翼越过他,趴下来床,踮起脚才在绵软厚实的地毯上,拿起衣服便闪身进了浴室。

    洗漱完毕,搞定脖子、胸口等暴露位置的欢爱留下的残痕,换好衣服,才回头看一眼仍在熟睡中的男人一样,悄悄出了浴室,抱着书包,下了楼。

    下阶时两条腿都还在打颤,忍不住心底又吐槽了某人几句。

    “少奶奶起得好早。我让佣人去做早饭。”楼下,唐管家见楚欢颜下楼,说道。

    “不用了,这里离学校太远了,我怕迟到,先走了。待会儿去学校餐厅吃就可以了。”她忙回答。

    避孕药放在檀香苑那边,每天都需要吃,差一天就可能会不小心中奖,今早只能赶紧去药店临时买,应付一下。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