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第104章 你有没有被打?(第一更)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4章 你有没有被打?(第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罢,朱琳又横扫一眼周围:“你们看见了吗?看见是我干的吗?”

    同学们个个噤若寒蝉,垂下头忙活自己的事。

    朱琳得意地飘楚欢颜一样:“看到了?”

    “行。我去调监控。”楚欢颜懒得废话,调头准备走。

    朱琳没料到她真杠上了,恼羞成怒,呵斥一声:“给我站住!”

    楚欢颜转身好笑:“怎么,准备调监控就记起来了?”

    朱琳咬咬牙,也懒得掩饰了,摆出一副蛮横姿态,叉腰:“是我做的,怎么了?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你能把我怎么样?”

    楚欢颜二话不说,拿起手边一个学生放在调色盘上沾满颜料的画笔便走到朱琳画架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她的画蹭蹭几笔,涂得乱七八糟。

    所有人惊住,没料到她竟敢反击朱琳。

    朱琳显然也镇住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疯了一般地朝楚欢颜冲过去:“你这个贱人,敢毁我当的画——”

    这个朱琳,一工头的女儿就横成这样,要是家境更厉害点儿,岂不更嚣张?

    这是看准了每个人都得怕她?

    楚欢颜身子一偏,避开了朱琳甩过来巴掌,顺势将她的手腕一捉,狠狠朝旁边一推。

    朱琳尖叫一声,身子朝后倾倒,撞翻了好几个画板,狼狈不堪地摔在地上,引起教室内女生们的一片喧哗。

    朱琳两个死党跑到她身边,想要将她扶起来,刚搀起,看清楚她的脸,吓了一跳:“你……你的鼻子……”

    教室内其他同学看见朱琳的样子,也都一惊,实在忍不住,捂嘴笑的笑,窃窃私语的窃窃私语。

    朱琳原本挺直而纤细的欧式鼻子,滑稽又惊人的斜斜歪到了一边,就跟软骨蛇一样。

    朱琳也感觉不对劲儿,一摸脸,才做了半年的鼻子歪掉了!

    医美医生提醒过,做了人工鼻梁,以后就连玩猪鼻子都不行,更不能剧烈运动,刚才一下子太过激烈碰撞,将鼻子里的硅胶模型给撞歪了,顿时又惊又羞恼,再看看旁边同学们忍笑的样子,气得其他五官也都快点扭曲了。

    “得了得了,快把你的鼻子弄正吧,别气了,仔细连你的欧式大双眼皮跟丰唇都气坏掉了。这一脸可都是钱呢,太可惜了。”楚欢颜禁不住又补了一刀子,惹得旁边的几个女生更是憋不住笑出声,连最是胆子小的莫默也无声地笑了。

    朱琳爆发了,顾不得浑身摔过疼痛,也来不及去调整歪掉的鼻梁,爬起来便一股干架的姿势朝楚欢颜冲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油画老师的一声呵斥传进来,让朱琳刹住步子。

    全体学生都噤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除了楚欢颜和朱琳。

    “怎么回事?”老师看清楚朱琳的鼻子,更是一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朱琳一改刚才的气势汹汹,挤出眼泪,惨兮兮地恶人先告状:“老师,您看,楚欢颜把我打成这样了——这可是在学校里啊——”

    “是她先故意弄坏了我的画。至于她的鼻子,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到地上弄的,我可没有碰她。老师可以随时调监控。”楚欢颜才不紧张。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你,我会摔跤吗?……老师,您看我的脸都成什么样了,说不定都能构成轻度伤残了……”朱琳对着油画老师胡搅蛮缠起来。

    “够了!竟然在教室打架,你们两个,谁都脱不了关系!给我马上去教务处!”老师一声令下。

    楚欢颜倒吸口气,这下闹大了。

    *

    教务处。

    朱琳因为鼻子越肿越厉害,教务处的宁主任怕出事儿,训斥了几句,便打电话让辅导员领着去医院了。

    宁主任是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眼光颇高,大龄未嫁,素来负责管理整肃校风校规,在学生中的风评格外不好,为人性格严厉保守,独断专行,不留情面,前段日子才在学校抓了对晚上偷偷在教室你侬我侬的小情侣,硬是说人家败坏校风,给人家一个警告,一个记了小过。

    楚欢颜当然也听说过这位宁主任的厉害,这次犯在她的手上,也是倒霉。

    宁主任上下打量一番楚欢颜这个当事人,脸色垮着。

    这个女生貌似是刚刚中途入学的那个大一新生,好像是欧阳校长举荐的,本就没什么好感,京大的名气长年吸引着社会各个阶层,虽说进来的门槛相对其他学校已经很严格,但仍旧少不了关系户,这个女生,又不知道是靠什么关系进来的。

    楚欢颜见宁主任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也猜得出她对自己印象不佳,先入为主了,主动解释:

    “宁主任,今天的事,真不关我的事。你们可以去调监控,从头到尾,都是朱琳挑衅我。”

    宁主任冷笑:“问题是,现在朱琳伤成了那样,你却好端端的。两个人打架,两个人肯定都有原因。你也别解释了,咱们京大办学百年,还从没出过在教室里打架的女生,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既然进了京大,就得按我们的校规。这次的事,闹得不小,影响很差,你和朱琳都会记过处理,明天再交三千字的检讨,行了,下去吧!”

