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5章 这么心急赶我走?(第二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5章 这么心急赶我走?(第二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屏住呼吸,不敢动了,心脏也骤然跳得厉害起来。

    却只见他的手绕过自己,放下了车窗。

    车内安静了下来,只余下两个人的呼吸。

    车窗上的防爆膜亦是将车内隔成了一个只属于两人的密闭世界。

    她一口子气还没松,又紧张起来。

    “这么心急赶我走?这就是你作为妻子长期没见老公,应该说的话?”他眯了眸,收回来的长臂半空停住,手指撩起她额前滑下的一缕秀发,有意无意地替她捋到耳后。

    男人指腹的温度若有似无地蹭过她的耳肉,传递来他身上久违的熟悉气味。

    她脸蛋没来由星火燎原,燥热了一片,狠狠攥紧了手心,想要制止住身体不自觉的反应,却已经来不及。

    他已经察觉到她的敏感,眸子中光泽一跳,斜斜勾起唇,忽的手滑下去,附上她的后腰,往怀里一带:“我不喜欢口是心非的女人。”

    楚欢颜始料未及,鱼一般顺势滑进他怀中,醒悟过来,双手并成两个粉嫩嫩的包子拳狠狠抵在他胸前:“你干什么?”

    “在军队待了大半月,成天不是坐着开会,就是日常巡军,风吹日晒,累得半死,难得中途回来一趟,你说我想干什么。”他挑挑深邃的长眸,抬起手,解开白色衬衣最上面的风纪扣,露出性感的喉结。

    楚欢颜脸色涨成了猪肝色,这个死变态,竟然——憋不住了?

    他到底害不害臊啊?在学校门口车震!?

    不过倒也是……他在军队都当和尚当了大半个月,每天只能对着一群糙汉子,连一点儿腥都沾不了,估计正憋着一身火气。

    想着,咬牙切齿:“顾靳枭,现在是大白天,还是在学校门口,等会儿就是吃饭时间,一大堆师生要出来!你不要脸,我还要!”气鼓鼓撂下话,她便转身胡乱去找车锁,想要拉门,却被他拽住腕子,一把扯调转了身子。

    他黑了俊脸:“什么不要脸?我是让你给我按按摩。”

    她哑然:“按……按摩?”

    神经病啊,给他按摩?楚欢颜正要吐槽,目光正好撞在他刚才解开风纪扣而露出的颈项上,一顿。

    原本健康光滑古铜色肌肤有大片大片红红的,看起来,像是晒伤了。

    看样子这大半月在军队的确有些辛苦,估计不仅仅是坐在室内,也要经常操练什么的吧。

    郊区大操练场上这个季节的太阳毒辣得很,暴晒下来,最好的防晒霜也是抵不住的。

    她冲到口里的拒绝竟吐不出来了,与此同时,某人已经毫不客气地附下长身,正好趴在了她的腿上,吓得她要不是在车子里差点跳起来,又好笑又好气,却听他懒懒的声音传来:“还不快点?”

    “顾二爷,我可不是按摩女郎。您要是想要按摩可以去大保健。比我专业多了。”她回过神。

    “那种地方我不去的。脏。”

    她撇撇嘴,却不知怎么回事,再没说什么,手落在他的肩颈上,深吸口气——

    楚欢颜,算了,就当报答他把自己送进京大读书吧……

    有模有样地按了会儿,男人的呼吸显然绵长舒适了许多,声音也很是满意:“楚欢颜,第一次给人按摩?”

    “嗯。”

    “还有点手艺啊。”

    “我就想着是揉面粉包饺子,也就无师自通了。”

    腿上某人声音一噤,这丫头,骂他是面粉?

    她偷偷瞥一眼他黑掉的半边侧脸,勾勾唇,又转移话题:“你的肩膀肌肉太硬了…怎么开会这么辛苦?说起来,你好歹也是顾氏集团的老大,养尊处优的,到了军队却做苦力似的,不会心态落差太大吗?”

    年度会议期间密闭训练也是常有的事,有时一天三两次。他也必须以身作则,亲下操场和靶场,与普通军人一起进行操练。

    “现在是和平年代,无非是日常养兵训练,不算辛苦。老爷子那会儿更艰辛。战场都上过。”他趴在小臂上,云淡风轻。

    她一顿,倒是有些意外这男人没什么抱怨心,居然有这份为家族扛起重负的甘之如饴,跟他平时独断专横的外表可是有点儿不大一样啊。

    想得出神,手不觉停了下来。身下人察觉到她的失神,调转身体,眸光一闪,将她手腕一捉,拉了下来。

    楚欢颜始料未及,一下子趴下去,手一撑,勉强坐起来,嘴却还是不能幸免于难碰到了他的唇瓣,一个灵激之后,一个粉拳砸过去:“顾靳枭你干什么啊?”

    “我看你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发呆,帮你提提神。”他已一个打挺坐起来,系上风纪扣,俊美无匹的脸上满满写着占了便宜的笑意,又抬起食指轻蹭过唇,似在回味刚才那瞬间吃到的小果冻。

    楚欢颜看得眼色一阴森,又一个粉拳砸过去。

    他轻而易举的一躲,拧住她纤臂将她扯到怀里。

    一股热气将她包裹住,她心跳一刹收紧。

    正这时,车窗被人叩了两下。

    岳轻舟的声音响起:“二爷。”

    趁他分神,她赶紧抽出身,拉开车门。

    岳轻舟看着车内两人脸颊上的红痕,还有二爷略显凌乱的衬衣,尴尬地避开了眼神,其实刚才就看见车子有些轻微的震动,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两人,这会儿一看,果然是小别胜新婚啊。

    “什么事。”顾靳枭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抬起手腕理起袖子。

    “二爷,刚刚找人问过了。那个叫朱琳的女生鼻子里的假体断了,需要排期做修补手术,其他的只是一点皮肤擦伤。”岳轻舟汇报。

    还真的断掉了。楚欢颜暗中吸口气,糟糕,依朱琳那个胡搅蛮缠的性子,不会告自己吧?

    顾靳枭淡道:“她家里人目前有什么反应?”

    “那个女生家里好像是做房地产的,爸爸叫朱祥,是个工地上的工头,目前在顾氏旗下一个子公司的项目上做。放心,我已经打电话过去,打过招呼了,朱祥说不会追究这件事。”

    “啊?那朱琳父女知道我和……二爷的关系了吗?”楚欢颜心一紧。

    “我没有说少奶奶与二爷的关系,不过朱祥不笨,听出楚小姐背景不浅。”楚欢颜这才吁了口气。

    朱琳若知道了,等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他不追究?”顾靳枭唇边却沁出一丝凉,“我要追究。让他领着她的女儿到学校,当着全班的面赔礼道歉。”

    楚欢颜回过神:“不用了——”

    让朱琳道歉?这事儿只会越闹越大。

    顾靳枭微微一蹙眉:“你不是说这个女生一直在挑衅你吗。”

    “算了,她都成那样了,还要做手术,伤得不轻,可能还得被学校记过留下污点,差不多就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逼得她狗急跳墙也不好。经过这次以后,她估计也不敢再惹我了。”

    他轻笑,笑意中却噙着一丝锐利意味,一眼瞧中她的心思。这丫头,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而是不愿意这事闹大,让她和他的关系曝光,只问:“真的不要我管?”

    “女人的事,男人别插手。”楚欢颜挥挥手,一脸大气。

    他脸肌一抽,再没多说什么。

    “行了,那我先回学校了,还有课呢。”楚欢颜跳下车,头也不回做了个拜拜的手势便进了学校。

    *

    第二天一大早,楚欢颜刚踏进校门,正看见水苏苏在操场边等着自己。

    一看见她来了,水苏苏立即匆匆上前把她拉到一边:“你没事吧?你这丫头,昨天出那么大的事,还被弄去宁老虎那儿去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宁老虎便是宁主任在学生之间的诨名。

    楚欢颜见她这个新闻系的都知道了,心中一动,昨天那事看来闹得还真不小,只怕大半个学校都听说了,看见水苏苏担心的样子,拍拍她手:“跟你说你又得犯急,我就没跟你说。”

    水苏苏看她也的确没挂彩,总算放了心,却又皱紧眉,语气也夹杂着怀疑:“跟你打架的那个朱琳被学校出通知,要记过处分,但你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昨儿去了一趟教务处,有人还说你最后被校长带了出来,传言说校长专程去给你求情……真的吗?”

    “额。这事儿不是我挑起来的,本来我就不该被记过啊,学校这次是明察秋毫!至于欧阳校长帮我求情,带我出来,什么啊……?看错了吧。”

    “怎么会看错?”水苏苏嘀咕,“总之,现在很多人都再说你背景大,有人在背后给你撑腰,连最严厉的宁老虎咱们的校长都卖那人的情面……欢颜,你给我老实说,你这次进学校,真的是你们杂志社安排的?你是不是认识了什么人?”

    对那晚在火锅店外看到的一幕,她到现在还是揣着疑惑。

    正这时,不远处教学楼的铃声响起,救了楚欢颜一命。

    她一边朝教学楼跑去,一边回头:“别听人家乱说,我先上课了。有事儿中午吃饭时再说!”