    楚欢颜瞪大眼睛:“记过?挑事的不是我,凭什么记过啊?”

    记过可是要上学生档案,跟着一辈子的。

    “凭什么?你上课时间和同学打架,让同学伤成那样,还问我凭什么?万一朱琳出事了,伤得很严重,就算开除你都行。”宁主任黑了脸!

    “我说过,是她先挑衅的。你连监控都不看就要记我的过?还有没王法?”

    宁主任还是头一遭遇到敢抵抗自己的学生,恼羞成怒,手上的茶杯往桌上一磕:“王法?这里是学校,不是法庭,我是教导主任,我说记过就记过!现在,滚出去!”

    楚欢颜可算明白这个宁主任为什么在学校这么不得人心了,这简直就是法西斯女军官啊,完全不听别人的话,都快赶上顾靳枭了,也杠上了:“总之我不接受!我为什么要滚?不说清楚,我不会走!”

    “好啊你,你还想造反啊!”宁主任擦了三层厚的粉气得一个哆嗦,掉下渣,又语气一厉,抬起手指,狠狠指着楚欢颜:“你违反校规,恐吓校管理人员,记过的确不够,我会给你记大过处理!”

    楚欢颜攥紧粉拳:“宁主任,用手指指着别人的时候,三个手指都对着自己。

    正这时,敲门声响起。

    “谁啊!”宁主任正气头上,没好气地呵斥了一声。

    门开了,一个身穿深蓝色西装,看起来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走进来。

    宁主任看见那男人,一讶,脸上的凶狠刹那不见,立刻刷的站起来,礼貌问候:“欧,欧阳校长,您怎么来了?”

    楚欢颜是第一次见到欧阳校长,知道他就是整个京大唯一知道自己与顾靳枭关系的人,此刻见他过来,不禁也是一怔。

    “嗯,听说美术系那边上课时出了点儿事情,有个学生受伤了,来看看。”欧阳校长望了一眼楚欢颜。

    宁主任马上明白了,欧阳校长是专程为楚欢颜而来,不觉吸口气,虽然知道楚欢颜是欧阳校长钦点中途入学的,却也没料到欧阳校长竟是对这女生这么关注,瞥一眼楚欢颜:“没错,校长,楚同学上课时和同班同学朱同学打架,造成朱同学面部受伤严重,这会儿已经被送去医院了,还不知有没事。我正在对楚同学进行校内处罚。”

    “那宁主任打算怎么处理?”

    “这事闹得太大,只怕会在校内造成不良影响,刚才楚同学又口口声声威胁我,简直就是无视师长,所以我打算给她记大过的处分。”

    楚欢颜正欲辩解,却见欧阳校长一抬眉:“记大过?这也太重了点吧。”

    宁主任就算再傻也看出校长想要保楚欢颜的心思,无奈官大一级压死人,不得不说:“那校长觉得怎样处分是好?”

    欧阳校长望向楚欢颜,轻咳两声:“楚同学,关于打架,你有没有什么解释?”

    楚欢颜立刻说:“我刚跟宁主任说过了,我并没打架,主动挑事的也不是我,校长可以调监控看。”

    欧阳校长皱眉望一眼宁主任:“怎么。宁主任没有先调监控看看吗?”

    宁主任心虚道:“这种斗殴的事,不管是怎么发生,两个人都是有错的……”

    欧阳校长赫然变了脸色:“怎么能还没有调查清楚,就轻易处分一个学生呢?我们是百年名校,管理者要是都是这种态度,怎能让学生心服口服?”