    “喂——你这丫头——”水苏苏看她一溜烟跑了,跺了一下脚,却也无可奈何。

    楚欢颜踏着铃声跑进教室,里面已经坐满了同学。

    今天早上的第一堂课是公共课,好几个班级一起上,除了插画专业,还有别的专业的学生。

    见她进来,所有人都统统看向她,停止了说话和做事,那眼光,就跟看到外星人一样。

    朱琳两个平时关系不错的死党则阴阴地朝她望过来。

    “看,就是她,昨天和朱琳打架的那个新来的女孩。”

    “哇,看不出来啊,竟敢跟朱琳那个小太妹打架,还把她打得鼻子都歪了,进了医院?”

    “朱琳伤得那么惨,被记了过,但听说这个楚欢颜只是被叫到教务处宁主人那儿去训了一圈,什么事都没有,一会儿就出来了。”

    “竟然能从宁老虎那全身而退?!这个楚欢颜太厉害了!”

    “可不是,而且听说有人看见还是跟着欧阳校长一起出来的呢。”

    “你的意思是说是校长保下她的?她到底什么背景?”

    “谁知道!不过能忽然空降京大插班,肯定背景不浅吧。”

    楚欢颜脸色一动,水苏苏说的没错,经过昨天的事,自己已经成了校内的红人。

    正好看见莫默在朝自己挥手,只当没听到众人的低声议论,平静地朝最后一排走去。

    刚走上台阶,只听前面传来冷笑声:

    “得意什么。等朱琳好了,她可就得倒大霉了。”

    “可不是。”

    楚欢颜步子一止,循声朝朱琳那两个死党望去,莫名好笑:“成天狐假虎威,当寄生虫的滋味真的这么好吗?”

    两人一震,瞪住她:“你什么意思?”

    “没想到你们除了喜欢跟你们的主子一样欺负人,理解能力还这么差。字面的意思,不懂?还是说你们跟朱琳跟久了,不会人类语言,只会——吠?”

    楚欢颜一语双关的讽刺,让整个教室的人都笑起来。

    不得不说,昨天楚欢颜弄得朱琳进了医院,已经让所有人觉得大快人心,毕竟早就看不惯朱琳这个嚣张蛮横的整容怪,只是敢怒不敢言。

    这会儿见她将朱琳两个跟屁虫讽刺得体无完肤,更是爽快。

    两人听到周围的笑声,咬了咬牙,冒火冲过来:“你胡说什么?”

    还没碰到楚欢颜,前方降下一道高大的阴影。

    两人步子一刹,抬起头,看见陆元颢站在前面,一字一顿:“她没胡说。”

    显然陆元颢在校内有些响应力,他一发话,其他同学也都跟着起哄:“可不是!她没说错!”

    “什么人啊,这么嚣张,还真以为这是黑社会地盘,你们说了算啊,这可是学校!”

    “这架势,怎么着,还想打人啊?想跟朱琳一样被记过啊?”

    两个女生在同学们的不满指责中,脸色涨红,狠狠瞪一眼楚欢颜,慑于众怒,再不敢做什么,正准备转身,陆元颢却呵斥住:“等一下。”

    两人一呆。

    “麻烦你们,对楚同学道歉。”陆元颢的声音不算高昂,也不严厉,一字一字,却很铿锵有力,不容反驳。

    其中一个女生回过神:“凭什么要给她道歉?”

    “你们刚才骂她。难道不该?”陆元颢皱眉。

    两人咬牙:“她害得朱琳伤成那样,该道歉的是她!”

    “朱琳是自作自受。你们也想像她那样?”两人脸色涨红。却仍是不动。

    “你们要是还不道歉,就别怪我通知教务处那边了,我相信,在场同学应该都清楚地看见刚才你们怎么辱骂楚欢颜同学,到时,我们都会为她作证。”陆元颢平静地说。

    两个女生一惊,对视一眼,想想朱琳的下场,哪愿意步她的后程,到底对着楚欢颜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声道:“对不起了,楚同学。”

    说完冲回位置上,连课都上不下去,趁老师还没来抱起书本就匆匆离开了教室。

    同时,背后传来学生们胜利般的嘘声和喝倒彩声。

    楚欢颜在喧哗中看一眼陆元颢,只见与他的眼神碰撞到一起,只见他朝自己微微一笑,不禁也颔了一颔首。

    一堂课结束,楚欢颜和莫默说笑着走出教学楼,与刚刚也出来的陆元颢一行男生碰了个正着。

    几个男生见陆元颢停下脚步,很识趣地拍拍他肩膀,先走了。

    陆元颢走近楚欢颜,微笑地伸出手:“你好。”

    莫默在一旁脸涨得通红,小心脏扑通扑通快蹦出来了,毕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学校里众多女生的男神。

    楚欢颜没想到他主动找自己说话,也是一怔,随即伸出手与他握了一握:“你好。”

    ------题外话------

    谢谢13999981017、WeiXin189bd3a693的鲜花~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