    宁主任讪讪:“那校长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我会派人调监控查清楚前因后果。在此之前,先不要给楚同学做任何处分。”

    这不摆明了给楚欢颜放水吗?宁主任一讶:“校长,完全不给楚欢颜任何处分吗?那个朱琳还不知道伤得怎么样,我刚才看她鼻子都歪了,也不知道断了没有,万一有什么事,人家找学校大吵大闹,我们总要给个交代啊。”

    “那就是看你怎么样处理了,宁主任。我们学校重金聘请你当教务处主任,你不会这点事儿都应付不来吧?”欧阳校长很是不高兴。

    宁主任脸色一讪,再没说什么了。

    “楚同学,跟我一起走。”欧阳校长朝办公室外走去。

    楚欢颜一呆,继而马上追上去,跟在校长身后。

    “欧阳校长,您要带我去哪?”下了楼,离开行政楼,楚欢颜止步,小心翼翼地问。

    欧阳校长回头和蔼道:“先跟我来。”

    楚欢颜没法子,只能跟着校长一路走着,直到出了校门,看见一辆眼熟的银灰色车子泊着,一个咯噔。

    是顾靳枭在京城出行常用的那辆代驾。

    岳轻舟和另外两个保镖站在车子左右两侧敞开的后车车窗里,隐隐透出许久不见的熟悉昂长侧影。

    他回来了。

    不是说要开一个月的会吗?

    不会是为了她的事才提早回来的吧?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欧阳校长已经迈了过去,低声道:“二爷。楚小姐的事解决了。”

    顾靳枭没有下车,只有声音隐约飘进楚欢颜耳里:“麻烦欧阳校长了。”

    “哪里的话。”欧阳校长和车内人低语说了几句,转过头冲着楚欢颜一笑:“楚同学,二爷叫你。”

    “校长,我等会儿还有课,老师会点名的……”楚欢颜有种不好的预感,推搡。

    “迟点去没关系。我会跟你下堂课的老师打声招呼。”

    楚欢颜只能在欧阳校长的目光下,走到车边,却还是扭扭捏捏的,不想上去。

    与此同时,车门砰一声弹开,里面传来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

    “还不上来,是让欧阳校长看笑话?”

    久违了的低沉且磁性嗓音传来,让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只能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又眼巴巴求救一般拽着窗沿,看着车外的欧阳校长:“校长……”

    “楚同学,不用急,和二爷慢慢聊。”欧阳校长却笑眯眯撂下话,先进学校了。

    校长——别走啊——您就这么把您的学生丢到狼窝了么。师德呢?!

    楚欢颜心底哀嚎着,同时,身侧传来冷然的声音:“楚欢颜,很厉害啊。”

    她只得坐直身子,偷偷瞟他一眼:“你不是开会期间不能和外界联系吗,怎么知道……”

    “刚进学校才多久就跟人打架,还闹到了教务处,我能不回来?放心,你的事,我自然有渠道可以知道。”

    她吸口气,揪紧了衣角。这男人,手机都收了,还不忘盯着自己。

    顾靳枭见她这幅样子,只当是心虚,语气更沉更凉:“我送你来京大,是来读书的,不是来给我丢脸的。”

    她嗅到了他身上的风尘仆仆气息,似乎是才到京城,指不定刚下飞机,又透着一股冰凉,屏住呼吸:“不关我的事。”

    “你的意思是别人挑事?”他眉峰一耸。

    她点点头。

    “怎么回事。”男人语气恢复了冷静。

    楚欢颜也就将今天教室里发生的事原原本本,一五一十说了。

    顾靳枭缩紧的眉总算缓缓松弛了些许。

    楚欢颜观察他没有再说什么,舒了口气,却又听他又一蹙眉:“有没有吃亏?”

    “啊?”她一时错愕。

    他灼厉的目光在她身上审视般地徘徊:“你,有没有被打?”

    她松了口气,猛的摇头:“没有,她连碰都没碰到我。”

    顾靳枭的脸色好看了不少:“这才像样。”

    车外,岳轻舟哭笑不得,二爷,有你这么教媳妇儿的吗。

    楚欢颜见他完全不生气了,可算放下心,却又试探:“虽然不关我的事,但那个朱琳伤得不轻……万一真的怎么样了,事情闹大了…不会有事吧?”

    顾靳枭微微一皱眉,瞥一眼窗外。

    岳轻舟会意:“我马上打电话查一下。放心,这事我会帮少奶奶处理妥当。”

    “既然不关你的事。就不用担心。”顾靳枭转过脸淡道。

    有他这句话,她就大大的放心了,正这时,窗外一名保镖俯下身问道:“少奶奶这边的事解决了,二爷现在用回军队那边吗?”

    “急什么。”

    “可出来时没有跟严副官、韩军长他们打招呼,怕他们发现二爷临时离开军队……”

    楚欢颜这才知道,这男人是悄悄回来的。

    “发现了就发现了,怎么,我还得被他们监视着?”顾靳枭不耐烦了。

    保镖再不敢多问,退到一边。

    楚欢颜暗中瞅他的脸色,再琢磨了一下保镖的话,突然发觉,原来这男人也是有被限制的时候。

    还以为他无法无天,谁都制不住呢。

    看样子,他还是多少得顾忌一下军队那边的人。

    “你忙的话就先回军队吧。不是有岳轻舟在吗,我这边没什么。”她说道。

    顾靳枭目光扫了她一下,没说话,长臂倏的朝她伸过来。
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